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两百一十五章 收尾
    秦墨的脸一下子黑下来,黑的让那贺清鸿忽而就打了个冷颤。

    “我就是很不喜欢不听话的人。你既然听说过我,就知道我背后的官府势力。”。

    秦墨见他再不说话。于是便又笑道。

    “哎哟哟,你不要做成这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嘛”

    秦墨笑着,那妍丽的脸庞此刻更多添了些俏皮活泼,这贺老大一向就是吃这套的,喜欢美人,也喜欢这年轻小姑娘,而偏偏秦墨还长的这样的出众,可以用姿色倾城,闭月羞花来形容了。

    其实,这么一个美女在面前,她提什么要求你又如何能忍心拒绝。

    其实这秦墨只要对他一笑,只有这贺老大自己知道,只要秦墨肯对他一笑,他的心就化了,连自己都劝不住自己。

    根本用不着秦墨对他的威胁。

    “你别紧张”而秦墨自己也知道,男人最吃这套了,见他还有犹豫,便在旁边轻轻的抚慰,争取再加点火“我刚才进来的时候说我是你奶娘,以后你们帮需要钱的事儿,我可是可以时时接济的,那便是随时给你们奶吃,有我这么个人在里面,不好么”

    她娇嗔的声音。

    兵书里说的,擒贼先擒王,要搞定这么大的一个帮,自然不能一个个去降服,抓住头目,拈其重点,往其软肋攻击,只要逮住这上面的,下面的千军万马就能为自己所用。

    “可是姑娘。”

    “哎”秦墨见他又要说什么,连忙用手打住,笑的甜腻。

    她一笑,那弯弯的眉眼,看的那贺清鸿两只眼珠儿挺直,高高的鼻头,干裂的唇,还有下面花白的胡子,都轻轻颤动了两下。

    秦墨看着他这副被自己迷呆了的样子,这么老的男人,每靠近一步,心里的呕吐感便增一分,但是要用人,收复自己人为自己所用,美人计也必是计谋的一种。

    “以后,你就不用叫我姑娘了,你直接叫我夫人,以后我就是你五夫人,往后你出去,人前人后都得这么叫,我就是你的五夫人,听懂了么”

    “夫人”得了这么个称谓,这贺老大心里还是喜滋滋的,不管这女子日后能不能成自己真正的夫人,但是有这么个漂亮女子日日在自己面前。

    自己四五十岁了,还能有这么漂亮的夫人,再怎么讲出去,带出去,在弟兄面前都有面子。

    就算这是一朵带刺的玫瑰,他也愿意

    “可是”这贺大当家的面有难色,“我们家里的那位特别严,对我管的特别严,不许我在外面随意收小老婆”

    秦墨听这话,又笑了,笑的甜腻,又一把攀上那桌子,跃上去,纤手轻扯了一撮老男人的胡子,拿在手中吹气。

    她甜腻的笑眼珠里又分明的几分狡诈

    “你少唬我

    不许收那还不是收了三房小妾了,咱们只是名义的夫妻而已,况且,自古以来,男人大于天,在家中,你就要拿出丈夫的威严来,来压制你那恶婆娘,你想想,如果你连自己娶妾的这种事儿都做不了,算什么男人啊,说出去也不怕平时在你手下听你调遣的弟兄笑话”

    这贺清鸿原本也是有一把年纪,在这上河帮里也是一把手当了二十多年,在九江这一带更是有响当当的名声,原本气魄和计谋都有。

    可就是被秦墨这几句话,竟然是被灌了汤了似得

    便鬼使神差的点头。

    “嗯,也是,你说的对,夫人,如果你是真心想做我夫人,那么我以后就一直听您的话,只听你的话”

    秦墨一支素手轻拍在男人脸上,在那桌上微倾了身体,怎么都看的娇媚无双,笑眼弯弯。

    对那老男人轻哄道“这就对了,这样才乖嘛”

    片刻,秦墨又道“以后你就听我的话,我自然不会让你吃亏的,你把这内堂给我打扫个住的地方出来,以后我住着屋里,你住外面,既然你中了我给你的五重散,我便会月月把解药给你,只要你知道安分守己,我是不会伤你性命的。”

    “是,夫人”朱颜玉臂就在脸畔,虽然是心里有那么几丝不甘心,但是最后,这贺大当家还是点头答应了

    “夫人,这个月的账目都在这里了,你细过目就是”

    内堂的书案上,摆放了高高几本账册,秦墨的内房门口便有两个帮里的兄弟守着,便是看护。

    这上河帮的德仁堂内,自然是有帮内的弟子日日看守着,便如官衙一般。

    秦墨就住在这最里面,每日,高等的菜式饭食,衣料,一并供应不缺

    而且还有每日这帮主的唯唯若若在跟前。

    “你少唬我,你这么大的一个帮,一个月开销进账就这么点账簿”

    她手下的几十个粮米店都比这个多。

    “这个”那贺清鸿进来,无奈的摊了摊手,脸上有难色“夫人,不是我不拿给你,而是,这帮里的账簿,并不是所有都在我手上,还要经过师爷,钥匙一部分在他那里管着的呢”

    秦墨手中拿着米糕,便咬了一口,手中翻着那些账簿,头也没抬。

    “少给我放屁了,你是大当家,那钥匙你肯定是有办法拿的,我要这个月,所有上河帮进出项的账目,少一本都不行。”

    说完之后,才抬头,眼睛里却是满满的凛人的目光。

    那贺清鸿抬头一看,只吓得一身冷汗出来。

    只能举起袖子擦汗,“是。是。我知道了。”

    等他一转身,秦墨才把手中的账簿狠狠的一丢手合上。

    那贺清鸿明明听见身后的那道声音,秦墨的手一拍,背着秦墨的那道身影立马一颤。

    随后,秦墨见他猫着身子走远。

    呵,就这点胆子,还敢在她面前耍滑头

    。

    “这个月帮内一共进账白银一万三千八百五十三两,开销了四千两,这里面的油水还是不错嘛”

    终于,秦墨看完了所有的账簿,然后合上,看着那下面的贺清鸿。

    “是。每个月从九江码头经帮中押运卸载的船只货品达万次,其实,这两个月,因为河水水位涨起来,虽说闹了洪荒,但是,这水位涨起来,能航行的船只就更多了,而从外面进来的货品也多,码头的生意还算平稳”

    秦墨惬意的合上手中的最后一本账册

    “看来就是因为这油水多,你们这帮才逐渐扩大是吧”

    “夫人,这些钱可都是弟兄们挣来的血汗钱啊”贺清鸿摊着手,一副无奈的模样,就生怕秦墨打他钱的主意。

    “血汗钱还是该吃的吃,该分的分,你说是不是其实,我倒并不在意你这么点钱,其实,我来这帮里的目的,就是告诉你,以后这条河,运航要算我秦墨的一部分,我要运粮,运绸缎,因为我手下有四十九间粮铺,二十间布庄”

    这贺清鸿只舔着脸笑“这是自然,夫人要的东西,我们那能不双手奉上呢”

    秦墨坐在那长案前伸了个懒腰,每日看这些账簿,都要看腻味了。

    那贺清鸿眼瞟着秦墨。

    “看来夫人连日看这么多天账簿也是累了,要不为夫带你去码头上看看,让你看看我上河帮多少弟子,也看看那些运载船只。”

    秦墨又伸了个懒腰

    “也好”

    一行人驾着马车,马车里只有两个人,外面有两个帮内的弟子护送,秦墨自然居正位,那贺清鸿原本以为自己能和秦墨一排坐后面的位置,那知道秦墨一人便占据位置的正中间,本来想去主动拉秦墨的手,却被秦墨一早双手插在袖口中根本不留机会,那贺清鸿模样怏怏的,什么便宜都占到,只能坐侧边小地方的位置。

    马车跑起来,马车外门帘两侧有这上河帮的帮旗,普通百姓知道这便自动躲开,马车一晃一晃,面纱下面的绝美容颜,朱红小嘴,玲珑小鼻,一切看起来那么的美轮美奂,秦墨一上车,便在车内闭了眼,手放在自己腹部,袖口相连,便闭着眼假寐。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这马车终于到达这九江城的江边码头,然后在某处停下来。

    马车停了后秦墨才睁开,今日她穿着一身浅红交襟襦裙,外面是绛红色广袖大袍子,黑色的发倾在背上,漏出一弯雪白的颈脖,发用一枚碧绿的玉簪子轻轻挑起,额上滚动着数珠儿的牡丹花胜,自然一下车就有不可比拟的美感。

    “夫人。请”秦墨被人从车上扶下来,这饶是在外面,这贺清鸿亦是不敢造次,毕恭毕敬,秦墨不让他碰,他便不敢去主动触碰,毕竟他自己的小命还在秦墨手中,他坚信自己是中毒了,至于什么毒,也细查不到,秦墨不告诉他,而且,对秦墨,他亦是心甘情愿的屈膝在她之下。或者说,屈膝在秦墨的美貌之下

    很宽敞的江面,停靠的来来回回数百艘大船,全是大船,有的船在装卸货物,有的船在运载东西,这商船连起来,从江上一眼望去,绵延数公里,下面的穿着短衣帮的忙碌搬运的工人,搬运东西的劳工,头上绑着布条,你下我上,大伙儿忙的热火朝天。

    这忙忙碌碌,忙上忙下的人,就这样一看,可不得有数千人

    秦墨刚才过九江城的闹市区,那帘子被风掀开,也不见得那城中比这些忙乱多少

    。

    “你看,那下面穿短的青衣的都是咱们帮里的子弟,现在正帮着卸货呢”站在旁边的贺清鸿指着那下面,整个码头,都是人和货物,那些劳工一个个都气力极大,有的直接能抗几个包裹。

    “老二,老三”

    这贺清鸿站在河坝上一挥手,那下面有两个短袖衣裳的跟那河岸工人相比,穿着更像监工的男人便朝这上面看过来。

    须臾,那两小伙跑过来。

    看见这贺清鸿和秦墨,便笑着行礼“大哥。嫂子好”

    这两年轻小伙便笑,秦墨觉得,这帮里,出了这贺清鸿年纪最大,这老二。老三都左不过二十三十的年龄,看起来还都很年轻。

    很显然,他们也早就认识了秦墨,不知道秦墨的真实身份,只知道是大哥新娶的嫂子,大哥前面有三个小妾,那么这就是第四个,自然就是第五个嫂子了。

    就算他们比秦墨年龄大,也只能低头叫嫂子。

    心中又叹这五嫂的确是漂亮,新嫂,又岁数小,容貌长的比之前任何一个嫂子都漂亮,气质大气,怪不得这大哥喜欢。

    家中的那大嫂便有的是气受了。

    秦墨在这帮里待了这么多日,自然那些帮里平日有点有头有脸的手下都见识过秦墨了。自然首先是一并行礼问好。

    那贺清鸿便没有虚礼,又指着几支此刻停在江边的商船,又指着那码头上,问在搬运何物,现在境况进展如何。

    那老二便细细答了。

    江边风大,兄弟们都还在劳作,很多的人,但是看起来却那么的辛苦,忙碌,秦墨瞧了片刻又叫人驾车回来。

    这贺清鸿对秦墨便是没有不许的,那帮里的弟兄都说,从来没见过帮主对那个女人这样俯首帖耳,说一不二。宠溺到极点。

    其实,秦墨原本倒没有伤害贺清鸿的意思,她只是想利用他,掌握住这里,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好,她重要,特别是联络情报,秦墨是舍不得丢。

    八月过了,秦墨去了那藩台大人府上几次,她在去年曾答应过把藩台大人帮着照看他手下的田庄。

    秦墨给他田里今年用的是第五代丰谷的杂交种,这种杂交种子就是去年秦墨田里用的谷种,也是现在秦墨能研制出来的最后的一代,因为时空地域有差,她虽然利用了知识进行了巧妙的配种,效果有,那也远远不如现代杂交水稻的效果,但是也比目前这些稻谷好太多就是了,她知道这藩台大人一直很好奇她是不是有这个能力就是让自己亲手种植的稻谷跟别人相比就是不一般,但是秦墨事实证明,自己就是有这能力。

    八月末,稻谷扬花结束,一看那田里的稻穗,跟那周边的田地一相比,优势便渐渐出来了。

    秦墨提前去那藩台大人府上,受到了热情的招待。

    连藩台大人的正室夫人,都亲自出来给秦墨倒茶,陪着聊天。

    只听说过丈夫说这位客人重要,却不想出来见到的竟是一个年轻姑娘。

    九月,便又是稻穗成熟,遍地金黄。这次,这藩台大人便主动邀秦墨又带着自己贴身的几位随从,一起又下到田间,这次,是这藩台大人手下买的几亩田。

    “不错。的确不错啊

    。”

    到了自家田的田坎上,手摸着那些还未黄透的稻穗,摘下一两颗来,在拇指间捏着,最后,这藩台大人的整个手仿佛都颤抖了起来。

    “老夫这次是相信了。相信姑娘的确有非一般的能力”

    在那田间上,还是九月的落日,汗水从随性的一行人脑门上滴下来。

    这藩台大人最后感慨万分。

    秦墨站在那田坎上,还是半面面纱蒙面,耳边听着那藩台大人的叹息语,面无表情的手也摘下两颗未长成的谷米在指腹中揉捏。

    “大人过奖了,这并不是秦墨有什么非一般的能力,而是,这就是自然,顺用了自然的规律,其实,这并不是秦墨一个人的功劳”

    “的确不是你一个人的功劳”此刻,藩台大人的语气却突然带着些冷意

    “如果我现在把这些东西,拿到圣上面前,姑娘猜皇上会怎么做,对我”

    秦墨顿了顿,低头看自己掌心中的那稻穗颗粒,最后话未果。

    “以藩台大人的官品和在皇上面前的信任程度,皇上应该是会很相信大人吧”

    那藩台大人淡淡道“或许是会相信吧”

    “但是我却不能把姑娘引荐给皇上或者本官上面更高的官职的人”

    秦墨转头,疑惑的睁大眼“为什么”

    然后那布政使将手中的几颗谷粒抛下,冷然道“没有为什么,只是本官现在并不想为这么事儿劳心,如此而已”

    秦墨便有些急了,转头过来“那么当初大人不就是想知道我做出的成果然后用这帮焱国的百姓谋福利么”

    “那是当初”话音落下的布政使大人,语气里已经有了几分拒绝“我是想看姑娘的技艺,但是这种事儿,在焱国,原本就不应该出现的,经姑娘手下的稻谷,一经认证产量会比老百姓手中的稻谷高出几倍,那么后果是什么,那就是百姓会视姑娘为神,到时候人人听姑娘的话愿意被差遣,还有几个人再听朝廷的话,就算我把姑娘引荐给朝廷,可是,姑娘又能为我带来什么,比如在这稻米的种植中姑娘的很多做法我本就并不能理解,如果冒然把你举荐给皇上或者总督大人,到时,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我这个布政使就会大大的受牵连,而帮助姑娘于我也并没有什么好处,既然如此,我何必要帮你”

    “好一句既然没有好处,何必要帮你”秦墨看着那面前大腹便便的人冷笑“之前我以为是江西布政使大人是爱民如子的好官,才费劲心力来讨好你,并且亲手做这一切来为你证实,原来,这一切,还是比不过大人的乌纱帽”

    “也许,我是老了,也许,我就希望国家这样平平安安,不要有风吹草动,不要有波折动荡,现在的一切也已经很好,为何还需要姑娘从中搅合一笔呢”

    这话,落到秦墨心中,却是寒凉。随即,她便又冷笑。

    “你不想让我搅合一笔,可是,我偏偏不如你的意,如此,接下来,我就是要在这焱国的朝堂上好好的搅上一搅”

    ------题外话------

    嗯嗯,第一部分就收尾了,第二部分就是女主到京城发生的事儿了。

    读者:神啊,她在写什么

    神:鬼知道她在写什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