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两百三十一章 撞见丑事儿
    “既是如此,这之后,我不在村里,你们两个弱女子,是谁把你们在村中养大,你们又是如何到这京城的,这西南到东边,一路路途艰险,你们又是如何。∈↗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如何到了这京城后,最后还能到了这侯府,然后找到他——!    今晚,一切简直不能用巧合来形容    这秦准现在是有很多的话要问。    秦墨冷笑,眼眸似有嘲讽的意味,她目光灼灼,便看那秦准。    朱唇轻启,眼底,除了嘲弄,片刻又多了些冷意。    “既然有那么多问题,侯爷今日是要在这里就要把话一次说清么——!”    她言下之意,今日本就是贸然来这侯府,本来是郡主邀约,给原忠顺侯的世子祝寿,却是恰好父女相逢,并识出对方,但是这到底还在侯府里,不知道这郡主知不知道这父亲这前半身的事儿。    如果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会不会心里便对父亲有了看法。    虽然这是当父亲的背弃她们在先,可是秦墨还是愿意此刻给他留余地。    “好——!”这秦准也立马一口应承下来,秦墨的意思他明白,今日恰好是世子诞辰,外面还有很多未散去的宾客,如果被外人发现了这些,也对自己的名声不好。    “五日后,在京城郊外的万花亭,未时出来,我便密约你,到时候你便自行前来——!”    秦墨点了点头,便答“好——!”    “今日人多不便,你待会出去,从那西南边的角门走,别让他们发现你,走那边也安全——!”    秦墨亦答“知道了——!”    随后,秦墨便离开,既然那秦准说了让她走西南边,她便从书房出来,直直的朝西南边上走去,那一边都是幽静的曲廊,的确人少,有一条路,是直直通向那角门的。    其实秦墨现在也不想别人知道她和这侯府的渊源。    说不出为什么,就是不想——    *    独自从那角门出来,秦墨少不得还要去前面,因为马车停在那里。    夜晚,只见一辆马车,马车前面亮起的两个红灯笼,挺靠在一笼清幽幽的夜来香前,秦墨闻着那清冷的露水香气,便知道是夜深了。    驾车回去。    回去后,秦府门前的灯笼还亮着。    门口还有小厮守着,秦墨叫车夫把马去停在马厩,叫瑰儿去给自己打洗漱用的水,自己便提着那灯笼一步步踏着那走廊前行,想着今日的事儿,心头总是乱的,那步行的方向便有些漫无目的,恰好经过东厢,秦墨突然想起今天在侯府见那侯府里的绣球花开的好,恰好府里的丁香也开了,便只有这东厢有,如此,趁着这时候,便借着这灯笼来看看。    也恰好要经过东厢两位秦家公子的房,秦墨也便一路去看看他们睡下没。    恰好经过那大公子秦睿的房门。    秦墨见里面还亮着灯,只当没有睡下,脚步顿在门口,正要去敲门    恰好听见里面有轻微喘息的声,因为隔得远,所以听起来便没有那么分明。    秦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儿,还以为是里面的人病了,抬起手,正准备去扣门,便听见里面有女人的声音,很清亮,一听就能听出来。    “咱们都这么久了,你什么时候给府上大人说,娶我做房中人,女人家总这么无名无分的,我的清白都给了你,你还在顾虑什么——!”    秦墨一愣,她突然记起这声音,是了,这是那日日在秦睿身边侍候的那贴身丫鬟,叫红莺的。    那是秦墨当初怕这秦睿进府在府中行事儿乏力,所以买了这丫头来,当他的贴身婢女,就是希望他能在这宅子里过的安逸一点。    今日这么一看,竟然自己的心意他倒全部领受了。    而且是领受过头了。    那红莺的话一落,立马又听见一道男声,声音里略带喘息,秦墨便知道,刚才的喘息声就是从这出来了。    她站在门口,突然见着这些,到底跟自己平日的生活习惯相差太大,也是个女子,此刻不仅是羞,还有些悸。    那秦睿便说着,那底哑的男音。    “你先别急,现在我还依附着那秦家两姐妹而活,没有我那妹妹,我现在到底还啥都不是,我说娶你就一定娶你,现在她俩姐妹在我们秦家,一家独大,我父母虽是她们婶婶伯伯,却也无可奈何,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两姐妹到底都是要嫁人的,既然嫁了人,这么大的产业留下,她们二房没有男丁,我们又是大房,我又是我们家老大,到底这最后家产还是由我来继承,到时候,你还怕享不了福么——!”    那男人不知道在里做了这些。    “嘻嘻——!”调侃的那女的一阵娇笑。    “说实话,从我进府来,我看着,你那大妹还是不错的,性子到稳,能干,人又漂亮,似也没啥脾气,如果不是跟你同宗,要是娶了,娶的人倒有艳福了——!”    “嘿——!”男人又喘了一声粗气“你也觉得我大妹人长的漂亮,见过她本人面貌的,差不多都被会迷住了,偏偏她是那样冷冰冰的性子,完全不解风情,也没哪个男人就吃的下——!”    “其实长的漂亮的确能让人想入非非,别说是别的男人,就是我这亲堂哥,见着都爱,可是,她不可能喜欢我,从小就是,她从小就是对我冷冰冰的,自己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多了就烦,我们之间也没那可能——!”    “你啊——!”女人娇笑“还是就和我们这种混着就罢了,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除了我,还有哪个女人原意跟着你——!”    男人低声亲昵的笑语声“所以,我就爱你,哈哈——!”    “讨厌——!”    “嘻嘻——!”    秦墨知道房门里此刻还是怎么样的一副场景,只是她便懒得进去了。    既然如此,就由着他喜欢吧。    秦墨挑了灯,去看那夜里的丁香,可是到底心里装着事儿,看花便只是打发寂寥而已。    第二天,香香起了个大早,小桃做了早餐,秦墨没有胃口,只在床上磨蹭着不肯起来。    正想着,见香香穿艳红的绸缎夹袄,在自己面前来晃。    秦墨见她穿着的衣裳颜色俏,人而也长的俏,少不得支手去逗她。    还跟小时候那样,喜欢闹,喜欢娇。    “姐姐让我去学着管账,我今日便跟那文玉哥哥去学着管,文玉哥哥管账可厉害了,香香亲眼见的,姐姐未必有他那么厉害。    秦墨便笑,“你这丫头,喜欢就喜欢吧,干嘛把我拉进去——!”    见香香不说话,便又打趣道“既然你如此喜欢他,那姐姐做主,把你嫁给他如何——!”    令秦墨感觉到惊讶的是,此刻香香只是一个劲的用手抵腮,却并没有反驳。    她应该听得出秦墨这是打趣她的话,奇怪的是竟也没有反驳。    秦墨暗自思忖,这小丫头的心思也是奇了。。    那日,香香中午在秦墨面前说了司马文玉好话之后,晌午后便找过去了。    去了那司马文玉的西厢,便再没有过来。    到了晚饭时间,才见她咬着指头,朝这后院来。    香香如此的喜欢司马文玉,反倒让秦墨有些觉得反常了,那司马文玉的行为,总是很诡谲,一个月,差不多二十八天都在府中,一定有一两天是要出去,出去也是一小会便回来,秦墨每次派去的人都跟丢。    他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个谜。    *    两日后,秦墨便请那司马文玉到内堂。    那司马文学,果然是一身清逸风流,秦墨见叫他来时,他神色自若,一身湖蓝色长衫,人清隽如玉,很有种疏阔之感。    秦墨不禁怀疑,香香是真的喜欢他么。    “不知道国师大人找我何事儿——!”    这人走近,先是给秦墨行了个大礼。    “算了,别装模作样的了,坐吧——!”    秦墨便坐在地上,手中捏着那棋子,另一边的位置自然是给司马文玉留的。    “本官找你来下棋,自然是不希望司马公子每日都埋头在账本里,太过辛苦,偶尔出来放松放松也是好的——!”    秦墨一手扶了自己另一只手的袖子,开始落子。    “既然是国师大人找我下棋,那么为什么你先落子,不知道原来国师大人除了会种粮食,会看天象看节气外,还能写字,下棋,吟诗,果然是全才啊——!”    秦墨被他一句堵的不行,只得把自己落的那枚棋子收回来。    “国师大人明明话语里说的是找我喝茶,却又布置了棋盘,明明说的是让我放松,却拿了这么伤脑经的东西来,国师大人总是话此事彼,弄的小的不知道怎么应对了呢——!”    “别花言巧语,巧言令色了,坦白说,我下棋下的一点都不好,又或者说,我根本不会下棋,拿来给你取乐而已——!”    “那么,你还拿来棋盘——!”    “你会下就行了嘛——!”秦墨淡淡的语气说道。    司马文玉的神情忽的愣了一下,半刻之后,才捏起一枚棋子,出声道    “那么你今日找小的出来到底是什么事——!”    “我嘛——!”秦墨抬头“要不你干脆就跟我坦白你的身份吧——!”    那司马文玉,一枚棋子下定,才抬起脸,凝神,神色一脸戒备“什么意思——!”    “你进府。没说自己身份,我也没多问,到底,你只是个管账的,可是,如今,我的妹妹很是中意于你——!”    男人凝神看秦墨,语气略轻,尾音轻拔“你说香香小姐——!”    秦墨抬眼,认真看了一眼他,只见那隽秀的五官,尤其那如樱花般的薄唇,长相还真是不讨厌型。    “香香小姐喜欢我,只是小丫头的崇拜罢了,难道你这个当姐姐的,连这么一点东西都会担忧——!”    秦墨淡淡语气道“我是未雨绸缪——!”    说完,又安了一颗棋。    “哦,我明白了,国师今日说跟我下棋,我还以为就是这谱上棋局,原来,还是心中一步步为的是别的——!”    “我只有这一个妹妹,我必须要事事以她为先,我知道,公子可能并非有此情,但是我就怕我那傻妹妹会弥足深陷,小女儿家的情怀,说小则小,说大也大,女子不比男儿,所以我害怕我小妹以后吃亏——!”    “那么,国师大人今日请我来这里,又说了这些道理,最后是为何——!”    “既然你无心,我相信你也无意,只是我家小妹太喜欢叨扰你,我派人查了你的底,可是,不幸的是,什么都没查出来,我不执著在这上面,只希望你以后离我小妹远点,或者对她故意冷淡些,再热的性子,冷着冷着,她便就不喜欢了,你懂我的意思吧——!”    那司马文玉便站起来,扔下那棋子,亲自鞠了一躬    “在下懂——!”    秦墨点点头。    “那么这把棋就不再下下去吧,我看国师似也无心拨弄它——!”    秦墨颔首,淡淡道“一切看公子的——!”    *    从那之后,那司马文玉还是住府里,只是搬出西厢,住到一个比较偏的院落里。    秦墨的话,看来他都还是听懂了。    再远,香香还是会跟之前一样去找,只是很多时候,秦墨看她即兴而去,最后悻怏怏的回来。    如此,便去那司马文玉的住处越来越少,秦墨便觉得这是个好现象。    *    恰好那日,秦墨撞见了那秦睿和红莺,两个人,也不知道秦墨知道了他俩的事儿,这日,两个人同被秦墨叫过去时,那脸上都有些惴惴不安,又尤其是那秦睿。    秦墨便把地方设在自己房外,见这两个人。    那红莺,突然就这样被秦墨叫过来,一脸惊悚,只战战兢兢的模样,不知道什么事儿,给秦墨行了礼后,便站在那里帷幕旁,手并着手。    秦睿后进来,只一直站在那门后,离秦墨数尺远。    秦墨只是坐在那床榻笑。    见这红莺立在自己身旁一声不吭,又只埋头的样子,似乎是很畏惧自己。    秦墨便一把将她拉近。    又细细抚摸着手,看她。    “你的名字叫红莺,进府来有两年了吧——!”    秦墨便笑。    那红莺吓的立马挣脱开秦墨的手,行半蹲礼    “回禀大人,是两年了——!”    秦墨细思着,端起手边的茶,没等揭开,片刻之后只是点头    “嗯,建府之后不久就买进来的,是有两年了——!”    顿了顿,秦墨便才又说道    “我听说你很中意本官的堂兄——!”    “啪——!”那红莺吓的身子一缩,整个人脸色突的煞白,双腿一软一声就跪了下来,再眼眸一往上抬,竟满是惶然    “奴婢不敢——!”    那红莺便吓的整个人都软了。    秦墨慈眉顺目下去,手肘枕在那桌边,又笑    “你别紧张,我就这样问问,我也是前日偶尔听府中的丫鬟们议论起,才听说的,如果真是你对我堂兄有情,我堂兄也对你有意,堂兄双亲在乡下,我倒是可以帮你问问我兄长的双亲,我的伯伯婶婶,如果他们同意,就还你自由身,成全了你——!”    那红莺,原本还被吓的身体又抖又缩,眼中泪水都出来了,但是却不想下面秦墨会如此说,一时间,自己都惊住了。    片刻,开启那因为刚才牙咬的略带些红肿的唇,眼眸里有疑。    “大人刚才说的是真的么——!”    秦墨笑,“怎么,不相信——!”    此刻,秦墨才细细打量她,今日穿着一身水红色的缎子,下面是青葱色的长裤,五官长的一般,倒是皮肤还白,也还能过眼,可惜了,这堂哥就这点出息。    “不是小的不相信,只是。。!”    说了一般,结果那红莺又咬了唇便不说。    “我也是听丫鬟们说的,你好歹也算是我府里买进来的丫鬟,终身大事儿我倒是还能做主,如果你和我堂哥真的有情,你就应该早来告诉我,偷偷摸摸的那算什么,没得丢了女儿家的清白——!”    一说到清白,那红莺的头垂下去,秦墨见她半侧脸微发红。    “大人。。大人。。你是真的可以替我们做主么——!”半晌,似乎终于攻破了这女子的心房,那红莺一步步跪倒秦墨的脚跟前,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泪流满面,一副惹人心疼的可怜见的模样。    秦墨就任由着她哭着扯自己的裙角,也未直接回应。    “如果你是真把实情说来,我自然是考虑的,到时候婶婶伯伯那边,也才有下口说话的机会——!”    那红莺愣了半晌,最终,哭着,似要一声吼出来,猛一把抓了秦墨的裙角。    “大人。。大人。。我跟大少爷是真心爱慕的对方的——!”    那丫鬟吼出这一句来,那一直在帷幕后面低着头,垂头不语的秦睿,此刻才突然抬起头,朝这边看了一眼。    这么多时日,秦墨又抬头看自己这堂哥,身高倒是长了,衣服也是锦缎华服,却总是去不掉一股子懦弱,浅卑的味。    亏她把他接进京,还是一点见识没减。    秦墨听那红莺在哭,又转头看站在不远处低头的秦睿,只轻声道    “哥哥,是这样的么,红莺说你和她是两情相悦,可是这样的——?!”    那秦睿听秦墨问她话,又转头看了一眼跪在这边哭着说着的红莺,脸上一抹为难犹豫的色,秦墨又看了他好久。    终于,他被秦墨的眼神看的躲不过。    只能一撇手,不耐的挥开    “都是她主动来靠近我,她只是个丫鬟而已,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