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肖鹏用计(2)

第三十章,肖鹏用计(2)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二

    小野已经感觉到了,发生在小王庄的药品事件是一场阴谋,但是不知道他的对手是谁,而肖鹏没有到西河的时候就知道小野了,所以开始的时候,双方较量的主动权掌握在肖鹏手里,高手过招主客易事就是瞬间的事情。这时候的肖鹏比较轻松,为了实地勘察这次谋略的效果,肖鹏身着便衣,夹杂在买药的人群中,亲身前往西河。这不是肖鹏喜欢弄险,愿意逞匹夫之勇,是他清楚自己的处境绝对安全。当他看着熙来襄往,络绎不绝的人群走向药店,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知道第一步成功了,实际情况比他预料的要好。心知此刻的小野一定会手忙脚乱,因为这着棋他肯定没有料到。想到小野着急的样子,屁股后面冒烟,肖鹏的感觉真比三伏天喝凉水还痛快。

    小野这个来到西河后就给别人带来不痛快的人,现在该轮到自己了,那么小野下一步要干什么?关店?不!肖鹏很快否定了这一点。小野刚刚营造出西河的安定和繁荣,吹嘘完大日本帝国的赫赫战果,随后就让自己的药店关门,这不是怡笑大方吗?打肿脸充胖子他也得充。那么他会不会想到这一切是人为的?凭小野的智商应该会的,他甚至会想到这是运河支队下的套,因为支队伤员多,急需药材。那么小野会怎么作?派人埋伏在药王庙,等他的人来取药,抓个现行?哈,想的挺美,肖鹏觉得小野不会这么蠢?万一他不理不睬,或者以为这是村民的自发的愚昧行为,那他就会换另外一种方式去行事,这样一来,肖鹏的计划就会落空。不行,还要加上一把火,让小野把面子撑下去。想着,肖鹏悄悄的来到王繁山家。

    王繁山也是刚刚从外面回来,因为去了矿山洽谈生意,弄了一鼻子灰,正在洗脸。看见肖鹏突然出现在面前,吓了一跳,匆匆忙忙地搽了把脸,就把肖鹏拽到了书房。

    “肖队长,你的胆子太大了,外面这么乱,鬼子增加了不少人在巡逻,万一……”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肖鹏一边脱衣服一边说,顺手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舒舒服服的坐在了太师椅上,狠狠地吸了一口。又道:“你都没想到我会来,小野能想到吗?再说他们又不认识我,我就是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不知道我是谁,你说我有什么危险?”

    “你可别大意,小野的鼻子比狗都灵,他已经嗅出味了,就是那个被小野收编的土匪袁喜才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王繁山警告肖鹏说,他怕肖鹏像林强一样,因为轻敌最后着了小野的道。飞虎山的胜利,让小野的威望如日中天,连最狡猾的于得水都投入小野的怀抱,主动为小野出谋献策,这是王繁山亲眼看见的。现在西河,鬼子的势力是熊瞎子打立正——一手遮天,王繁山能不担心?

    “你听见什么了?”肖鹏警惕的问。

    “我刚从焦长礼那回来——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有正义感的营长。石冠中给他们开过会,好像是说袁喜才在小野面前露了脸,他告诉小野说,这次乡民买药是有人操纵的,小野信了,石冠忠他们很生气,因为他们瞧不起袁喜才。石冠中就告诉部下,提防袁喜才。看看,又来了个邪的,你还大意?”

    “好啊,他们猜得不错,我就是想让小野知道是有人操纵的,不过现在还不够,得加上一把火。”肖鹏微笑的说,孩子般的用手里的烟卷画了一个圈。

    “你这是……”王繁山说了一半打住了,他不知道肖鹏想干什么,他对肖鹏不是很了解,也不是很信服。在他看来,林强够强势了,可是一个回合就把命送掉了,他不知道肖鹏有多大道行。

    “你这里有笔、彩纸?”肖鹏没有回答他的疑问,却把袖子挽了起来。

    “你要写传单?”王繁山猜出了肖鹏的用意,不用肖鹏回答,就对外面喊了一声。片刻后小山走了进来,王繁山对小山说:“把彩纸,笔墨拿来。”

    肖鹏伸手打了个响指,对他的聪明报以赞赏的一笑,心说到底是名牌大学出来的,素质就是不同,有这样的人在敌人心脏,工作就好做多了。

    片刻后,小山把东西拿来,肖鹏“哗哗”的写起来,几乎是不用思考。可是要写的字太多,还是把肖鹏累得够戗。当他写完最后一条标语,手腕酸痛得几乎抬不起来。“好久没干这活了,手都不听使唤。看看,是柳体还是欧体?”

    “吹牛吧!”王繁山撇撇嘴,眼睛里都是嘲笑,他不相信拿枪杆子的手会写出好字,可是当他拿起传单仔细看看,眼里立刻露出钦佩的目光。“真有你的,拿枪杆子的手,也能写出一笔好字。还别说,真是柳体。”

    “好赖也是大学毕业,没就饭吃吧。”肖鹏得意的说。那副情形就像孩子考试拿了好成绩,得到老师嘉奖,丝毫不加掩饰心中的喜悦,这就是肖鹏。他这个人有时候邪门,你要说他打仗如何如何,他会不以为然,你要夸他肚子里有墨水,他会像孩子似的笑,怪癖一个。“晚上把它扔出去,它们会像炸弹,炸得小野睡不着觉。”

    “一定的,炸得小野屁股冒烟,尿水横流。”王繁山接过话去,说完笑了,好久没有这样开心了。今天看见小野他们忙乱的像苍蝇,他就已经开心了。再一想到小野看见这些传单时的狼狈像,更觉得痛快。“肖队长,咱们不仅仅是给小野添乱吧?”

    “那当然,这只不过是搂草打兔子——稍带着,老鼠拖木锨——大头在后面呢!”肖鹏喷了一口烟说。

    王繁山感到了肖鹏的有趣,如果不是担忧肖鹏不够老练,到有些喜欢肖鹏了。在残酷的斗争面前,肖鹏给你带来的是轻松,好像一切危险的行动都是游戏,他让你放松,品味,在戏谑中去享受斗争的快乐。如果肖鹏的表演来自自然,这是一种极高的境界,一向自负的王繁山到有些妒忌了。他感到肖鹏是在不经意间展示着自己的才华,在他的身边,你会觉得随意,亲切,和他见过的林强等人是两种类型——是那种更能让你接受的类型。

    “我走了,干事要先保住命,不用我教你怎么撒传单吧?”肖鹏边穿衣服边说,脸上挂着戏谑的笑。

    “行啊,我正需要帮手,借此好欣赏一下肖大队长的风采。”王繁山嘲弄的回了一句。

    “臭美吧,让我给你当勤务兵,鄙人不干。”肖鹏说着指指他的鼻子,哈哈大笑着走了出去。

    出了王府,肖鹏顺着河边一直往前走,他要亲自考察鬼子新建的厂址。出了镇子不远,那惊天动地的推土机轰鸣就如群狼的嚎叫远远传来,脚下刚刚解冻的土地在微微地颤抖,肖鹏立刻感到后背像是被一柄利刃穿过似的,凉嗖嗖的,浑身的肌肉都发紧,刚才的轻松立刻消失了。他用力的跺了一下脚,脚被咯的生疼,心中的愤怒才平静了一些。肖鹏开始提醒自己,不要像个匹夫似的,把喜怒哀乐挂在脸上,鬼子是不怕你瞪眼睛的。

    走近新厂区,那里已经初具规模,高大的围墙砌了起来,在围墙很远处就划了隔离区,全副武装的皇协军在那驻守,看来厂区基础建设全面铺开,速度够快的,照这样的进度施工,进入秋季后厂房就会建成,鬼子就会往里面运设备了。这个占地面积几万亩的钢铁厂,每年要生产多少钢铁,要制造多少枪炮?如果旁边再建个兵工厂,一年所生产的武器弹药,十个师团也用不完,鬼子真把西河当成自己家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要阻止鬼子建厂是不可能的,因为敌人的力量太强大。肖鹏看了后,心理沉甸甸的。来的时候上级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他们支队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破坏敌人建厂。现在他明确的知道,这是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远处看了好一会,他不得不往回走,心想:先把这事放下再说,就是急出毛病也解决不了问题。这就是肖鹏,拿得起,放得下,决不会机械的执行上级指示,所以被誉为不大听话的干部。

    离开西河镇,肖鹏会合了吴兵,田亮,几个人就顺着公路向前走去。天渐渐黑了,夕阳把最后一抹光辉揣进了裤兜,大地彻底暗了下来,路边上的路灯像是刚刚睡醒似的,眨着昏暗的眼睛,无精打睬的泛着亮光。田亮悄悄地靠近了肖鹏,小声的问:“队长,下一个节目干啥?”

    “你想干啥?”肖鹏反问道。

    “我饿了。”田亮笑嘻嘻地说。

    “好啊,回驻地,先解决肚子问题。”肖鹏说着拍拍自己的肚子。“这家伙真不争气,到时候就闹妖。”

    回到驻地,谭洁,许放等人都等急了,看见肖鹏不约而同的拥到跟前,异口同声的问:“怎么样?”

    “鱼儿上钩了。”肖鹏说着,把情况介绍了一下。

    许放听后皱皱眉头。“鬼子在小王庄设了伏兵,我们去取药,那不是自投罗网?我看是白忙活了。”

    “许主任说的是,不能让战士们去冒险。”谭洁跟着说。

    “那样做,小野会失望的,我们应该如他所愿。”肖鹏说完笑笑,然后掏出烟卷递给许放一支。

    许放摆摆手,掏出旱烟袋卷了起来。“肖队长,你这葫芦里卖得什么药,说出来听听,别打哑迷了。”

    “小野的确不是一般的鬼子,精得很,从一开始我也没指望拿药王显灵来欺骗他,也没指望他能上当。但是我要给他制造麻烦,让他产生疑虑,只要他举棋不定就会出漏洞。你们想想,西河这样一个小地方,西药能有多少库存,今天还只是一部分村民去买药,明天呢?会比今天多得多,他那点库存够用?”

    “你是想给西河制造混乱?好是好,可是我们的伤员还是没药啊!弄到药材才是我们的主要目的。”许放忍不住打断了肖鹏的话。

    “别忙,这只不过是搂草打兔子——捎带着。”肖鹏面带笑容的说,知道许放是老实人,就没有嘲笑他。“连你都这样想,小野也会这样想,开始他会的。但是他是小野,后来一定会想到,我们搞这样大的动作,不会只是为了给他找麻烦,目的还是药,因为他知道,我们太需要药品了。”

    “你都猜到小野会这样想,为什么还要派战士去抢药,那不是明摆着让战士去送死?”许放更加不解了,他的思维从来不复杂,事情不搞清楚就吃不下去饭。

    “对,我就是让小野感觉到,我们的目标是小王庄,就是让他拿药王庙的药品作诱饵,引我们上钩,让他以为我们中计了。”肖鹏语气缓慢的说,脸上的表情是轻松的。肖鹏知道和小野这样的高手较量,一个脑袋是不管用的,一般的计策也很难骗他。肖鹏来到西河后,用了不少时间研究飞虎山大战,设想如果自己当时在场,会不会看出小野的阴谋,得出的结论是否定的,最后吓出了一身冷汗,知道遇到了真正的劲敌。面对这样的对手,他怎么敢设计单线条的谋略,那不是掩耳盗铃?

    “这样说,你还有后招?”谭洁似乎看出了什么,忍不住插话问。

    肖鹏欣赏得看了谭洁一眼,喜欢她的聪明。就点点头说:“对,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你说的具体些好不好?”许放又着急了。

    “许主任,我可听说你是个慢性子,怎么今天表现得比谁都急,看来名不符实啊!“肖鹏开始开玩笑了,故意使用了嘲弄的口气。

    许放有点不好意思。“此一时,彼一时么。”

    “你就别卖乖了,把许主任急出病来,我可饶不了你。”谭洁接过话说,其实她也想快点听到原因。

    “好了,为了许主任的健康,为了鄙人不承担谋杀同志的罪名,我就统统的,坦白的坦白。”说完这段话,肖鹏也不管谭洁已经笑得捂住肚子,为了显得郑重,收起了脸上的嘻笑。“小野既然看出了小王庄是诱饵,当然不会置之不理,他会怎么做?让我们的人去取药,他趁机瓮中捉鳖?还是放我们的人进来,让我们取药,然后跟踪我们,找到营地,来个一网打尽?不管他是哪种想法,或者他还在迟疑,我们都要坚定他这种判断。”

    “这是为何?”许放忍不住了问。

    “小鬼子没有那么笨,我们需要的药品以红伤和消炎药为主,这类药鬼子一直在严控。当然,为了制造西河的太平景象,他们也会适当地卖一点,其实落到乡民手里的那点药,根本不够我们用,只是有关这一点,小野未必看得明白,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打乡民手里药品的主意。我要让小野知道,是有人在策划,而这个人就是运河支队,他为了抓到我们,也为了不失信于西河的百姓,必然不敢关闭药店。只是这样一来,他手里的库存肯定不够用,必须去冀州城里调集药品,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妙啊,我们在半路上……”许放兴奋的抢过话,可是话只说了一半,就像机枪出了故障,亚火了,满脸疑惑的看着肖鹏。“你这个计策虽然不错,可是有个最大的问题:我们怎么会知道,小野什么时候调集药品?走哪条路?”

    “小野当然不会告诉我们,可是他也绝对不会想到,我们这里有个人,不但懂日语,而且日语呱呱叫,只要一部电话机,我们的难题就迎刃而解了。”

    “你是说派人监听?”

    “就是这样。”肖鹏说着站了起来,此时的他,脸上再也没有了嘻笑的神色,变得十分严肃,“我们要兵分几路,分头出击,打小野一个措手不及。”

    “好,该给小野一点颜色看看。”许放也跟着站了起来,自从林强牺牲后他已经憋闷了很久,该出出这口闷气了。

    “我同意这个计划,不过我们得好好合计一下怎么打,这一仗如果赢了,不但解决了战士们的药品问题,对提升大家的士气也有好处。”谭洁也兴奋起来,因为她心中的压抑一点不比许放差。

    ...</p>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