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章,真假汉奸(5)

第七十章,真假汉奸(5)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五

    小野到西河之所以取得了巨大成功,关键一点就是把散沙一片的各种力量捏合到了一起,使他们各自发挥出自己的潜能。令一方面,运河支队,国民党别动队,大股土匪也对汉奸们的生存造成了威胁,客观上促进了他们的团结,使他们必须拿出绝大部分精力来应付。但是随着飞虎山、松树岭战斗的结束,原来的威胁远离了,西河的治安形势发生了逆转,人们的心里自然产生了变化。这些人为了获取各自的最大利益,无不绞尽脑汁,没有人会让出手里的蛋糕,威胁最大的敌人离去,攻击点的转移就成了必然,内部之争就成了首要矛盾。在一般情况下,内耗所产生的破坏力,都远远大于外部的力量,一旦这种内耗升级,变成不可调和的矛盾,就成了洪水猛兽,是任何力量也不能阻挡的。小野虽然明白这个道理,毕竟是个外国人,有些事情还是不能真正看透。小野不知道几千年的封建统治留下的权利文化就是内争文化,不是内讧绵绵不息,中国何以这样疲弱,而内讧的根本原因就是争权身边的利益。曲营长之所以不愿意帮助米不梁火中取粟,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多少利益可得。

    早饭后,米不梁带着一个排的皇协军,走上了通往李家窑的山路,望着这支整肃的队伍,一个个昂扬的身姿,米不梁像是吃了安神丸,心里稳定了,心知有了这个排的皇协军,加上治安队的弟兄,抓回几个抗属应该没有问题了。唐家集到李家窑只有十几里的山路,片刻功夫就会到,这一次看看那些刁民还会耍出什么花样?他们真的以为米不梁不敢开枪?那就大错特错了,就是亲爹碍事,影响他的前程,米不梁也不会留情的。可是出了唐家集不远,米不梁就感到有什么不对,因为前后走了不到半个小时,部队就在路边停下了,有的士兵干脆去了老乡家,一去不返了。米不梁感到不解,心里生气,就走到依排长身边停了下来问:“弟兄们在干啥?”

    “干啥?没有看见他们进村啊?吃跑肚了,营房伙食太差,准是在闹肚子。”依排长带搭不理的说,一屁股坐了下来。

    米不梁瞅瞅坐在石头上的依排长,又看看横躺竖卧的皇协军,无奈的坐了下来,只能自认倒霉。掏出烟,递给了依排长一支,自己点了一支吸了起来。哪知道,他的一支烟吸完了,去上茅厕的皇协军连个影子都没有,像是掉进厕所里了,米不梁这个憋气啊!暗暗的让治安队的一个弟兄去村里找人,谁知道这个弟兄走了不一会,那几个上茅厕的皇协军就回来了,像是在跟他们捉迷藏,把个米不梁气得直翻白眼,却又无可奈何,你总不能不让人家上茅厕吧?俗话说:管天管地,不能管人家拉屎放屁。

    队伍终于启动了,前后这一耽误,一个多小时没了,本来凉爽的气候,由于耽误了太多时间,太阳已经升高了,热腾腾的气息漫山遍野地爬了出来,从大地上飘来的,不再是谷草的清香,变成了粪肥的臭味,而且这臭味越来越浓。在臭味当中,一种叫不出名字的小昆虫,兴高采烈的团团起舞,不时的扑到他们脸上、脖子上,弄得他们奇痒无比,只好不停的驱赶。由于身体的运动,自身的汗气挥发很快,那些小昆虫就前呼后拥的跑来和他们拥抱、亲吻,弄得他们像是掉进了昆虫阵里,痒痒得更厉害了,有的人就忍不住的往山上跑。山路虽然难走,可是有树木遮阴,凉快多了,四周传来的是野草的芳香。看见有人钻山,当然就有人跟着。大伙一看钻山的人没有受到斥责,依排长又不说话,就都不用麻烦排长大人下令了,纷纷的弃土路开始上山。

    米不梁本想阻止,一来他没有这个权利,二来他也闻不了大粪的臭味,就跟着上了山。山上的树木虽然不密实,但是和山下比,凉爽多了,地面上泛出的,是芳草的清香,而且可以看见蝈蝈,蚂蚱等昆虫。皇协军们一边走,一边抓着蚂蚱,一个个兴高采烈的,这情景哪里是来执行战斗任务,有点像是来踏青,看得米不梁直皱眉头,心说这个依排长不会带兵,把队伍带得这样懒散,缺少纪律性。

    米不梁哪里知道,依排长故意这样做的。在曲营长的队伍里,依排长带兵优秀是出名的,手下士兵的军事素质远远高于其它队伍,否则曲营长也不会点他的将。如果不是做人太正直,有反日情绪,石冠中对他不放心,早就当连长了。

    山上的路看似不长,可是十分难走,眼看着太阳跳高似的往上穿,前面的路还是无尽无休,照这样走下去,不知哪个猴年马月才能走到李家窑。米不梁急了,拦住了依排长的去路,用哀求的口吻说:“依排长,十点多了,我们才走了一半路,还是下山吧,去晚了,那些抗属就跑光了。”

    “你说的也是,这帮兔崽子,一点苦也吃不了,闻闻大粪味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这就下命令。”依排长一脸严肃的说,说话还真算数,立刻下了命令。被他连骂带吓唬,撒羊似的皇协军终于下了山,规规矩矩的排成了队形,重新走到了山下的路上。可是他们像是被惯坏的孩子,不一会儿有人大喊嗓子冒了烟,要求去村里找水喝。开始是一个、两个,后来就是一大群,谁也不肯往前走了。依排长一脸难为情的叹了口气,用商量的语气对米不梁说:“米队长,你看这事咋办,他们跟我耍赖皮。”

    米不梁明白,依排长这么说是把球踢给了他,他要是不同意,那就得罪了全体皇协军,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些当兵的,你把他们惹翻了,别说指望他们帮你打仗,说不定趁乱会给你一枪,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米不梁还明白,就算完不成任务,也不能当这个冤大头。再说了,依排长的口气其实是在告诉他,他和那些大兵是一伙的,心里同情他的部下。现在的米不梁真后悔,带着这些老爷兵出来干什么,哪里是在干公事,简直就是旅游,这样的部队遇到了事,能顶用?

    “那就让弟兄们先弄点水喝。”米不梁只好装做大度了。

    “好,既然米队长体谅弟兄们的辛苦,弟兄们,动作快一点,别他妈的像老娘们,走路慢慢腾腾的。”依排长煞有架势的说,脸上的纹路绷得很紧,像个包公,肚子里笑得快放炮了。一路上他略施小计,就把米不梁玩得成了虾米。什么样的帅,带什么样的兵,真是一点也不错,有曲营长这样的营长,就会有依排长这样的排长,他很好地执行了曲营长的指示,在不动声色间,把队伍最丑陋的一面展示给了米不梁,到时候完不成任务,依排长也算尽了力,队伍的素质就是如此,谁又有什么办法?

    队伍刚刚喝饱了氺,马上就到吃饭的时候了,只不过米不梁还没有想到这一层。十几里的路程,依排长硬是拖了一个上午,本事确实够大的。转过了前面那个山口,就是通往李家窑的大道,米不梁终于松了口气,心想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进驻李家窑了,依排长的队伍不会再有事了,这一次他要一血前耻,把那些抗属一网打尽,让别人看看,谁还敢抗税。可惜他的美梦刚刚开了头,队伍又停下了脚步。

    “你们怎么……”这一次米不梁可真急了,好不容易要到地方,皇协军又放挺了,这不是成心要他难看吗?

    “米队长,你别怨弟兄们不走,也不看看几点了。”一个班长摸样的皇协军走了过来。“你总不能让弟兄们饿着肚子去打仗吧?”

    “饿什么肚子,到了李家窑,什么吃的没有?”米不梁气急败坏地说,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他觉得这些皇协军哪里是去镇压暴民,简直是在游山玩水。

    “米队长是说,到了李家窑我们想干啥就干啥?是不是?”那个班长显然不是省油的灯,见米不梁这样说,立刻发现了空隙,话跟着就逼了上来。

    米不梁哪有权利下达这个命令,顿时语塞,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气哼哼的瞪了对方一眼,直奔依排长而去。“依排长,你说话,到底走不走?”

    依排长翻了翻眼皮,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你都看见了,这些biao子养的,平时被惯坏了,真让他们饿着肚子去打仗,谁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依排长不软不硬的说,噎得米不梁的眼睛要瞪出了眼眶,就在他要不顾一切的对依排长发火,一声清脆的枪响传来,皇协军各个瞪大了眼睛,所有人都不动了,随后集体趴在地上。枪声是从苞米地里传出的,一个治安队员像是打摆子似的,晃了几晃就一头栽倒在地。刚才还在为“六军不发无奈何”而要和依排长大干一场的米不梁和皇协军一样,立刻趴在地上,手里的枪冲着苞米地就是乱射,可是里面并没有回音,子弹像是泥牛入海了,踪影全无。过了好半天他们站了起来,正想去探听一下里面的动静,身后又传来枪声,这一次是从背后的山上传来的,倒地的不是治安队,是皇协军的一个士兵受了伤。本来依排长就在找借口不去李家窑,苦于没有好的借口在闹心,这一次不用找了,八路出现了,就大声的吼叫起来,“弟兄们,八路有埋伏,快撤。”

    那些皇协军就等着这句话呢,一听长官让撤,比兔子跑得还快,再也不喊饿了,后队变前队,掉头就跑。

    米不梁不干了,一把拽住了依排长,“不能走。”

    “X你妈,不走让老子挨黑枪,滚开。”依排长骂完,狠狠地一甩胳膊,追赶队伍去了。

    米不梁知道完了,李家窑是去不成了。再一看,他手下的治安队根本没用他发话就跟着皇协军跑了,身边一个人也没有,立刻吓得头皮发凉。心说要是八路冲出来,他只有当俘虏的份了,吓得他忘了自己的任务,撒腿就跑。

    那么枪声是谁放的?当然是谭洁的小分队。虽然谭洁说服了何镇梁,抗属们也准备转移了,但是谭洁的想法又变了。当何镇梁明确地表示出,要求加入gongdang,她又亲眼目睹了李家窑的百姓十分团结,抗日的热情特别高涨,就想尽全力保护村庄,不让村子被蹂躏,为何镇梁将来开展工作创造条件。但是凭她手中现有的部队,硬碰硬的去和敌人对抗,无疑是以卵击石。

    谭洁知道,米不梁铩羽而归,一定是去搬兵的,但是不知道他能搬来多少兵?据何镇梁说,曲营长在唐家集驻有一个营的兵力,即使来了一个连,他们也远非其敌,所以硬抗绝非良策。最后她想到了一个办法引走敌人,给李家窑的人赢得更多时间,因此第二天早晨她就派出哨兵,监视通往李家窑的道路。谭洁估计,十几里的山路,皇协军动作再慢,一个小时也该到了,然而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米不梁他们走了整整一个上午。到皇协军出现在她的视野里,更令她吃惊的事情出现了,这些皇协军不像是和他们作战过的那支部队,懒懒散散不说,像是来旅游的,丝毫没有紧张感,这样的部队毫无疑问,不会有很强的战斗力。她派田亮悄悄地摸过去,尽量靠近他们,听听他们说些什么。当田亮把偷听来的话说给谭洁听,她才知道皇协军为什么来得那么晚,原来是他们起了内讧,意见没有统一,这的确是个好机会,她决定帮依排长点点火,把他们引走,所以她命令田亮只准放冷枪,一旦敌人进攻,把他们引走就算完成了任务,而且严令不准对皇协军开枪。但是田亮他们还是违规了,打伤了一个皇协军的士兵,这让谭洁十分生气,把田亮狠狠训斥了一顿。幸亏皇协军没有和他们纠缠,如果惹恼了他们,对李家窑进行报复,那就因小失大了,再说谭洁也不想过早的暴露运河支队。

    “为什么不听从命令?”谭洁严厉的说。刚刚回到李家窑,谭洁就忍不住对田亮进行批评。

    “政委,就皇协军哪松包样,别看他们人多,真要打,准能干掉半个排。”田亮嬉皮笑脸的说,并没有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再说刚才一共也没放几枪,他也不痛快,觉得谭洁胆小,做事不爽快,所以说话的腔调一点也不严肃。

    “你很有本事,是不?”谭洁讥讽的说,随后面孔绷紧了。“你知道唐家集有多少皇协军?一个营。你就是把眼前这股敌人都消灭了,能在这站住脚?既然他们之间有矛盾,我们可以利用,皇协军进入李家窑不积极,我们就更不该惹它,给自己树敌。这一点政治头脑都没有,白跟肖队长混了。眼下的我们不是张扬的时候,是在暗暗的积蓄力量,发动群众,等到我们真正的站住脚,才是和他们算总账的时候,这个道理你不懂?”

    田亮还真没有想这么多,只觉得有便宜不占是傻瓜,如今被谭洁一顿炮轰,脸红了,才感到自己肤浅了。“谭政委,我明白了,是我错了。”

    “这还差不多,记住,我们现在的中心任务,是要想办法保护抗属,这是一场争夺人心的斗争,比消灭几个敌人重要得多。我们要让群众感觉到,运河支队还在,gongdang还在,只要群众不失去信心,我们就不愁消灭不了敌人。”

    听了谭洁的这番话,田亮才知道自己真错了,是井底之蛙,为了贪图一点小利,差一点坏了大事,脸上热热的垂下了头。

    谭洁看见田亮这副形态,知道他真的悔悟了,脸上露出了笑容,挥挥手让他走了。其实从内心来说,她喜欢田亮的聪明、能干,前后两任支队长都看好他,喜欢他,证明他的确有过人之处。“你去找许主任,让他把能够战斗的部队带到这里汇合,看来这一次,我们不打仗不行了。”

    “是!”田亮回答,可是刚走几步,谭洁又喊回了他,郑重其事的叮嘱他,沿途不能惹事,田亮答应了。

    谭洁脸上露出了笑容,随后又皱起了眉头,从心里来说,谭洁是真的不愿意打这一仗啊!可是打不打她说了不算,主动权在敌人手里。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