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百九十九 谈感情
    reaco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扑    男人终于收场,附在她身上满意一笑,末了,还轻揉刚才被他扇过一巴掌的脸,头贴在她的颈。

    “你知道我还是喜欢看你顺从的样子”

    顺从黑夜中看他那得逞的样子,秦墨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

    深夜,木桶,隔着屏风,秦墨听见外面木桶里的水声

    搭在屏风上男人的衣服

    他可真不避讳

    秦墨觉得十分无语,只是这种熏风微微的夜,烛灯下,透过屏风的男人精壮健硕的身躯,秦墨只看这觉得脸一阵阵熏红。

    可是怎么办呢,又不能躲开,她的手脚摊在床上不能动

    “痛么”

    洗完了澡的男人,穿着一身白色亵衣爬上床来,他一俯身,低头看秦墨,发丝便从背脊滑落下来,落到秦墨身上

    秦墨的眼轻微眨了下,长长的睫羽在眼下划开一排暗影。

    她转头,不想看他。

    “怎么,就那么讨厌我”

    他低头,覆上她软糯的唇。

    “你别碰我”

    秦墨真得一侧头,发飙了,整个蛾眉都拧了起来

    侧向一边的清丽小脸满是淡漠。

    她是真讨厌,讨厌这些男人

    更讨厌这种总是被强制摆布的感觉。

    在大力出气的过程中,胸也微微的有些蓬开,这是秦墨没想到的

    头上的带着的帽子,在他带着她从客栈到山庄的路上一路飞奔是半途就掉了,青丝早就如瀑布般滑落

    此刻,铺在整个枕畔,女人的容貌如花,眼中带泪,一副令人心动的可怜模yàng儿,令人要有多爱就有多爱,要多心疼就有多心疼

    “嗯”

    男人伏在身上粗重的鼻息,语气里却是满满的怨怒

    “如果不是看你还不足岁的情况下,我真想立马将你办了”

    秦墨听得出他话语里的意思

    只是依然侧着头,依然是冷冷的模yàng一副拒人之外的模yàng

    这慕容庄见这一幕太不甘,许久之后,又松开拳头

    一下子都铺在秦墨身上

    “嗯”

    他的狂乱来的在秦墨的意liào之外

    但是,她知道他现在再怎么发疯,到底不会真得动他。

    如他那样心高气傲的人,又怎么会舍得就这样把自己的自尊让出来让自己掌握。

    而且,秦墨还有一件事儿是不知道的,那就是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坐拥随州这么一个繁华的人烟辏集,车马軿驰之地,开赌坊,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开得起赌坊,那都不是一般人,为什么这么说,赌坊自古是龙蛇混杂,三教九流各色人物汇集之地。

    若无财,自然不敢开赌坊。

    若无势,自然也不能

    一个青年人物,这么年纪轻轻,就能一把手打理随州城这么大赌坊,自然是青年才俊,但是,他背后的势力呢。

    赌场搞暗箱,勾结北疆胡人,朝廷四品大员根本不放眼里

    赌场里的气势大于官衙

    上次押运那么大的桩的货物出城,那门口的守卫竟是没半个人拦住检查

    这厮的身份就真得只是一个随州城里一个经营赌场的普通商户

    虽然秦墨对他的身份是有稍稍怀疑,但是,要掌控他的秘密,还是看起来没那么容易。

    红纱帐里,各种春色旖旎

    秦墨任由他在自己身上各种发泄折腾

    自己便闭眼不理。

    第二天醒来,秦墨看见手脚上缠着的绷带,身上的衣服也被人换了,抬头一看,床,还是他的床

    惊悚了一下,片刻,看见一张放大的脸。

    他沉沉的目光。

    昨晚的动情对两个人来说,似乎都有点尴尬

    尤其是他,秦墨看见他耳发之下眼角的疲惫

    “不用紧张,那衣服是我让丫鬟进来换的”

    看出她的心思,在坐在床头淡淡的语气道。

    只是片刻,眼又挪到窗外一边,眼看那懒懒的白日的光从窗棂上铺下来

    “昨晚我说的事儿你考lu的怎么样了”

    “什么事儿”

    “帮助我,在这山庄里,帮我管账,挣钱”

    秦墨的蛾眉又朝眉心拧了拧

    许久,人便转向一边去。淡淡道“只要我答应了你,我就会做到但是,如果你敢伤害我家人,我第一个除掉你”

    “是么,我就喜欢这种女人身上的这种气概”

    秦墨听他说这样一句话之后,再不说话。

    “但是你觉得你怎么能除我”

    “秦姑娘,秦墨姑娘,你猜,你还是第一个让我如此着迷和感兴趣的人

    “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那耳边又想起男人的话语,带着点愁闷

    “就稀里糊涂的陷进了,你是有毒么,你身上到底有什么,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在吸引我”

    他的声音淡淡,带着点伤感。

    “要知道,过去二十多年,我可从来没为谁手软过,其实刚开始见你时,对我来说,你给我的印象也就是一个黄毛丫头,稍微有点滑头

    毛丫头,稍微有点滑头,呵,可是现在情况是真滑稽,为了你,我去掉了我的面具,露出我本性,我的真实面目,而你呢,你却一再的冰冷,反而让我越来越看不清”

    对她他居然一再的下不了狠手。一再的手软,一再的退让自己的底线

    “你的心是石头做的”

    以前,他以为他的心就够狠

    可是,现在这个才十多岁的女人,给他的感情,没有人能比她的心更狠

    无论他怎么折腾,她原丝不动。

    身子被扳过来,秦墨听他的话,不语,片刻,将头转过去,小脸上依然一片淡漠。

    “你不想听我说话,那么,我在告诉你,你的手脚我请了百药谷最好的大夫来给你接上了,但是,伤筋动骨,短时间内你犹然起不了床,这段时间,我会把你挪到西暖阁去,拨一个我的丫头过去照顾你,你自己好之为之”

    秦墨闭眼

    “你把我困在这里,到底需要我帮你什么做什么事儿”

    正待他起身要走,秦墨突然从背后开口了。

    “我把你真正困在这里的原因不是我非得要你帮我做事儿,而是,我就是想了解清楚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性格”

    “说白了,你还不就是不甘心么”

    一时间,男人竟无言以对。

    “你在这里帮我赚钱,账本,这方面比我懂不是么,你觉得那些商铺有升值空间,你也可以帮我买下来,做新的赚钱的生意,因为我已经发觉了你不是一直在做这个么”

    秦墨低头想骂,妈蛋,他对她各种细节还真清楚,她自己家里还一堆账本要看。谁有能帮她。

    “我们这里除了赌坊,每个月还有布庄,盐,茶各种收支”

    “你们居然还卖盐,卖茶”

    秦墨苦笑,古代,特别是盐,每朝每代几乎都是被皇家垄断的,卖盐的,毕竟要经过官府首肯。

    看吧,秦墨就知道,这男人,十之都跟官府脱离不开。

    接下来,秦墨冷笑

    “那么,你说的这些我都已经答应了,我要干多久你才放我离开”

    “看你表现”

    表现,秦墨又想骂人了,她最讨厌这种没有期限的东西。

    “我想我们原本没有那么大的仇恨吧,就算我是知道你们赌坊的秘密,但是我也从来没有做出过伤害你们赌坊的事儿不是么,是你们把我抓来并且,我也是为了逃走才另想的办法”

    “没仇恨”男人陡然提高音量,又反问道“秦墨大姑娘,难道你忘了,咱们的仇恨可大了,你辜负我的信任,砸了我北疆的生意,并且扰乱我赌坊的生意,我有多少账等着跟你算”

    “你这人也太倒果为因了吧”

    “你有异议”男人的神情明显愣了下

    “没有”片刻,她兴致寥寥的回答,低头。

    “不过,既然是如此,我觉得你还是先在这里,把伤养好了为宜,我是会每天去西暖阁那边看你”

    突然,他转了话头。

    秦墨又闭眼。

    “你就真的那么信得过我,不怕我再对你做出不利的事儿”

    “当然不怕”男人一抬头,笑的轻蔑“我既然有办法把你留在这里,又怎么会没有办法帮你乖乖听我话”

    “真是卑鄙无耻下流”半晌,女人斜眼过来,狠狠道出几个字。

    眼中的光如冷箭。

    “我能想你是在夸我么”

    许久,她睁开眼,看了一眼男人目光已经移开了方向。

    “既然如此,你这边要我帮你,我自己的生意当然也需要有人照意,我有要求”

    “什么请求”

    他亦是淡然却又带着一丝漫不经心。

    “我身上还有很多的事儿没做,我现在手里还有一项大工程,随州离临水太远,你得让我时时可以回到钦州”

    “这个我同意”

    男人的语气有些无谓

    “你的名zi到底是什么”

    秦墨斜眼看他,这个男人,到现在她对他的底是一无所知。

    “用不着你管”

    男人头也不回,面对秦墨的问话,折扇呼啦一摔开,然hou,跨着大步昂扬走出去

    秦墨在那西暖阁住上了一个月,果然身体渐jiàn好了起来

    青儿是慕容庄派过来照顾她的丫头

    这山庄里丫头其实不少,可是这青儿似乎是男人手下很信任的大丫鬟之一

    她和柳儿是一对姐妹花。

    “姑娘,这是公子送来的燕窝,养身体的”

    已经在这西暖阁待了一个多月,秦墨的身体也要坐乏了

    但是,只是这山庄里的花花草草挺多,花园也好看,蝴蝶鲜花什么也多,闻着花香,人也就清爽了不少

    她在这山庄养伤的期间,这男人吃的,喝的,被给她少送

    “燕窝现在这时节不是京城才有么”

    秦墨看着碗里的东西,虽然是白燕,色泽却是燕窝中的上品

    秦墨再怎么没见识,也知道在临水,钦州,大户人家是很少有这东西的

    如同虾,其实,上次

    其实,上次,在客栈里,客栈小二送进来的那一盘龙虾,是大湖或者靠海才有的

    这随州虽然河流多,却没有湖,更不靠海

    要吃这个东西,必须有船从沿海或者有湖的地方装载了运过来,可是到随州能从那么远运东西过来,毕竟朝廷漕运,可是,这个没有势力,那船只也不可能轻易通船进来,那么,这个男人的背后,越来越不可小觑啊

    就像这燕窝,古代宫廷的燕窝自然不珍gui,可是这也是秦墨至穿越之后第一次吃这个东西呢

    两口喝下肚,秦墨便从椅子上起来,现在的她身体已经可以起来到处行走

    “你们主人呢”

    “公子正在较场赛马”

    “我也去看看”

    秦墨起来便朝朝那大门走去

    “哎姑娘”

    这秦墨前面走,青儿就在后面追

    今日校场集会,随州果然是焱国的大城池,每月三四五月,都有人在校场集会,一些练武之人操练比武的地方

    立马就是端午了,所以,这大校场内,有各种练骑射,舞剑的人在里。这几次就是娱乐比赛的时候。

    而比赛的这些人中,当兵的人又占大多数。

    今日较场热闹,秦墨赶过去时,周围已经被人群围的水泄不通

    青儿一个进在人群里叫秦墨的名zi,可是秦墨已经自发的走到最前面去了

    “那个是赵府家的公子人称铁臂无双的,可厉害了”

    “那个是河东武馆家的大当家,都说那大当家的功夫也了得”

    秦墨一走进,听他们议论纷纷不知道在说什么

    可是那比武场上也没见那男人。

    结果,秦墨又看见另一边有不少人围观

    不少人在哪里拍手叫好

    见那练兵的总教官都在那里

    “嗖嗖嗖”

    秦墨挤过去,一个场上六七个靶子一身素白衣服的男人,骑在一匹棕红色的马匹上,一群人中他跑在最前面,手中的箭嗖嗖向前发,然hou,一圈完了,又调转马头,手中的箭高举,眼瞄准靶子

    几枝箭同时发,结果都正中红心

    “好箭法”

    连秦墨这样不常看练武这一块的人都一下子被这精准的箭术给迷住了

    男人听见秦墨的声音,朝这边看了一眼

    阳光下,俊美的侧脸,邪魅的俊眼,气质凌人,身上有股让人不可接近的冰冷感,觉得危险,可是有忍不住为他的硬件优越叫好

    马儿健硕,人的背脊的线条也如行云流水一般的优美。

    看见秦墨在这边,那男人骑着马拉着缰绳直直朝这边过来。

    “谁让你过来的”

    突然,靠近自己,他冰冷的声音

    秦墨愣住

    随后,他看向秦墨旁边的青儿。

    严厉的语气

    “回去罚跪”

    青儿低头,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秦墨也忽然间不知所错

    三个人最后从那较场里出来,马已经丢给了别人

    “你别怪青儿,是我出来,她没挡住”

    好久,只听他再没有声音,秦墨便以为他不发声了

    只是片刻之后,又一支手突然过来,一把掐紧了自己的喉咙

    喉咙被掐的紧,秦墨惊惧的瞪大眼,他的手劲很大,而且每一次,一开始都用了十足的力道。

    又痛了,那种死亡的感觉又要来了

    秦墨干咳了两声,然hou用里打他的手,片刻之后,男人终于放开了

    “不许你窥探我的任何一点私人的东西”

    自此,秦墨冷哼一声,自己便跟在那最后。

    刚才的那一幕,身边还很多行人好奇的朝这边看,而秦墨也觉得实在是丢脸

    这男人,性格狠戾,一点都惹不得

    “叫你看的账目你看的怎么样了”

    秦墨现在帮他看随州几个大店铺的账目,有时候,他也会突然甩一两本不知道那里的账本出来,然hou让秦墨检查

    他吩咐的事儿,秦墨还不敢不做

    其实,她真得想跑了,但是,到底还是没想好用什么方法,要给他一记重击,自己才能全身而退吧

    她实在不喜欢过这种失去自由的日子

    回到房间,秦墨开始喝茶,埋头苦思,而青儿亦是在旁边、

    “青儿,你知道你家公子以前可有过女人没有”

    这话问的青儿一愣

    原本在用拂尘打扫的青儿转过头来奇怪的看秦墨

    “姑娘问这个干什么呢,说起来,也真是怪,我在公子身边的时日不短了,似乎也没见他对什么女人动过心”

    “你们公子会不会是那方面有问题,或者取向有问题,你有没有见过他跟那个男人一起有说有笑”

    青儿一愣,许久摇头

    “似乎也没有男人的话,就跟那练兵总教头的关xi,那里的射场比较大,他练习骑射的时候喜欢去那里,但是,他会和总教头说话,但是也不算关xi好,这是公子私事儿,

    子私事儿,姑娘还是别多问了吧”

    秦墨琢磨良久,突然抬头,看青儿,笑的暧昧

    “青儿,你和你姐姐柳儿,除了平日里帮他打理事务,又特别是赌坊,私下跟他接触的机hui也不少吧,你们两个谁更喜欢你们家公子一点”

    “姑娘,你就别问这种问题了”

    秦墨故作调侃

    “青儿,你就别扭捏了,你和你姐姐到底谁更喜欢,或者,你们爱他么”

    “姑娘”青儿那脸上的一抹晕红颜色更深了

    “姑娘,你别笑青儿了,青儿这一类人都只是下人,除了公子,没人能懂他,在他面前,我们不敢僭越的”

    “不敢僭越是不敢僭越,喜欢是喜欢,喜欢又不是错,为什么不敢承认”

    “你是喜欢他是么,每次看你看他的眼神”

    青儿凝了好久,她觉得秦墨说的对,也佩服秦墨的勇气,也是秦墨的逼问,好久才底下头,点头

    “嗯”

    ------题外话------

    这章写到中间的感觉已经变了,衣原来的思路不是这样的。

    但是返回不了,一是时间紧,衣不想断更。

    二来,衣也拉不回来,我本来想把男配些的是那种残酷的狠,女主可以使劲虐,可是后来,写了那句男主的独白后,发现没法这样写了。如果不改情节,女主会把丫鬟给男配扔床上,改情节,令说。

    推荐一个文文,新人的,今天戳衣的q,让衣给个题外,衣就答应了,小伙伴们喜欢可以去翻翻看,好看可以收藏下

    医色生香艳大

    内容介shào:

    晋阳候世子胎里带毒出生,一年四季,有三个季度是泡在药罐子里没得出门的。

    有一天突然想不开,跑到深山野林去,寻了个大夫。

    还是位瞎子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