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百四十九 算命先生(四千加)

第百四十九 算命先生(四千加)

作品:打造一品盛世田园 作者:紫菱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那三姨奶奶又看了秦墨一眼,秦墨便转身去了。

    *

    按照那县老爷说的,给备送份薄礼,秦墨便凑了几分只值一二两银子的东西送过去,送到那员外府上。

    午后,隽娘迈着小步,很端庄的打起帘子,从店外进来。

    看见秦墨做在那躺椅上悠闲的磕着瓜子,便笑。

    “东西是送过去了,只怕这员外老爷只前脚叫人收了,那心里还是只管不舒服——!”

    秦墨依然便从那躺椅上翻了个身

    “这世间能周全的事儿,往往一二,本来人都做不到,又何必强来呢——<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隽娘便笑着站在旁边点了点头。

    “那‘百味楼’今日又开店了,丫头你不准备去送点什么东西去看看么——!”

    这段时间,秦墨便一直在忙着帮‘百味楼’脱罪,这郝老板到底是要多感谢秦墨,如果不是秦墨,这百味楼开不起来,当然秦墨的利益有损失,而他自己当初的一番心血,更是都破费了。

    秦墨便又从那躺椅上起来。

    “唉,隽娘,你不说我还都忽略了,到底是好久没有去看郝大哥,那次他受伤,我倒是派人送了些钱去,不知道最近这心里如何,你去买点那香酥斋的桂花糕,我们拿着便一起去看看郝大哥,贺他店门重开之喜——!”

    隽娘一脸喜色的行礼。

    “好,我这就去…!”

    秦墨等人,便拿了买好的桂花糕,又叫了一辆马车,几个人上了车,秦墨身边跟了念儿,隽娘。

    几个人就一路浩浩荡荡朝那百味楼行驶而去。

    百味楼今日开张,店门前张灯结彩,匾额擦拭的干干静静,那烫金的字又镀了一遍。

    那店内的那炒菜的香味,都从那店内传了出来,那鱼香味。

    秦墨的马车还只到了店门口,便一伸鼻子就闻到了

    “嗯~”享受的吸了几口,秦墨便叫到“真香”

    到处都是宾客,这新开张的百味楼可谓是比过去那名声更响。

    本来之前发生那事儿对本店的声誉的确造成了影响,所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便有不少人听过这百味楼,又道这店里厨子的手艺不错,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呢。

    众人也猜测纷纷,而恰好这次县老爷在自己是寿宴上,当着众人的面,赏了秦墨,又赐了这‘一品红’便显示出这县太老爷都对这百味楼的菜青睐有加啊。

    那么这些人还不只上赶着去。

    宾客临门,这店门口人流川息,鞭炮声一过,大匾额上挂起的红花,更添喜庆热闹。

    秦墨的马车都没有地方安置。

    只当停在这正门口

    秦墨揭开帘子,便看见站在地上迎客的那郝老板,今日他一席素白长衫,这么多天,遭遇这件事儿,似乎并没有让他脸上有多少颓靡,反而有些了看淡的清逸姿态来。

    秦墨在见他迎客,自己便下了车,面上含笑

    “郝大哥,大喜大喜,生意兴隆——!”

    秦墨一直有点内疚,想着本来郝大哥一家都是老老实实的本份人,倒都是因为自己,虽说这生意是做大了,但是也让他们一家招祸,这郝大哥当初自己也说了,上了老,下有小,如果这自己有个三长两短,这家里也就破碎了。

    到底这点也让秦墨疼<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这郝老板半来还面向别对迎宾,结果就看见秦墨从车上下来。

    先是一愣,随即拱了手上来。

    “县衙里发了复业的通函来,我还正纳闷呢,结果,一想这中间还是秦丫头你出了力,你可真谓是人不可貌相,内心深不可斗量啊。!”

    这郝老板上来,拱手便发了一番感慨。

    秦墨被他夸的,其实自己也还有些心酸,毕竟自己也不是神仙,虽说是穿越过来之人,自是要比这些古人懂的多,但是,也必须要巧用心智,各种猜人心,查人意,顺之利用。

    不得不费脑计量。

    “郝大哥过奖了,带累郝大哥,甚至拖累大哥一家老小,秦墨实在是有愧!”

    秦墨便弯腰作揖,语气诚挚的道歉道。

    这郝老板见此便赶紧扶起秦墨。

    “世间之事,如人能为预料的到,你本为好意,福兮祸之所伏,圣人都避免不了,何况你我——!”

    秦墨便心头一热。

    “郝大哥的确是为明事理之人。!”

    这郝老板又一面把这秦墨往店里请,接过念儿手中那一串桂花糕

    秦墨便转头解释“这是香酥斋的桂花糕,我听人说那里的桂花糕是全城最好,郝大哥家里上有妻母,下有小儿,都用的,就算是秦墨对郝大哥家里人的一点孝敬吧——!”

    这郝老板便凝了声

    “你这也太客气了。!”

    便转头让那店里小二收下。

    放在那柜台上。

    便一抬手又引秦墨去二楼,二楼有雅间,秦墨便靠窗找了个位置。

    留着那念儿,隽娘和那车夫。

    自己便和那郝老板在这碧纱橱内细谈事情。

    一坐下,那郝老板便执壶‘哗哗’将秦墨和自己杯中的茶水掺满,又把那天的场面的,当时的情形给秦墨细细讲解了一遍,这郝老板也是而立之年,也过了三十载,经历过大风浪,也看见这人世间的各种丑态。

    只是想到那天,心里难免还是有些压抑。

    地痞当头,老百姓想捧一碗安分的饭菜,到底都难啊。

    可喜,这百味楼这菜式改变之后,经营模式一变,生意便好了很多,这日子也有了盼头。

    就算不在现场,秦墨也能感受那天郝大哥一人面对多个地痞流氓的那种英勇和内心所承的压力。

    到底,只是想安安稳稳捧一碗白米饭的老百姓。

    想到这些,秦墨心里便觉得有些难受<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到底,还是要快点把种子给发明出来,将这个国度的生产力水平大力提高,也能改变这么贫民度日难的窘境。

    去那店里坐了一坐,秦墨最后还是回来了。

    红妆这两个月的生意还好,并没有什么回落,那地也买了,修那养殖场的工人,拿着秦墨给的那修房子的建筑设计图纸,愣是什么都搞不清楚,把那头皮挠了个遍,才过去开工了几日,又拿了图纸来找秦墨。

    “大东家,这砖头,为什么都要去窑厂烧制啊,别的家里筑台基都是用石头。!”

    这工头也是拿着这张图,怎么都百思不解

    “我说要砖头,就是必须砖头,而且要经窑厂烧制后拿出来,你不懂那也没什么,但是别问那么多,老老实实听我的话去做,做的好就有奖赏,做的不好,这工钱是一分都不要领了!”

    赤水村的村民都知道烧砖来修房子,反而拿到这县城,这些泥匠师傅反而不懂了。

    这工匠一听不领工钱,也是皱紧了眉。

    “用这土烧成的砖头做墙,东家,我在城中给这么多人修过大宅子,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城中张老爷家,李老爷家那大宅子,都是下用石头,上用木头,你说的这砖我是真没听说过!”

    秦墨在内堂正忙着,这今日就被这工头拿了这图纸来缠,心里也心焦着,那语气也好不了哪里去

    “我都说了,你这没听说没关系,就按照我吩咐的老老实实的做,做好了自然就发你工钱,你非要问那么多干嘛!”

    这工匠也听出秦墨这语气不善,走的时候还一步三摇头。

    这不是在藐视他这么多年的修房经验么。

    城里的大宅子,哪一家不是用石头和木料,除了那瓦片用泥土来烧制的

    可是这新遇的东家,非要把这泥和了弄成几寸长方的土块,还要拉去窑厂烧制过,然后用这个来砌墙。

    这真得是太奇怪,从来都没听说这样修房子的。

    那养鸡场还在修,秦墨当初买地,就是挑中了这个临河的地势,鸡好放养,又能找食,地势开阔,风向好,还不用得鸡瘟。

    那陈大哥的儿子在入学堂前,还专门来找秦墨行了次礼。

    人晒的黑黢黢的,跟他老爹一样,长的一脸踏实老实的样貌,才七岁多,只比香香大两岁,秦墨只见了他一眼便挥手让他退出去了。

    现在她手下的银钱进的是越来越快,在这临水县,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了。

    那百味楼她也投了股,百味楼现在一天收入能有十来两银子。

    生意旺到爆。

    简直就把那张老爷的迎宾楼打压下去了。

    这百味楼生意好,其实幕后的老板还是秦墨,现在,这临水县,就算算上这县令老爷,一个月也就领那十几两银钱,百味楼出去这日营成本,那也妥妥也还余七八成净利润<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所以,百味楼的收入也是颇高。

    县城里几大能赚钱的铺子都握在秦墨手里。

    而秦墨拿了这些钱又到处买地。

    手中的地已经是一个村的规模的了。

    来年就跟这些地收租,自己也够吃够用了。

    而陈刚,每次就把那赤水村的田地给自己种了,等朝廷把赋税一征收,一些米粮,蔬菜瓜果什么的都给自己拉上县城来,秦墨这心里还是很感激的。

    夏末之后,秦墨就十一了,穿上那短小的红绸裙,自己却觉得自己真是长大不少。

    每次被人姑娘姑娘的叫着,现在,才真正是小姑娘了。

    眉眼生的俊俏,比前世的秦墨那眉眼好看多了。

    养鸡场的那房屋刚筑好,秦墨就趁着这时节,坐上马车,准备下地去看看自己的地里的收成。

    可巧在这时候县衙里传出话来,说三姨奶奶身体不适,让秦墨去帮自己看看。

    说是这三姨奶奶从这怀孕以来,身体总时时不适,多次求县令老爷从县城里找各家的大夫,医师来看,这县令老爷一是平日里本来就宠爱这三姨太,二来,又是这三姨奶为自己生的第一个孩子,格外的宝贵,就听这三姨奶奶的话,叫了不少大夫来看。

    可是这些大夫瞧了,都查不出什么症状,纷纷摇头离去。

    而这三姨奶奶却还是总说这腹下冷痛,说怕这孩子不保。

    上次叫秦墨去了一趟那侧院,但是又并未让秦墨医治。

    这次又不知为何又叫这秦墨去了。

    秦墨本来都叫念儿,小桃收拾了用度,本来要去那庄子上住几日,哪知道这县令三姨奶奶的话一来。

    秦墨便只能放下此行,便一个人收拾了些看诊的东西,带了针筒,便去了这林府。

    秦墨并不会怎么把脉,但是却会行针。

    人体有很多穴位,很多人觉得身体不适,又查不出什么大病来。

    大多便是那身体气流或者血流运行出现了问题,孕妇气血凝滞,有时候甚至出现逆行,秦墨猜测了一些可能,所以带上这针筒去试试。

    进了这侧院,本来这院子平日就静,今日却更是静的出奇。

    秦墨沿着那石板路一直朝里走,走进这芭蕉院里,似而才听见从这房间里出来的几声惨叫。

    “奶奶。奶奶。你先忍忍,我立马就去找老爷。!”

    这是春娟急促的声音。

    “春娟!”又是三姨奶奶一声竭力的嘶吼“算了,不要去叫老爷,还怕老爷埋怨说,别人怀孩子我也怀孩子,就偏我事多<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又听见里头询问的声音“秦墨来了么——!”

    这春娟满脑袋的汗,向外一探,便看见秦墨。

    回头虚弱的朝里面一笑“三奶奶,秦墨她来了。!”

    秦墨便赶紧两步,加快了步子。

    “春娟姐姐——!”

    这春娟急的一跺脚

    “都什么时候了,还行什么礼,奶奶又痛起来了,你快进去看看吧——!”

    秦墨淡定的掀开帘子,入里。

    进入里面,屋子的香料烧的旺,满鼻子都是百合香。

    三姨奶奶那满头汗,躺在大床上,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亵衣,被一个丫头扶着,虚弱的对秦墨笑

    “秦墨,你来了——!”

    “三奶奶。!”

    妇人怀孕是不易,但是这三姨奶奶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也让秦墨心疼。

    “让草民来给奶奶把把脉吧。!”

    她是不太会把脉,但是也不全是不会,以前跟爷爷学过,可是,自己亲自给不同病人把脉时也并不觉得那人的脉息有多大区别,所以爷爷每次戳她的头说她不用心。

    但是,好歹她每次摸着那脉的时候,至少分的清那脉搏的缓急,可以来大致判断一个人身体的机能的好坏情况。

    “不、!秦墨”本来秦墨淡淡走过去,便亲自拿了那三姨奶奶的手肘要来探脉,可是却反被这三姨奶奶一手将秦墨的手拉了,靠自己心口里去,人也憔悴的模样,便对着这秦墨哭诉道。

    “秦墨,你不用把脉,我心里已经知道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这三姨奶奶,便一句一哭的掉下泪来。

    趁着秦墨也陷入哀思的神情下,便从那大红的绣花枕头下,那手哆哆嗦嗦,半响,便摸出一个东西来。

    是一个黄色的类似佛印的东西。

    “这是什么。!”

    “这是…秦墨。这是。!”抓着这秦墨的手,三姨奶奶的那泪水,便如雨下。“不是我从怀孕之后,在孕期里每每不安宁,前半月,我便去那静安寺里上香,路上便遇到一个算命的,那算命的一见我眉间有暗色,气色不好,便说我日有晦气,说我身体难忍,腹中胎儿不安,于是,便要我说说我日来近况,我心里一惊,却不想他竟然说的如此惊奇,想着这算命先生的话有几分准确,便把这日日梦魇,怀胎不安的这情况告诉那算命的,请那人帮我看看,这结果那算命的沉吟半刻,要我孩儿的确认受孕的日子,便说原来是这府里有人相克我腹中孩儿。”

    “我本来不信,那算命的便问我家里是否还有人有孕,我便想到了二姨姐姐,便实言相告,结果那算命的让我把两个人都确认有喜的那日日期都报上一报,我便回想,姐姐那日请大夫进门是二月八,而我的是三月初四,差不多相差一个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