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百九十章 颜尤夜,我能相信你么

第百九十章 颜尤夜,我能相信你么

作品:打造一品盛世田园 作者:紫菱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是,老实说出来,是谁。那男人是谁。!”

    秦墨的手腕被他勒的痛,从地上想起身也不能,只能连连呼痛,眼上的蛾眉都拧在了一起。

    可是男人一点不放,只喘着粗气

    “说,是谁——!”

    秦墨想推,可是,这已经成熟的十八九的身体,绝对不是她这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手腕能扳开的。

    紧贴的躯体,秦墨难受到男人喷涌出来的雄浑气息。

    原本秦墨是想收口,把刚才找的那胡诌的理由给收回来,但是这死男人这么不依不饶的

    女人频频拧起蛾眉却就是不改口

    “反正不是你——!”

    “唔——!”

    伏在女子身上的人身头猛的朝下面一扎,秦墨觉得口被封住了,接着,密密麻麻的清凉却是落在了颈脖还一路往下。

    “不。!”

    “颜尤夜——!”这刻的秦墨真得是一声哭了出来。

    她错了,不该找这个烂理由的,男人都是有兽欲的,他现在这个环境已经能充分激起他的欲望了,偏偏秦墨这情商低还好死不死的在火上浇油,欲哭无泪,这不是自己挖坑往里跳么…

    “没有,颜尤夜,没有,刚才的话是骗你的。没有其他男人,你快放我起来,你别这样,吓着我了,我保证不追究你,反正今日的事儿也没其他人看见,我就当着什么事儿都没发生——!”

    她算是一把自尊都丢尽了,但是现在这个情形,从一开始,所有的事儿就都是她自找的。

    自己把他领进门,还以为他无害。自己把厢房给他住。然后时间到了自己没赶他出去。

    然后,给他机会让他对自己做这么禽兽的事儿。

    试想,今日的事儿,如果是平常的秦墨,受了这等屈辱,怎么都的咬牙报复回去,不让这厮脱一层皮也要剥皮抽筋,可是,也是害怕这颜尤夜知道秦墨的性子,万一怕自己秋后算账,到时候自己回去吃不了兜着走还不如在这里干脆的把自己给毁了干净利落。

    也就是考虑到了这点,秦墨便提前把软话说了…

    等回到覃庐,第一件事儿自然就是直接把他赶出这里,让他再没有机会伤害自己。

    “小墨儿,你以为你说这话我就会信么,以你的性子会真得回去不跟我计较——?!”

    男人那邪魅的桃花眼眼尾挑开,语气满满都是悠然。

    他的手指轻轻的抚着秦墨下巴,动作轻佻。

    秦墨听见他话落之后的清凉的抽气声,脑袋闷闷的转向一边。

    “这虽然这性子是冷了点,但是这小身板结结实实不冷啊,软软的,暖暖的,压着,丫头,你说我是从哪一部分开始好——!”

    “你。混球——!”

    秦墨真忍不住了,就算被他压着的手臂硬是提了半尺起来,差点就给他一个巴掌招呼脸上了。

    可是这厮眼明手快,显然比反应秦墨也不是他的对手,到底男人在力气上太占优势了。

    支起的手臂被他又强行压下去,秦墨再动一动身子,结结实实的再抽不出来气力…

    “好吧,我不挣扎了,你想怎么样你怎么样吧,总之如果你动了我我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女人惴惴的语气,最终,终于全然放弃了挣扎,手摊开在狐裘上。

    其实,心里有个声音,她在赌,她赌这男人的心到底不会那么狠。

    但是男人性格也的确摸不透,上一刻天使,下一刻魔鬼,那么全凭运气了。

    女人没有再挣扎,手摊下去,整个眼却闭上,从眼角滚落的泪水,连自己都没有发觉,只觉得鬓发湿湿的。

    反正这么荒凉的地方,今日也不会有人来了。

    树林中,到了中下午的雪却越下越大,甚至能听见那斯斯的雪落的声音,还有沉沉叠叠铺在那树枝上,头顶几弯松柏压下来,让地上的光亮都减少了些。

    随后,只听见头上一道轻轻叹息。

    半刻之后,秦墨身上的身体起来了…

    “墨儿,你知道我怎么会真舍得伤你——!”

    随即又两道轻轻的叹息声。

    秦墨猛的睁开眼,便看见一双沉甸甸如宝石的黑色瞳孔。眸光如黑曜石的光亮,精亮又带着幽色

    终于,这男人从秦墨身旁起来,轻轻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衣衫,而秦墨,也从地上爬起来,坐在他铺在地上的裘衣上。

    双手抱肘,双腿并拢在一起,好久,眼角的眼泪已经冰冷,只是还一句话不说…

    秦墨不说话时,只见颜尤夜不知道怎么的,从这地上往外走去…

    原本是晌午出来的,现在这雪下着下着天越发的暗,一瞬间,仿佛就到了下午…

    颜尤夜出去了好久,秦墨只看见他独自一人人走像那雪林,看见他领上的皮毛落了白色雪花。

    却不知道他是去哪。

    只是半个时辰的时间,男人才回来,天却已经暗了下来,比之前更暗…

    “不行了。找不到来的路,雪太大了,估计是连下山的路也封住了——!”

    秦墨看见消失了许久的颜尤夜又从一颗柏树边穿行了过来。

    雪大,本来中午就到小腿,下午更是洋洋洒洒下了一场鹅毛大雪,此刻,雪已经没到膝盖。!

    就连行走都困难。

    秦墨眼见天就快黑了,听见颜尤夜如此说,也不管他身上落下的那些积雪,站在雪中行走都不便的狼狈模样。

    ‘噌’的一下从地上站起来,还踩在他的狐裘上。

    “那怎么办呢,看这天,都晚了啊,香香他们呢,是走过了还是没走过,管家不是说要让我们在路上等么——!”

    颜尤夜还一步一步在雪里踩着,幸好他出门外面是穿了一件雪白长袍,帮他挡住了外面的风。

    可是,也是因为这样,雪地更难行。

    “我刚去过我们来的地方,可是已经分不清路了,林子里到处都一样,这大雪足足下了两个时辰(一个时辰两小时),把之前留的那些脚印都抹掉了,我去找,但是已经分不出来的路是哪条,哪个方向。”

    “那怎么办呢——!”

    突然没想到,就这么一个小插曲,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麻烦,雪天封路,她对这林子也根本不熟,那会管家让她在附近路上等,可是,那会找这个避风的地方路是走的远些,但是也不至于说走不回去啊。

    眼看见就渐渐要黑下去了,这外面又这么冷,又是风又是雪。

    今晚该怎么办啊,难道要在树林里过夜?!

    不要啊,她秦墨从小到大,还没在这种地方过过夜呢。

    “别想了,你能想到的我都想过了,我去找的时候把沿路的树都做了记号,但是雪天难行,那会来的那条路,那些脚印早就被新下的雪盖住了,我害怕你留在这里一个人害怕,所以不赶再耽搁,就回来了。!”

    男人振振说道,然后又看了秦墨一眼。

    其实这男人每次这样一本正经模样看起来尤其那侧脸,看着还真不赖,是一种酷酷的帅。

    只是秦墨现在欲哭无泪。

    急的跺脚。

    “那怎么办啊,难不成今晚我们就要在这林中过夜!”

    话音一落,怎么又觉得心里一酸,便又想落泪了呢…

    今日的秦墨实在是太反常,不同以往,原来真面对一点无措的小事儿的时候,自己也能这么惊慌。

    “你不是说你对森林熟么——!”

    颜尤夜听见秦墨这话,本来站在旁边用手在做什么的他,乜斜着眼不屑的看了秦墨一眼。

    “我当然熟,每次我陪皇上狩猎时,也不是要穿多少个山头,但是这是雪天,情况不一样,而且,比起你一个姑娘家,我当然自认为不你熟。!”

    这颜尤夜在旁不急不慢的解释道。

    秦墨听出点端倪,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侯府公子,居然可以陪皇上狩猎。

    “不错呢,你还陪皇上狩猎,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估计是连皇上的名讳都不敢提了——!”

    秦墨故意揪着话题打趣道。

    “那有什么,我好歹家里又爵位是小侯爷,我姐姐又是贵妃,虽然品阶不高,但也好歹是贵族家公子,皇上他老人家还喜欢我的很呢,我在皇上面前还很漏脸——!”

    故意解释这个的颜尤夜似乎是很理直气壮。

    秦墨了然了,便闭嘴,也是,就算是侯爷,但是有个得宠的贵妃姐姐是不一样。

    一家人门楣都高出来很多。

    也心里有点小欣喜,能跟着皇帝,皇族的人,想想还有些小荣幸呢,到底这钦州临水都是偏僻地方一个,连大官都难得见一个,更别说皇族,皇上。

    “你在这里站着,我去找点树枝来——!”

    而刚才他说话,身体一直侧对秦墨,秦墨是见他一直低头,身体在动着,现在才发现,原来他是在那里捡到的一根有两根拇指粗的树枝用那身上在小刀在把那枝干的头削尖。

    “好”秦墨有些好奇,弱弱的跟在他身后,轻轻掂了掂鼻尖说道。

    “你要干嘛——!”

    “干嘛——!”听见秦墨这句问话,颜尤夜转头的看秦墨的脸眼神带着怪异,声线拔高,“当然是在弄防野兽的工具,而且,我要去找点树枝,今晚肯定这雪肯定更大,我们现在找不到更好的地方只能先在这岩壁下躲,如果不去找点枝叶来夹在上面,晚上那么冷我们怎么能熬的过去。!”

    真要在树林里过夜么?!秦墨这句话没说出口,想想真得是悲惨啊。

    可是颜尤夜没多理她,片刻之后,便带着那根削尖的树杆出去了。

    “这小刀给你,你拿好,记着防身用——!”

    “那你呢——!”秦墨见他的架势,这就是要出去,可是这森林里,现在除了雪落什么都没有啊…

    就算是树枝,也并不是那么好弄的,只有一把刀具,他给了他就没有了。

    “你不用管我,我有这个就行了——!”说的时候,颜尤夜支了支手中的棍棒。

    秦墨看了看那棍子,只是拧着男人一角。

    “那你也要小心点——!”

    “嗯——!”

    回手抱了一下秦墨,男人掌心的温热立马锁在腰间,秦墨承认自己没骨气…

    居然都不计较了之前他是怎么对她做这些过份的事儿的。

    颜尤夜出去了。

    一步一步踏着雪,在这刚才一来一去的说话的时候,雪依然一点未停反而越下越大,秦墨手脚早已冻的冰凉。

    想着颜尤夜开始还铺在地上的裘裳上面也都落了雪,将之从雪地里拾起来然后抖了抖上面的雪花借着包裹在自己身上。

    抬头看看四周冷啊,天真冷。颜尤夜出去了,就连一个陪自己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从来没在野地里过过夜,今天怎么会这么倒霉。

    不管是穿越前还是后,她都没有想到自己会今儿遇上这么一桩子事儿吧。

    没有人,四周真静寂的可怕。除了风声,雪落,唯一感受到的,就只有冷,还有就是,肚子有些饿。

    不出大半个时辰,颜尤夜回来了。

    比预想中的快。

    男人手中拖着几大枝松柏的枝,右手明显的看出还抱了些柴火。

    只是干脆的柴火上依然有雪。

    秦墨知道他要做什么,这是这里唯一一处背风的地方,拉着那柏树枝应该是来搭棚的,那么粗的一根,估计是被雪压断的。

    “快点来帮忙——!”

    男人站在不远处吆喝了。

    秦墨过去帮忙,拖着那枝叶来搭在岩石上面,和颜尤夜一起,这样之后,这下面恰好就成一个拱棚似得,上可以避风避雪。

    人便可以在这里面。

    “你不是富家公子么,谁教你这些的——!”

    秦墨有些奇怪,古代的富家公子难道不是整天在屋里调戏丫鬟,姨娘,在外花街柳巷然后秦河边上寻姑娘听曲么。?!

    怎么还懂这些野外的生存方式,看他拖了一根树枝回来,秦墨以为又回到现在在看贝爷的荒岛求生

    “谁告诉你富家公子就不用做这些——!”

    颜尤夜从小刀做砍那些树枝时,跟秦墨说话却发现这丫头在发愣。

    停了下“你在想什么——!”

    秦墨一怔“没什么,没什么——!”

    颜尤夜收回视线

    “焱国也是马背上得的天下,所有贵族子弟从小就要求连骑射,在野外若是这些都不懂,还怎么去练习驭马之类,再说了,我跟灵叶,和其他一些贵公子也不同,他们喜欢美酒,我们喜欢游历,所以,野外生存的方式,肯定是懂些——!”

    “哦——!”秦墨点头。

    颜尤夜正在忙什么,一转头,看秦墨在用小刀剔着什么,男人略睁大眼

    “看你的姿势对这些也熟悉的很嘛——!”

    “我。!”秦墨怎么告诉他,她前世家在农村,跟外祖父母干过这些,但是这穿越之后,她也命更惨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那小山村,这些活我很小就会了——!”

    秦墨转头一个笑脸,讲着这些说辞,却笑的勉强。

    颜尤夜闷闷的看她笑的一脸有些勉强的样子,紧抿了唇,便一个字都没说。

    晚上——

    呼啸的北风,一个娇小的身体被男子抱在怀里,紧紧。

    女子头上的风帽恰好被男人轻抱着头枕在自己的颈窝里。

    “都是我不好,冷么——!”

    如果不是他带她走开离原线路那么远的位置,也不至于赶上暴风雨让整个积雪堆起失了方向。

    而且,秦墨说的对,到底他从小在侯府长大,对这些荒野掌握的技巧也不够,否则也不至于认不准方向,两个人都在这大森林里出不去,然后让秦墨跟着他一起受苦。

    “嗯,没有关系,不冷——!”

    颈脖间传来女人软软的无力的呓语,她的整个身体都被他抱在怀里,他的背靠着岩壁,腿压在积雪上,恰好那腿下还有一张裘皮将雪地和人隔开。

    秦墨心疼他,两个人这样一起,才能取暖。

    如果那天时还早,也许他们还可以拼一拼,走出去,可是,这风暴太强,时间也晚了。

    四处荒无人烟。

    如果没有离开而丢掉了这个辟护之所,他们今晚在林子里会更难捱的。

    茫茫丛林,冰封千尺。

    想来还真挺绝望的。

    “小墨儿,你还讨厌我么——!”

    拥着她背脊的男人,黑夜中,看不见其他,只听见那略带沙哑的声音,还有一双秦墨抬头时就能看见的幽亮眼眸。

    “就没有喜欢过你——!”

    秦墨回嘴,两个人,黑夜中,只看得见对方的双眸,眸光酌亮。

    黑夜中,男人的唇角拉开,苦涩一笑,片刻,便把秦墨拉的更近些…

    然后怀在胸口。

    许久,秦墨都以为听不到声音了时。

    耳边出来男人淡淡的无奈的苦笑声,似在自问,似有不甘心。

    “为什么要讨厌我——!”

    这语气。

    “我喜欢你啊——!”似低浅的呓语“带你出来就是想让你在我身边,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许久,男人似再无话。

    再许久,秦墨贴着的胸膛感受到男人有频率的跳动。

    是睡了么,他太困了,所以顶不住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秦墨突然鼻子一酸。口中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其实,这胸膛还是很温厚的,其实,她不讨厌他,如果讨厌他,一开始她就不会带他回来,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她也不想欺骗自己。

    她是有喜欢他的…

    他对她的吻,她没有接受,但是也从来没有从心里排斥过。

    可是,颜尤夜,我可以相信你么。

    秦墨低头,这么暗的地,只有地上的雪光,反射出拇指盖上的死死荧光,连秦墨自己都没有发觉,什么时候,眼眶已经微微湿润,那眼眸中的视线便变的模糊不清。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