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中国人打中国人(5)

第四十五章,中国人打中国人(5)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五

    皇协军败了,曲营长本来是带着气势攻击的,此刻只好垂头丧气的,带着败兵回到了山下,在他的感觉里,一切好像就在梦中。明明是他们占了上风,运河支队眼看着顶不住了,但是随着肖鹏的杀出,一切都变了,那些八路简直是在玩命,让弟兄们死伤惨重,连他自己都觉得脖子后面冒凉风。现在一想到肖鹏,腿肚子还抽筋,心里直突突,那个肖鹏简直不是人,是神,他一个人拿了把剑就敢往人群里跳。要知道,这可不是冷兵器时代,随便一颗子弹都会要了他的命,他就不怕死?面对这种人,你有什么办法?

    当曲营长站在袁喜才面前,那种沮丧,无奈和恐惧一点也没有掩饰。其实,袁喜才刚才目睹了这一切,吃惊并不比曲营长小,战局的发展也完全出乎他的预料,好像是在变魔术,一切都是那么的神秘莫测。他亲眼看见,曲营长亲自督战后,皇协军表现出来的勇敢让他吃惊,真是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眼前这支部队,就是那支被肖鹏打得颤颤兢兢,毫无斗志的部队?然后他又亲眼看到,就是这支在他眼中一钱不值的部队,几乎冲到了山顶,以超乎顽强的勇敢,在狂风暴雨般的子弹中,差一点做到了特工队做不到的事。就在他惊诧奇迹即将发生之时,更令他惊诧的事情发生了。那个看起来随意懒散,有些俏皮的肖鹏,像是变了一个人,似乎是飞将军从天而降,凭着一把铁剑,如虎入羊群,将皇协军阻挡在阵地前,让占尽优势的皇协军不知所措。他硬是凭借着一人之力,力挽狂澜于即倒,这哪里是人,简直就是战神,运河支队中有这样的人物,他们的日子还好过得了?那种感觉真如芒刺在背,让袁喜才从头到脚感到寒冷,心知如果不趁肖鹏处于弱势之时除掉他,一旦被肖鹏缓过劲来,死期到了的,就该是他们了。此刻的袁喜才,一脑子肖鹏,当然没有心情去责怪皇协军了。

    曲营长见袁喜才不说话,感到奇怪,他当然没有袁喜才的思虑长远,不可能知道袁喜才在为自己的未来担心。只是眼看到手的成果没有了,不能不对袁喜才有个交代,所以脸上再难堪也不敢装傻,只好硬着头皮说:“袁队长,我们尽力了,皇协军就这么大能耐,你想说啥就说吧,我擎着就是。”

    “哪里话,曲营长多虑了,这一次皇协军打得很棒,差一点就攻上去了,这说明你曲营长带兵有方,指挥得当,我佩服还来不极呢。”袁喜才口气真诚的说,中断了刚才的胡思乱想,而且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递给了曲营长。

    曲营长开始以为他说的是反话,脸上发热就想反击,可是一看袁喜才的表情又不像,心理到纳闷了,等到袁喜才上烟就更奇怪了,心说打了败仗不受批评反到受嘉奖,这个袁喜才做事让人琢磨不透,就不说话了。

    “曲营长,让你的弟兄休息一下,养足精神,把肚子填饱,他肖鹏再凶,不就那么几个人。等我们吃饱了,喝足了,采用车轮战,累也把他们累死了,你说是不是?”袁喜才一脸亲切的笑着,还伸手拍拍他的肩膀。

    曲营长是老兵油子,立刻看穿了袁喜才笑容背后的内容,知道袁喜才之所以不敢翻脸,那是还要用皇协军,心理恨得直骂,脸上可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他打定了主意,心说下次进攻你的特工队不先上,皇协军绝不主攻。他妈的,你知道保存实力,老子不会?“好吧!皇协军是栽了,一会看你们特工队的。”扔完这句话,曲营长向自己的部队走去。

    看见曲营长离开,袁喜才的脸色阴沉下来,他当然明白曲营长这句话的意思,心理十分愤怒,知道这些兵痞子,各个数泥鳅的,吃点亏就骂娘,真他妈的不是东西,不过他现在没有时间计较,就把马有福叫了过来。“一会战斗打响,你给我盯住肖鹏,运河支队跑了谁我都不找你,跑了肖鹏我找你算账。”

    “放心,我会死死的盯住他。大当家的,肖鹏就那么重要?我不大明白。”马有福奇怪了,在他的感觉中,除了小野,袁喜才没有把谁当回事。

    “是的,你给我记住,这个人非常可怕,他的本事不会比小野差,今天是虎落平阳了,是最好的机会,绝不能让他活着下山。”袁喜才盯着马有福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口气十分严厉。又道:“如果我的判断没错,将来对我们威胁最大,最不好对付的,就是这个肖鹏,所以趁他今天落难,一定要除掉他。如果今天让他走了,以后再想抓住他就太难了,这个人能文能武,两个林强都比不过他。”

    马有福听了袁喜才对肖鹏是这样评价,不由得到抽了一口凉气,顿时觉得脑后冒凉风,他一向知道当家的自负,一般人都不放在眼里,也没有见过袁喜才这么在乎一个人。当初他们选择投降日本人,是袁喜才钦服小野这个人,并不是因为鬼子强大。李威的本事他见识过了,难道肖鹏比李威还厉害?马有福真有些怀疑。“当家的,要活的,还是死的?”

    “死的。”袁喜才冷冷地说,目光坚硬如铁,眼睛望着山上。那里仍然朦朦胧胧,可以看见小堆的火焰。有生以来,他还没有对任何一个人产生过这样的恐惧。当初见到小野他有过一点点,但是并没有如此强烈,那是因为刚才那一幕太让他震撼了,使他联想到药王庙。肖鹏这个人不但工于心机,又胆量过人,他真的妒忌!似乎有了即生瑜,又生亮的那种感觉。

    就在袁喜才算计如何要肖鹏的命,肖鹏也在山上苦苦沉思,他考虑的是选择什么时间进行突围,不能再等敌人进攻了,支队这点武装力量消耗不起。经过刚才这一仗,又牺牲了七八个战士,还不算负伤的。是的,皇协军的死伤比运河支队大得多,可是他们有的是兵源,不怕消耗。如果袁喜才懂军事,刚才不停下来继续进攻,他们就危险了,袁喜才不知道支队的力量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程度,被他们的气势所夺,真是千钧一发啊!可是这种假象能维持多久?袁喜才并不是个草包,他肖鹏也不能总是拿着稻草人吓唬敌人。

    山下,一堆堆的篝火已经燃起,显然敌人正在生火做饭,吃饱了,他们就会像群狼似的扑过来,一场更为惨烈的厮杀就会开始,到那时,运河支队能够突出重围吗?不,不能等着他们吃饱了,应该提前行动,想着,肖鹏向阵地后面走去。看见他的战士,纷纷的和他打招呼,人人眼里投出敬佩的目光,刚才不是肖鹏的孤胆闯阵,此刻的山上就会成为停尸场,他们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智勇兼备。人和人怕比啊!林强的强势曾经让他们敬畏,给他们勇气,但是肖鹏的身上不仅仅是强势,还有神一般的神奇,似乎只要有肖鹏在,天下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敌人就不可能战胜他们。肖鹏给他们留下的是信念,是无往而不胜的精神,这是林强不具备的。

    山后背风的地方,谭洁和卫生员一道,正在给伤员包扎,许放也在帮着忙活,两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汗珠,手上沾满了血迹,在篝火的映射下,面容显得憔悴。见肖鹏过来,两个人放下了手里的活站了起来,他们知道,肖鹏准是有事商量。他们就稍稍地走远了一点,避开了人群,在离开火堆远一点的地方站住了。肖鹏抽出烟递给许放一支,自己也点了起来,烟火像是闪烁的星星,照亮了肖鹏那张变得严肃的脸。

    “肖队长,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我们听你的。”许放打破了沉默说。战争是最好的试金石,不会埋没真正的英才。经过战争的检验,面对残酷的现实,许放等支队战士对肖鹏心悦诚服了,是他们的短视,耽误了宝贵的时间,部队才落得了被敌人包围的困境。在最危险的时候,又是肖鹏英雄孤胆,力挽狂澜,使得支队赢得了一线生机,面对这一切事实,他们还有什么话说。这个看起来不够严肃的支队长,关键时刻表现出来的智勇是令人赞叹的。

    “对,肖鹏,有话你就直说。”谭洁不知为什么改了称乎,不叫支队长了。可是话一出口,她却感到心跳,脸上也有些发热,那种怪怪的感觉蛇一样的,进入心中,使她不敢和肖鹏的目光对视。谭洁不明白,喜欢一个人不一定需要长时间磨合,只要那个人身上最闪光的东西被你抓住,你就会立刻倾倒。和林强在一起的时候她并没有喜欢林强,可是当林强面临生死关头,表现出了男人身上少有的气魄,她被震撼了,爱就如魔鬼附体,推也推不掉了,此刻的她又有了那种感觉。

    肖鹏当然不会注意到这些,他的整个心思都在如何突围上,眼前的形势他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楚。运河支队要想突出重围,除非用奇计。“局势十分严重,你们都看见了,这一点我不想说了,支队要想全身而退根本没有这个可能,我们能做到的,是把牺牲减少到最低限度。所以我认为,不能等敌人吃饱了进攻我们再突围,要马上突围,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好,我同意,你就说怎么做吧。”谭洁立刻表态同意。

    “用一部分部队去吸引特工队,而我们突围的重点选在皇协军把守的地方。我决定,由我率领小部队去吸引特工队,首先突围,你和许主任率领主力部队,在我打响后再行动。”

    “分兵突围我同意,但是我不同意肖队长去诱敌,应该由我率领小分队。”许放打断肖鹏的话,态度十分坚决。他清楚,这支部队没有他可以,没有肖鹏绝对不行,他和谭洁都不是力挽狂澜的那种人。

    “许主任,我知道你的好意,不想让我涉入险境。可是你忘了,我们分兵的目的是吸引敌人,给他们造成错觉,为主力部队赢得突围的机会。袁喜才的目标肯定是我,如果我不在那支首先突围的部队中,他不会倾尽全力,说不定会掉转枪口,到那时,我们的计策就会落空,这是致命的。”肖鹏说到这停住了,他对许放的自我牺牲精神感到欣慰,但是他明白,即使许放做出了牺牲,袁喜才也未必会上当,运河支队仍旧逃脱不了覆灭的命运,这是他肖鹏不能够允许的,和一支武装力量存在比起来,他个人的命运就轻多了。

    “肖鹏的话有理,袁喜才是只狡猾的狼,看不见他想要的猎物绝对不会上当,可是我也不同意肖鹏去做诱饵,这支部队已经失去了一个支队长,不能再失去一个,战士们需要好当家的。我和许主任都不太懂军事,今后支队的发展、壮大,和鬼子战斗,需要有能力的领导者,这一点,我和许主任都不如你。所以我认为,由我带领部队去诱敌最合适,鬼子做梦都想要我的人头,他们会倾尽全力的。”谭洁激动得说,她怎么可能再看到肖鹏去冒险。现在部队的困境正是因为她的不智造成的,那么改正错误最好的办法就是用鲜血去清洗,她谭洁必须这样做,才对得起组织多年的培养。

    “你也认为我去是送死,所以你想代替我,是不是?”肖鹏目光直视着谭洁,他可以看出,谭洁眼里有东西在闪烁,这让他感动,因为肖鹏清楚,只有在战友之间,同志之间,才会有这种伟大的友谊,这种奉献。“谢谢你们的友情,可是我肖鹏并没有想去送死,也不想你们替我去死,我们都要活着,好好的活着,因为鬼子的疯狂不会太久了。”说到这,肖鹏动情的抓住谭洁和许放的手。“相信我,要我命的子弹还没有造出来,你们做好自己的事。时间很紧了,我们没有权利浪费时间,让我最后一次行使队长的权利,求你们了。”

    “肖鹏!”谭洁忘情的喊了起来,眼泪顺着脸颊滚滚而下。

    “好了,分头行动。”肖鹏硬着心肠甩开谭洁的手,离开他们,他要去挑选战士。谭洁的忘情让他吃惊,震动,但是他并不希望这种感情往下发展,因为在他的心理,已经有了两个女人,空间太小了。

    来到队伍中间,肖鹏迅速地选出了八个人,算上他和吴兵正好是十个。“同志们,我们这十个人,要当一百个人用,很可能有去无回,谁不想去的立刻站出来,我绝不勉强。”

    “我们愿意和肖队长走。”被选出的战士众口口一词的说,没有人后退。战士的血性是磨练出来的,他们已经经历了火与血,此时此刻怎么可能当缩头乌龟。

    “好,那我们就一块拼杀,不是鱼死,就是网破。”肖鹏满意的扫视了众人一眼。“但是我要说明,我们不是去送死。当战斗展开,你们看着我和吴兵怎么打,然后照做,要让袁喜才感觉到,我们不是十个人,是几十个人。”肖鹏怕他们不明白,简要地说了一下打法,然后让他们去做准备,五分钟之后出发,随后他又来到前沿阵地,命令把稻草人全部摆上。在夜色的掩护下,从远处看,稻草人和真人没有多大分别,阵地上只留下了几个哨兵,他当初让战士们扎稻草人,就是为了突围时用来迷惑敌人的。最后他告诉负责的中队长,等到敌人进攻时,把准备好的鞭炮放在铁桶里,全部点燃,造成主力部队仍在山上的假象。到了这会大伙才明白,肖鹏弄了一堆稻草人的目的,心里都觉得肖鹏真是鬼精鬼精的,绝对是小野最强硬的对手。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