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中国人打中国人(3)

第四十三章,中国人打中国人(3)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三

    肖鹏把运河支队撤到早已做好准备的松树岭,大气还没有喘匀,袁喜才就带着他的人马追了过来,山下的空地上,立刻站满了黑鸦鸦的人群。不过到了这会儿,袁喜才突然发现他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没有重武器。

    眼前的山虽然不是很高,但是缓坡地带也不多,临近山顶的地方,大多有突兀的岩石。他带着曲营长,马有福等人沿着山边走,试图找到便捷的小路,结果令他深深失望。看来除非绕开眼前这座大山,来个大迂回,否则找不到通向山后的路。只是那样一来,本来占有绝对优势兵力的他们,因为分兵反而变得兵力不足了,这是袁喜才害怕的。刚才皇协军拙劣的表演,让他对皇协军的战斗力失去了信心。这些看起来雄赳赳的武夫们,即怕死,又怕吃苦,这样的部队,如何是运河支队的对手?何况袁喜才已经知道,山上的指挥官就是运河支队新来的支队长肖鹏,药品大戏就是他一手导演的,这个人绝对不一般。今天这样好的机会不能消灭他们,自己的噩梦就可能没有尽头了,所以他命令部队先去休息,然后走到一边撇开了所有的人,独自思考这个仗怎么打。

    山上,肖鹏并没有把兵力全部展开,他也在想,地势对袁喜才不利,他们又没有野战炮,是强攻,还是围困,或者重新调集兵力,让小野支援重武器?如果是后者,对他们威胁最大,但是攻击的时间会延后,因为重新调集部队,他们需要时间。肖鹏必须根据对手的布置,采取相应的措施。

    “我看,袁喜才会强攻,他们人多。”当肖鹏对谭洁他们分析完几种可能后,许放先表了态。

    “我也觉得这种可能性大,回去调兵耽误时间不说,功劳还要分给别人,袁喜才不会那么干,他这个人正是野心膨胀的时候,常言道,利令智昏吗。”谭洁说。

    “如果他不调兵,正是我们希望的,那就不要让他绝望,多拖一分钟对我们都有好处,我看是不是这样……”肖鹏小声的说出了他的打算。

    “只能这样了。”谭洁听完肖鹏的计谋后淡淡的说,从她脸上布满的愁云上可以看出,她对突围没有多少信心。还有一点就是,谭洁在心理上没有卸掉包袱,一直在责怪自己,如果当初不阻止肖鹏的建议,不拖延时间,按照肖鹏的话去做,现在就不会被困在这里。

    肖鹏看出了谭洁那沉重的心理,正想安慰几句,一个战士匆匆的跑来。“报告,山下有人喊话,让肖队长答话。”

    谭洁看看肖鹏,一脸厌恶的说:“袁喜才耍什么花招,唱起文戏来?”

    肖鹏戏谑的笑笑,“他以为胜券在握,想不战而屈人之兵,劝降呗,看来这小子读过孙子兵法,也好,我就充当一下周瑜,可惜没有蒋干。”

    “走,我们一块去,看看他狗嘴里能不能吐出象牙来。”谭洁忿忿地说,她恨死了袁喜才。飞虎山之战,就是他的变节投降,使运河支队付出了巨大代价,连队长林强都牺牲了,今天又是他,找到了支队驻地,把他们困在了松树岭。新仇旧恨让她心理的怒火像熔岩般沸腾,随时都可能爆发。

    肖鹏挨近她的身边,拂去她头上的草屑,一只手伸了过去,紧紧的握住了,这个时候,他必须给她安慰、力量。谭洁心头涌进了一股暖流,温温的,只是她想哭,憋的难受,可是她拼命抑制住了。面对她的错误,面对当前的困境,肖鹏一句埋怨的话都没有,脸上还是挂满了快乐。肖鹏是装的,还是真的充满了自信?她谭洁都看得出来,今天这出戏很可能是最后绝唱,他会看不出来?这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心比天大?她感觉真的读不懂他,肖鹏即不像穆雨宽那样儒雅,也不像林强那样强悍,但是有些地方和他们有很像。

    走到前沿阵地从山上往下看去,手提驳克枪的马有福,站在山下的空地上,还在大声喊叫,声音远远的送了过来:

    “山上听着,袁队长要和肖队长通话,双方不得打黑枪,谁不守规矩,大姑娘养的。”

    “告诉你们袁队长,我们照办就是。”肖鹏说。

    “你是谁?能代表肖队长?”

    “我就是肖鹏,你看好了。”肖鹏说着又往高处走了几步。

    “好,肖队长,你是爷们,我信你。”马有福看见说话的是肖鹏就放心了,主动后撤到袁喜才的身后。

    “他是马有福,原来是飞虎山二当家的,现在是特工队的队副,袁喜才麾下最忠实的一条狗,嗓门大得出奇,要是杨万才在跟他有一比。”许放介绍说。

    “倒是一条好狗。”肖鹏揶揄的说,“就他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肯定是条疯狗,碰到了,得注意。”肖鹏心里想。

    袁喜才站在了人群的前面,枪插在腰间,两手空空,看起来很洒脱。马有福等人跟在后面,手里的枪大张着机头,脸上的神色十分紧张,一副准备拼杀的姿态。

    “肖队长,久仰大名,小弟不恭了。”袁喜才在山前站定后,习惯性的摆开八字步,眼睛看着山顶。在掩体的前面,肖鹏笔直的站立着,长发随风起舞,丝毫看不出沮丧,他的手,不时的抚摸着被风弄乱的头发,看得出来,这是个爱惜容貌,注重服饰的人。袁喜才发现了这个细节,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觉得注重仪表的人,往往追求高质量的生活,这样的人一般都会珍惜生命,看来今天的劝降有戏。

    “袁队长,我也久仰你的大名。听说当年的飞虎山在群雄环视当中,不卑不亢,独领风骚,没少给鬼子找麻烦。袁大当家的率领飞虎山的弟兄一身独抗三家,和谁也不结盟,真的好气魄,好胆量。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改换了门庭,居然投到了鬼子门下,这可不像你的作风,辱没了飞虎山的风骨。袁大当家的,年轻,儒雅,风流,莫不是中了小野的美人计?”

    “哈哈哈。”肖鹏的话音刚落,山上就发出一片笑声,只有谭洁皱起了眉头,她觉得肖鹏太不严肃,在这种时候,面对如此凶恶的敌人,不该又犯老毛病,过于放肆。她觉得和袁喜才这种人对话只能义正词严,大义凛然。

    袁喜才脸上有些发热,眼睛里明显漾出了懊怒之色,肖鹏的骂人不带脏字,但是把他损到骨头里了。可是这不快眨眼之间消失了,袁喜才脸上又恢复了刚才的平静。“肖队长果然风趣,不愧是文化人,佩服,佩服。如果肖队长有耐性,我到想说说心理的委屈,看看小弟这么做可有什么不妥?”

    “好啊,我正想听听阁下的高论。”肖鹏一脸嘲弄地说。

    “肖队长的话里,骂我出卖祖宗,投靠了日本人,似乎还说我卑鄙无耻,数典忘祖。我袁喜才好赖也读过几天书,也知道圣人的道理,可是当一个人无路可走,能不能捧着圣人的书当饭吃?飞虎山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运河支队不要我们,绺子同伙压迫我,国民党要消灭我,飞虎山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没有能力抵抗三方面的力量,那我不找靠山就只剩下一条路——等着死亡?就算我袁喜才顶天立地,愿意当一当英雄,可我能眼看着手下的弟兄被消灭,最后落个尸骨无存,让他们的鲜血染红我的英名?”

    袁喜才讲这番话时,情绪是激扬的,愤怒是真心的,的确是他的心里话,当时的情景也是如此,所以他的话说出很有感染力,马有福等人立刻跟着喊了起来。“大哥,你做得对,什么狗屁祖宗,命是自己的,别听他们放屁。”

    “你们才是放屁,好臭,好臭。”山上立刻回应了。

    肖鹏摆摆手,他不想看到一场群骂,土匪的人生观和支队战士的人生观根本不同,谁也不会说服谁,因为双方的见解有着天壤之别,就像人和鬼是没有办法沟通的一样。可是他不能让袁喜才在那独自表演,更不能让他的话去煽动别人,这会瓦解人们的斗志。“袁队长,你的话表面上听起来有几分道理,好像你投降鬼子是为了手下的弟兄,似乎出此之外你别无选择。不过我想问问,作为当家人,你的责任是为他们选择一时安乐,还是选择一世幸福?你们当土匪打家劫舍,还可以说是因为政府黑暗,民不聊生,是为了生存需要,最后放下屠刀可以立地成佛。可是你们现在投降了鬼子,那就成了整个中华民族的敌人,天下之大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地。那么我想问问,你们将来怎么办?你为他们的将来想过么?一旦鬼子完蛋了,中国虽大,哪里允许你们容身?gongdang,国民党,还有千千万万的中国人,谁能容忍背叛祖国的人?到那时,你和你的手下将死无葬身之地,这就是你为他们的选择?一个人活着就和死亡的阴影时刻相伴,这样的活着和死有什么区别?”

    “那是你们的说法,至少现在强大的是日本人。就国民政府那个**德性,别说打不过日本人,就算他们侥幸赢了,国家照样没有前途。好了,咱们别扯那么远,你们的处境自己清楚,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就算你肖鹏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你手下的弟兄想想吧?”

    “你是说,让我和你一样,投降鬼子?作奴才?”肖鹏大笑着说。用手指指谭洁他们,“你问问他们答应不答应?”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作梦去吧!”谭洁说。

    “听见没有,我们这里的女人都不肯当亡国奴,何况我这个七尺男儿。”肖鹏回答说。

    “肖队长,你该知道良禽择木而栖这个道理。”当袁喜才感到不能说服肖鹏,就有些不耐烦了,厉声的说。“我的大兵已经把你们层层包围,你们就算插翅也难飞,为了空洞的理想,白白的牺牲生命,这是智者所为?”

    “智者我是当不上了,可是我也不能当奴才的奴才啊!”肖鹏故意作出一副忿忿状,其实他的眼睛一直在看着远处的天空,那里血红色的夕阳变得越来越浓烈,大片的灰雾正团团的涌来,暮色就要降临了。

    “什么意思,肖队长,把话说的明白些。”袁喜才猜出肖鹏是在拖延时间,可是他并不担心,因为他的特工队不怕黑夜。

    “很简单,你投降了鬼子,小野不过给你个特工队的队长,我过去了,顶多当个队副什么的,那不是奴才的奴才是什么?”

    “嫌官小?我可以让贤,只要你下山,一切都好说。”袁喜才并不相信肖鹏嫌官小,他自然乐得大方。

    “那不是夺人所爱吗?你帮了我,我反倒抢你的位置,这也太不仗义了,不行,坚决不行。”肖鹏一脸认真地说。

    “大当家的,别跟他们罗唆了,我看他根本没有诚意,打吧。”马有福早就不耐烦了,听到这会他已经看出来,肖鹏是在耍他们,所以忍不住插话了。

    “肖鹏,你听见了,我的弟兄没有耐性了,再给你最后十分钟,不答应,咱们只好刀兵相见了。”袁喜才何尝不知道肖鹏在拖延时间,他是想先礼后兵,这样做对瓦解对方的士气有用。

    “省省你的时间吧,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一个真正的gongdang员过去是,今天是,明天还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肖鹏收起了脸上的嬉笑,一脸肃穆的说。

    “好啊,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仗义了,我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袁喜才脸色铁青,大声的咆哮着,一反刚才的儒雅风度,掉头就走。他感觉受了嘲弄,费了半天口舌,耽误了半天时间,全是瞎子点灯白费蜡,肖鹏是油盐不进,看来战胜肖鹏还得靠枪炮说话。

    “袁队长慢走,我们gongdang人说话算数,不会在背后开枪。”肖鹏大笑着说,有意把声音拖得长长的,让所有人都听见。但他心里明白,危险的时候到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