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章,雄狮搏虎(4)

第八十章,雄狮搏虎(4)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四

    石冠中姗姗来迟,给了小野于得水交谈的机会,小野电话打过去时,他正在团部开小会。楚军的被捕石冠中已经料到,但是他没有预料到的,酒井会找到枪支,楚军会把他供了出来,事情变得严重了,如果酒井认定他参与了枪支案,楚军又一口咬定他是主谋,就是小野保他也将变得困难,因为鬼子在执行战时条规的时候很少打折扣,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楚军不要胡说八道。问题是面对鬼子的酷刑,楚军能够挺得住吗?石冠中没有这个信心,所以他不能不做最坏的打算。

    “妈的,不行咱就跟他们掰,把队伍拉走,凭咱手里这一千多号人,到哪里也会吃香的,喝辣的。”郑雄首先表态。旧军人出身的军官江湖气息都很浓郁,在他的眼里石冠中是大哥,无论谁侵犯了大哥的利益,都没有商量的余地,何况还是唇亡齿寒的事。石冠中完了,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在军界混了一辈子的郑雄明白这一点。

    “别胡说,事情还没有到那个份上。”石冠中打断了郑雄的话,不希望延续这样的话题,对于政治,官场,他的脑子比郑雄清楚,不想在这个时候再添乱。石冠中知道,别看皇协军有一千多号人,真要打起来,要在鬼子的重重围堵中冲杀出去并非易事,况且即使冲杀出去去哪里安身?国民党离这里遥远,gongdang自身难保,再说他们也未必肯接受,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走这步险棋,所以他不想再谈这个话题。再说了,凭他对小野的了解,他不相信小野会彻底地抛弃他,毕竟他在皇协军中的地位举足轻重,而皇协军是小野手下的重要武装力量,皇协军乱了,对小野并没有好处,西河已是风雨欲来风满楼了。李威的小小特工队就闹得西河地区不得安宁,运河支队又重新出山,肖鹏回来了,gongdang的能量在西河比国民党大得多,以后用着皇协军的地方多了,小野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大哥说的是,日本人还不到卸磨杀驴的时候。”曲营长接过话去,眼下的他可不想过流浪的日子。再说对目前的西河大势,他比郑雄看得清楚,知道鬼子力量不够,靠他们自己无法统治西河,还离不开他们。

    “万一日本人对大哥下手,我们怎么办?我是说万一?”焦长礼插话了,在这个集团中,他的地位最低,反叛思想却最重,早就不想穿上这身黄皮了。

    “那我们也不能有别的想法。”石冠中皱着眉头说。石冠中认为现在反叛没有地方可去,令一方面对小野十分忌惮,他觉得只要小野在,西河就没有别人说话的权利,无论是运河支队还是国民党,都不是小野的对手,至于他就更不行了。“今天找你们来不是研究造反,事情没有那么严重,是要告诉你们,在目前这个特殊时期,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不要惹事,对小野的命令,要不打折扣的执行,千万不要惹火烧身。治安队下去对抗属收税,原来讲好的,由我们配合,可是曲营长和焦营长没有很好的配合,让赵奎这小子告了我们一状,以后这种事情不能再发生,不能送给别人口实。眼下我们最大的对手是袁喜才,不能再树敌,听见没有。”

    “听见了。”回答是有气无力的,他们两个显然不满石冠中的话,回答是勉强的。

    安抚完了后方,石冠中才来到了小野的办公室。进了屋中看见于得水也在,又见于得水和他夹眼皮,立刻什么都明白了,心中石头算是落了地,不由得感激的回了他一眼。

    “报告太君,我来迟了。”石冠中笔挺的站在小野面前说。

    “请坐,石团长。”小野指指沙发说,只是面无表情。

    “请大佐阁下训示。由于我的管教无方,内弟做出了越轨之事,我甘愿领受责罚。”石冠中一动不动的说,两条腿并拢,头深深的垂着,完全是一副忏悔的表情。

    “你的请坐,内弟的事以后再说。”小野打断石冠中的话,其实是在告诉石冠中,这件事不是今天谈话的主题。“这次治安队去收抗属的税,你的部下很不配合,所以才有了李家窑的惨剧,让皇军的工作极为被动,影响的很坏。”说到后面这段话,小野站了起来,面目的表情是真的生气了。因为公田的杀人、放火,使他原来的绥靖努力付诸东流,而形成这一切的直接原因,是米不梁去求援时,曲营长不愿意出兵,后来虽然出兵也是像征性的,结果曲营长的部队没进李家窑就半路而回了,这才造成了木村派兵血洗李家窑。由于发生了这一血案,西河的百姓对皇军恨之入骨,收税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一条很好的隔离百姓和运河支队的计策,就因为人为的原因,不得不流产了,小野如何能不生气?“你的明白,我们之所以对抗属加税,是要离间他们和gongdang之间的关系,大日本帝国不缺少抗属们的几个税钱。”

    “我的明白。”石冠中脑袋垂得更低了,他根本没有想到小野真正发火的原因在这,后脊梁都淌下汗来。

    “你的不明白。”小野几乎是在咆哮了,这在石冠中的记忆里是没有的。“我们给西河的百姓增加压力,是要他们脱离对gongdang的支持,不是为了几个小钱。可是李家窑的一把火,把这一切都烧毁了,把老百姓烧到gongdang那里去了,而这一切就是因为你的部下愚蠢,自私,狭隘,这笔账是用钱算得清的?在他们眼里,帝国的利益抵不过几块大洋,这样的军人,不是帝国需要的。”

    石冠中听到这几乎快站不住了,小野的话不是在告诉他,他要拿皇协军开刀了,至少要拿他的部下开刀,那是在割他的肉。他不由自主的,把目光向于得水投去,此时此刻,只有他能救他了。

    于得水没有料到小野的怒火缘于此,一时也感到十分意外。在他的意识里,鬼子什么时候把杀人、放火当回事了?什么时候把争取民心当回事了?小野原来的怀柔做法,他认为是在故作姿态,并不是从心里看重民心,那不过是刘备摔孩子——刁买民心,做给他们这些人看的,但是眼前的一切就摆在那,让你不能不信。如果小野真的为这件事大动肝火,把公田杀人、放火的账算在石冠中的皇协军身上,还真的麻烦。因为从性质上来说,这件事是严重的,是灾难性的。于得水明白,有了百姓们不顾一切支持的运河支队,要想剿灭他们无异于天方夜谈,这件事的严重性的确远远大于枪支事件。只是怎么帮助石冠中解除这尴尬的困境,怎么消除小野的怒火,实在让他头疼。此刻就算石冠中不求他,他也不能坐视不理,何况石冠中眼里射出求援的目光。当于得水看见桌上的茶杯,计上心来,笑盈盈的端起茶杯,走到小野面前。“太君,喝口水,古人云:气大伤身。石团长知道自己错了,对于如何治军,还要太君的亲自教导。”

    于得水的举动让小野发觉自己失态了,有损他的一贯做法——绅士风度,就顺从的接过茶杯,回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只不过脸上的气色还是很难看。小野觉得日本军人不懂得争取民心这个道理还可以理解,因为他们是在异国的土地上作战,从小接受的是军国主义教育,中国人不懂那就是装傻,是有意为之。他回到西河那会,赵奎立刻来见他,替米不梁请功,当时他差点就抽赵奎的耳光,下令把米不梁宰了,觉得眼前的一切灾难都是米不梁这个混蛋坏的事。公田行凶的时候,米不良就在现场,他不但不去阻止,还火上浇油,纯粹是猪脑子。作为同民族的中国人,看见他的同胞被荼毒,不但无动于衷,反而趁火打劫,这也叫人?小野从心理厌恶这种人。

    看见小野坐下,石冠中心中的石头稍稍落了地,他知道,满天的风暴就要过去了,感激的看看于得水,趋前一步,声音铿锵的保证说:“小野太君,卑职这次回去,一定要重整军纪,对那些玩忽职守者,严惩不殆,保证此类事不再发生。”

    也许是气消了,也许是石冠中的诚恳让他满意,小野的脸上恢复了常态,重新有了笑容。“你的坐下。我的知道,你的对帝国大大的忠心,这一切不全是你的责任。中国的军队旧习惯很多,公和私不分,对于个人的利益过于计较,素质的很差,今后的在这个方面,要加强管教。”

    “是的,太君说的没错,中国的军队和大日本皇军无法相比。论战斗力,我们的一个师,不如皇军的一个大队。”石冠中坐了下来,趁机奉承起小野。

    小野虽然知道石冠中是在拍马屁,但是这话比较接近实话,听了感到舒服,就没有反驳他。但是他也不想让石冠中和于得水产生错觉,以为他只愿意听歌德的话,就打断石冠中的话说:“军队的战斗力,固然取决于武器的精良,但是更取决于是否有精神。大日本帝国的军队之所以天下无敌,是因为他们有武士道精神。八路军的装备很差,可是他们的战斗力并不弱,因为他们信仰gongzhyi。精神这个东西很重要,你的要给你的部队灌输一种精神,那就会提高部队的战斗力,你的明白?”

    “明白。”石冠中连忙表态,其实他一点也不明白。对中国的旧军人来讲,他们一向迷信的是武器,很少看重精神的力量,所以才是散沙一片。

    “你们说,运河支队现在在干什么?”小野目光炯炯的看着他们,转换了话题,然后不等他们回答,自编自导的说了下去。“他们一定会利用李家窑这件事大做文章,争取民心,借机扩大武装。那么肖鹏呢?在安抚百姓,还是在……”说到这,小野打住了话头,把目光投在了他们脸上。

    于得水看看石冠中,示意他先说,他要给石冠中表现的机会,以挽回他在小野心目中的印象。

    石冠中明白于得水的用心,想了想说:“李家窑的老百姓一向彪悍,很少吃亏,他们会要求八路替他们报仇,肖鹏也许正在做这个准备。”

    “还有,运河支队救出了不少抗属,这会让很多人以为八路军有力量和皇军抗衡,他们的头脑会发热。”于得水说。

    “报仇?肖鹏会带着他的部队找皇军?”小野疑惑的打断于得水的话,然后摇摇头,“不!肖鹏绝不会这么笨。”

    “找皇军他们也许不敢,可是他们会找治安队的麻烦,因为李家窑的火是治安队首先点起来的,他们为了给百姓一个交代,一定会有所动作。”石冠中说。

    “这个说法成立,运河支队会借这个契机恢复元气。肖鹏刚刚回到西河,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不会无所作为,会杀鸡给猴看,那么这只鸡是谁?”小野说着,眼睛眯缝起来,点了一支烟。

    “米不梁。”石冠中和于得水不约而同的说。

    小野想了想,认同了他们的看法并点点头。

    “治安队基本没有战斗力,肖鹏要是把目光瞄准米不梁,还真是防不胜防,不如把米不梁撤回镇里,派专人保护,不能让他们得手。”于得水说。

    “不,不!”小野笑着否定了于得水的说法。“让他露面,继续催讨抗属的税款。”

    “那会十分危险,gongdang处理这样的人,不会手软。”石冠中说,不解的看着小野。

    “太君的意思是让米不梁当诱饵,引他们上钩,然后我们来个螳螂捕蚕黄雀在后?”于得水的脑筋比石冠忠灵验,似乎明白了小野的用心,小心翼翼的问。

    小野不置可否的吐了一口烟,慢悠悠的说:“他们要抓人,我们也要抓人,这一次你们的动作要快、猛、大,让肖鹏绝对没有想到。我们要把所有在名单上的人,被八路救出的人,全部抓捕,要让西河的百姓知道,gongdang的军队保护不了他们。”

    “高,实在是高。这样一来,百姓们刚刚建立起来的信心就会被摧毁,即使他们想反对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了。”于得水兴奋得说,确实佩服小野。面对如此不利的局面,小野会迅速地想出办法,化不利为有利,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石团长,你的回去立刻布置,告诉你的部下不准玩忽职守,消极怠工,不要叫我失望。”小野严厉的对石冠中说。

    “太君放心,我会用行动来洗刷皇协军的过失。”

    小野满意的点点头,眼睛里的目光却游移了,因为他想到了令一个人:肖鹏,知道他和肖鹏的决斗开始了,只是这一个回合会是谁胜谁负?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