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肖鹏用计(1)

第二十九章,肖鹏用计(1)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一

    战争是天才们表演的舞台,是人才较量的生死场,往往几个杰出人物的出现,就使战争的格局发生巨变。

    君不见,当年弱小的马其顿王国,就是因为亚历山大的横空出世,马其顿的军队瞬息之间就成为横扫欧,亚,非大陆的无敌之师。君不见,古罗马帝国的辉煌是因为有了恺撒,正是因为他的非凡才干,使一个本不强悍的民族,成了欧,非大陆的主宰。当年法兰西第一帝国的创立,德意志第三帝国的疯狂,也是因为出现了拿破仑,希特勒这样的人物。再看看中国的春秋战国,魏得吴起而称王,齐得管仲而称霸,刘邦得韩信而灭了项羽,刘备得诸葛亮而称雄一方。上述的历史都在说明,在战争这个历史舞台上,智者独领风骚,挥斥方酋,已成了不争的事实。

    那么西河呢?当肖鹏来了,李威复活了,小野的独角戏唱不成了,一场重新洗牌的大战就不可避免,战争永远是智者的舞台。如果想凭一勇之力横扫诸侯,那只能是幼稚的妄想,是蛮荒时代的产物。

    在冀州区域,归西河管辖的大小村落几百个,其中离西河镇七八里路的地方有个不大的小王庄,全村人口不足千人,村里即没有特别的富户,也没有出过什么名人,本应该是默默无闻的。但是村里有一座药王庙,这座庙一年四季香火鼎盛,所以在这三乡五里,小王庄很有名气,这就应了一句古话: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小王庄附近一代的山上出产药材,很多村民靠采药为生。历史上,这里曾经闹过瘟疫,当时死了很多人,是一个过路的道士把大伙救了。那个游方道士来到这里发现瘟疫后,就去山上找来了治疗瘟疫的草药,指导村民如何用药,最后控制住了疫情,使频临逃亡人去楼空的小王庄保存下来,药王庙就是在他的提议下建成的。事情过后,他还亲自领着村民去山上采药,指导村民鉴赏药材,从那时开始,村民们才知道,那些看起来不起眼的小草,不但是救命的仙丹,还会给他们增加收入,知道了要想富贵必须得到药王护佑,久而久之就对药王恭而敬之了。几百年过去了,药王庙的香火一直不断,迷信它的人越来越多,代代相习,它就成了村民神氏崇拜的偶像,不但是本村的,就是四里八乡的人也来朝拜。因此小王庄看起来不起眼,可是有了这样一座大庙,自然就名声在外了。

    村子里有个姓万的老人,每天起得最早,最识药材,也最崇信药王爷,早起三叩头,晚上一柱香是他必作的功课。他不但识草药,还能治些小病小灾,所以村里人叫他万老神仙。这天早辰他正在给药王烧香磕头,头上突然忽忽悠悠的落下一张纸,上面写满了字。他认为是药王显灵了,吓得头也不敢抬,连连磕头。过了好半天见没有动静,才颤颤兢兢地抬起头,捡起了地上的纸。可是上面的字篆不像篆,草不像草,一多半不认识,吓得他趴在地上再一次的磕起了头来,更加认定这是药王爷留下的,否则他为什么认不出来这是什么字?他连家也没回就跑到邻村,找到教书的吴先生去请教。吴先生虽然是三村五里公认的大儒,面对这天书一般的文字,也是翻来覆去看了半天,最后总算把字认全了,就给万老先生翻译出来,字义是这样的:

    吾乃药王,奉玉帝圣旨来凡间取药……后面是要取的药名,大都是消炎,治红伤一类的西药,最后才写道:送药弟子心地虔诚,可保三年内百病不侵,如心不诚,必遭天遣。落款是一柄药锄。

    万老神仙拿着吴先生译完的纸条如获至宝,心里那得意劲就甭提了。一边走一边想:先把这事告诉儿孙,然后再告诉部分亲属,至于别人就免了,他们都不得病,谁来找他就医?小王庄的人自私自利在三村五里是出了名的,大都是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抗日战争五个年头了,村里的人,一个出去当兵的都没有,更不用说为国家出力了。据说要饭的路过小王庄都要绕着走,因为没有人会给乞丐一口吃的。

    在落后愚昧的地区,越是神秘的东西越不容易保密,对于未知领域的恐惧和敬畏,使乡民们对神氏的崇拜进入骨髓,是从老祖宗那里继承的基因。药王下旨这种事越保密,传得就越快,还不到天黑,村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了,但是大伙都缄口不言,第二天一大早,很多人就去了西河镇。

    镇里有西药铺一大一小两家,大的一家是鬼子开的,门面豪阔,药品比较齐全。当家的鬼子掌柜开始没有把这当回事,后来发现买药的人越来越多才觉得不对劲,就派人通知了小野。

    小野得到消息时正在写报告,也被闹愣了,大批的村民来买药,而且不管贵贱,这可是破天荒的事,他太了解当地的村民了。这些人不是病得爬不起来,才不舍得花钱买药,难道什么地方在闹瘟疫?小野想着就亲自来到药店,询问村民都买什么药,结果令他大吃一惊:是西药就要。皇军为了怕有些西药落入八路军和抗日分子手里,卖什么药是严格控制的。他立刻派人跟踪买药的人,看看他们买药想干什么,是不是哪里闹了瘟疫。结果反馈回来的消息让他哭笑不得,好多村民把买来的药送到了药王庙,说是药王显灵了。到中国年头不短了,小野虽然知道某些地方的村民愚昧,但是还没有听说过这种事,这里面是有玄机,还就是迷信作怪?问题是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村民这样买下去,药店那点库存支持不了几天。如果明天更多的人来买,卖还是不卖?

    小野为了弄明白这里的玄机就没有离开药店,拽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进进出出。眼看着太阳在一点点的西沉,可是买药的人并不见少,很显然,买药的这股风越来越强烈,不能等闲视之了。他立刻回到办公室,把有酒井等人找了过来。

    “大佐阁下,这是某些人的蓄意所为,目的是搞乱西河的秩序,应该立即关闭药店。”木村进屋后就说,他已经去了现场,所以有发言权

    “今天的关,明天的关,后天的怎么办?这样做会使西河混乱,给人机会的。”酒井明显反对,毕竟他考虑问题不像木村那么单一

    “酒井君,店的不关,药的很快就会没有,到那时候不关也得关门。早晚得关,不如早关。”木村反驳说。

    看着两个人在“关”与“不关”上争论不休,小野皱起了眉头,他觉得问题不在关与不关上,是要弄清有人捣鬼,还是封建迷信。如果是有人捣鬼,他们的目的何在?飞虎山的祝捷大会刚刚开过,皇军的赫赫声威在西河如日中天,这个时候出了这种怪事,事情会是偶然?显然是有目的的。他们目的是为了给西河制造混乱,还是有其它……小野有些吃不准。就眼前的事件来看,一切像是一团迷雾,像是有阴谋,又像是没有,想着,他把目光投向了于得水。在处理政事上,对民众的理解上,他觉得于得水还是有见地的。

    “八路军刚刚吃了大亏,报复是肯定的,但是要说这件事是他们干的,我不敢苟同。”于得水本来不想说话,这件事情的发生让他也感到蹊跷,只是没有看明白里面的内容。既然小野点名,不说肯定不行,但是随便说也不行,因为他知道小野不喜欢听没有原则的废话。

    “说说你的理由?”小野问。

    “首先我认为,gongdang反对封建迷信,怎么会利用迷信来做文章?这不合乎常理。至于说国民党,他们已经退出了西河地区,更不会兴风作浪。”于得水认真的说,从一开始他就不同意酒井和木村的观点。他认为,运河支队遭到的打击是致命的,短时间内很难恢复元气,他们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敢抛头露面,不能西河一出事,责任就往运河支队身上推,这无助于解决问题,反倒会给自己制造恐慌。

    小野也在想这个问题,gongdang反对封建迷信他是知道的,之所以他不敢肯定是运河支队所为,就像于得水说的,他们总不至于自己踩自己的脚吧!“往下说。”

    得到了小野的鼓励,于得水有了底气。“华北地区大部分是平原,只有这一带是山地,因此一直很封闭。村民的愚昧是出名的,小王庄就是典型代表,他们供奉药王几百年了,非常虔诚,据说药王很灵。其实说到有没有神仙谁也弄不清,说他有就有,说他没有就没有,因为真正的神谁也没有见过。可是话又说回来,神要是谁都能见到,那就不是神了。至于这次药王显灵,不管咱们信不信,小王庄的人肯定信,你非得说他们受人怂恿我不敢赞同。小王庄的人自私是出了名的,全村一千多口人,就没有一个参加八路和国民党的,八路怎么支使他们?”

    关于小王庄人的素质,石冠中等人都知道,因此见于得水说完这段话,不约而同的点了头。小野见大伙都认同这一点,虽然感到于得水的话有理,还是不能不产生疑虑,在心里问真是村民所为?为什么这么巧?皇军刚刚打了胜仗就发生了这种事?如果真是村民自发的,这事就难办了,他们不是运河支队,你不能抓人,派人去解释,他们不会听进去。谁都知道,愚昧的人往往是最不可理喻的,他们甚至会因为某些莫明其妙的崇拜而疯狂。任其发展,后果又是难以预料的,看这气势,买药的人不会停止,真会把药铺买空,那就会闹出笑话。皇军在宣扬飞虎山赫赫战功时说的天花乱坠,结果西河最大的药铺关门,这不是在打自己的耳光?这样一件看起来很小的小事,真把小野难住了。他感觉事情到现在并不是清楚,不能轻易下结论。

    “把闹事的,统统赶走。”木村说。他不喜欢开会讨论,喜欢痛痛快快的做事,听见长篇大论就烦。就小野迟迟不表态,心里就憋不住了,因此就提出新的意见。

    “这不大好吧?我们刚刚对老百姓说,飞虎山之战,皇军取得了空前胜利,西河就要变成模范治安区,老百姓是要看结果的。现在刚刚出事就把药店关门,这会出现连锁反应。市面要是一乱,麻烦就大了。”

    半天没有说话的石冠中接过话去,因为他看得出来,小野听见木村的话后皱起了眉头,知道他不赞成这种做法,就抢先发了言。

    “西河的局面刚刚安定,正是走向繁荣的时候,千万不能自乱阵脚啊!”于得水也说,感觉木村的脑袋真是木头做的,店家怎么可以随便关门。

    “关门的,赶人的,统统的不行。”小野支持了他们的说法,作为西河的主政大员,他清楚市面对稳定市民心理的重要性,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出此下策。“袁队长,你的说说。”小野见袁喜才一直在想着什么,就点了他的名。

    袁喜才笑笑,脸上露出自负的神态,尽管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并没有怯懦的感觉,他根本不相信眼前的事是村民所为,觉得这里面肯定有文章。他认为,主要的问题就是药,运河支队,国民党,土匪三方面都急需药品。飞虎山大战之后,小野命令石冠中率领皇协军,扫荡西河一带所有的山寨。小野的用意,一方面是为了西河的安定,另一方面是为了锻炼新兵,因为他清楚,士兵的战斗力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不是在操场上练出来的。因为兵力,武器都占有绝对优势,石冠中的皇协军把西河地区的土匪揍得够戗,伤亡很大,他们同样急需药品。就是说今天这件事,三方都有参与的可能,至于谁是主某,事端的策划者,他还不敢下断言,但是可以肯定,这绝不是村民的自发行为。

    “太君,我以为不能排除有人捣乱,是某一方蓄意制造的一场阴谋。”

    “你是说,是有人故意编造出来的,目的呢?就是为了给我们制造麻烦?”于得水怀疑的问。

    “不,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得到药品。”袁喜才说着站了起来,他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当然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让这些瞧不起土匪的,科班出身的大人物看看,土匪不光会打家劫舍,也有谋略,而且不会比他们差。他要在这些人心目中竖起高大形象,让他们从此不敢小觑。“国民党别动队,运河支队,土匪三方都急需药品,因为他们都有大批伤员。西药是皇军的严控药品,他们从正常渠道没有办法弄到,就耍了这个花招,利用百姓的无知,帮助他们收集药品,然后火中取粟,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他们想得到的药品。”

    “照你这么说,不管是谁耍的花招,都会在庙中等着取药?那你派人盯着,不是烂泥塘里捉螃蟹——手拿把掐了。”于得水嘲笑地说,脸上的表情是不屑一顾的。他对这个出身于土匪的年轻人,打从心理瞧不起。到现在他也不明白,聪明过人的小野,放着科班出身的人不用,为什么偏偏看中了土匪出身的袁喜才,还委以重用。

    “那当然,我早已派人盯梢了。”袁喜才立刻进行了反击,同时那轻蔑的目光在对方脸上滑过。对这些所谓出身正统的官员,他本能的有一种抵触,他知道自己性格中最大的弱点就是不会委曲求全,所以只能用事实来证实自己:虽然出身草莽,本事一点不比你们差。

    小野听后脸上露出稍稍的惊讶,随后把赞赏的目光向他投去。心想:袁喜才果然不是平庸之辈,出手就与众不同。

    “太君,没有得到你的同意,先动手了。”袁喜才把身子转向了小野说,小野的鼓励让他的自尊得到了满足。

    “大大的好!”小野伸出了大拇指。

    “我已经告诉了我的人,发现取药的人不要抓,跟着他们就是,顺藤摸瓜,找到他们的老巢,然后一网打尽。”袁喜才得到了小野的鼓励,不免有些得意,就把自己的意图说了出来。

    小野刚想赞许他聪明,一道阴影闪电似的进入脑海,使他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如果这一切是袁喜才说的计谋,出此计谋的人显然老谋深算,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可是对方会幼稚的相信:他的敌人就会那么轻易上当?不派兵埋伏?等他的人来取药好瓮中捉鳖?不应该是这样,这个人一定有后招。”

    “要是没有人来取药你怎么说?”石冠中看不惯袁喜才那付骄狂的表情,挑性似的问,又道:“是不是我们的人天天在那里守株待兔?”

    “这不可能。”袁喜才气哼哼的说,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好了,我们不要争了,先按照袁队长的意思办,如果没有人取药不是坏事,小心没大错。”小野说,此时的他必须保护袁喜才,他是新人,又官居要职,不遭到别人妒忌是不可能的,何况小野认为袁喜才的猜测十有**是对的,他没有时间听他们辩论,要仔细的想一想,对手是谁,下一步要干什么。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