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章,不太平的西河(5)

第五十八章,不太平的西河(5)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五

    就在小野去冀州寻找爱情,深陷其中难以自拔的时候,西河又出乱子了,马有福和郑雄这对冤家在赌场上打了起来,双方不但动了手,还几乎动了枪,要不是木村闻讯及时赶到,说不定还会闹出人命,木村一怒之下将两人关了禁闭,算是各打五十大板。木村这样处理是因为他知道,两条狗遇到一块之所以疯咬,根子却在主人身上,石冠中和袁喜才之间的矛盾才是导火索。

    从松树岭回来,袁喜才就陷入了“围城”之中,松树岭之战对日本人来说是极大的胜利,对袁喜才来说是个不小的失败。小野虽然没有严厉的斥责他,但是对他的特立独行,缺少全局意识也提出了警告,袁喜才从小野那锐利的目光里,感觉到了危机。在西河的政坛和军界上层,袁喜才本来就是令类,就是孤家寡人,如果再失去了小野的信任,他就成了天上的云,只要来一阵轻风,就不知道会飘到哪里。袁喜才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敌人到处都是,好多人都在等着看他的笑话,等待他的倒霉。袁喜才也问过自己,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讨厌他,他并没有得罪过他们。袁喜才当然不知道,当年他当土匪的时候,这些人中好些人拼命的巴结他,那是生怕哪一天被绑票,被抢劫,那时候他们面对他的时候有恐惧感,现在的他“改邪归正,”成了政府官员,这种威胁,恐惧感自然就消失了。当人们打开记忆的闸门,飞虎山留下的罪恶像是沉在井底的污泥被翻了上来,他们感到愤懑,不平,土匪在大众心里是邪恶的代名词,是不入流的下等人,当然要远离他,需要他还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最让这些人不能容忍的是,他这个下等人突然成了镇子里的上等人,不是和他们平起平坐,而是明显的高于他们,魔鬼,一下子成了天使,如何让他们受得了?心底里的憎恶,轻蔑总算有了爆发的机会,远离他,糟践他就成了必然。所以说一个人从坏人变成好人,从乞丐变成贵族,不是换穿一身衣服就可以的,那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甚至是一生的洗心革面,也就是俗话说的,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凭袁喜才的文化底蕴,不可能看明白这一点,所以只有干生气的份。

    因为气闷,袁喜才就不愿意交朋结友,低声下气去讨好众人,尽快融入污浊的官场,而是把自己关在屋里,独自思索着错在哪里。偏狭的思维使他的脑子里跳不出松树岭,猜想是要独得其功错了,还是战术指挥上错了?这样的思维当然理不出头绪,只会增加自己的苦恼。从他和小野下山那天开始,他就给自己锁定了目标,既然决心投靠小野,就要做投诚人员中的第一人,这样弟兄们才会活得惬意。

    然而在西河的军界,石冠中的势力最大,袁喜才要想做西河军界第一人,只有搬掉石冠中这个绊脚石,才可能坐上军中的头把交椅,他就是向着这个方向努力的。所以在战场上,他一定要和石冠中比个高低,要在小野的心目中留下这样的印象:论军事才能他完全可以取代石冠中。他觉得只要自己坐上了头把交椅,可以不用顾及大众,大众还不是墙头草,哪边风硬哪边倒。自从发现了运河支队的目标后,私下里他是多么兴奋,心想如果消灭了肖鹏的部队,立此奇功,在西河除了日本人,天下就可能是他的,因为他做到了日本人都没有能够做到的事,他是踌躇满志走上松树岭的。可是让他感到沮丧的是,事情的发展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肖鹏远比他想像的难缠,他的奇谋使他的设想一次次的落空。最后袁喜才不能不承认,肖鹏的智商高于他,无论是胆量、智谋,他都不是对手。所幸的是,强大的肖鹏葬身鱼腹,他去掉了一个最为强大的对手,败在这样的对手手里,他心服口服。可是石冠中是什么东西,专门搞小动作,尽然派人监视他,在他背后下刀子。他除了会摘桃子,还会干什么?如果松树岭大战,皇协军能和他一道同心协力,也许运河支队已经完蛋了。松树岭之战没有达到目标,皇协军应该负主要责任。

    记得从松树岭回来,在军事总结会上,石冠中把他说的一无是处,把松树岭没有全歼运河支队的责任,一股脑的都推在他身上,在场的别人也跟着起哄。他们都忘了,没有他袁喜才的正确判断,他们能够找到运河支队?再说了,肖鹏死了不就是个巨大胜利?这一切不都是他的功劳?石冠中等人红口白牙的说胡话,无非是表示自己能干,袁喜才不行,难道这就是官场,互相倾扎,争功邀赏,一旦你成了少数派,或者失了事,就会墙倒众人推。

    开完会回到住处,用不着他说什么,马有福等人就看出来他受了气,当他们了解了事情的过程火就更大了。这次松树岭之战,特工队最卖力,损失也最大,从山上下来的弟兄中,直接被肖鹏他们打死的,就有二十几个,这些人可是山寨的老弟兄啊!是特工队的骨干,是能跟他们共生死的。运河支队是他们首先发现的,肖鹏是他们逼死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结果袁喜才到成了罪人,这如何让他们受得了?当时马有福就火了,恨不能立刻去找石冠中拼命,最后虽然被袁喜才拦住了,可是这股怒气在肚子里已经形成了,发泄出去是早晚的事。

    人类之间闹内讧是有历史传统的,一旦他们之间展开厮杀,那就是你死我活,宁亡友邦,不亡家奴这是古训。某些中国人可以在对手面前俯首称臣,绝不会在自己人面前低头认输,共患难还可以,同富贵就不用想了。西河地区的八路军,国民党,土匪的力量降到历史最低点,正是他们分割势力,切取蛋糕的时候,谁肯把兜里的肉分给别人?谁不想获取最大的利益?袁喜才他们的气愤难平就在于,眼看煮熟的鸭子又飞了,而且成了别人的盘中餐。

    那么石冠中呢?道理相同。袁喜才没有到来之前,他在西河地区的投降人员中,军事地位是举足轻重的,是无人能撼动的。就是高岛在的时候,他的军事地位也远远高于别人,这种优越感一直伴随着他,权利带来的好处更使他高高在上,在西河的政界军界一言九鼎。难怪几千年来,人类在权利舞台上你争我夺,互相残杀,以至于父子反目,同僚相残,就在于它的魅力胜过任何美女,它所带来的利益是其它任何东西都无法企及的。当初在西北军里,论军事素养,论勇敢,他石冠忠并不输于某些人,却每每到了升迁的关键时刻,他的队伍会出些莫名其妙的事,让他功败垂成。眼看着同僚们,比他级别低的军官们,一个个飞黄腾达,而他只能望洋兴叹,懊丧不已。那会儿他常常抱怨命运不济,后来才知道,哪里是命运不济,完全是竞争对手捣得鬼。历史的教训教会了他,最大的敌人就在你的身边。你可以不做事,少做事,但是不可以放松对你身边人的警觉,否则你将后悔终身。

    小野的到来,石冠忠的地位不降反升,这让他窃喜了好一阵子,那会儿,他没有对手,所以做起事来很是卖力,颇得小野器重,他也的确把主要精力用在军事上。散沙一般的皇协军,在他严格的训练下,战斗力明显得到了提升,因此在飞虎山的战斗中,打得有模有样,受到了小野的嘉奖,可是袁喜才一来,有些东西就开始转变,让他感到了隐隐不安。当初小野孤身独闯飞虎山,他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因为按照一般常识,单单是为了赎取史村和佐佐木,随便派个人去就行了,犯不上他亲自冒险,他可是西河日军的主帅啊!到了袁喜才下山,和袁喜才见面,第一次听他说话,石冠中就浑身不自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所表现出的锐气、心智,和他的年龄不符,做派也根本不像草莽中人。尤其是那双英气逼人的眼睛,一看就是不甘于人下的人,他知道坏事了,狼来了。果然时间不长,袁喜才被任命为白鲨特工队的队长,在西河的伪军力量中,一跃成为仅次于皇协军的武装力量。而且更不能容忍的是,特工队只听小野一人指挥,成为了伪军中的**力量,国中之国。刚刚来到西河的袁喜才就和他分庭抗礼,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按照这种情景发展,以后会怎么样不是一目了然了。从此对袁喜才的监视、限制就成为了石冠中的第一要务,他宁可自己不要功劳,也不能给袁喜才的功劳簿上增加砝码。

    这次春季扫荡,石冠中原本是想卖力气的 ,做点成绩给小野看,免得袁喜才气势太嚣张,可是分配任务时,小野把他的皇协军拨出一个营交给袁喜才,当时石冠中的心就凉了,小野这样干不是在明显的告诉他,除了你石冠中之外,别人也有权利指挥皇协军,不是公然夺权是什么?他强压住心中的火,回去后,连夜把曲营长找了过来,面授机宜,告诉他严密地监视袁喜才的一切行动,一切有关袁喜才的动向都得报告。曲营长很好的,不折不扣的执行了他的命令,袁喜才刚刚发现了运河支队,他就派人给石冠中送了信,石冠中自然一刻也没有停留,让他手下最能打仗的郑雄撤出防区,赶往松树岭。石冠中拼着受到小野的责罚,也不能让袁喜才夺得全功,事后证明他的这一步是正确的。两个事关西河稳定的主要人物,就这么你算计我,我防着你,把心思都用在整倒对方身上,小野就算有三头六臂,又怎么能让西河安定?

    本来从松树岭回来,袁喜才痛定思痛,决定和石冠中采取和解的政策,因为他意识到,凭他现在的实力,从石冠中手中夺取权利太不现实,不如以退为进,等待时机,在适当的时候再给石冠中致命一击,可是一件意外事的出现,让他的打算落了空。

    那是他从松树岭回来的第二天,手下的弟兄们,喝酒的喝酒,赌博的赌博,找女人的找女人,几乎都出去了。经过了紧张的战斗,从死亡线上把命捡回来,自然人人都想放松、享乐。对他们中某些人来说,活着的一天就是赚的,抓紧享受就是生活的全部。早晨刚过,特工队住得屋子里就空空荡荡,只有墙上发黄的年画在对着他笑。袁喜才也耐不住了,不知不觉走了出去,两条腿就像不是自己的,目标直奔西河小学。自从第一次见过她之后,方梅那张椭圆脸再也挥之不去,那个粉红色的发卡像是一团火,总是在他脑海里燃烧,让他心中发烫。到现在为止,她叫什么,出没出嫁,老公是谁,娘家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多大年龄,他一概不知,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她是老师,有着让他羡慕的职务,是他梦幻里的女人,这就够了。这一次,他不是站在院子外,而是一直走进了办公室。

    “请问你找谁?”首先开口的是一位男老师。

    “找她。”袁喜才指指低头看书的女老师。

    那人见是袁喜才找自己,放下了手中的书站了起来,惊讶的看着袁喜才。因为在她的记忆中,没有这个人的印象。

    袁喜才微笑的伸出手去,“你好!”尽管他努力的平静自己,伸出的手还是在微微颤抖,这张脸让他太迷醉了。

    但是对方并没有伸出手来,脸上仍旧是惊讶的表情。“我们不认识啊!你是不是弄错了?”

    “我们上外面说话可以吗?”袁喜才脸上仍旧挂着笑容,同时摆出一副不回答绝不罢休的架势。

    对方看看同事,怕在这里说话难为情,影响同事工作,给大家造成误解,就和袁喜才来到了院子里。“请说!”

    “我叫袁喜才,认识你很高兴。”

    “是么?”对方听完了他的自我介绍,原本就不热情的脸,此刻一下子冷若冰霜,“我知道你,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为什么?”对方明显的敌视情绪让袁喜才大吃一惊。

    “也许你不认识我,但是我提一个人,你一定会知道,我是石团长的三姨太太。”

    相信袁喜才听了她的话,比半空中掉下个炸弹还要震惊,心里的苦比吃了黄莲还苦。他可以有一千种猜测,一万个疑虑,就是不会猜测到石冠中身上。他怔怔的看着对方,想走舍不得,不走明知道不会有结果,所以像是傻了似的,一动不动的站着。

    “哎,你别走,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袁喜才见对方要走,像是被风推着似的,闪电般的飞到对方身前拦住了她。

    这一手到出乎她的预料,她有些慌乱。

    “我不管你是谁,不告诉我你的名字就不能走。”袁喜才就在这片刻间把一切都抛开了,似乎今天离开她,永远都见不到了似的,那种急切有些近似无赖。

    这是一副初恋青年的表情,方梅好多年都没有看见了,在她嫁给石冠中之后,原来追求她的同学都远远离去,谁也不想惹麻烦,和带兵的军官争女人,那不是找死啊!如今这样的表情在袁喜才脸上重现,唤起了她某些失去的记忆。是少女的情怀复苏了,还是母姓的善良觉醒了,她不知道,反正她不想折磨袁喜才了。“我叫方梅。”

    “方梅,真好听,”袁喜才喃喃地自语着,一双痴迷的眼睛再不肯离开她的脸。此刻的袁喜才不像执掌生杀大权的军人,到有点像个大男孩。他的神态把方梅也弄楞了,因为在石冠中谈起袁喜才的时候,说他是个阴谋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那种感觉和眼前这个人天差地远。

    “我可以走了吗?”方梅完全不用这么客气,却不知为什么,说出来的话有些软绵绵的,仿佛在请求对方,

    袁喜才没有回话,却把身子闪开了,目光一直目送她走进办公室。而他出了学校并没有离开,就站在门外,站了很久、很久。生平从来不喝酒的他,回去之后把自己灌醉了,嘴里翻来覆去的叨咕着一个人的名字:方梅。

    马有福等人回来看见袁喜才这副情景吓了一跳,后来问了别人才知道那个叫方梅的,是石冠中的三姨太。他们的火就上来了,认为是石冠中有意让他的三姨太勾引袁喜才,所以当天晚上就差点出事。西河有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祖宗,喜欢用拳头而不是用大脑做事的人,想太平是难上加难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