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一章,雄狮搏虎(5)

第八十一章,雄狮搏虎(5)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五

    小野在算计肖鹏,肖鹏却正站在山上观看风景,他的脚下是开满着鲜花的山峦,那些经过小雨抚慰的花朵,像是从幼儿园里走出来的孩子,轻盈的摇曳着,每一张小脸都十分灿烂。远处是那郁郁葱葱的森林,高大的松柏就像是披着盔甲的将军,神威凛凛,庄严非凡,和脚下的妩媚形成了鲜明对比。

    肖鹏在这里站了很长时间,他身后不远处就是吴兵,吴兵的眼睛在四处张望,忠实的保卫着他的主人,对于风花雪夜,吴兵缺少情怀。肖鹏就不同了,说不上为什么,每一次看见名山胜景,他的心中都会涌动起一股豪情,一种眷恋。是诗人的情结太浓了,还是作家的意念太重了,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是肖鹏知道,他深深爱着这片土地,爱着这土地上的每一颗树木、花草,一想到这样美好的景色中充满着浓浓的硝烟,心中就会泛起隐隐的阵痛,就会有了子孙不孝的感觉。在肖鹏心里,一个不能捍卫父母躯体的儿女,绝对不是称职的儿女。

    李家窑被烧毁的房屋重新站立起来,一个个遇难的亲人也入土了,他们那不灭的魂灵,正在激励、提醒着每一个活着的人,豺狼就在你的身边,任何绥靖、妥协的想法都是幼稚的,侵略者绝不会护佑善良的人们,要生存就要拿起刺刀,和豺狼对话只有用鲜血和生命。鬼子的暴行让西河的百姓进一步认识到了,他们想要好好活着,除了抗争没有出路。鬼子的暴行变成了催化剂,这些天,支队的工作十分顺利,谭洁和秋菊分别带领的工作小组成绩显著,扩军工作进展不凡,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想,看来这一次是鬼子帮了大忙。肖鹏对谭洁也越来越欣赏,毫无疑问,做起地方工作来,谭洁是出色的,百姓们对这位漂亮的女政委,有着一种天生的亲切感,愿意和她接近,和这样一个能干的女政委搭伙,肖鹏感到舒适。派出的侦查人员送回来的情报也是让人兴奋的,米不梁非但没有收敛,反而肆无忌惮的频频露脸,继续进行着他的罪恶行动。皇协军、鬼子倒是没有什么异常,一切都和过去一样,好像李家窑的惨案成为了历史,运河支队的活动属于他们正常的工作范畴,并没有妨碍鬼子什么。这过分的平静让肖鹏不安,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要出什么大事,却偏偏的摸不到头绪,这就是他走出村子,来到山上的原因。在肖鹏看来,小野既然回到了西河,不会因为运河支队的活动远离西河镇就坐视不理,这不是小野的风格,也许小野的心中早已有了对付他们的办法。那么他会从什么地方下手呢?

    肖鹏想到这待不住了,感到要出事。“吴兵,跟我下山。”说完,他也不管吴兵听到没听到,急急忙忙的向山下走去。

    此刻何镇梁家的后院,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谭洁正在陪着那个人说话。肖鹏走进院里,正在院子中踱步的何镇梁见了,急忙迎了上去,声音放低的说:“谭政委找你半天了。”

    肖鹏收住脚,刚想问点什么,谭洁已经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见肖鹏就埋怨地说:“上哪去了,也不打声招呼,让人满世界的找。”

    肖鹏摸摸头皮傻傻地笑了笑,他还真把这事给忘了,但是从谭洁脸上的表情他看得出来:有急事,就什么也没有说,急急忙忙的向屋子里走去,可是屋子里没有人。肖鹏略略思忖后就走向后院,到把谭洁弄愣了,心说这家伙真是鬼精鬼精的,什么也瞒不住他。但是她并没有跟进去,而是坐在屋子里守望,拿出针线给肖鹏补衣服。

    肖鹏来到后院,看到来人是王繁山,就知道他的预感兑现了,因为不是重大事件,王繁山是不会亲自出山的,他的特殊身份要求他保密,但他还是高兴的和他握了握手,取笑的说。“你的鼻子真长,知道我这里有了山货,就跟着气味跑来了。”

    昨天肖鹏和秋菊的干爹张大伯去下套子,套着了野兔,所以他拿这件事当话把,故意把气氛弄得轻松些。

    王繁山撇撇嘴,“拉倒吧,就你弄的山货也拿得出手?你看看我给你带来的是什么。”王繁山说完,从身后拿出一条烟,打开包装纸亮在了肖鹏面前。

    肖鹏眼睛顿时雪亮,一把薅了过来,放在鼻子下闻闻,正宗的《555》香烟,不大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你小子真是阔气,不会是受贿来的吧?”

    “贿赂别人到是不少干,别人给我送礼那是不用想了,我这辈子没有当官的命,看来得靠肖队长提拔了。”王繁山说完故意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状。

    “没问题,就冲着这条《555》,怎么也得给你弄个班长干干,不赔本吧!“肖鹏也是一脸严肃的说。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开了一会玩笑,肖鹏又道:“你老远到这来,不会是专门送烟的,有什么事说吧,我胆子还行,不会被吓倒的。”

    “小野要动手了,目标是抗属。”王繁山说,“你准定没想到,对不对?”

    肖鹏的感应成了现实,他知道小野肯定要有动作,却没有想到他要拿抗属开刀,这一手够毒,完全出乎他的预料。所以王繁山说完,肖鹏不住的点头,后背差一点冒冷汗。

    “我还是不太明白,他抓抗属有什么用。”王繁山说。

    “打击西河百姓的信心,让百姓不敢接近我们。”肖鹏说,见王繁山还是不太明白,就进一步解释说:“小野开始要在抗属身上加税,也不是出于经济需要。就算他把西河所有抗属加的税收了上去,并没有多少钱,因为绝大部分抗属本身就穷,没油水可榨。他的目的是做给别人看,让西河的百姓知道,支持抗日日子就过不下去。百姓要是害怕了,不敢接近咱们了,你想想,运河支队没了老百姓,还能生存?这招毒不毒。幸亏谭政委不糊涂,把抓走的抗属救了出来,这样一来小野等于帮了咱们的忙。因为百姓们看见了,八路军真给他们做事,他们出了事,运河支队真管,自然就把八路军当成靠山,小野是看到了这步棋才决定下黑手的。他要让西河的百姓明白,在西河除了皇军,谁也保护不了他们,你这个消息价值连城。”

    听肖鹏这么一说,王繁山明白了,也觉得小野做事不但狠,的确不一般,他能从问题的实质地方下刀子,一刀下去,即使不致命,也会让你成重残废,真是个人物。“这么说,小野这招够狠的,比杀人、放火有用多了。”

    “是的,他心思缜密,看问题透彻,是用大脑说话的人,碰到这样的对手也是一种快乐。”肖鹏笑笑说。此刻他的眼睛里有一种东西在闪烁,那是一种渴望,一种对胜利的渴望。“人生有时候是孤独的,尤其是当你没有对手的时候,我想小野同样会有这个想法。”

    “你很欣赏他,你们有着同样的傲气。在你表面上的嬉笑掩盖下,是一种桀骜不驯,对不对?”王繁山尖刻的说,目光犀利的盯着肖鹏。

    肖鹏略略一怔,哈哈的笑了,在王繁山这双目光的剥离下,你要掩饰那就是蠢猪。当然在整个支队领导层里,还没有人能够看出这一点。“你说的不错,就是这股傲气害了我,虽然我也在控制,可是每每到关键时刻,它就原形毕露了,会刺伤某些人的感官,把我归入狂妄一类的人物当中。中国官场最讲究内敛,中庸,可惜我的骨子里就适应不了,因为我讨厌虚伪的矫饰。”

    肖鹏说这话的语气中透露着伤感、还有些不平,这让王繁山不解。在他的感觉里,官场倾扎,嫉贤妒能,在有人群的地方就应该有,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像肖鹏这样的聪明人,应该明白这一点。“你的意思是,如果你能收敛些,就不是现在这个职位,也许已经坐上将军的宝座了。”

    肖鹏听出王繁山的话里含有讥讽,并没有生气,而是缓缓的说:“将军不是人做的?人的聪明才智和职位没有多大关系,但是和运气关系很大,你是千里马还要碰到伯乐,在我们的军队中,有一位常胜将军叫linbiao……”

    “我知道,平型关大捷就是他指挥的。”

    “对,那是中**队第一次打败日本军队,干得多漂亮。”肖鹏说到这,眼里迸射出的目光是由衷的向往,仿佛指挥这次战斗的指挥官是他。“他当军团长的时候才28岁,这固然是他本身才华出众,可是他的运气也好啊!你知道谁发现的他?谁最赏识他?”

    王繁山摇摇头,肖鹏讲的这些事,他怎么会知道?在当时来讲,这些事还属于军事秘密。

    “他很幸运,先是遇到了zhude总司令,然后是maozhedong主席,没有他们对他的赏识,格外器重,他就是拿破仑复生,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名震天下。”肖鹏说到这,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妒忌,羡慕。

    “我明白了,你这是怀才不遇啊?名利思想挺重,在你们gongdang的干部中,像你这样想的人是不是很多?”王繁山笑着打断他的话,语带讥讽的说。王繁山本身对名利思想很淡薄,所以不能够理解怀才不遇的痛苦。

    肖鹏摇摇头,“你说错了,很少,任劳任怨的多,所以说我不是个真正的布尔什维克,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我就想干一番大事,最好让我指挥一个师,一个军也行,战场越大,我的能力越能发挥。”

    “有理想不是坏事,那只不过是想证明自身的价值。难怪你欣赏小野,我感觉到,他也会有你这样的想法,让他管理一个西河委屈他了,看来才非所用并非中国的专利。但是我信李白的那句话:天生我才必有用,你现在不是独挡一面的诸侯了?”最后一句话王繁山是在开玩笑。

    “哈哈哈,和你说说心里话,算是一种宣泄吧!其实我的志愿不是当将军,是战争改变了我的命运。真有一天和平了,我去大学当老师,教授,或者做个职业作家、诗人,那才会尽我所愿,到时候我写出惊世之作,第一个让你欣赏。”肖鹏兴趣盎然的说,这的确是他心中所愿。

    “一定拜读,不过你也不能占尽天下风流,我会妒忌的,别忘了,我也是大学毕业。”王繁山听见肖鹏还有这样的志向,确实妒忌了。在王繁山看来,一个伟大的作家在历史上的作用,远远高于将军,他感到在肖鹏的身上,有很多真的东西,而且毫不掩饰,和他接触的很多gongdang人不一样,让你没有距离感。“难道就是因为他身上人文的东西多?这好像不是一个军人应该有的,他的确应该去做诗人,或者作家。”

    “哦,尽说闲话了,忘了问你,你这次的情报来源可靠?”

    “焦长礼提供的,应该没有问题。”王繁山说。

    “详细说说,我们在皇协军里是该有张好牌了,过去我有些保守,总是怕你出事,其实该出的事就出吧,不能因噎废食。”肖鹏深深的发出了感慨,今天王繁山送来的消息使他进一步认识到,在敌人内部有我们的眼睛多么重要,很多时候,一个信息就是一场胜利。这次部队的重组、扩建中,他就在想:枪炮固然重要,但是通讯联络更主要,在战场上信息不灵才是致命的。在新的部队组建的同时,一定要把通讯放在首位,建立一支信息部队,哪怕是小型的,电话,电报是必备的,买不来就偷,偷不到就抢,不能让部队是聋子、瞎子。

    王繁山清清嗓子,正要摆开架势从头说起,谭洁走了进来,看她脸上焦急的神色,王繁山收住了话头。

    “肖鹏,米不梁疯了,胡乱抓人,唐家集小学校里快关满了,老百姓纷纷来告状,怎么办?”

    肖鹏冷笑了一声,“一定是小野逼的,在给我们下套,只要我们有所动作,他就会包围我们。我敢肯定,他在外围布置了重兵,不理他。”

    “老百姓的工作不好做,他们眼巴巴的看着我们。”谭洁一脸忧虑,她是政委,不可能不在乎百姓的感觉。

    “你去告诉老百姓,我们已经有了办法,让他们耐心等几天,gongdang的官说话算数,米不梁跑不了。”肖鹏对谭洁说。

    “你可要快点拿出主意,战士们也等不及了。”谭洁说完转身走了出去,顺手把门关上了。

    “谭政委是个好人,处处为老百姓着想,难怪西河的百姓都喜欢她。”王繁山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肖鹏点点头表示认可,但是却不置一词,因为他心里想的是,光做好人不够,和日本鬼子干更要做能人,鬼子的刺刀可不会对好人慈悲。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