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林强战死(5)

第二十一章,林强战死(5)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五

    人的一生,有的人注定会平淡,有的人却注定不可能得到安宁,总要在生生死死的漩涡里滚来杀去,直到生命结束,肖鹏就属于后一种人。

    肖鹏在北平处死汉奸武大龙,大闹鬼子武馆暴露了身份,脱身后上级为了他的安全,把他调到后方根据地休养生息,暂时没有安排工作,让他终于有了清闲时间,过起了一段闲云野鹤的生活。肖鹏就利用空闲时间看看书,钓钓鱼,或者到山上踢踢腿,甩甩胳膊,到是把师父传给的武功精研了不少。

    说起学武这段历史那纯粹是个意外,好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那会儿,他还是北京大学的学生。一次本校国文老师走在马路上,被几个日本浪人绞缠,猥亵,正好被他碰上,他也不管自己是不是人家的对手就行侠仗义,结果被打倒在地,如果他后来的师父晚来一步,肯定会被打成残废,但他却因祸得福,不但得到了师父的帮助和及时治疗,反而收下他做了徒弟,并把一身惊人的武功传给了他。直到师父临死前他才知道,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有些猥琐的师父,曾做过皇上的带刀侍卫,难怪武功如此了得。后来他参加学运,护校,到燕山支队,去北平搞地下斗争,这身武功都发挥了作用,好几次救了他的命。

    在根据地这段时间,他似乎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谁也不知道暗地里,他正在写有关战争的文章,并以笔名“黑戟”的名字,在晋察冀解放日报上连续发表,或许正是这些文章,让他的血液一直在跳动,也使包括杨尚武,吕正操,郭刚这一级别的人知道了他。林强的遇难,小野的强悍,冀州的重要性,迫使上级要派一个能和小野匹敌的人前往,因此他的赋闲注定是短命的,谁让他是强者呢?

    此刻的肖鹏装扮成了商人,带上了唯一的伙伴——吴兵,走在去冀州的路上。吴兵是个中国名字,其实他本人是个地地道道的日本人。说起吴兵这里也有一段故事,那是个让吴兵有着切肤之痛的故事。

    那一年他和未婚妻合子一同来到天津,在一个叫岩本的老板手下工作。合子相貌俊雅,口齿伶俐被岩本看中,让她做间谍,合子坚辞不干,毫无人性的岩本竟然命令手下,当众**了合子。可怜的合子当时还是处女,哪里受得了这样的侮辱,自尽了。那天晚上风高夜黑,寒风凛冽,吴兵埋葬了合子后,漫无目的的在旷野中逛了一夜,最后下定决心替合子报仇,只是他还没有采取行动,岩本派来的杀手已经出现,幸亏有人及时报信他才逃脱了一劫。岩本的狠毒更激起了他的报仇**,在天津隐藏了半年之后吴兵终于找到了机会。一次在岩本赴宴归来的途中,吴兵把他和车夫一同杀死,当然惹下了滔天大祸,从此被四处追杀。岩本是日本驻天津特务机关的重要人物,那不是他——一个平常日本人能动得了的。在逃亡的途中,疾病交加的他,昏倒在道路旁。那时的国人反日情绪十分高涨,谁肯去救日本人?说也是他命不该绝,偏偏碰上了肖鹏的父亲。这个以生意为生,一生奔波却乐善好施的买卖人,硬是在众人的敌视目光中,给他请来了大夫,将他从鬼门关里拽了出来,还给他起了个中国名字。肖老先生去世后,他就把肖鹏当成主人,无论肖鹏干什么,他都跟在身边。肖鹏却没有把他当仆人,教他认中国文字,教他武功,包括打枪,如今的他早已今非昔比,一身的功夫十分过硬,成了肖鹏得力的助手。或许是性格如此,或许是受到的伤害太深,平时吴兵很少说话,目光阴沉,让人感到害怕。

    路上,鬼子的车马穿梭个不停,大路上不时卷起滚滚烟尘,骑在大洋马上的鬼子军官趾高气扬。肖鹏知道,冈村正在调动部队,为春季大扫荡做准备。从军队行走的规模上看,这次的军事行动是空前的,华北的八路军根据地,将面临一场艰巨的考验,西河的形势也将更加严峻。他们在路上走走停停,为了减少麻烦,尽可能不走大路,因此时间耽误了不少,来到涿州已经是下午了,随便找了个饭店就坐了下来。

    “老板,城里的生意还好做吗?”吃着饭,肖鹏问。

    老板看看他们,像是一主一仆两个生意人,估计没有什么风险,就叹了口气说:“兵荒马乱的,维持吧,从早到晚过兵,看样子又要打仗了,不要乱走动,要小心啊。”

    “涿州是古城,既然来了,总要看看。”肖鹏说,对老板的关心,报以感谢的一笑。

    “那到是,论历史的悠久,它可不比保定差,好玩的,可看的地方多得是。”说到了家乡美,老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老一代的河北人大多对自己的家乡有着一种自豪感,因为这块土地上,流传着太多的历史故事,诞生了太多的英雄人物。

    吴兵在一旁听着也不插话,只是闷头吃饭。作为一个失去了国家的人,他以把自己当成了中国人,把中国当成了自己的家,所以对中国发生的一切都有兴趣。只是他当初的日文水平就不高,现在学习汉语,简单的说话还行,至于中国的历史,当地的文化,对他来讲就太深奥了。但是他身上有着大和民族的优点——求知欲强,越是不知道的,越想弄明白。

    肖鹏早就发现了他的特点,尽可能的向他传授知识。在和老板说话的同时,给吴兵讲中原是怎么回事,讲燕赵历史。从皇帝蚩尤开始,讲到武王分封,昭公夑封侯燕辽,燕昭王设招贤馆,乐毅弃魏奔燕,横扫齐七十余城,燕太子丹招募荆轲刺秦王。吴兵听得津津有味,老板也听直了眼睛。一个做生意的,肚子里有这么多知识让他十分敬佩。吴兵就更不用说了,觉得老东家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少东家是世界上最有文化,最有本事的人。吃完了饭,肖鹏没有急着赶路,和吴兵一道去了公园。一向迷恋山水的肖鹏,无论事情多忙,只要有一点空闲,他所经过的城市,山村都会留下足迹。凭吊古人,寄望山水是他心中永远的梦,以至于有的时候,他都怀疑自己还是不是个军人。

    秀丽的公园内,虽然还布满了寒冬留下的苍桑,几株生命力顽强的树木却开始变色,岩石中间的缝隙里,倔强的小草探出了绿色,尽管那绿只是星星点点,用肉眼都难发现,却被肖鹏捕捉到了。

    “少掌柜,你看什么?”吴兵奇怪的问。

    “小草。”肖鹏指着石缝说,又道:“这就是生命,只要有一点点可能,它们就要喷芳吐绿,谁要想消灭有生命的东西,那是白日做梦。”

    吴兵张大眼睛,听着肖鹏含有深义的话,却是一头雾水。他实在弄不明白,小草冒芽很正常,并不值得大惊小怪,肖鹏在发哪份感慨呢?

    看见吴兵那付困惑的样子,肖鹏不觉哑然失笑,感觉是对牛弹琴了,心想吴兵怎么会理解自己此刻的心情。肖鹏相信,如果没有战争,凭他的文学素养,会去选择当诗人,或是作家,绝不会靠体力吃饭。他没有对吴兵再说什么,带头向公园里面走去。走过湖畔,前面是曲径通幽的园林,大片的树木虽然没有冒青,可是由青石板铺成的小路蜿蜒延伸,到也别有一番情趣。却不知为什么,这里除了他们,并没有行人来,难道景色到此为止了?看着又不像,如果前面没有了景色,铺这条石板路不是白费功夫?园林的设计者不会如此低能吧!果然,拐了几个小弯,不远处出现了亭阁,还有让行人憩息的房子,只是不知为什么,四周冷冷清清,像是很久没人光顾了,不带丝毫烟火味。

    “站住!”喊声仿佛从地狱里钻了出来,声音尖细而乖戾。随着喊声,两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冒了出来,一个斜眼吊鼻,敞着怀,手里拿着大片刀。一个又矮又胖,像尊罗汉,拿着军刺,两人一左一右,把狭窄的小路堵得严严实实,像是受过军事训练。

    肖鹏一见哭笑不得,故意绷紧脸说:“光天化日的,你们要抢劫?大爷我可没钱。”

    “去,去,去,谁希罕你的钱,滚一边去,别耽误老子的事。”拿着大刀片的青年说。

    “这路是你家买去的?花了多少钱,卖给我行不?”肖鹏看出了这是两个浪荡子弟,逗弄着说。

    “嘿,大哥,他拿咱们开涮。”胖罗汉似的青年凑到拿大刀片的青年身边,一脸坏笑的说。一看就知道,这家伙是吃人饭,不拉人屎的社会混混,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刷……”大刀片划了一道弧光,搂头就照肖鹏砍来。这被叫大哥的青年,看来是喜欢动手不动嘴的,上来就是狠的。

    吴兵站在一旁早就耐不住了,只是肖鹏不说话,他不敢乱动。此刻一见对方抡起了大刀,哪里还肯放过。他那灵动的身子箭一般的射了出去,一拳打在对方脸上,顺手抢过大刀片就向远处甩去。只听一声闷响,刀尖扎在大树上,晃了两晃不动了。

    胖罗汉见同伙吃亏了,暗吃一惊,脸上却还挂着坏笑,两手握紧了军刺,一声不响的来了个白舌吐信。他哪知道吴兵正在那等着,军刺还没刺到位,就感到凉风扑鼻,他那足球似的脑袋是闪开了,可是裆部却挨了狠狠一脚,顿时有了钻心般的疼痛,两眼一黑,身子像皮球似的滚了出去。

    肖鹏眉头皱了起来,差一点对吴兵怒喝。胖罗汉虽然不是个东西,但还罪不至死,吴兵这一脚下去,恐怕他的男人做不成了,这和死有什么分别?小日本就是差劲,心忒毒。

    大刀片吓懵了,木桩似的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因为到目前为止,他没有遇到比吴兵更狠的角色。肖鹏看看他,厌恶地吐了口痰向前走去。可是没走几步,他就像燕子似的飞了起来,飞快的向前跑去,因为他听到了一声极细的,女人的尖叫声,尽管那声音极其微弱,可他相信自己的感觉。

    吴兵见肖鹏突然飞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尽全力追赶,却还是被肖鹏拉下了,至此他才知道,少东家的轻功比他高明多了。

    前面那栋灰朴朴的房子破旧不堪,看那建筑模样,该是给花匠一类人居住的,门前空旷的草地上,乱扔着各种工具,肖鹏直奔那而去。到了门口推开了门,眼前的情景让肖鹏怒眉扬起,冷光四射。原来破旧的木板床上,蜷曲着一对母女,两个人紧紧地搂抱着。年轻的一个衣袖已经被扯开,脸上挂着泪痕,头发蓬乱,刚才的叫声就是她发出来的。这对母女衣裳光鲜,肤色白皙,气质高雅,一看就是出生在富贵人家的。那个做母亲的,头上戴的发卡是只樱花。肖鹏暗暗吃了一惊:她们是日本人?

    看见肖鹏,麻杆似的那人转回身来,眼里露出凶光。“你是谁,敢坏老子的好事?”

    “你是谁,青天白日强抢民女?”肖鹏冷笑的问。

    “说出老子的名字吓死你,识相的,马上走,别误了老子的好事。”麻杆说完掏出一把手枪掂在了手里。

    肖鹏看见枪笑了,对方虽然拿出的是把真枪,可那是给女人用的狗牌镥子,射程近,威力小,顶多是个摆设,没有哪个军人肯用它。不用说,这是个纨绔子弟,专门带领一帮小流氓欺男霸女,不知道这两个日本人怎么让他碰上了。看着这两个日本女人的装束,绝非一般的妇女,这小子是不知道,还是胆大包天?肖鹏决心弄个明白。“小子,把你的破枪收起来,它吓唬不了我,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他们不是中国人?”

    “我管她是哪国人,只要老子看上了,她就得伺候老子。”麻杆口气骄横的说,一看就是在娇惯中张大的。

    “她们是日本人,还不是一般的日本人。”肖鹏说,听麻杆的回话,肖鹏知道他并不知道对方是日本人,所以故意提醒他。

    “日本人?那更该伺候老子。鬼子祸害了多少中国姑娘,X日本娘们就是给中国人报仇,这是抗日。”麻杆显然高兴了,因为他找到了作恶的理由。

    肖鹏听了这话差一点笑出声来,心说这是个混小子,四六不懂却胆大包天。就有心戏弄他,一脸严肃的说:“别人抗日是拿枪和鬼子拼命,你的抗日专门往日本娘们身上抗,够厉害的。”

    “别他妈的讽刺人,老子就喜欢这么抗日,咋的?”麻杆眼睛瞪大了,眼球快滚出了眼眶。

    “你这么抗日到是舒服了,老百姓就倒霉了。她们让你抗了,鬼子会找老百姓出气。”肖鹏虽然知道遇到了混球,还是在善意的提醒他。

    “那不归我管。少废话,老子就愿意抗日本娘们,抗到底了,谁挡道,老子一枪崩了他。”说着他的手臂扬了起来,手枪在空中摇晃着。

    “抗你妈的日,”吴兵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箭步冲过去,闪电般的夺下了他手中的枪,抡起枪柄就要往他头上砸。

    “别伤他。”肖鹏飞快的拦住了吴兵下坠的手,心知这一下砸下去,麻杆脑袋非出现窟窿不可。然后对麻杆说:“走吧,你要是中国人,是个爷们,真想抗日就找日本男人干。”

    麻杆似的家伙看看肖鹏,又看看吴兵,知道不是对手,就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挥挥手,带着手下离去了。临走时还没忘了扔下一句狠话,“你们有种的别走,老子就会回来。”

    吴兵听了要去追被肖鹏拦住了,和这种人能说什么呢?在他们心中,即没有民族大义,又不知廉耻,都要国破家亡了,这些纨绔子弟照样寻欢作乐,我行我素,中国何时能没有这类人呢?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