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百四十八章 免去麻烦(万更)

第百四十八章 免去麻烦(万更)

作品:打造一品盛世田园 作者:紫菱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东家,前些日子听说你要给那县令老爷送礼,这一来多少天了,你准备好了么,这临水县,给县太老爷的礼可不能轻啊——!”

    隽娘从半个月前就一直在耳边时不时听秦墨叨念给县太老爷送礼的事儿。

    想着秦墨有事儿求那县太爷,又怕秦墨忽视了这些,便在耳边反复提醒。

    想到这段时间秦墨的操劳,不由心里自己都替秦墨焦心。

    秦墨坐在那里圆桌前,沉思间揪着耳边的一缕发,从那店门外朝外看去

    “放心吧,隽娘,我已经打算好了——!”

    秦墨便坐在桌前,慢慢喝茶。

    “县令老爷送的礼,东家这里应该不会给轻吧!”依照东家的为人,会做人的性子,隽娘知道肯定会有分寸的,但是,还是在旁要忍不住提示。

    秦墨听着这话就懒洋洋的转头乜斜了隽娘一眼

    “轻?!”秦墨拿这那茶杯轻笑

    “自然是不会轻,但是也没打算送多重的东西<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嗯——?!”隽娘见秦墨这一笑笑的意味深长,自己便也有些疑惑,便搬了凳子过来和秦墨坐一处。

    “那东家是打算送什么,这次寿宴上。?”

    不是银子那也应该是珍珠翡翠值钱的东西啊,隽娘心中猜的。

    秦墨听这隽娘这问话的语气略带关心,自己低头揪着胸前的一缕头发慢慢的耍弄。

    半晌,秦墨才将自己手中的发扔掉,便又看着自己面前那红色的圆桌面。

    沉吟了半刻。

    “我准备送这县太老爷几条鱼——!”

    “噗——!”这隽娘,正手拾了那茶杯,听秦墨这话,差点一口茶水全喷了出来。

    “哎哟,东家,你这又是在拿隽娘寻开心了。!”

    隽娘责怪的看了看秦墨,喷出来的茶水便摘了自己的袖子那样擦着。

    “临水县多少人都瞧着您跟县太老爷的关系,还有人说,你这红妆之所以存在,都是有这县太老爷在背后撑着,说你现在是县令大老爷面前的红人,过寿宴你不去准备什么珠宝玉石至少也得有年份的古董才是啊,这寿宴虽也不比别的,只是送礼,有多贵重全看心意。但是,你说那两尾鱼算什么。”

    隽娘便挥了袖子笑又那手轻指了指秦墨。

    眼眸中略带得意的笑意“我就知道你又在跟我玩笑,打趣隽娘是乡下妇人。!”

    “唉。!”秦墨听这隽娘的话边笑边说的这些话,自己就先叹了一口气,把那桌面上的茶壶就自己捡起来,然后抓了那壶把柄,埋头将自己手中半空的茶杯添上。

    “跟你说真得你又不信,还说我这是打趣你,隽娘你好歹也算我长辈,我如何打趣你…”

    隽娘便微转了身,侧耳听这秦墨说这话的语气,似乎是又不像是在说笑。

    随即,便正式了神情,又看秦墨。

    “难道你是说真,真是在县令老爷的寿宴上只送几条鱼。!”

    秦墨听这隽娘,是探寻的口吻。

    便自己拿这自己那手中的茶杯,也不看隽娘,自顾着喝了一口,又淡淡的语气回复。

    “是的。!”

    隽娘傻了眼,那惊愕的表情就僵在脸上。半晌,没回过神。

    “这太。太。不可思议了吧,那可是县太爷,他。他不缺鱼的——!”

    你也真不怕这县令老爷把你给轰出去。!隽娘腹语,只怕别人说你来捣乱。

    堂堂这临水县县令老爷,那寿礼里,怎么会稀罕你送的那几条鱼呢。

    能去县令老爷府上给老爷祝寿的,或者送礼的,肯定都是非富即贵之人<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别说别人,这隽娘都知道这事儿不妥

    秦墨这丫头,做事儿总是这么无解,生生要折磨着她死去活来才高兴。

    而秦墨只是略带深思的喝茶,也不把隽娘发出的那一大堆牢骚,埋怨放在心上。

    只是眼神坚定。

    “隽娘,十八那天,叫你夫君一早去河里给我捉几尾鲜鱼来,记着一定要是河里的,二来,是要鲜鱼。!”

    隽娘一愣,这听秦墨的语气,貌似这事儿是真得成了

    想着刚才的话,便看了秦墨一眼,低低问道。

    “可是有什么说头么——!”为什么要当天去抓鱼,还要河里的。

    秦墨手握住茶杯,抿唇又一脸郁色的喝了一口茶杯里的水。

    “第一,河里的水清,养出来的鱼,鱼味鲜美,味美十足,二来,鱼一定要现杀现做,还是因为要保留鱼本来那肉质的鲜美,要把这种原始的香味锁在鱼肉里,浇上汁,总之,跟你说你也不明白,你只是照做就是了。!”

    “哦。!”

    听秦墨的话,隽娘倒真得是有几分信任了。

    果真到了县老爷寿诞那天,这县府里人来来往往,那赶车的仆役,送礼而来的客人,热闹的很。

    到了晚上,祝寿的宾客高朋满座。

    而秦墨只是从别人的口中传闻听到了这些,而正式隆重的场面,自己倒还没有亲眼见过。

    只晚上在那寿宴正式开始前,叫了红妆店内那长工,自己也换了一身衣裳,喜庆的桃红色轻纱罗衣,自己身边跟随着那男仆役上了辆马车,掐着时间进这林府的寿宴。

    “红妆的秦老板到——!”

    秦墨到达县府,将那请帖交给门口的迎宾之人,那男的报了秦墨的身份,一并邀秦墨入内。

    今日林老爷的寿宴,就设在这前院的院子里,在那院落门口,抬头一望,天上倒是用红绸牵着那大花搞的热闹喜庆,府院的门窗,圆柱上,到处贴了喜庆满满的‘寿’字。

    客人来的多,秦墨这时候来就算很迟的了。

    酒菜已经上桌,县老爷的那一桌就明显排在前面,能跟这县太老爷一桌的,那自然在这临水县身份就是贵重的。

    入席的时辰已到。

    那些已至的宾客有些的已经入席,有些还三三两两在人群中结识交谈,那县令老爷今天喜庆,穿了一件棕色的大绸衫子,玉带墨勾,精神好了,人看着都仿佛多了些精气。

    知道外面有声音叫了一声“秦老板来了——!”

    这不知怎么的,这院子里的各种说话的,攀谈的声音就自己降了下来。

    秦墨脸色无畏无惧的后面跟了那家丁,踩着那有点底子的厚底布鞋身上,穿了那裙裳,便脸用纱布轻遮半边,从门口进来,然后在众人的视线里,一路踩着那院中中间的那条道,走进人们的视线<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见过本人的啧啧称奇,都到难道这如此有声誉的红妆店,这老板真是就众人面前这样一个低矮的丫头。

    这林老爷收了一下午礼,看见客人都满了,以为再无人来了,便安置大家入席。

    可是这才刚入席,便又有小厮在门口宣布这秦墨来了…

    秦墨啊秦墨,我就看你今天给我送什么礼。

    这县太老爷倒是颇有调侃想玩闹一番的意思,一直都觉得这丫头给人的感觉有种诡谲之感,总会给人出其不意的一亮,而这县太老爷也从之前跟秦墨有过那一番交谈之后,便早早就有些期待,今日的秦墨到底要送什么礼来讨自己的欢心,然后救她那结义哥哥。

    秦墨进来后,看见这县太爷,若不是今日目的,她才不想亲自来这么一遭。

    把自己暴露在众目之下,她秦墨,一向很低调。

    “草民秦墨拜见县令老爷,献上薄礼一份,望老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龟鹤延年,长命百岁。!”

    “好。说的好。!”

    秦墨才刚行完礼,现场就不知道谁突然从坐席间传出来一道赞叹声,便有人拍手叫好。

    这县老爷听秦墨这番贺词,今日本就是寿诞,果然听着是喜上加喜。

    “好好好。!”便捋着须,说了一长串的‘好’字。

    秦墨不表态,随即转身,看向身后跟的那长工,长工手里托着的是一蝰纹香木食盒,秦墨便转身,自己将那食盒接于手中。

    “这是秦墨在家中用心为老爷选求的薄礼,还望老爷能笑纳。!”

    秦墨把那盒子捧在自己手中然后转身面向那县令。

    那县太老爷一看那盒子,上面还用一块红色的绸布遮着,以为是什么玉石,银器之类的玩意。

    连挥了袖子,叫管家,让把秦墨带来的礼品收着,拿到后房子去。

    “老爷且慢——!”

    秦墨见那管家上来,便立马开口制止,并示意那县太爷。

    这县太爷见秦墨的神情如此正式,便也是一愣。

    “秦墨送于大人的这礼,必须现下就要将它打开,并且使用,搁久了,便失了味了…!”

    这县太爷倒抽一口凉气,略带诧异的看秦墨,又看了看她身边那食盒。

    周围的人也都有陆续的朝这边看过来,然后轻抽气,有的也集中了精力拂了袖子过来看新鲜,有人在人群中私下开始议论。

    这县老爷那精亮的眸子,看看秦墨,又看看周围。

    “老太太到<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恰好这又是正式开席的时候,老太太—这县令大人的母亲,也被两个婢女躬身扶了出来。

    秦墨见那县令大人的母亲来了,略惊了惊神,便有些客人就过来跟老人家请安问好。

    “秦墨也给老夫人请安——!”

    秦墨刚才进门来,就直奔了县令这一桌,最靠里的位置,老太太的地位极高,自然不用说肯定是坐在这县令大人身边由县令大人陪着用餐。

    “大家不用客气拘礼,今日我儿寿辰,感谢大家抽空来祝寿…!”

    老太太就被那两婢女扶着,一路笑出声来。

    这县令老爷本来正在跟秦墨较劲,却不想此刻老太太出来。

    随即转身,又自己亲手去扶那老母亲。

    “母亲来了,儿子正说派去的人怎么还没来回话——!”

    这老母亲便将那县令大人的手抓在手里。

    “我啊。也是在后面念了两串佛,听到你们这外面热闹,我出来看看,却不想又是秦墨这丫头——!”

    老夫人便一直笑。

    秦墨又端端的行了礼。

    “都别拘着了,大家都入席吧——!”

    时辰到了,老太太一声道开席,大家也埋头纷纷入席。

    “秦墨丫头,你到底是送了什么礼,刚才在这里大声喧哗,我在后面都听见了,如果今天拆开来,这礼送的不好,就罚你今日再要赔上一份才能走——!”

    这老太太半头银发,一边由那婢女扶着,一边由那县令大人亲自扶着,拄着拐杖,便边吃力的走到座位前边抬头指手笑秦墨。

    秦墨也笑,然后低头。

    这县令心里也纳罕,也不知道今日这秦墨到底送了什么,弄的如此神神秘秘。

    秦墨便先行礼,然后一笑,便让那长工在自己身后跟着,随后走到这县令入座的这桌上,把那自己手中的食盒揭开,随后又让身边那长工将食盒,盒盖都拿着,自己腾出手来,弯腰去抬出那一盘白瓷盘装着的东西。

    众目纷纷好奇的看过来,有的踮着脚尖,有的屏住呼吸,都目不转睛的看这一幕。

    白色的瓷盘上还有一个白瓷大碗的东西罩住,所以看不见下面。

    秦墨让县令等人都入桌。

    自己却把那一盘东西,摆到这县令大人面前,随后,才双手拇指扣在那罩在上面的碗底。

    一揭开,首先是一道带热气的香味骤然传开,那是一股特别的香味。

    众人之前并不曾闻到过。

    最后,众人再定睛朝盘子里一看,却是似一盘鱼,摆成的八瓣花式的形状,看在那盘子里,还冒着热气的样子<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咦。鱼。!”

    有人明了了…

    “是鱼。!”

    有人肯定的说道。

    一盘鱼,居然这一盘鱼,这县令大人坐在原位惊成了半傻,那嘴巴讶异的张开再合不拢嘴来。

    这秦墨,居然只送了自己一盘鱼,自己的生日贺礼。

    是惊,又带愠,想这秦墨居然用一盘鱼打发自己,一盘鱼能值几个钱。

    而又觉得期待,因为这道菜上面飘着的香味,让人忍不住想一饱口福。

    那上面浇上的一层汁,却不知道是用什么做成人,这是这县太老爷第一次看见还浇汁的菜。

    “快。如凯,我闻着这味儿,先夹一个给我尝尝——!”

    似乎有闻到有轻微的酸,这菜的颜色也好,有一点酸,还有什么,总之这气味就是很独特。

    老太太也是有些激动。

    “好好…!”

    一听这老母亲的话,县令大人急忙动作,便自己亲自执筷,夹了那一尾鱼给母亲放在那玉碗里。

    临了,又伸手添了一添自己夹菜的那筷头。

    这一尝味道不要紧,尝过之后,这县令大爷直接打了个哆嗦。

    这是什么味道,酸,甜,但是味道又不单一,也没有醋的涩味,这味道,甜鲜咸香,每一样味道在口中融合的很好,这淋在上面的酱汁,能尝到的味就是有葱,有姜蒜,还有其他的一些味,只是自己从未吃过这种。

    如此奇特,如此新奇。

    “嗯~!”

    这县令老太太上了六十,牙齿不算很好,但是,鱼肉是可以的,沾着那汁水,简直这就是人间美味啊。

    从来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人能做出这如此美味。

    既是如此想,也感叹了出来。

    这县令老爷也抬起筷子自己夹了一尾鱼。

    这道菜的那香气蔓延,看的那邻桌的人根本都不愿意吃自己这桌宴上的那一桌子菜了。

    反而都被县令老爷这桌上的一盘鱼吸引的目光根本移不开。

    这县令大老爷也略显窘迫,从来没有被如此多的人目光下围着吃饭。

    “来,看林兄的模样,吃鱼的同时,再来点酒——!”

    说话的是这张员外老爷,他在临水县的身份不低,故而可以跟那县令老爷一桌。

    见这县令老爷吃鱼,自己到底也有几分欲试的心,只是怎奈这菜是这别人送这县老爷的贺礼<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再者,他一直有派手下去了解说,这秦墨跟那百味楼的老板是有几分交情在的,一想到这个,心里就更不喜,虽然现在没有将秦墨列为敌人之意但是也有防备的。

    “这鱼是怎么做的,咋能做出这种味道呢——!”

    这县太老爷那是连连惊叹。每一口,那味道鲜香味美,鱼肉鲜嫩,汁水饱满,入口即化。

    吃着如品仙果般,每一口都令人沉醉与此,飘飘然似有登仙之感…

    “快。来来。把这鱼,给后院的奶奶们也端一些过去——!”

    这县令是尝到了好,连连称赞,立马便又想到自己在后院里摆宴的女眷,便用那筷头,指使那身边的小厮,用盘子把这鱼捡了一些过去,送往那后院去给那太太奶奶们也一尝。

    其他在场的人也只看的那口水直流,眼睛瞪的圆鼓鼓的,便没有人再对那筵席上已经看惯了吃惯了的一些就是用盐做出来的一些菜式感兴趣,到有那一两个平日吃不起肉的,自然是埋头把那鸡肉抓了就啃。

    可是,来这县令老爷府上贺寿的,大多都是那家底富有的人,鸡鸭鱼顿顿不缺,只是吃不出味。

    如今闻着这秦墨带过来的这鱼的香味,那食欲全被吸引过来了。

    秦墨回答县令老爷刚才问她的话,便站在原地,语气不卑不亢回复道

    “老爷现在享用的这盘鱼,它有个学名叫‘藿香鲫鱼’!”

    “咦——!”人群中便又有人发声了这‘藿香鲫鱼’是什么东西。听也没听说过,什么叫藿香。

    “回禀老爷,这里面其中需要的一味东西秦墨也找了很久,但是所幸却在乡间还是被我找到,这道菜也即将就是‘百味楼’要推出的一道主菜,为了显示它的尊贵地位,我们便把第一道正式做成的菜敬献给老爷,并且还希望能留下老爷才学,为这道菜正名,以后便把这道菜时时献于老爷——!”

    最后一句,秦墨便恭敬的半蹲了下去。

    留得这县老爷惊在原地,那眼珠儿瞪成了鱼眼。

    而这张员外也在旁黑了脸。

    而众人,心中便哗然,原来这菜是要在百味楼卖出的,真好,以后自己也可以去百味楼一饱口福了。

    百味楼的生意又被打响了。

    这县令老爷眼珠儿鼓成铜铃儿。

    这被秦墨这样暗地摆了一道,百味楼,怎么又跟百味楼扯上关系了。

    如果此刻自己真得按这丫头说的,给这道菜正名,那么不就是暗指自己已经同意百味楼存在并且修整过要重新开店,且这郝老板也得放,以后这百味楼还挂了一个县令老爷赐了菜名的由头。

    谁敢找事儿啊。

    如果这赐名,不就是逼着自己恰好这张员外也正好在身边要做选择么,这秦墨,这寿宴,就送过来自己一盘鱼,而且,还要逼自己为即将成为百味楼主菜的菜赐名,就是要逼自己把这次百味楼的事儿偏向这秦墨喽<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县令老爷真感觉被这样暗算了一道,心里真不甘啊。

    可是,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这鱼也吃了,赞也赞了,就算自己不赐名,这在座的高朋也肯定不会就此放过这道菜,放过自己的,毕竟秦墨今天把这盘菜的声势造的太大。

    很多人都被这盘菜给吸走了食欲,恨不得一尝为快了。

    而老夫人,自己的母亲,也已经赞不绝口,此刻自己再做些挑剔,也晚矣。

    旁边的那张员外一脸黑,就不停的给这县令大爷使脸色。

    这县令大爷被逼到这份上,两头为难。

    秦墨又在地上跪着,埋头不起,等着赐名。

    这边张员外那表情,恨不得只要自己一旦赐名,便拂袖而去。

    正为难间。

    “咳。!”

    抬头便看见众人殷切的目光。

    “咳。那便叫‘一品红’吧”

    这县老爷沉吟道

    “既然它的名头尊贵,那就是‘一品’当的,是镇店之宝,这盘菜色味俱佳,味道美味绝伦。自然是人们眼中的着重之物,便是‘红’,这菜的名子,也是鼓励它为店里带来畅销的生意,让生意红红火火!”

    “今天这道礼,我收下了,而且十分满意——!”

    那县令老爷便用那筷头敲了敲那瓷盘。

    众人高兴,便给这寿宴之上又添了喜气,而秦墨从地上起来,看见那张员外老爷黑着一张脸离去,顿时唇角轻勾,那笑意转瞬即逝。

    看来这张员外虽然是人年龄活了一大把,却终究还是很多东西没学会啊!

    又或者,一向在这临水县作威作福惯了,想着除了县太爷就是他,平日并不曾把谁放眼里。

    也并不吃亏,可是,现在竟然在这计划好了的事儿上栽了跟头。

    他此刻最气的人是秦墨么,不是,是那郝老板,也不是。

    那郝老板根本没战斗力。

    他现在最气最恼的,应该还是这左右不定的县太爷。

    原本以为一切可以顺顺利利,很容易就扳倒了这百味楼。

    可是这县令老爷却不争气,居然就被一道鱼做成的菜给打动了。

    怎么叫人不气。

    可是,这张员外拂袖的一走,在秦墨眼里,是不仅的输掉了今天,更是输掉了以后。

    临水县有很多个员外,却只有一个县太老爷,凡要在这临水县把生意做大,谁不仰仗这县太爷<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刚才即时,其实这县老爷被秦墨逼的没发下台来。

    如果这张员外能在此刻理解这县老爷的苦衷,并且一口笑意的等待下来,秦墨还至少敬他是个厉害人物。

    如果这张员外在刚才,采取缓和之术,给县老爷退路,就是给自己留更大的退路。

    就算这县老爷现在碍着着祝寿的气氛,答应给秦墨的菜赐名,但是,心中自然也是对这张员外怎么说心里也抱着一份亏欠,就算这百味楼的事儿,就算日后不找茬,那心里也知道是欠了这张员外人情,自然以后会弥补,在临水县其他的商业事项上,该放过的放过,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既然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这张员外却采取了相反的手段和方法,拂袖面带怒意出走。

    又是在这县令老爷的生日宴上,眼下众多的宾客中,说走就走,这不等于就是直白的给这县太老爷一耳光么,摔了脸色告诉你我就是不高兴。

    秦墨一转眼看这县令老爷瞟着那张员外离开的背影,那脸上的阴郁也半刻停留。

    也不知道这张员外跟这县令老爷相交多久。

    不知道这县令老爷的任期。

    但是只要在这一来二去的接触中,秦墨可对这个县令老爷的脾气却是摸着了几分。

    县令老爷爱面子,但绝不是一个目光短浅,肤浅粗鄙的人。

    看似表面和颜悦色,实则内里一肚子弯弯肠子,且不说秦墨今日之举,他日后必是要和秦墨秋后算账的,但是可喜的是,秦墨知道,现在的县太老爷对自己好感颇多,说是要真得恶意对自己,也不大可能。

    可是,如果这张员外今日出走之后,他日未能及时反省,并为今日之事儿上门来给这县令老爷道歉,估计这以后的临水县,这张员外的名声,便要渐渐的没落了。

    看到那张员外离去,这秦墨心里自然是喜悦,只怕日后,这张府和这县令府就要生分了。

    今日来原的目的只是送这礼打动这县令,却不想这一箭双雕。

    “来。大人,秦墨给您斟酒,请您满饮此杯,祝老爷这长命富贵,福寿安康!”

    秦墨再趁此机会一上前敬贺,喜的那县令老爷抹去刚才那抹因为张老爷出走的不快

    “好。好。!”

    一连几个合不拢嘴的好字。

    可倒是为今日的这祝寿的气氛是相当喜乐…

    夜幕,秦墨倒喝的是醉醺醺从那林府出来,今天这一喝,倒是因为从心里觉得是的确值得。

    但是,并不知道,原来这古代的酒,后劲还是很足的。

    前世的秦墨并不太会喝酒,但是啤酒,葡萄酒也还是会的,一次能干三瓶啤酒不晕。

    从来没醉过,酒量觉得还好<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可穿越过来,这也是第一次喝酒,之前同那郝大哥谈事儿,只是将那搁在旁边的酒水悄悄的尝了一尝。

    只觉得这古代的酒跟那蜜水儿似的,当时尝了觉得还好,但是,哪知道今天正式喝,才喝了两杯,人就醉成这样,真得还是穿越过来的这具十岁的身体不顶用。

    “姑娘,我们回去吧,你姑娘家,深夜在外倒不好——!”

    “嗯——!”马车里的秦墨醉醺醺的点头。又一手抓了那家丁。醉眼乜斜

    “你看我。你看我是像姑娘么,我还是姑娘么,我他妈十岁,才十岁,就到处在混了。我就不是姑娘,我他妈就是女汉子…!”

    想着这穿越过来的日子,自己步步筹谋,日日都这样算计着过活,到底还是觉得身上的胆子不轻,家里的人,店铺里的人全靠她养活,她不撑起也不行啊。

    其实,她也是个人,心中也有苦,也有痛,日子也会累,也会疲倦,但是,就算这样,还是要逼着自己撑下去。

    这长工,男人,就坐在那马车里。

    马车一路驶向那城东,颠颠簸簸,这男工一听秦墨口中喃呢的醉语。

    便着急的摸不着头脑,一脸困惑将他那脑袋一直抠。

    “女汉子是什么啊。!”

    他只是嘟哝,而因为马车一路在跑着,那车厢的帘子不时的被风掀起…

    终于有一丝冷风灌进来了,终于,觉得身上有些燥热的秦墨被吹的那脑袋有些清醒,如此,也就眯着眼舒服的享受着。

    也不再骂了。

    到了这红妆店,门口挂了两红灯笼,隽娘见秦墨去了那县令府拜寿一直没回来,自己也不放心就打烊关了店门离开。

    后来见那马车驶来,那男工带秦墨下次。

    这秦墨喝的醉醺醺,下车时身体也有些软。

    就叫了那小桃,念儿一起将秦墨扶下车来,隽娘听秦墨喝醉了,便去后院打了一盆热水端出来

    然后将秦墨放到在那内堂的交椅里。

    又是拧了帕子给秦墨擦额头,口中又不挺的叨念这是怎么了。怎么喝成这样才回来…

    *

    秦墨第二天醒来,是在那床上,是念儿和小桃一路把自己扶上楼的。

    一想昨天居然只喝了两杯酒,就醉成那副窘态。

    今天见人,自己都脸红了。

    只是继续每天描新的花样子,然后在纸上写一些自己要改进的方法,然后将店内的产品让它更发挥更好的效果。

    这件事儿过去终究没多久。

    那县衙里就有人传话来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说是那县令老爷要奖赏秦墨那天送的礼,所以叫秦墨亲自去县衙走一趟。

    这县衙来人通报时,秦墨正坐在内堂在巾帕描着花样子。

    这是真得在学刺绣,想给香香亲手做两个肚兜。

    所以日日跟了那隽娘让她帮忙教学刺绣。

    那映日荷花才只拉了个边,那传话的人就来了,秦墨便漫不经心的收了那手中针线。

    领赏?!

    秦墨在去县衙的路上,那唇角忍不住勾起一个讥诮的弧度。

    应该是受罚才对吧。

    当天宴会上,这县老爷估计那时候恨自己恨的咬牙。

    只是碍于当天人多,没法发作而已,秦墨心里明镜似的。

    但是也不知怎么的,心里倒想着还有些觉得好笑。

    秦墨被人领着进了府衙内堂。

    下人勾了帘子。

    两把交椅上,恰好这县令老爷和那三姨太都在。

    秦墨直勾勾的走上钱去,正经了脸。

    先是行跪拜礼。

    “草民秦墨叩见县令大人,三姨太太。!”

    这三姨太太在旁边一脸喜色,倒笑的和颜悦色的模样。

    今天是盛装打扮过的,梳了端庄的燕尾,头顶戴了一只凤口吐珠金步摇

    上面是水绿色抹胸,下着百鸟朝阳百褶裙,外罩天蓝色缎子长衫,脖子下带着那银项圈,格外的养眼。

    “起来吧——!”这三姨奶奶便先应道。

    秦墨正要起来,半抬头,才看见这县令老爷是分明半沉着脸。

    一瞬间,本来要起步的腿,又假意软了,跪下去了。

    那县令老爷便看了一眼秦墨的动作,又再拍了一下手,无聊的东看西看。

    “起来啊,怎么不起来。!”

    这县令老爷的语气明明带着惬意。

    知道今天这绝对不是让自己来领赏的,秦墨心里早就有了准备。

    “老…老爷。表情太过。过威严,秦墨心怯,腿软了,故而没起得来。!”

    秦墨的这句话,正巧撞到了这县令的心坎上。

    便一下子就瞪了大眼,恨不得一下子都发作了。

    “你心怯?<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你还害怕?你还胆子小?知道腿软?!”

    这县太老爷就一连发了几个问,这语气急的,秦墨心里只道,看来那天宴会上还真把这县令老爷气都不轻。

    秦墨佯装懵懂无辜的抬头,两只眼睛就水汪汪的,看起来满眼无辜,委屈的要哭出来的样子。

    “不知道秦墨到底那里做错了,还请老爷明示…!”

    一个眼神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明示。你还叫我明示。你是故意的是吧,你这丫头,是捡了便宜还卖乖——!”

    这县老爷急的那左顾右盼,真差点从那椅子里跳起来,想给秦墨恨恨几巴掌然后才解恨。

    “大人到底怎么了嘛,秦墨真得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似乎这县老爷这样对自己,秦墨那委屈的泪珠儿都要掉出来,实际也拿了一方丝帕使劲的抹起泪来,那喋喋诉诉,声音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仿佛比什么都委屈。

    “那小哥明明是叫秦墨来这县衙内领赏,秦墨才欢天喜地来的,结果这老爷大人赏也不给秦墨,反而抓起了秦墨一顿骂,秦墨为了能在那寿宴上给大人惊喜,知道那平日送上门的,都是些财帛之物,老爷定是都收的厌了,竟是准备了半个多月,整天去到处找人,又学艺,又找那不齐整的佐料,本来就是想在老爷的生日宴上,做了那菜,给老爷一个惊喜,明明老爷哪天也很欢的,怎么现在又开始责骂秦墨来了——!”

    “你——!”

    这县令老爷被秦墨一番话气的不轻,竟然一时间凝噎了话头。

    “好了好了。!老爷,你今天找来这丫头,不就是要赏她么,又何必说这些气话,恼人烦己——”

    这三姨奶奶便在旁边摔着手帕,笑嘻嘻的圆场。

    这县令老爷哽了半天,又仰头道“罢了。罢了。!”

    “秦墨,看你在这么多天辛苦为我准备菜肴的分上,我便原谅了你,母亲的病你也功劳不小,这么些年,对这县衙,你对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那百味楼的事儿,就这么算了,但是你要记着,做事儿切不可太张扬,尤其是你现在羽翼未齐,羽毛未丰,经过这次,你也就应该得到教训,那百味楼的事儿,我可以不再追求,但是记得要备上一份薄礼,那张员外毕竟是在这临水县地盘占的比你久,你去登门道个歉,估计这张员外也不会再说什么——!”

    秦墨听了便心中欣喜,当下嘴角便弯曲。

    俯首道“是——!”

    又道“谢过县大老爷——!”

    这县令便点头“去吧——!”

    秦墨正是要起身,提了裙摆要走。

    只听的这三姨奶奶在旁边笑上一句

    “秦墨这孩子一向都是敬我们县衙的,这孩子人品没有问题,也相信那百味楼的确没犯多大的过错,老爷如此决断,倒是甚好”

    “嗯——!”

    这县老爷便淡淡应了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