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百二十五章 皇上折服
    任凭最后他视线在她身上成灼。

    “我。!”迟疑的语气,落在秦墨耳中,似有带着歉意“那天,你在父皇的东暖阁前,那样看我,本王以为。以为你对本王是别有所图——!”

    男人的语气,迟疑,那块玉,摊在手掌,躺在微曲的手指上,男人眼看着那玉玦,玉器上纤弱柔和的光,一如男人眼中薄薄的眸光。

    秦墨心里略骇,原来,那天,他那样看她,当她看他时,他直迎她的视线,她以为他是大方,自然,原来并不是,他以为她是故意对他用心计,而他,转头迎上,想将计就计。

    “对不起——!”他没有想到,她就是多年前的那个小女孩。

    “刚才那番话,我不该那样说的——!”

    秦墨淡淡的神色抬头,将脸闷闷的撇到一边“你是不该这样说的,你是王爷,曾经在我心中,你是那么和蔼可亲的人,所以我保留了这玉佩那么多年,只是想有朝一日,我能到这焱国的京城来看你一眼,但是,却不想,在你心中我早就是那种靠卖色相上位的卑鄙小人,如此不堪——!”

    男人的唇紧抿,好久,淡然的眸色落到秦墨脸上。

    他的语气很轻

    “对不起,这个,你还是拿着吧,既然给你了,本王便就再没有要回来的理儿——”

    那明黄色的上好的玉石,下面的紫色丝制的流苏,一下子,从男人的掌心中扔了过来,扔到秦墨面前。

    发出一道微混的颤音。

    秦墨抬头,见他的眼眸已经墨黑一片,看不清底,似重似浓的眼底的底蕴,看不出情绪。

    秦墨觉得,就算此刻这玉玦她不收回来,他也可能是再不会要了,好歹这东西还值点钱,既然他决意要返还自己,那自己便拿着吧。

    对他们这种人来说,这种东西,就跟那路边的小玩意一样。

    他原本就没有拿它很在意,只是秦墨在意了。

    然后,那王爷便要小厮驱车再把秦墨送回府,临走又答谢秦墨来府上一趟,叫秦墨挑些珠宝玉石瓷器古董等玩意儿,秦墨挑了一副墨画,其实她也根本不懂画,知道他是故意客套,就是装腔作势一番罢了,然后才坐车回到秦府。

    回来时,一路坐在马车上,手心里还摊放着那块玉,心里却越来越多的惆怅之感,原本好好珍藏着的东西,失去。似乎都失去了。

    *

    然后立马就是这金秋,稻田成熟了,京城的,京郊的,国家底下的,还有宫中那特意的一小块稻田。

    华盖长长的一路延开,宫女太监分站两列,前面是首领太监,后面便有宫女捧着托盘,上面放着茶壶,点心,毛巾,痰盂,一系列凡是皇上要用到的东西,皇帝走一路后面都跟着。

    便到了这一片稻谷田里。

    “皇上请看,这是花间夫人这一年亲手在皇上后花园里种出来的稻穗,这个,是皇上命我前晚出宫,去京郊那普通百姓田里采摘出来的,听皇上旨意,为了使结果明显,更加准确,奴才我故意采了几个田庄里的稻穗,这比较起来,还是花间夫人这亲手种出来的稻穗,稻粒多,颗粒满,色泽金黄,可见这民间这不是传说,花间夫人是有这种稻米的一手好手艺——!”

    “来,皇上请细看——!”

    那刘瑞公公在前,旁边便有两个小太监,手里捧着托盘,一个里装着那皇帝命人去宫外采摘的成熟稻穗,令另外两支,则是刚从秦墨亲手料理的这块田里剪出来的成熟的稻穗。

    两相比较之下,这结果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悬殊。

    古代的粟米,谷物,都是靠自己撒种就算,用肥全看心情,有点农夫用,似乎感觉到绿肥有效用,但是有的根本不用,只除草,这效果,咋然之下,便分明。

    “嗯。嗯。!”此刻,皇帝的厚重掌心,就捏着那一支谷穗,见收成是如此丰硕,谷粒多,颗粒又饱满,心中折服,几乎是不加掩饰的满意的点头。

    “秦卿果然长了一双神手,只有经你的手种出来的稻穗,才是如此的令人惊骇,怪不得,之前下过一次西南的右佥都御史说那时见了你才十多岁,还是一小姑娘,却也印象深刻,那江西总督却人都未见上一面,就在我面前举荐了你——!”

    秦墨赶紧跪下行礼“回皇上话,都是各位大人谬赞了——!”

    “好啊,好啊,既是你有如此手艺,怪不得每年你田庄里的收成总比别人多,那康巴地区,前几天才收到那里的布政使的奏折,说今年金秋,粮食又丰足,朕当时听了,深感欣慰啊——!”

    秦墨拱手“一切都是承皇上的福泽——!”

    那皇帝久之未看秦墨,却将身子一转,看向面前的那片稻田,似颇有感慨道:

    “粮食是民之本,是维系百姓命的命脉,历朝历代,不管那代君王,莫不重视农田,重视开垦,重视水利,也就是重视粮食,有粮,百姓才吃的饱,有粮,百姓才能暖,秦卿现在知道,为什么我说如果你能成功,我愿意和你共享这半壁江山——!”

    不知怎的,秦墨听到这句话,却突然鼻子一酸。

    这皇帝虽然多疑,虽然薄情,却是一个愿意替民分忧的好皇帝,既然如此,秦墨心中还是对他有些尊敬的。

    “皇上爱民如子,臣不求什么半壁江山,但求为皇上能稍微解忧——!”

    “好——!”一声道‘好’,听得出这里面的豪气,听得出这里面的愉悦。

    秦墨人在跪在地上,这时间一久,此刻便觉得膝盖发麻。

    那皇帝抬手叫了秦墨起来,其实秦墨这样做,说为他解忧,其实也是为了这焱国子民。

    “现在也是闲,眼看朕这宫禁里,也是有多不容易,才能看见这样一望金黄的稻穗,那么就此情此景,秦卿能不能给我讲讲你到底是如何能把稻谷种成这样——!”

    秦墨起身,其实,她是想给他细细说明,讲解,可是,又很是怕他听不懂。

    即便如此,她还是举袖,细细的讲来,用谦卑的语气。

    “其实,如果皇上真的好奇,秦墨愿意细细讲给皇上听——!”

    ——“这水稻,第一,是谷种,秦墨的谷种跟焱国普通百姓用的谷种不是一样的,妾身这谷种,是经过几次,扬花,然后授粉而成,呃,可能秦墨这样说,皇上并不完全能明白——!”

    秦墨换了个手势,又支起袖子,抬向那一片稻田道“所谓跟稻苗授粉,就跟人生孩子那道理是一样的,并不是优秀的人和优秀的人生出来的孩子一定美貌,头脑好,也并不是丑人和贱民生出来的孩子就一定不聪明,皇上每遇殿试,看那些新科状元,新进的进士,是否很多出生寒门,却中了考,反而,亦有一些世家公子,不务正业,纨绔一生的!”

    “嗯!”这皇帝听秦墨这样讲,恰似一回想,虽然这话是有点不符自己的心意,道理的确是有这么一个理。

    摸了摸胡子,这皇帝点头,但是,随即又问“你如何知道这水稻是如何生孩子,又如何验证你所谓的‘授粉’就是恰好是它们生孩子——!”

    秦墨知道,这中间的道理,并不能对这皇帝讲,她不能说男人和女人生孩子的原理,更不能说她前世上过初中的生物,知道植物用花粉授精结果实。

    如果此刻她对老皇帝说男女生子原理的那一套,估计一下刻老皇帝就能把她以不守伦理纲常,光天化日说这些有伤风化的事儿,说不准还觉得她是海口胡诌,把她拖出门去乱棍打死。

    植物是如何授精,自然更给这老皇帝讲不明白,秦墨最后只能胡诌“是妾身自己至小长在田间,观察这些植物,无意间发现这些的——!”

    这个理由老皇帝明显能接受,便‘嗯’着,捋了捋须,似乎这一切听起来似乎很玄,但是,秦墨能把这水稻种成这样,这本身就很玄,老皇帝没有梗点找茬。

    “那么,你是用这稻谷跟其他几种这…。这东西混合,按照你的话,是里面的花粉互相融合,所以,结出来更多的稻粒——!”

    秦墨低头,作揖“是的,皇上——!”

    老皇帝颦眉,始终眼不离这一田稻谷,眯眼“那么,需要如此多的种子,你又如何做到让他们花粉互融——!”

    “皇上——!”秦墨作揖“这种融合,可以用人工,可以是自然界的东西,比如风,皇上看,只要这风,便也能吹的这花粉四处飘散——!”

    皇帝又眯眼,眼虽一直看那稻田,恰好,这空气中忽然来了风,把那稻田吹的泛起一层层谷浪。皇上捋须,一直捋须,困惑,很显然,秦墨说的这些,他始终不解。

    “那么秦卿知道这稻苗能跟几种草植的花粉汇合,也知道如何收集出这种子来,然后种出这颗粒多的稻谷来——!”

    秦墨颔首,“回皇上话,是的——!”

    “了不得啊,了不得啊。!”似有感慨,那皇帝把视线终于移到那后花园里一处几颗大的洋槐树上“这焱国,多少代君臣,竟也没发觉,今朝,恰好是被一小姑娘发现了——!”

    那皇帝虽然口中叹,眼中笑,似乎只有秦墨看出来那眼中似有一股淡淡的无奈。

    “恰好被你发现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这几个字,似有喃喃自语之态。

    而秦墨,心里却有些惊。

    虽然这皇帝一直说,说什么如果秦墨能把这稻谷种出好收成来,如果秦墨种的谷米比那寻常百姓的稻米有三倍多,那么这皇帝愿意同自己共享半壁江山,可是,越是往往这一开始诱饵下的越重的人,越可以看他对这件事儿的重视。

    而如今,秦墨虽然成功把稻苗种出来,如此好的收成,岂止达到平常人家的三倍之多,但如果这中间的技术和过程不能被这老皇帝掌握,不难保这老皇帝不会因为重妒而将自己抹杀。

    要知道,如果自己的出现,这对百姓的恩泽的东西却只能握在自己手里,功高盖主,难保老皇帝不担心秦墨有了这个之后,唤起百姓对秦墨的崇拜,而威胁自己的统治,就算以后秦墨在自己手下当差,亦是害怕秦墨在百姓中间的名头高过自己。

    一切,只看这皇帝怎么打算,怎么想了。

    “皇上,妾身有一件事儿禀报,妾身惶恐——!”

    那皇帝的视线朝下一扫,唇角一掀“说——!”

    “回皇上话,妾身自觉因为懂得这秧苗的培植,其实一心是为民而来到皇上身边,怕就怕在君王重功利而轻人臣,妾身只是一小小女子,无什么大志,所以心中自然就惶恐——!”

    从半晌午,一直到现在黄昏,一步一话,一走一看,竟是到太阳偏西。

    秋天爽朗的风吹过那稻田边一重重的白桦树,恰好这还是宫中,花园,周围都用打磨了的平滑的石板铺地,连稻穗中残留了中午的热的热风此刻也带来一阵凉意。

    刚才的话,秦墨知道,那老皇帝是听进去了。

    不是她大胆,在他面前故意揭穿这本有的风险,而是,此刻不逼他,让他拿捏准自己的感觉。

    只怕,到时候,他要翻脸,秦墨就等于在风暴怒涛的海面,失去最后身下的翻船。

    而她现在,待在君王身旁,处处为君王办事儿,这皇帝心狠又疑心重,到时候难免狡兔死走狗烹。

    现在,就在这事儿出现时,逼他,让他拿定主意。

    黄色的龙袍,上面金龙腾飞,铺在地上数尺之长,斜阳下,一步步为首拉开的距离的人,在石板上拉长一个身影。

    秦墨低头,畏畏缩缩的跪在他身后,而那一列列宫人站在秦墨身后。

    都是战战兢兢,恭谨的模样。

    终于,那皇帝低头,良久之后,才抬头,慢吞吞的说道。

    “你懂朕的心,而且,你也很聪慧,知道朕的决定,你害怕朕因为你不能完全为朕所用,更害怕以后你的成绩会让更多的百姓推崇功高盖主怕朕杀了你,朕会么。朕想,朕会的,亦或者,也不会——!”

    秦墨抬头,见他转头过来看自己。

    那泛黄的眼珠,虽然年老,眼底却满满的熠熠光亮,看起来其实能感觉到这人的厉害。

    “你应该庆幸你是个女子,应该庆幸你有个勇敢的气性,如果不是你今日当面问朕,说不定朕真的是密谋此事儿,你有这项能帮焱国百姓粮食增产的本领固然重要,但是如果百姓最后都对你感恩戴德,让一个人在百姓心中的地位凌驾于君,那朕会非常的不舒服,甚至说,觉得龙椅不稳,如果没有用上你的那个本领,焱国百姓不会怨朕,因为他们不知道,在他们心中,我顺康帝在位三十多年,年年关注民,是百姓口中的圣君,百年之后我去了,那也还是圣君,可是,因为有你,朕便觉得威胁——!”

    “可是,既然你已经讲出来了,我想我可能便不会杀你,因为朕是一个不服输之人,朕并不愿意按照别人的想法行为办事儿,你既要说我想杀你,我便不杀你,你想让别人知道,朕还是圣君——!”

    “朕留你在身边,是心系百姓,你不懂我为什么要叫你把这稻谷种在这隐秘的后花园,朕就是不想别人知道,是朕一手唆使你办事儿——!首先,朕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你的能力,对朕是把双刃剑,朕最后才选择到底利用那一面——!”

    秦墨还跪在地上,双臂持平,低眉顺眼

    “那么皇帝选择好了么,皇上是要杀了妾身么——!”

    男人转过身良久,那沉沉的视线也反复在秦墨身上逡巡,反复,最后,竟一层层掠开,眼眸冷的似一层冰

    “我不杀你,你知道你除了身上有的这能力,你身上还有一样别的女人没有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么——!”

    秦墨见他问的奇怪,抬头,额上的珍珠攒成的牡丹花胜轻轻滚落在额间。

    她唇角轻掀,轻声问“什么——!”

    “美貌——!”男人的眼如鹰隼,此刻,紧紧落在自己身上,斜阳洒下的越来越淡薄的余光,秦墨在那男人投下的暗影里,娇小的如同一只小兔子。

    他剪短两个字,而秦墨却轻眨了一下眼睛,头埋了下去。

    她知道自己的容貌,身穿女官服的她还有一身英气,可是,如今,只能作女儿家衣裙的她,到底这女儿家的一面也就漏出来了。

    但是,她从来都没在意过自己的容貌。

    “朕不愿杀你,懒得杀你,有你在,我焱国至少又多了一个美貌女子,美貌的女子也是国家的一种资源,我老了,但是每次有你在御前走走,看着你,我意外的觉得心情会很好,虽然,我并不用收纳你为后宫,但是,你存在着,然后我能每天看见你,便觉得喜欢,所以,我不杀你——!”

    一双蜡黄的有老茧的指节分明的大掌落下来,一直伸到秦墨眼下,秦墨看着那手,上面的玉石扳指,那样上好的玉才,也只能君王才能佩戴,仿佛象征着那至高无上的皇权。

    秦墨看着那手,愣了一秒,随后,思虑片刻,还是把自己的手递了上去。

    他是君,自己是臣,没有必要到鱼死网破的那一刻,她还是会顺从,拿捏着尺度在他身边侍奉,行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