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五章,错失良机(1)

第三十五章,错失良机(1)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错失良机

    一

    一九四二年,五。一。这是冈村宁次担任华北派遣军司令以来,动用兵力最大,成效最为显著的一次扫荡,华北地区的八路军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严酷的考验。

    这次扫荡就是在李威出山,肖鹏和小野斗智刚刚拉开了序幕时展开的,华北大地上规模巨大的反扫荡开始了,战争的天秤从一开始就严重地倾斜到了小野一边。整个华北大地上炮声隆隆,阴云密布,这是一场事关华北八路军能否留在华北,坚持抗战的生死决斗。

    太平洋战场上,由于尼米兹的出现,几乎被打瘫的美国舰队正在复苏,新的战舰和飞机,源源不断的涌向了这片蓝色海域,三本五十六的联合舰队面临着严重挑战,如果不能粉碎尼米兹的舰队,日本的海上的生命线,随时都有被切断的危险,严峻的海上形势逼使三本不得不想办法和尼米兹进行决战。

    太平洋上空阴云密布,一场大战同样不可避免。围绕战争的重点是放在海洋上,还是放上陆地上,是向澳大利亚,新几内亚进军,还是以中国战场为主,打开陆地通道,在日本军部上层争执得很厉害。蠢猪似的东条英机一向刚愎自用惯了,哪里听得进不同意见,又一次做出了错误决定,把海洋选作了主战场,就像他当初下令偷袭珍珠港一样。到现在为止,东条英机对美国的真正国力还是一知半解,还在认为大日本的舰队天下无敌,岛国的文化严重的桎梏了东条英机的视野,使他除了拥有狂妄自大的毛病之外还增加了心胸狭隘。为了配合太平洋战场,东条英机命令冈村迅速扫清华北的八路军,尽快把华北变成兵站基地。他却不知道,凭冈村手中这点兵力,想彻底消灭华北的八路军是天方夜谭,而他把更多的兵力投入到太平洋战争之中,不肯为冈村增兵,这就应了那句老话:又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

    冈村对大本营制定的战争策略从心底里是反对的,不过城府极深的他,绝不会公然反对,因为他深知东条英机的为人。出身下层的他,爬到今天的高位十分不易,他可不想为了做个谏臣而丢掉了乌纱。你东条不给增兵,那我就勉为其难。因为冈村清楚,华北的八路军有几十万,消灭根本不可能,那我就像赶羊一样,把八路军赶出我的领地,离开主要的交通线,只要华北治安肃清,我就是华北王,你东条英机就没有理由指责我。因此,冈村竭尽全力的调动了手中能够调动的一切兵力,实施了到任以来的,规模最大的一次扫荡。对抗日根据地,他给出的命令是: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他相信,凭他的雷霆手段,华北的八路军将无法生存,到那时,华北就会变成真正的满州。

    森严旅团也要参加这次扫荡,所以小野到冀州并没有见到森严,因为森严到北平开会去了,这到为他和秀美的约会提供了方便。对小野来说,有生以来第一次和女孩子单独逛街,那种感觉既有说不出的甜蜜,又有说不出的惶恐。原本善谈的他,在秀美面前却总是言语迟钝,说话前言不达后语,以至于秀美认为他心不在焉,脸上表现出了明显不快。“小野君,如果你有事不必陪我,我不会走丢的。”

    “不,不是的。”小野脸色变了,只差给自己一个耳光,秀美的不满比刺向他心中的利剑还要阵痛。他也弄不懂,平时在同事面前,在朋友圈子里,他说话是直言不讳的,很少前思后想的。高兴起来是上下五千年,纵横九万里都可以纵论长短的,就是在战场上,血雨腥风都不怕,为什么在秀美面前就要诚惶诚恐?大和民族的好多男人在追求女人上是无所畏惧的,怎么轮到了他小野就畏首畏尾,胆小如鼠,甚至说话语无伦次,他真想给自己一个耳光。

    回到宾馆小野虽然用冷水冲头,发热的大脑还是僵硬,很为自己的愚蠢感到懊恼,一遍遍的责备自己是猪,是胆小鬼。暗下决心,明天见到秀美一定要敞开心扉,像秀美表白自己的暧昧之情。只是小野还没有想到很好的补救方法,森严就从北平赶了回来,连夜召开了中佐以上的军事会议,传达了冈村宁次的讲话,布置了这次扫荡中,各支部队的具体任务。会后又单独把小野留下,让他连夜回去部署,告诉他借着这次扫荡的机会,把西河地区的抵抗分子彻底肃清。就这样,小野没有来得极弥补对秀美的过失就不得不连夜返回了西河,而西河等待他的,是更大的羞辱。

    第一个坏消息是药品被盗!丢失的药品都是皇军严控的,治疗伤员急需的抗生素药。当木村向他报告了这一消息,小野聪明的大脑第一反应的不是窃贼偷盗,是阴谋,阴谋。近些日子所有发生的怪事,闪电般的出现在脑海里。当他通完了电话,了解了药品失窃的全部过程,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小野明白了,从药王显灵开始,到药品失窃,一开始就是计划好的,对方采取的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计谋,原来隐隐约约感觉到的东西,现在变得清晰了,看来他遇到了一个新的对手,这个对手不一般,不按常理出牌,所以造成了他判断上的失误。他敢肯定,运河支队来了新的当家人,这一切的设计,就是那个人的杰作。这个人是什么时候来的,姓名,长相,性格和文化程度他一无所知,很显然,情报工作滞后了,这不仅是酒井的失职,也是他的失职。难道他真的为飞虎山的胜利冲昏了头脑?飘飘然了?对方尽然会说日语,还有日本人为他服务,他是哪路神仙?日本人能投到他的麾下,忠心的为他工作,一切都说明这个人不同凡响。

    小野的长处就在于,当他发现了问题不是推诿,暴怒,而是用理性去分析,去寻找结症所在,绝不轻视对手。药品被盗发生的区域,不属于他的管辖范围,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上报了事,但是他却要理清脉络,从这当中找出问题的所在,这就是他的可怕之处。经过分析,他给对手画出了大致轮廓,这是个有知识的,心思缜密,思维独特的对手。

    这天晚上,他在睡梦中被吵醒了,码头上的爆炸惊搅了他的好梦,紧接着,雨点似的电话铃声响起了。当他迷迷糊糊的抓起了电话,电话是码头上打来的,说话的鬼子告诉他,摩托艇被炸,有人偷渡大羊河。当他急匆匆的赶到了码头,波光粼粼的河面上,除了被炸成碎片的摩托艇,已经人去楼空。他详细询问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又一次感到了震惊,因为这又是一次有预谋,算计好的行动。令他吃惊的是,这么冷的河水,对方尽然从很远处泅渡过来,耐寒的能力之强,水性之高令人咋舌。可是抵抗分子仅仅炸了一艘摩托艇,这又不合情理,难道他们费了极大的心机,冒着极大的风险,就是为了破坏一艘摩托艇?眼前的一切叫小野一头雾水。这些人是谁,目的何在?看这计划之周密,到有点像运河支队,可是他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他觉得运河支队的当家人不会愚蠢到,只是为了给他小野找找麻烦,就拿士兵的生命开玩笑。如果不是运河支队,又有哪支力量有这么大的神通和胆量,敢捋虎须?小野的脑袋想大了,仍然想不出所以然来,只好回去睡觉,因为明天还要召开重要的军事会议,布置扫荡任务。

    第二天一早小野起床后,刚刚吃完早餐,西河洋行的人来报丧了,洋行经理木见被杀,金库被抢,小野只好放下别的事和酒井等人赶到了现场。在木见的卧室里,身体肥胖,一丝不gua的木见躺在床上,前胸被开了个大洞,鲜血把半个床都染红了。ji女则被绑在窗前,全身半luo,奄奄一息,法医正在施救。好一会儿ji女才苏醒过来,酒井靠近前去问话。小野看了ji女一眼,心里清楚,在对方身上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就趁酒井询问ji女的时间,房前屋后去查看。大门没有被撬,里面的门锁也没有被破坏,按照现场留下的痕迹,说明来人不会是从正门进来的。小野就来到后院,后院院墙很高,足有两米,他仔细得看了看,没有翻墙的迹象。小野迷惑了,眼前的一切迹象预示着是内部人所为?或者是对方有内应。他就把洋行的人找了过来,一个个的仔细询问,当然没有问出丝毫的结果,因为服务员都是日本人。这就怪了,难道窃贼会飞,小野迷糊了,百思不得其解。

    “重新的搜查,每一间房,每一个角落都不许放过。”小野说,他相信人过留声,雁过留影,如果窃贼从外面进来,绝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没有人能从外面飞进来。如果再找不到迹象,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家有内鬼。这是小野最不想看到的,但是他必须搞清楚。

    小野命令别人去仔细的搜查房间,他则回到木见的卧室,把清醒过来的ji女叫了过来,让她陈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一个细节都不许漏掉。经过她的描述,小野才明白,窃贼所使用的武器让他震惊,因此他敢肯定,这不是一般的小偷,否则他们怎么会有美式的武器?运河支队?不像,这种下三滥的事他们不干。国民党?也不像,国民党的正规部队同样很少干偷鸡摸狗的勾当,再说了,他们在飞虎山惨败后已经撤出了西河。难道是流窜的土匪?有点像,飞虎山大战之后,石冠中对西河地区占山为王的土匪进行了扫荡,大股的土匪没有了,但是被打散的土匪肯定有,他们手里有武器,也缺钱,更想报复,作案的可能性极大。看来这次扫荡要对他们进行进一步围剿,这些人虽然成不了气候,但是捣乱还是有本事的。

    “报告大佐阁下,在仓库里发现了陌生人的脚印。”

    小野的沉思被打断了,匆忙和报信的人走进了放杂物的仓库,透过开启的天花板,眼前出现了一个大洞。小野恍然大悟,顿时明白了,原来窃贼一切都计算好了,事先埋伏在这里,等到晚上他们的人到达后,就从仓库里溜出来,悄悄的打开大门,进入了木见的房间,木见醒了当然要反抗,他们就杀了木见。

    小野蹲下身子,仔细检查被打开的保险箱。对方很专业,保险箱并没有遭到硬性的破坏就被打开了,他们盗取了钱财之后,怕天亮逃不出西河,连夜去了大洋河。河对岸肯定有人接应,他们怕摩托艇追赶,就潜水到码头,炸毁了摩托艇,然后乘接应的木船逃走了,事实一定是这样。只是让小野不解的是,炸艇和断电的时间是需要精密配合的,早了晚了都会出事,他们必须有高明的通讯工具。别说土匪没有这样的工具,就是把工具给了他们,一般的土匪也不会用。小野对自己的推测产生了质疑,因为从逻辑上通不过。眼前这伙窃贼如此胆大,算计周详,根本就不是一般小偷可比的。他们到底是谁呢?为什么过去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力量?小野困惑了,感到了苦恼。

    就小野的个性而然,他并不怕对手强大,可是当你成了睁眼瞎,那就麻烦了,你连对手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如何去制定对策?“酒井君,你的怎么看?”

    “这是谋划好的阴谋,对手十分专业,准备工作充分,像是干过特工的人所为。”酒井必定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说出的话是有的放矢。他重点查看了保险箱,知道保险箱的锁一般的锁匠打不开,这说明对手是经过训练的。就他所知,除了干特工的,军队的士兵是不会做这种训练的。

    “不会是土匪?”小野问。

    “土匪?我很难相信他们中会有这样的人。”酒井摇摇头,见小野并不太相信自己的话就又补充说:“这种专业人才本来就是稀少的。”

    小野见酒井说的十分肯定就没有接话,但是心里并没有完全相信。特工gongddang和国民党都有,只是这种事gongdang不会干,国民党的部队已经撤出了西河,难道他们就专为了给他捣乱,冒险来到镇子里盗窃,杀人,炸摩托艇?这太没有道理了。小野想着摇摇头,他担心的,是有一股他并不知道的力量在暗暗地和他做对,这才是致命的。

    “酒井君,一定要把事情查清,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呦西。”酒井做了个保证的回答,但是心里明白,这样的无头案子很难破获。

    小野看看表,开会的时间快到了,就离开了洋行。布置扫荡计划才是他急需做的,他不能因小失大。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