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两百四十四章 隔屋碎语
    慕容庄一愣,却是回头反手轻挥    “你走吧,我这事儿我现在不能回答你——!”    “慕容庄——!”    “我叫你走,你听不见么,别以为你可以仗着我喜欢你,你就可以在我面前指手画脚,操控我的一切——!”    骤然从牢门里的声音截然打断,如怒吼般,撕心裂肺    秦墨一愣,片刻,转身,一条甬道,却走起来感觉很漫长,心上有种戚戚感。~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回国师府,歇了片刻,却有人说县主回门了。    秦墨一听,便知道是香香回来了。    马车拉着十车八车东西,拉成一个长排,把整条街的道占了大半,秦墨出去,看那些马夫,下人,把车上的东西,卸下卸,搬的搬,管家在一旁大太阳天热的冒汗。    边擦汗边急得指挥那些家丁。    周围也有邻舍看热闹,前来指指点点的。    秦墨看着这些热闹,心里却稀罕,很喜欢,这国师府门前,倒是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穿着一身青色织花长衫的司马文玉从镶金戴玉的最前面那辆最华丽的马车上下来,果然是白面书生的款,这做了姑爷,越发的意气风发,春风得意,面色如玉般柔和,原本就隽秀的脸庞,伴这这份风雅,越发风度翩翩。    “这两箱子好好搬,里面都是贵重物品。!”    司马文玉一下马车,就拿着扇头指着面前两个搬箱子的人。    “哎哟,这是要把你们司马家的东西都要搬过来啊。!”    前面几辆马车,十来个大箱子,不知道装了什么,后面都是些好的布匹,绫罗绸缎,    那碧霞纱,就是纱中精品,寻常人家哪里用的了,秦墨也是当初去贵妃宫中看见的这些,不愧是焱国首富,江南第一家,这碧霞纱皇宫里都珍贵的东西,竟然足足带上十匹。    “姐姐…!”    突然,一道清朗且带着喜悦的声音,陡然从马车里传出来。    秦墨已经走近了。    却看见已经输着妇人髻的香香,从里面满面春风的探出头来。    身上穿着上等织品,都是绫罗,花色也是上好的花色,织花手法是用了现在宫廷新出来的提花织法。    头上也是穿金戴银的。    “哎哟哟,真是做了新娘子,满脸都是喜气了。!”    秦墨上前打趣道。    见马车的底太高,有小厮立马搬了脚凳来。    “来,慢点,小心下,别摔着…!”    果然,下马车的时候,司马文玉是一步道一声嘱咐,可见怜香香的,秦墨想上前搭把手,结果硬是被司马文玉两手给扶住了。    “哪里就这么小心了。!”秦墨笑,端了端身子。    “过去跟个猴一样皮!”秦墨又顽笑道。    结果一看香香的模样,欲言又止的,却端端有些羞涩的模样,转头向司马文玉去了。    “姐姐,香香她怀孕了,已经三个月了,大夫说,要格外小心,本来不应该孕期舟车劳顿,可是,她实在是想你,恰好又接到你让她到京城回门的信,才跟家中父母商量,带她北上。!”    “是么——!”此刻,秦墨的眼满眼晶亮,这对她来说的确是天大的好消息,说到底,这满车金银,还不如这个消息给她欢喜的。    她只有这一个妹妹,自然是希望她好。    再来,怎么都不曾想过,自己就快有侄子了…    说长姐如母,从小到大,她觉得自己,一举一动替香香操持,也的确跟个母亲没两样了。    再者,秦墨却瞪大眼惊讶的嚷了出来。    “你们信上怎么就没说呢。!”    司马文玉笑。    又捏紧香香的手    “原本是要说的,哪知道这小妮子不让说,说来了京城给你个惊喜——!”    “惊喜。惊喜。真是惊喜。!”秦墨喜不自胜。    又看香香,这妮子一个字不说,却只满脸羞涩,像在秦墨面前似做了坏事儿抬不起头似的。    “好了,你们也在车上待了这数日,车上怎么能比屋里舒服,一路来,恰好还算平安,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派人去接香香回来了。”    “本来计划走水路,可是,内子怀着身孕怕不方便,于是走了陆路,我们带的东西多,路上惹人眼,恰好各州府一路行事都顺畅——!”    站在风口讲了半天,秦墨就让司马文玉带香香进门,原本香香还站在地上要跟秦墨说说体己话,不愿意进去,结果被司马文玉一劝说才走了。    临行秦墨急忙叫司马文玉带了香香好好进门去,门槛高,别摔了之类的。    看司马文玉平日里是个斯文男人,自然也细心。    看着这,秦墨才终于觉得有件事儿做对了。    刚才司马文玉说话过程中,香香全程埋首,俨然像个温顺把自己一切都寄托在丈夫身上的扭捏小媳妇。    秦墨看着很乐呵。    东西是一下午绝对搬不完的,秦墨让管家看着家丁们进进出出的忙,自己便先回到府内。    早接到信说他们要过来。    打扫好了几间上等厢房,香香之前的闺房到底不能住了,派人去问香香怀孕了喜欢吃什么。    秦墨又回了自己房内,然后将一些公务忙完了才出来。    特意叫了厨子前来,让他们今晚把原定的菜弄的素净点,怕香香怀孕了不爱吃油腻的。    晚上,派人去香香房间,请两小口出来吃饭。    因为这次回门似乎动静有点大,各府各衙都知道了,晚间,有从连王府内管家跑来送礼,说是赫连璧的意思,说国师门上有喜事儿,二妹回门,且这礼一部分是给香香的,就秦墨只得收了。    是一对上好的玉佩。    晚上吃完饭,秦墨才把香香请进闺房,姐妹俩说说体己话。    而她们姐妹说体己话时,司马文玉是不在场的,便出去前院逗鸟问花。    两姐妹一回房,这么久没见,自然有说不完的私密话儿,而秦墨见香香如今稳重了,变得温婉了,心想着这也是好事儿,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一旦成婚,女孩子就长大了。    “嘻嘻。姐姐。你别笑话我。!”    坐炕上,两个人,并成一列,吃着刚才下人送上来的阉枣,香香笑的‘咯咯咯’的。    “行了,不笑话你——!”秦墨假意正了正色,一本正经的语气答到。    完毕,又把那蜜枣塞一颗进嘴巴。    “咱们姐妹是多久没有这样一起坐着说说话了。!”    香香听秦墨这话,偏头,脸上白皙细嫩的肌肤还透出一抹娇艳的粉红。    “我想想啊,是姐姐迁居到了京城?!”    到了京城,宅子大了,她们两有各自的闺房,所以碰面的时候就不多了。    “你这小妮子。想当初不让你嫁给司马文玉还跟我赌气么。!”    那两天把自己关在房门里,也不出来,秦墨面色虽然是淡然,心里却是心焦的很。    “嘻嘻嘻…有姐姐,真好。!”    又朝嘴巴里塞了颗蜜枣,香香低头,撒娇状的模样直往秦墨怀里蹭。    惹的秦墨被瘙痒了只是不停笑骂    “罢。罢。你这小妮子,真不羞,都快当娘的人了,还这么爱撒娇…!”    片刻,香香却抬起头来,问了一个问题    “既然我都是快当娘的人了,姐姐为什么还不嫁人呢。!”    按照古代人的观念看,秦墨二十一岁了,已经是大龄剩女了。    “得,这个问题不用你来操心的,你呢,把你自己的事儿操心好就行了——!”    秦墨愣了愣,用手指轻戳香香的额头。    片刻之后,香香伏在秦墨的腿上,安静的用手指在红色褥子上画圈圈。    而秦墨的眼却渐渐有些失神…    其实也不是她不想嫁人,只是,她现在心里还有没偿还完的情债,再说了,她觉得,跟赫连璧,赫连璧也对她很好,可是,他们之间到底总觉得缺少点什么。    也许,一切都太完美,完美的会让人内心似有些没有填补的空洞。    “赫连璧。!”随后,秦墨的唇,轻轻念出这几个字。    这晚,香香就跟秦墨睡在主屋。    而司马文玉去了东厢房内。    而西厢房,碎碎的低语在烛火之下,只听见一男一女的谈话声。    先是女人尖酸刻薄的语气。    “平时也不见得她对你怎样,她一个妹妹回来了,珍视的跟什么似的。!”    “平日里就那么些菜不说,现在只怕恨不能顿顿吃素,原本以为她妹妹回来了,我们可能会吃些好的,结果呢,一听怀孕了,不喜沾荤腥,结果弄成全素,她妹妹吃素就好了,带累我们吃什么素,我们又不是吃斋念佛的和尚,平日把我们隔在外面就罢了,既然都是一锅食,又何必还叫人派菜送来送去的麻烦,不就是不承认你是亲哥,是堂的么,端那么大架子给谁看——!”    女人唠叨了一阵,片刻,只听见里面一声低叹,男人的臂又将女人的胳膊紧了紧。    “你少说点吧,当初若不是她,我父母还不定让我纳你进门呐,她就是那样,穷惯了的,如今爬上来,哪里不守着钱的道理,你知道我每日看账,那银子流水似的进,她后院那库房,什么金的玉的圆的扁的啥没有。她就是不肯乱用…!”    随后,只听那女子又低声道“不知道存那么多钱来干嘛,她一个女儿家,出嫁不过就那么点嫁妆,难不成都想留着给她妹妹搬到男家去啊,那司马家,不是说很有钱么,又要这些钱干嘛。只钱眼儿长的大。!”    “你小声点吧,可别叫她听去了,对面房子还有人呢…!”    女的愤愤的语气“听出去就让她听去,每天都是那些个菜,绸缎衣料的,都吃厌了穿烦了,她不是大官么,朝廷里有什么分派下来的好东西,我们也能摸摸看,享受享受才好,可她偏偏心里只记得她那个妹妹!”    这女子便是秦墨堂哥秦睿当初身边那个纳成妾的丫头,现在是秦睿的妾,唯一的一个妾,在这屋里,自然风头要胜些    t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