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两百一十一章 见病患,五千
    突然,他忽而的又攀了上来,气郁的爆出一句粗口

    “你他娘的是不是真的是要死在我手里才知道你这张嘴不该乱张”。

    秦墨闭嘴。。

    片刻,见他从自己身上起身,将自己的衣物理好,秦墨胸口还不停起伏,小口小口的喘气,刚才,只差一点,太痛,她尖叫了声,才打乱了他的侵犯。

    男人。。男人。。。就是这么危险。

    秦墨很想从床上爬起来,奈何她身上根本动弹不得。。而且,就算她此刻没有被点穴,筋骨也是无力的。

    她灼灼的眼看他把自己的衣带扣起来,然后抖了抖,人冠禽兽的模样从她身上起来。。

    “我母妃,男人坐在床头,四目相对,距离不过一尺。。

    两张脸贴的这么近,近到他倾身下来,发都落到她的胸前。

    秦墨便听他慢慢说着

    “我母妃,就是在生我的时候落下的那病根,后面生我妹妹时,那病就更加重了,所以,我妹妹从出生之后,身上就自带热症,请了很多名医大夫都说治不好了,但是我母亲妃的病”

    男人纠结的模样五官都挤在了一起,手中的拳头捏的紧紧。

    秦墨看他的眉宇拧成川字,那暴躁的样子甚是骇人。。

    “你母亲不过就是生你的时候从你月子里带来的月子病,这种病,可轻可重”

    这慕容庄突然转头,只看秦墨,一拳落在床柱上

    “你确定这病你能治好”

    秦墨的眼睛眨了眨

    “你要是不相信就算了”

    突然下巴一阵疼,秦墨被他那强劲的力道强行扳过来脸,转眼间,就看他说的咬牙切齿。。

    “你要是敢骗我,这次,我就真把你的筋骨一根根抽下来,你看看到底是你硬还是我硬”

    他瞳孔里满满的愤怒。。

    秦墨看着是那么的心惊,也罢,这男人的暴虐性格,她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

    “好啦好啦”她视线有些郁气的转到另一边“我会尽力的啦”

    “九江城的名医访遍了都有没有办法,一并连我妹妹体内的热毒也始终清理不干净,我还是怀疑,就一个年龄小小的你,你又怎么能知道那病怎么治”

    秦墨听着不耐的翻白眼

    “我都说了尽力了,难道你没有问你那好朋友,这九江城这次的瘟疫是谁治好的么”

    “是你”他有些讶异

    秦墨不屑的看他

    “当然是我”

    此刻,慕容庄的眼眸没有出人意料的一亮或者对秦墨有赞赏,反而脸色一暗

    他不是没有听年妃延讲起,年妃延将她讲成是如何的一个好人,又是如何的伟大,如何善良,可是他一句都不相信,这死女人,他又不是第一次跟她过招,哪是什么善茬。

    “给治病我是可以,但是,我是要条件的。。”

    听见她说的话,他立刻俯身,长长的睫毛都要扫到她脸上

    他问的笃定。

    “什么条件”

    秦墨瞥他脸上的神情

    “如果这次我帮你把你母亲病治好了,你不仅安全无损的放我走,而且,以后遇见再不许打我麻烦,以后咱们遇见,井水不犯河水”

    “好”片刻之后,他应了一个字,这次答应的很爽快。

    “如果你治不好,我就把你的手脚都卸下来,这辈子关在这王府里当奴隶”

    秦墨身体颤了一颤,随后便也应下来

    “好”

    “但是,光口上说不算,我要你立字据,到时候你自己才可以不赖皮”

    随即,便看他离开床头,不屑的低声轻笑声“笑话,难道我堂堂一郡王,还赖你的话不曾”

    他将裤腿下的长袍一抖,威武着便要离开这房间。

    “如果你不写我就不治”知道他的那架势是要离开,秦墨赶快在后面加了一句、

    于是,背对她的高大挺直的背影那样顿了一顿,随后,秦墨见他不做声大踏步走出去了。。

    半柱香的时间,他拿来了纸和笔,砚台在桌上从茶壶里加了水进去轻磨,桌子并不高,秦墨躺在床上透过帷幕看他,见他手捏毛笔便在那纸上龙飞凤舞的姿势来回。

    哎,别说,这男人就现在这姿势,这侧面,看起来还是蛮帅气的。。

    秦墨一直都觉得他长的很好看,算是帅帅哒的男人类型,可是就是心硬,对她手段狠了点。

    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于是就一点都不绅士了。。

    “好了”终于写好了,秦墨看他将桌上的那纸张拿起来,又自己看了看那上面的字,然后隔着距离对秦墨说道。。

    “你身上的穴道只能维持两个时辰,到时候自己就能解开,所以,在这之前,你安静的躺着就好”

    吩咐完毕,他冷冷的声音落在秦墨耳边,随后,秦墨见他不带半点迟疑的转身离去。。

    “对了,这段时间我在书房,在王府里有需要的地方就来找我,你要治病,府里有药材,你若需要外面的药材,只要吩咐,就会有人替你办到,这段时间在王府,我看你也不用特意去走哪里,你身上的链子还是就那样带着吧,反正你力气大,托个那玩意儿对你来说小意思”

    终于,他说完了,说完了,人就不见了。。

    秦墨躺在那床上,听见他刚才那一番话心里又把他骂了了遍,这死男人,居然让她带着这死链子,还要在床上躺一个多时辰。

    什么叫她力气大,他是看她性格是有女汉子么,她力气什么时候大了,气力大怎么还会躺这地方被他收拾。

    哎哟妈哟。。

    秦墨也是在那张床上一直睡到了天亮才起来的。

    起来那窗外的阳光都落进来了。。

    自从那男人走出去,她就睡着了,他说的嘛,还有一个多时辰,三个小时呢,她不睡觉要干嘛啊。。

    只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段了,五月的天,便是热中带凉。。

    窗外阳光灿烂,蝉鸣遍地,这还真是个初夏的天啦。

    秦墨在床上升了个懒腰便起来了。。

    哗欻欻。。她一起身,这铁链也跟着动。。

    秦墨伸了个懒腰之后,才回头发现,真重,这链子真重。

    秦墨走出去,一看这鲜花遍地,金黄遍野,远处的高楼,近处的假山山石,这王府,还真大啊。。

    一放眼望去,秦墨就找不着北,因为对这地形不熟,所以她不知道朝哪里走。。

    但是,再一看去,这王府里处处过路的丫鬟,怎么看便觉得不对劲。。

    “你们看。看啊,她就是郡王爷从外面带回来的那女子,昨晚听说在郡王爷房中过了一夜呢”

    假山的大榆树后面躲着的几个穿红着绿的丫鬟,其中一个梳着双丫髻,便老远处指着秦墨自己抿着嘴儿笑。。

    “哦”同一处有三个丫鬟,便有隔着距离讶然看秦墨“哦,就是她啊,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外头来的,估计就是哪里没有出处的野丫头”

    “是啊,亏得王爷还让她进王爷”

    “哎。你们说你们说,昨晚失了身,今后会不会被咱们郡王爷纳妾啊,纳成小妾,姨娘,今后可都是我们的主子了”

    “姨娘。我呸”秦墨看过去,就是中间穿着一个碎花上衣的中个大丫鬟,不远处一脸鄙夷,便看秦墨对另两人说道“就凭她,也配做个姨娘,我们的半个主子,你看她那身名堂,头发散乱的,除了一张脸蛋好看点,其他身上可有可取之处”

    “就是就是,说不定就是哪里乡下来的野丫头,你们看,王爷怕她跑了,还给她身上带了铁链呢”

    “是啊,说不定王爷早就厌恶她的要命,你们啊,也就别这么多议论了”

    最左边的那位青衣女子才又说道。。

    其他两位丫鬟似乎觉得这青衣女子说的有那么几分道理,便再不看秦墨了,她们在那里窃窃私语时却也看到了秦墨也在看她们

    为了不自讨没趣,于是相互聒噪了几句话后,就端起托盘走了。。

    秦墨陆陆续续听见她们说的一些,但是懒得理,这些事儿,她才懒得管呢,如果不是这个死男人,这地方她才不想待呢。。

    就她们那讨论的那事儿,姨娘。。她们以为做姨娘是抬举了秦墨。

    天知道,秦墨是多稀罕那姨娘呢

    这些丫头也真是话多的很。

    正气恼间,只见从旁边假山后又一个姑娘过来,秦墨见她穿着粉红的细肩窄袖的上衣,外面又套了一件嫣红的褙子,连头发上梳的发髻都是不同于其他丫鬟的灵蛇髻。

    秦墨看她从那假山过来,模样还是长的娇俏,这女子走近,对秦墨盈盈拜倒,行礼间透着恭敬

    “给秦姑娘请安,我是奉郡王的命过来问秦姑娘昨晚可一夜安好,郡王这时在迎风楼上设午宴,王妃也在那里,郡王派遣了奴婢来,说要是姑娘醒了就从这边请过去。。。”

    秦墨听她说的仔细,也明白了这意思。。

    这是叫她过去吃饭。

    那么这最终的目的是真的叫她去吃饭还是为了引荐他娘亲那王妃给她认识。

    这男人,动作倒快。

    那么,秦墨也顿了顿,既然来请了,就过去吧,他倒心急的不行,似乎是怕她食言了一般。

    秦墨推辞说去洗把脸。。

    然后让那丫鬟在外面等,其实,自己已经又进了那房内去,从梳妆台下面的妆奁,看见一根银簪子,取下来给自己带上。。

    其实心里在盘算着王妃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用的是红参,枸杞,还有一些药,秦墨没有闻出来。。但是红参和枸杞这两种是女子补身的。。

    昨晚,秦墨当时判断这是现代人们常说的月子病,但是不知道这古人有没有月子病一说。。

    秦墨将自己梳洗打扮好,果然是人靠衣装,就这么梳妆梳妆,整个人都亮堂起来了

    最后,秦墨穿着那身粉红襦裙,然后梳了头发,整齐的出了门。

    一出去,梳妆好的秦墨硬是让外面等她的那位姑娘后面眼睛一亮。

    然后,来的那位丫鬟前面引路,秦墨跟在她后面,一路朝那所谓的迎风楼的楼上走去。。

    两边是抄手游廊,一排的朱红,处处是雕梁画栋,景色都装点的华美而大气。。

    这迎风楼正楼是在二楼。

    秦墨就被那丫鬟领着,一路带上,也给秦墨看这远近风景。

    荷塘两只鸳鸯在洗澡,这廊外那树枝下面挂着的各种鸟雀等等。。

    然后,终于来到这迎风楼。。

    等秦墨去时,这用红缎铺成的大圆桌子,周围都是一圈大交椅。

    这桌子面向内院花园的景儿,外是荷塘,所以夏天中午在这里吃饭,迎着南来北往的风,果然是清爽怡人的。。

    两边的紫色帷幕,早被丫鬟用珍珠串成的月牙钩挂起。

    可以看见大圆桌上的杯盘碗盏,里面盛着的一盘盘都是山珍海味,珍馐之物。。盘碗是一摞堆着一摞。。

    最上坐的自然是那王妃,秦墨也搞不懂这到底辈分封号怎么排的,假如这就是王妃,便是这小郡王他娘。

    旁边坐着的是秦墨之前见过的那趾高气扬的那郡王府的郡主慕容翎,右边便是这秦墨见了很多天的这男人慕容庄。。

    有些懵懂,看着前面的一幕,旁边的侍女见秦墨发呆,忙不迭在旁边用胳膊蹭了一下秦墨

    “这是王妃,旁边的郡主,郡王,你快点行大礼”

    大礼秦墨一愣,她从来不知道正式的大礼是什么样的,脑袋一转,最后不得不学那电视上,那人家的行礼。。

    她双膝跪下

    “草民秦墨拜见王妃,郡王,郡主”

    “哼”慕容翎在旁边立马偏头从鼻子里冷哼一声,都懒得看秦墨,只是把下巴抬的高高,看来上次的仇她一点没消。

    “原来你就是秦墨啊,这么小,庄儿今早一早跟我说起,我都只还不相信呢,就这么小的姑娘,庄儿你何必为难人家,你看你给那姑娘手上脚上都拧的是啥,就这么小小的俏丽的姑娘,你竟然也舍得。。来。。坐吧”

    “庄儿,你别负气,把人家姑娘手上的东西给取了”

    慕容庄原本不欲说话,这种场合,都是女人,有损他男人尊严,可是一听这自家母亲一再的说,也不得不把视线挪过来,移到秦墨身上

    脸上依然看的出傲慢的神情。。

    “那好,手上可以取,脚上不行”

    半晌,这慕容庄才如此开口了。。

    “你以后为我母妃捡药,煎药都要用手,我且就暂把你手上的链子取掉,如果被我发现了你有不轨的念头,我立马废了你双手双脚”

    秦墨身体颤了一颤。。

    但是转头过去,片刻,那王妃却笑的和蔼。。

    她看秦墨长的实在是水灵,就这么十五六岁的丫头子,跟翎儿一样大,母爱的天性就发挥了。。

    “来,姑娘,你叫秦墨,以后我就叫你墨儿吧,你今年多大了”

    那便有旁边的侍卫等慕容庄一挥手示意,上前果然站住两秒给秦墨开锁,然后解了手上的铁链子。。

    只是手上被解了这也轻松了很多啊。

    走路时就不会手上的链子打到膝盖上了。

    “我叫秦墨,姓秦,单名一个墨字,我今年虚岁十六了”

    “唉,我的儿,虚岁十六,跟我家翎儿一样大”

    “母妃,你可别对她太好,她可并不是什么好人”听这话,慕容翎在旁边不服气的叫了一声,便对她母妃娇嗔道。

    秦墨不语,低头,这兄妹俩都是如此不待见他,偏偏他们母亲却这样喜欢自己,想起来也是惭愧。。

    “我家翎儿啦,就是从小被我们惯坏了,我看这孩子,心性倒是不坏,看她的行为实在还乖巧,我就忍不住喜欢她了”

    “母妃,你可别喜欢她的太早,这丫头可不是你想的那么单纯善良”

    果然,这慕容庄又在旁边不冷不热的参上一句。

    “你呀,我又不是不知道你那脾性,你们兄妹俩,都是一个性子”

    “既然人带来了,母妃跟她慢慢聊着,我还有公务在身,便先不陪着坐了”

    那王妃转头,淡淡的神情点头道“你如果有事儿,就先去忙吧”

    那慕容翎见慕容庄一走,也立马就要脚底抹油要开溜

    “既然哥哥走了,我也要走了”

    “你不能走,你要陪我一起吃了午饭才能走”

    慕容翎急了“那为什么哥哥能走我不能走”

    那王妃的声音也有些沉“因为你哥哥有公务在身,你可不吃饭又去哪里野去”

    最后,这慕容翎听这母亲的语气不对,最后只能坐下了。。

    这么讨厌秦墨,偏偏秦墨就是在这里还始终赶不走。。

    “来,你到我身边来”恰好这慕容庄一走,那王妃身边右边的位置就空了出来。秦墨一愣,见那王妃的确是在朝自己招手,而且那位置的确就是她身边。。秦墨自己也有些懵懂了。。

    最后见这王妃是笑的真心温暖,自己心里咯噔一下,也就被她给感染了。。

    既然脑子不受控制,自己便一步步走向她身边。。

    这就是母亲么,从穿越过来,秦墨再也没有体会那种女人温情的一面了。。

    “你来坐,挨着我身边坐,也不知怎的,看见你第一眼就觉得跟你特别的有缘,既然你是我儿拖你来瞧我病的人,你总要对我多了解才是啊”

    秦墨颔首“王妃说的是”

    真没想到,这两个这么暴脾气的兄妹,却有这么温柔和气的娘,这老天真是不会做神。

    然后,那王妃叫人传饭来,又跟秦墨拉了些家常,然后秦墨也趁着她跟自己谈话期间,认真询问了她的病,得病初期的症状,原因之类的,然后一聊就从中午到了下午。。

    慕容翎早就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

    偏偏秦墨就和那王妃很投缘。。。。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