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两百四十二章 大结局
    最后,秦墨又不得不让车夫驾车驶向皇城    *    由太监一路领着,太监说皇上此刻在御花园,秦墨心里咯噔了下,后还是随着太监走。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冬来御花园百花杀尽,园脚边几支腊梅开的好。    那幽香,从冰冷的空气中,一路蔓延过来。    赫尧耀一身明黄龙袍,头戴金冠,侧对着秦墨坐着,头发花白。    老脸上沟壑重叠,印刻着一路岁月印记。    天还飘着小雪,可是宫女也没有打伞遮蔽。    隔着不近的距离,秦墨就这样走过去,看着,心里突然有种异样的悲感情绪。    眼前的帝王,微微驼起的背脊,早已经有老态。    秦墨倒是觉得他早就应该下台让贤。    她知道这皇帝的诡谲可怕,但是,每次自己在他面前,却还是不得不每走一步小心翼翼。会讨好,会试探,会害怕一不小心就踏进万丈深渊。    面前的这个皇帝,是阴沉,神秘,心思难辨,让人没法掌握的。    终于,有人通报了秦墨到来。    秦墨上前,盈盈拜倒,脸上带着得体的温婉笑容    “微臣叩见皇上万岁——!”    今日的她又特别的恭谨。    心头有股异样,感觉到,又说不出。    没想到这老皇帝态度却竟温和,抬头    “起来吧——!”    秦墨起来。    结果发现这皇帝的眼落到自己身上。    随后,听见叹了口气“把面纱摘了吧,你面对朝臣蒙面,难道对着朕,也还要如此隐藏么——!”    秦墨一愣,随即抬手,手指一拉,将面上罩着的白纱取了下来。    “真是年轻啊——!”    晶莹雪肌暴漏在空气中,女人脖子如新月一般皓白。    老皇帝视线落在秦墨脸上,带着喟叹,也带着一股不可捉摸的贪婪。    “你就是一个倾城祸国的妖精,如果,不是这张脸在朝堂上被遮着,会有多少人会去勾去心智,只要你愿意,朕的那些臣子可以尽数收入你的麾下,秦墨,我说的对吧——!”    秦墨神色一怔,视线落到赫尧耀的带笑的脸上,她的神情忽然变得无比恭敬,立马起身复跪下    刚才那皇帝的一番话,一股寒意从她的背脊陡然升起。    “回皇上话,微臣不敢,微臣只是一女子,这庙堂高远,微臣如何敢藐视朝堂——!”    老皇帝忽而笑着点点头,一手拍在腿上“既是你如此说,我便就放心了——!”    那老皇帝突然将视线触及远处,似感叹    “朕老了,真的是老了,不想有人威胁我儿的江山,国师,你虽是女子,却太聪明,漏锋芒,所以,我心是防你的——!”    秦墨依然低头,跪在地,却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江山姓赫,谁也拿不走,如果皇上依然不放心,秦墨愿就此出去官职,从此隐于乡野,再不问世事——!”    老皇帝防着她她一直都知道,可是,刚才的话,分明,这老皇帝害怕他死后,自己祸国,那么,很有可能在自己死之前将秦墨杀掉。    而秦墨此刻必须为自己据理力争。    她没有染指江山的企图。    “秦墨,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其实当初我是有意把你纳入后宫,这样,将你箍进后宫,等我一死,没有子嗣的妃嫔自动去寺里出家,可是,当时你才十多岁,大好的芳龄,我竟是不忍糟蹋你,所以将你留在前朝,给你国师头衔,封一品文官,位同帝师,时至今日,我却没有后悔当初的决定——!”    秦墨一直诚惶诚恐的伏在地上,今天这皇帝来找她谈的事儿,怎么步步凶险。    虽然空气冷的刺骨,秦墨却隐约觉得手心伸出了汗,冷汗。    突然,皇帝转了话题    “荣保的事儿,你是如何知道的——!”    皇上的手指此刻在那石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扣。    秦墨此刻忽然清醒,他这句也不是疑问句。    为了消除他的疑心,秦墨决定全盘拖出,把事情说全,说的越详细越好。    当初,秦墨是为了不想让皇上怀疑连王,所以隐去了    可是,却把自己推到了这矛盾尖上。    皇上再疑心自己儿子,也而不会为这种事儿杀死,可是,这皇帝一直对秦墨有防备,便不可一同相较了。    她在地上凝了片刻,随后才回到“回皇上,这件事儿是连王殿下去调查后,讲给微臣的——!”    “哦——!”皇上这个‘哦’字拖的有些长,抬眼故意把视线下垂,落到秦墨背脊上“如此说来,不是你主动暗中收集这些宫中多年的隐事儿然后说出来替太子解困——!”    秦墨心中那个苦啊,但是,这箭已经在弦上了,不得不发。    “回皇上话,的确不是,是连王殿下派人去调查的——!”    皇帝的眼落在秦墨头上很久,最后才敛下精光,随即拾了旁边的杯盏,淡淡道“你起来吧——!”    终于,秦墨起身,从湿滑的冷石板上站了起来。    “你坐吧——!”帝王的视线转开,眼撇开面前的景物,却转到一边,眼中虚无“既然是连王对你讲的这件事儿,那么,他还说了什么——!”    秦墨顿了顿“他还说,这么多年,他一直不解他的父皇为什么不喜欢他,有时候也冷落大哥,现在才知道,他说,他从小到大,都很渴望得到皇上的爱,像个普通百姓家里的父亲那样,下学能一起教画画,骑射,猎马,很想,可是从未得到”    “他这样对你说的——!”    秦墨轻声回到“是——!”    皇帝转过头去,许久,再转过来,秦墨见他侧脸那老眼里,分明的有了一点泪光。    “他为什么会对你说这些话,他大外公的事儿,现今连很多皇族长辈都再不提起,他又如何肯把这么重要的事儿告诉你——!”    秦墨顿了顿,转眼看那皇帝    “皇上是想听真的缘由么——!”    赫尧耀转过头来,面色一沉“朕当然要听真的缘由——!”    秦墨转头过去,手搁在石桌面上,无谓说道“真的缘由就是,那当时的国公被贬谪,到了西南,恰好他住的旧址被当时在钦州经商的微臣买了下来,微臣还机缘巧合的看见那被贬之人写下的手记,而秦墨当时并不知道这就是焱国当时的国公,却是看了他亲笔写的东西,不管皇上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有时候所谓巧合,也就是这样——!”    秦墨低头,假装不经心的整理着衣服袖口上的花纹。强制让自己镇定。    皇帝的手搁在膝上深思    “你说他临终前还留了手记,你看了,那上面都写了什么——!”    似乎听见这个,顺康帝的神情却有稍稍的紧张。    秦墨依然装成漫不经心的模样    “不就是一些思君,念君的句子——!”    顺康帝急切道“你回去把那东西送来我看——!”    秦墨终于不装了,随即起身跪下“微臣领命——!”    回宫的路上,出了皇宫,在马车里,秦墨脸色沉沉。    小桃很少见秦墨见君之后面色会正式成这样。    却是在旁边,却不敢开口问。    马车的车厢逼仄,光线偶尔进来亮开暗黑的一角    “小桃,把上次从钦州带过来剩下的那些卷秩都抱出来,我要挑两个再进宫——!”    小桃惊到“姑娘刚出宫又要进宫,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儿吧,为什么又要带挑的那玩意儿入宫——!”    许久,秦墨不耐的开口了    “帮太子复位——!”    小桃旁边惊的两个眼珠子瞪如铜铃,只惊讶的叫了一句    “啊——!”*    秦墨带了那三本厚厚的纸张进宫。    第二天,上朝之后,皇帝就把自己关在养心殿,哪里都不去,第三天亦是如此,第四天,第五天。    第五天便复了慎王东宫太子之位,并且把当日八皇子死因一事儿的真相公布天下。    而秦墨这连日来,一下了朝堂,便去大街上花鸟集市乱逛,让小桃提着钱袋,逛古董店,又亲自选了几只鹦鹉买回来挂在廊上。    再过一个月,赫连壁就回来了,到时候,他应该会第一个来谢自己吧。    秦墨美滋滋的想着。    江淮那边传来消息,说二小姐香香现在已经怀孕了,因为才一个月,大夫说怕不稳,所以不宜舟车劳顿,长途跋涉,所以,那边婆家决定,今年的年就不回来陪秦墨过了。    秦墨也想开了,她要是不回来,自己一个人也难得落个清净。    香香不回来看她便不回吧。只要她过的好她这个姐姐就比什么都放心。    只是,以往都有香香在自己身边过年的。    饶是这样想着,心头却还是突然有伤心感。    *    半个月,秦墨把廊上的鹦鹉都教的会说话了。    从太子复位后,老皇帝连连续续的病了几场,这半个月,便让太子监国。秦墨每日上朝便轻松不已。    又过了十多天,终于那府门外有个声音传进来    “连王殿下到——!”    秦墨正在廊上取了吊兰的叶子在笼子外逗鸟,听见这通传,心中忽然的一紧,莫名的,从心里升出一点东西来,是一点点紧张,也许还有一丝丝暗喜。    她放下手中的叶子提了裙摆朝廊外跑。    结果那鹦鹉在后头,一声声尖利的声叫    “连王殿下。连王殿下…!”    秦墨没跑开几步,突然转头过来,对那鹦鹉故意严厉呵斥“闭嘴——!”    那绿毛鹦鹉只听见这便更放肆,脸长的跟那画的脸谱似的,在笼子里拍着翅膀,拍的扑哧扑哧响,左右叫“闭嘴,闭嘴——!”    然后,赫连壁已经从外面进来…    穿着一身螭龙纹长袍,身材颀长,就那样一走近,浑身带着一股强大气场,外表又是如此英气非凡。    “墨儿——!”    他已经习惯这样叫她。    只是秦墨走近之后,却脸上带羞涩,有些不习惯。    刚才那一点欣喜,也在瞬间被强制压下,理智代替了感性。    站在他面前,她却突然张开惯有笑容,一本正经的站在原地行礼,叫“连王殿下——!”    但是只看见顷刻间赫连壁唇角紧抿一伸手就把秦墨整个身子都拉了过来。    片刻,强制搂在怀中,他把她抱的紧,很紧,很紧,又留有身体的空隙,仿佛是抱紧怕她痛了,太松怕她又做出逃的举动。    “你这小坏蛋,我要把你怎么降服了才好,为什么非要故意都要给我生出点距离来呢,既然你关心我,也在意我,又总是折磨我干嘛——!”    秦墨在他怀中抬起头,有如小女家状委屈的嘟嘴“男人轻易得到的东西就不珍惜,我才不要让你这么轻易——!”    “我轻易么。我轻易么。!”秦墨头靠在他的臂膀,闻到从他衣料上发出一股清冷,大概是一路风尘仆仆,急着赶回来所以带上的风,他低头,她矮他半身,他的头低下来,唇恰好及到她耳鬓,唇在她耳上私磨,说出令她煽情,也只有她能听懂的喃呢    “我十多岁就遇上你,等了十多年,等你长大,然后,等我们见了面,你又耽搁了我这么多年,见了我当做没见,喜欢我,却总是对我淡淡的,把我当陌路,现在你居然给我说轻易,我觉得,我一个王爷,就等你一个乡野妇人,等了这么久,这还是轻易么——!”    说‘乡野妇人’几个字,他用了戏谑的语气。    秦墨埋头,一瞬间,心上满带的感觉,复杂的难以附加,她知道,他说的都对,她也知道,他对她是用的真情,可是,到底是甜蜜呢,还是难过呢,还是甜蜜呢。    最后,竟然化作一道呜呜的哭声,她像个小孩在他怀里哭的梨花带语,哭,还是真哭了。    “啊,你怎么了——!”此刻,赫连壁低头,才发现她哭把自己的衣物都个濡湿了。他忙握了她的肩,眼中都是关切。    秦墨不抬头,不跟他对眼,将头埋在他怀里“你这个混蛋,你骂我是乡野妇人。乡野妇人…!”    她用粉拳对着他的胳膊一顿发泄的揍。    引的赫连壁连连求饶    “好了。我错了。我错了。我就喜欢乡野妇人行了吧,这焱国,谁也不能跟我的女人相较——!”    “贫嘴——!”一道小声的声音从男人的胸膛传出来“谁是你的女人了——!”    “你啊——!”理直气壮的语气    “我才不要——!”小声的声音。    “哈哈——!”一道爽朗的笑声穿透整个庭院。整个院落仿佛都被这笑声感染。    *    “以后我不在京城时,你再不要去做这么危险的事儿——!”    两个人进屋,管家沏了茶来。    秦墨就跟赫连壁讨论那日被皇帝召去,说的那些话,和做的事儿。    “皇上再怎么心硬,到底虎毒不食子,这么多年,他对你和太子的冷落,未必心中就没有愧疚,当时,我在皇上面前那样说,目的就是引发皇上的舐犊之情,皇上这么多年,冷待你,冷待中宫,说白了,就是一个心结,心结未解,便有疙瘩,如今,皇上主动提起,我便顺这话题,专选了那手记里写的最动情的文章拿去,皇上知道你大外公一直并没有埋怨他,怨恨他,反而只是担心他,相信皇上那时心中也万千惆怅,也回想起这么多年,的确对你们兄弟的愧疚,既然解了心结,那么就会善待你和太子,所以,太子复位,也是人的意料中事儿——!”    如果是以前,赫连壁还会跟她对侃几句,而现在,他只是担心她的安危,太子复不复位不要紧,而她,他不希望她受任何伤害。    所以,赫连壁听秦墨话后的反应却没有秦墨想象中的那么平顺。    “以后这种事儿,让我出面去就好,你再不要去皇上面前冒这种险,不要让我在外面如此为你担心,在我心中,赔上整个焱国都比不上一个你——!”    赫连壁的告诫,生气,原本在秦墨意料之外,但是后来想想,他出发点也是关心自己,便不多埋怨。    而且,他说的话,也很令她感动。    “墨儿,以后这些事儿叫我做就好,我不需要你为我做这么多——!”    他主动伸手过来,五指相握,秦墨觉得他捏着自己手指的力道好紧。紧到让她感觉到轻微的疼痛。    *    转眼就到腊月里,天渐渐转入严冬。    皇上在冬月里病了几场,这天一冷,更起不了床。皇宫里却安静的很。    这日,慕容庄约了秦墨在城楼上相见。    天空阴霾,天低,似乎有一张巨大的网要盖下来。    城楼上的兵旗猎猎飞舞,兵卫在这里屹立。    “你是真喜欢他么。!”    今日的慕容庄没有了曾经的飞扬跋扈,没有了曾经的骄傲阴冷,反而,进日瘦了不少,神色里有少见的忧愁。    寒风下,白色的锦袍飞舞,拉的墨发都一起扬了起来。    “你。你说什么——!”她是被动约出来,突然听他这样的说,她有些摸不着头脑,有些懵懂。    “我说——!”慕容庄突然转过头来,脸上是秦墨曾经见惯的阴郁“秦墨,你是真的喜欢他么,赫连壁——!”    秦墨讶然,略张口有些讶异的模样“怎么,他是亲王,你只是一个小小的郡王,你敢直呼他的名讳——!”    老实说,此刻秦墨看见他这副忧郁样子,心里却是有些解气的。    想当初,他对她可是多混账,不留情啊。不就是个郡王爷么。    “秦墨,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他,你是听不懂我说的话么,还是假装听不见——!”    秦墨从来没见过一个男人狂暴起来是这样的快速,快的她根本无从反应和思考。    他刚才转身,飞快的一个力道就把秦墨双臂都揪在手里,大手一边一支。    他的怒火发的太快,神情里也满满是一种要爆发的模样。    秦墨就这样近距离面对他,害怕,还真是害怕,她觉得背脊都陡然升起一股冷意。    “慕容庄,你别这样,你总是这样,我真是害怕你了——!”    “为什么。为什么。!”下一秒,突如其来的,秦墨又来不及反应,已经被他紧紧搂在怀里,这男人把自己的身体紧紧搂在怀里,差点要憋死“为什么你不选择我,那个赫连壁有什么好,那么大岁数连个正妃都没纳,皇城内还有人说他身体有病,不能人道,秦墨,你知道的,你知道的,我才是真正爱你的,我那么爱你,我爱你蚀骨,为什么你却都感觉不到——!”    最后,男人的声音只化作哀切的如呜咽。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秦墨的心却如触电一般颤抖了下。    “慕容庄,对不起——!”“我不知道。”    她也的确没有想到,他真的有投入感情,而且,似乎认真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他撕心裂肺    秦墨在他怀里,根本没法动弹。    为什么,她自己也迷茫过多次,她到底爱赫连壁么,为什么她会选择他。    “为什么。!”她镇定了,随即回到他“或许你给的爱是炙热,而他给的爱,是温暖,我是脆弱的女人,所以,我需要温暖——!”    赫连壁才能给她那种淡淡的温情的依靠感。    “你不后悔——!”他血红着目,眼中有泪,那箍在秦墨双臂的手指差不多要插进秦墨肉里。    “后悔?!”秦墨看着他的脸,有些迷茫的吐出这个词,从他的瞳孔里看见倒影出来的自己的脸。    “我做任何事儿都不后悔——!”    “好——!”    许久,他放开她,决意的说了一个好字。    在那城墙上,秦墨又走了几步,然后转身,此刻,慕容庄在她眼下,那挺身影逐渐的放大。放大…    “慕容庄,我想我好心提前提醒你,你还有你们一伙三皇子五皇子都最好不要搞出事儿来,赫连璟虽仁厚却不是毫无心机,如果你,你们有一天闯下天底下人都不能原谅的祸事儿,我虽然无心害你,却也不会救你,也救不了你——!”    不知道为何,说这话时,她的心中突然有些酸楚。    慕容庄隔着距离怔怔看她。    一刻,每一刻,他想把她的一切都压进心底,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动作,关于她所有的一切。    可是,这一刻,他分明的觉得,他是永久的失去她了,再得不到她了。    *    顺康二十九年,皇帝驾崩,三皇子宁王五皇子禹王趁机谋夺皇权,其舅舅闽国公倾其手中数十万兵力,联合姨夫昭瑞郡王府及下面几处叛军,大军直捣皇城。    惠妃和淑妃一向在后宫也联络了不少朝臣,这边兴兵反,另外一边便有朝臣当众提议拥护五皇子上位。    而皇后母家多年来失势,有的只是正统老臣拥护,却无兵力,一时间,京城被困。    只是幸亏当时,生为皇城京卫一统领名叫夏江,位任于五军都督府之属,职责是拱卫京师及巡视京城各门,当日发现情况后,不顾性命,快马加鞭,迅速把情况报告给宫里。    皇后不愧为皇后,一听见有人要反,并不慌乱,反而急忙召集大臣。    原本是要集结兵卫抵死相抗。    大臣们商议不下。    之后,秦墨进宫了。    不用慌乱,擒贼先擒王,让皇后把凤印端上,带上宫廷卫兵,直逼当时还在宫内的惠妃所住的永寿宫,淑妃的钟粹宫,不管不顾,强制拿人。    儿子谋逆,其母有罪。    然后帮了两宫室的人放到室内关起来。    叛军若敢犯,先杀母。    最后,叛军进退两难,结果太子调用的兵力及时增援,硬是把叛军压下。    秦墨在这一战中又立了功。    *    过程虽简,当时突发时却极为凶险。    也是如此过人智慧,才转危为安。    随后,便是清剿叛军,秦墨就是预感到了有今日,所以当初劝了那慕容庄。    如此,牵连了昭瑞王府满门。    秦墨也终究不忍心。    *    秦墨在花园的秋千架下,因为春日来临,秋千架下就是绵延的一片花海。    秦墨别了一支在耳旁。    “在想什么——!”    有人走近,她并未察觉,抬头,看见赫连壁一身蓝色长袍,俊美的侧脸,仿佛从光影里走出来,温柔的目光,看向秦墨时如同可以从目光中滴出水。    “没想什么——!”秦墨抬头看他一眼,将他脸上的神情,全收眼底。    “夫君,你都快是我夫君了,那么你帮我在皇上面前求个情吧——!”    赫连壁睁眼,英气的眉好看的一挑。    他坐过来,也坐到秋千架上,就把秦墨顺带抱在怀里。    他听这话说的怪异    “你不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么,皇上能有今日,不都是国师大人一手提拔,现在怎么反倒要我去求情了——!”    “唔——”秦墨转头,眼中都是憋屈,一副娇气的小女儿状“不理你了,以为你是个好人,却不想是拿我寻开心呢——!”    赫连壁看她撒娇的样子,惹人怜爱的不行,只更往怀里搂    “唉哟,我的王妃大人,小的哪敢拿你寻开心呢——!”    他配合她。    将她的身子抱进怀里,手轻轻的在她娇美的容颜上细细摩挲,很留恋的,仿佛怎么拥着她都不够。    “你也知道油嘴滑舌,哼,谁稀罕做你的王妃,你不拿我寻开心,那干嘛说那些话,我叫你帮我求情,你都不提,这件事儿,我怎么开口嘛,你是皇上的亲弟弟,你去探口风,你惹了他他又不会杀你——!”    赫连壁拧眉,怎么越听越不对劲“到底什么事儿,你说的那么严重——!”    秦墨思虑了很久“其实,我想请皇上帮我饶恕一个人,我知道,谋逆罪罪恶滔天,可是,那个人,我却欠他——!”    赫连壁见她说好慎重的样子“到底是谁,我认识么,如果你真的欠了他人情要还,心难安,我便明日去进宫一趟,就算是谋逆罪,但是饶不饶恕皇上可以决定——!”    秦墨一手拍在他的臂膀上“慕容庄,你认识的——!”    赫连壁一听见这个人名,蹙眉“慕容庄,昭瑞郡王,这个人。我记得,之前他曾在先皇面前说要娶你吧,你到底欠他什么债——!”    语气听着有点不善。    秦墨心里也知道,男人嘛,也是敏感的很,有点小九九被抓着了,还是会揪着半天。    这赫连壁也是如此。    可是,现在当下怎么回他呢。    这厮的脸色,第一次见这么黑,这么专注的目光盯着他看。    “没有。没有。就是一点人情债而已——!”把‘人’字去了就准确了。    赫连壁的脸色没有好转,只是,半晌,他似乎也没有要深究的意思,秦墨最后在他怀里偷偷叹了口气。    *    那京卫的统领夏江,其实就是曾经秦墨救过的夏荷的哥哥,秦墨最后发现她时,发现她在宫里已经当了几年差,只是宫室不同,所以平日没有见着面,后来又一次秦墨终于撞见了,相见时,曾经的旧的恩情让两个人一见如故。    那夏荷一直知道秦墨的,只是一直没机会单独见到秦墨。    而秦墨是不知道夏荷早就在哥哥的关系下进入宫中当了宫女。    后来,也是这段恩情,让夏江感激于秦墨,所以在那此京城被困,那夏江拼死,冒着生命危险把消息传达给宫廷。    然后让秦墨有更多的时间想法子应对。    有时候,稍稍发的善心,到头来,得益的可能是自己。    *    新皇登基之后,秦墨的在朝堂上的事儿一天天变少了。    更多的事情,就是改良自己的杂交水稻,她手中早握有金山银山,说不定皇帝都没她有钱。    秦墨拿了手下的几个田庄,年年用于专产谷种。    每年春耕,从京城开始,一担担的谷种运到全国自己的各处粮铺。    百姓用的多了,就喜欢用秦墨粮店里的谷种,可以增收。增产。    其实,赫连壁每次看她做这些的时候,那么投入,那么信心满满又干劲十足,秦墨从他脸上也看出来了,他心中是有很多疑问。    可是,一次再次没有开口问他。    *    又一年金秋,处处遍地金黄,秦墨的产业遍及大半个焱国,粮仓,米铺,钵满盘满,手下富的流油。    而这女人一天到晚在库房看帐。    看的男人因为被冷落心烦不已。    “王妃,我们什么时候该把婚事儿办办,让你正式成为我的妻子——!”    男人在门外来去的徘徊很久了,最终说出口。    “我不要——!”低头在书房看账本的女人头都不抬“老皇帝死了,这三年国丧还没过呢,急什么急。!”    男人在外面急躁的像热锅上的蚂蚁“看吧,你就是这样,你什么时候才真正愿意嫁给我——!”    “等我想好了,我就嫁给你——!哎,”秦墨被他缠的烦,突然想转移话题。“京城内外的人不都说你不举的嘛,娶了媳妇—怎么办—!”    男人突然被激的冲口而出,一点都不像平日里那个沉稳大气的连王。    “举不举,那要试了才知道——!”    “王妃,要不要咱们现在先试试——!”    男人的语气听这分明就故带威胁。    秦墨捏紧了笔,还在算银子,一一得一,三七二十一。    “不要——!”    她很简明的拒绝,头也不抬。    但是算着算着,那步入内室的阴影怎么越拉越长…    秦墨蒙住,抬头。    看见一张阴测测的俊美男人脸,视线直落到自己脸上。    “王妃,我看我们今日就先把事情给办了吧——!”    秦墨看他的眼神,他怎么就走进来的,这眼神,好可怕,这是秦墨第一次看他这种眼神,再来,身体都不由得的一抖。    “不要——!”她眼往上,手上的动作却是飞快的合了账本。    “那今日就由不得王妃了,你是皇上亲赐给我的王妃,就已经算我的妻子了,跑的了今日跑不了明天,咱们就先把事儿办了——!”    把事儿办了?!怎么办,秦墨听他的话,身体吓的从地上一下站了起来,结果看见那厮慢条斯理转向外面。    秦墨看见两边的门板一下子合上。    光线都在她脸上淡淡的暗了一层。    随后,屋子里响起了荡气回肠的尖叫的声音    “赫连壁,你这个混球,你放我下来。混球。我不要。放我下来…!”    早知道有今日,当初她就不穿越了,如果爸爸不拿那个酒瓶子,她现在还吹着空调,住的空调屋,睡的韩国皮床吧,呜呜,现在真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