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百四十四章 鱼香肉丝吃过没(万更)

第百四十四章 鱼香肉丝吃过没(万更)

作品:打造一品盛世田园 作者:紫菱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你养父就是那前半月将那临水县曾最大的胭脂铺醉胭脂改成丽人堂的店铺老板黎老板是吧”

    而并不等这小桃说完,而旁边的秦墨便一口接过去

    这小桃抬头,脸上满满的都是惊愕。

    不懂秦墨怎么会知道。

    秦墨顿了顿,脸色冷清,在看这小桃,淡淡的语气道。

    “你一定很惊疑为什么我会知道。”

    “从一开始来店铺的时候就漏了底,知道为什么么”

    秦墨再略垂了头,看这小桃。眼下冷然。

    “当你一进店,在我挑选丫头的时候,故意做出一番不屑的姿态,为什么,我想,是故意要让我注意到你吧”

    “我要买丫头,自然是必不会喜欢这种骄悍跋扈的,主人要奴婢,一般是要那种听话温驯乖巧的,但是,你要勾起我的注意,并且,让我展示你的肤浅无知,因为,你要吸引我,而我所说的,主人买奴婢,一般喜欢那种温顺乖巧的,但是那只是一般,还有的人,选奴婢却喜欢那种张扬肤浅的。为什么?因为这种人心智不成熟,一举一动都表现在脸上,对于有城府的人来说,他们要的,并非衷心,而是操控,不看你是好是坏,而看你的价值有多少…所以,你来之前,有有备的。”

    而这低着头的小桃,那半抬起的脸,眼中的眸微微大睁。

    只是秦墨看不到而已。

    秦墨也不看她,只是身体靠栏外走了走。

    “红妆这样店,在这东大街的脂粉巷里一开,这生意好的,影响力大的,估计把一巷子靠买这种普通脂粉支撑起活计的店家都打的措手不及吧。”

    秦墨便淡淡说道。

    “这种忧虑在你们看这红妆的生意越来越好而抢走了不少原本脂粉店的生意就越来越重,然后,你们要想办法对付我,打压我,这都是意料中事儿,毕竟商场如战场嘛。”

    “而一般的店也就罢了,但是那胭脂铺,可是这城东最大的一家脂粉店啊,这胭脂楼曾经很大的一批货量都是你们供应的吧,而我的存在,让你们的利益下滑,所以,你们之前应该暗暗派人来买过我的产品而且用过的吧。”

    秦墨便低声问道,只是这小桃便这样跪在地上不置一语。

    秦墨便心底冷笑

    不说?不说我心里也知道

    “你们查过我的底,但是发现我跟县太老爷的渊源,便有忌讳,但是,你们买回去研究我店里用的东西却始终不知道这是用什么做出来的,查不出来货品来源。于是,你们该怎么办了呢,只能派人打入我的内部,而恰巧一开始的红妆,招收的人不多,而且,能贴近我身的人几乎没有,隽娘是我亲自招进的人,而我招隽娘入店看重的是什么,看重的当然是她的人品,她人老实,善良,所以,就算撬开她的嘴她也未必会帮你们从事儿,所以,这一切,便堵死你们的路了,而后来,红妆要扩充,要招人,你们便借着这机会,我想那天站在地上被卖的那些丫头,被那黎老板派来的不只你一个吧,只是你表现的太明显,所以,一眼就被我盯出来了。”

    “既然你一开始就看透了我,为什么还要给我机会,将我招进店内,还给我工钱,生活上还把我当自家人一样,对我那么好”

    这小桃此刻抬起头来的那张脸上,一双眸子却带着深深的仇恨。

    秦墨就依然淡淡的面无表情的瞟了这小桃一眼。

    “因为,我就是要让你们知道,让你们背后的这些店家知道,即使你们知道了这护肤的东西是用什么制造的,就算你们挖去了秘密,你们依然运用不好,你们,是永远无法匹敌我的”

    秦墨的语气,便带着一抹深沉的威迫和高傲。

    而跪在这地上的小桃,那双手都冻的僵硬了,但是那脸上的愤恨却丝毫未减,甚至有股浓浓的不甘心的味。

    那一双手指在地上扣的死紧。

    而秦墨又顿了顿,最后,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说。

    又半晌后,语气才带着点悲凉

    “我对你好,那是因为,我对所有人都一样,你们让我恨,又感觉悲悯。”

    悲悯?这小桃才收了刚才的怨忿,那神情一震,难道对自己的付出都是在可怜自己?

    可怜,为什么可怜自己,她秦墨又凭什么觉得自己自高人一等。

    秦墨顿了顿,又对跪在地上那表情带带着不甘的人道

    “回去告诉你养父,那四姨太的脸,只要不继续用你们店里的那擦脸的东西,过几天自己就会好的。”

    “你也不必再来求我,我懂这东西,并不代表我能医好它,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吧,你走吧。”

    秦墨便一拂长袖,转身。

    “如今姑娘是要赶我走了么”

    这小桃跪在地上突然却抬头来,满脸哀切。

    秦墨转身,只是诧异

    “难道你父亲还要留你在这府里里做探子?”

    秦墨还真得有些讶异,身份已经被拆穿,目的已经达到,还待在自己这地方干嘛。

    那小桃便含着泪眼,跪了再磕了一个头。

    便语气哀哀的说道。

    “其实,自己被养父列入计划把小桃送到这里,本来就没有意思再让小桃回去,他让小桃给他说了姑娘这制作的美容液的方法后,按照打算,是要把小桃一辈子放姑娘的身边,所以,小桃跟姑娘也签订了卖身契,现在小桃的身份已经被戳穿,小桃就对他就已经无利用价值,那样就让很多人识破了他的伎俩,小桃原本还一直被视作女儿家,养在深闺,可是现在已经出来抛头露面,那里还能再回去。如果姑娘不要小桃,小桃也就再无居所,流浪街头了”

    这小桃便细细哭道。

    而秦墨却愠怒。

    “依你的说法,你现在在我身边,做出这害人的事情来,难不成你还想求我收留你。”

    被咬过一口的狗,如果放在主人身边,难免不咬第二次。

    小桃便哭的泪涕俱下,哭的那一抽一抽的哭声断了话语声

    “如果姑娘不收留我,小桃也再无去处”

    秦墨转身,便冷了声。

    “你也有十五六岁了,也可以自食其力了,你自己去外面,看是做工还是配个男人嫁了,你自己拿主意吧,我这里是断不可能容你了。”

    “可是姑娘,我也是你花十两银子买来的人,你就这样放我走么,姑娘身边,除了你自己,便连一个会办实事的人都没有,念儿还那么小,连热饭都不能给姑娘煮一碗,姑娘竟也放心么,虽然今日小桃是有错,可是,养父是小桃要报恩的人,现在跟随了姑娘,姑娘就是我的主子,除了养父,我也绝对不会对姑娘再做出什么背叛的事儿,如果姑娘能在此刻眉间再落一点仁慈,救小桃于水火,小桃必然感恩,这辈子非姑娘不报答。姑娘又如何要在此刻如此绝情,将小桃赶出去,做这损人不利己之事儿。”

    “呵。”秦墨转身后却是一抹冷笑“你此刻倒是要替自己开脱,牙尖嘴利了啊”

    “好”思忖片刻之后,秦墨却随之改口,一口应承下来。

    “既然你不想走,我这人也一向有成人之美的习惯,那么,你就住下来,从今以后,整个院子所有人的衣服,饭食,清洁,都是由你一个人完成,谁都不许让你,你可愿意。”

    秦墨便走进近两步,略抬了眼道。

    许久,小桃才收了泪涕,一副安安静静的本本分分的模样,便低头给秦墨在地上磕头。

    “小桃愿意。”

    秦墨便点头

    “如此,那你还是去住你的楼下的屋子吧”

    这小桃便起身,半躬身行了礼,然后才一步一步的退开。

    而秦墨,就站在刚才一直杵着的地方,冷着脸看那小桃的背影一步一步从自己的视线里抽离。

    许久,才缓过神来,吐了一口气。

    莫不是她心真得太软,已经背叛过自己的人,原本是再不应该把她留下来,让她时而出现在自己身边。

    秦墨便叹了口气,便又转身回到房里。

    “杨柳垂枝绿苏堤,晨风吹起满湖春”

    秦墨一在进门,就见香香坐在那小板凳上,一只手捏着毛笔,埋着头,眼睛不时的朝旁边的书上瞟瞟,口中便念着。

    秦墨走拢,见小丫头那专心的样,心里却窃喜。

    终于肯用功了,但见她执笔,虎头虎脑的一副认真的态度,到底心里还有些安慰。

    “姐姐。姐姐。你看我写的字”

    一回头,香香看见秦墨在背后,那脸蛋,笑的跟什么一样。

    秦墨便笑着捏了捏小丫头的脸包子,便逗她,香香便坐在桌旁缩着头躲,笑的咯咯的声音。

    那丽人堂出了事儿之后,生意便一落千丈,那店里卖出的美肤产品伤了人一事儿,便一直在临水县闹的沸沸扬扬,恰好那又是极有权势的员外姨太,那一度成为那街头巷尾的热谈,各处议论纷纷,那丽人堂一度面临关门。

    而这红妆店内,那生意又如过去火了起来,城里很多大户人家的订单,又转了回来。

    生意火爆,秦墨都不得不要开分店了。

    这店是东边,便对着西街也开了一个起来。

    先是找适合的铺子买下来,然后装修,就那么短短两三个月,那边店里又招聘了新的掌柜,然后办添置,请人工,这红妆,在城西又开了一家起来…

    外面人议论纷纷,只道这红妆老板的有生意头脑,也各种猜测,便更觉得这红妆背后的势力,那定不是小角色。

    这两家红妆一开门起来,便成了这临水县最大的美容护肤品店。

    网络了这县城七成的美肤用品销售。

    转眼间,独占鳌头。

    而秦墨,一时间,只觉得在这行混的太好了,风生水起,两边的掌柜,每次就看着那白花花的钱粮进账,站在柜台前,对这那一张一张的单子,那算盘里拨起的珠子碰撞的声音,简直有时候比那进店的人说话的声音还响。

    店里的陈设一律换成了华贵的乌木,那地面,用光滑的青石板铺在上面,平整的能分出方正,那陈列台上放着的鱼嘴香炉,里面是秦墨去香料店亲手去选了香料配置出来的素香。

    沉木陪着那缭绕的清香,红色的实木圆桌,青花瓷的瓷器和茶壶,大红色的垂地丝绸帷幕,让顾客一进门就有种实实在在的奢华内涵之感。

    “东家,上个月我们这店一共收入六十三两,除去人工,还有其他零杂开支,还剩六十两。”

    正秦墨还在内堂的圆桌在纸上改进新的产品,而闵叔挂着一副老花镜,站在柜台前向秦墨汇报着。

    秦墨点头。

    恰好这时候,已经过了生意好的时候,店内已无顾客,而闵叔在这个时候回报,时机上也没啥。

    现在红妆有两家店,那么消费群体就会被分流,而只在这么一个小小的临水县,消费群体就这么多,饶是如此,还能有这个样子,跟以前只有一家店时收入相当,也已经很不错了。

    “东家,你看看上个月的账。”

    闵叔便将账本躬着身递过来。

    “其实老先生的账秦墨是放心的。”秦墨也就着账本粗略翻看了一下,一面说道,倒不是谦词,对这老先生她是真放心的,做事儿严谨认真,而在这个朝代,只是很奇怪,外人不懂,而近身的人一眼就能瞧出秦墨对字的怪异,能看懂,但不能写。

    “嗯”秦墨便翻这账本满意的点头“上个月还是不错的。”

    这家店再加上城西那家店,一个的纯利润足足有百八十两,再这样下去,临水县的第一富翁都非她莫属了。

    当初,那丽人堂栽了那么大一个跟头,却帮秦墨把生意变的比过去更好…

    芦荟胶。芦荟胶。秦墨想着,心里头便难免有些得意。

    这些人就算专门派奸细来她内部,知道她店里卖的东西就是从芦荟中提取的又咋样,用着还不是一样要出事儿,而且,这出事儿的时间只是早晚,知道了也用不了,因为,知道这芦荟汁却不知道它內瓤里的那层大黄素,芦荟汁是无毒的,这大黄素是有毒的,所以,芦荟一定具有它一定的过敏性,而秦墨每次在研发室里摘用里面的内汁时都相当小心。

    宁愿去多,不敢贪图那点,而且每次都经水冲洗,反复冲洗,就怕有大黄素的在里残留。

    这些人,根本不懂这里面的理,只盲目的跟从,以为依葫芦画瓢,自己就能成功抢走别人的生意。

    但是却不知,秦墨在生意好时心里早就对外有了防范,这一切,只是中了自己的计中计而已。

    让这些人知道了这东西是芦荟做的也好,知道了就明白这个教训是为了告诉他们就算知道秦墨店里的东西就是用这最不值钱的芦荟做的拿在他们手里也一样无用,甚至只能变成伤人的利器而已,如此,便没有人再会这样做了。

    所以,从那之后,秦墨敏锐的感觉到自己在这个商业领域是站住脚跟了。

    所以,现在经营了两家红妆,这生意都是稳稳的,没有人来闹事儿,也没有店家上门挑衅。

    在这临水县,这些同行业的商家已经默认了自己的地盘。

    只是,对秦墨来说,手中只有这两家美容店的收入是完全不够的。

    那酒楼,还没给自己回信。

    但是秦墨还是有把握,这年过了已经两三个月,这段时间,农村青黄不接,城里人的物质一样相对匮乏

    那酒楼,那百味楼又是一个主要买大菜的酒楼,对普通百姓来说,能每天吃饱一碗白米饭一盘素菜就已经很不错了,能舍得花个几十钱,百钱的去吃一盘大菜?

    这酒楼和秦墨开的这护肤品店消费对象是完全不同,他这酒楼是服务普通大众,商旅,官差或者平头百姓,大多都是商旅,平民大众,而秦墨店里,服务对象大多都是大户人家的太太小妾或者丫头,这群人的收入固定,不愁吃穿,都是地主家底,就算个体那也是有闲钱的门户,所以,秦墨的生意,受时节影响不大。

    而这酒楼,就大不一样了,这时候,就是最艰难的时候。

    却不知道那郝老板,人还是个倔强的…

    明知道秦墨是为了拉他一把,给他指条明路,却始终舍不得放弃那自己曾经付出的心血。

    秦墨也理解,所以,只是赌这运气,慢慢的等着。

    终于,到了那三月底,临水县又春旱了一场。

    天气回暖,吃过午饭的秦墨,那懒洋洋的劲,坐在那红色的梨木躺椅上,竟然春困的要睡着。

    趴在那椅子扶手上手撑着脑袋打了几趟瞌睡。

    嘴边都差点要滴出哈喇子了。

    而这午饭刚过,店也也不是有生意的时候,所以,那气氛出奇的静。

    念儿口中吃着一颗麦芽糖,大步才走向桌边,然后随性的抓了一把旁边盒子里香料,扔在旁边的鱼嘴里。

    她偷吃着糖,走路都做着小动作,以为秦墨睡着了没看她,其实秦墨早就眯着眼在打盹,看见她了。

    看见这傻妮子,心里倒不气,正说睁眼要故意调侃调侃她一下,突然视线里余光一闪,是外面来了个穿着灰白色布衣,带着伙计布帽子的小厮,腰间缠着一条布带子,埋头站在门口,缩头缩脑的朝里面张望。

    看见闵叔,便问

    “我来找秦老板。”

    “秦老板”这闵叔先听这三个字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秦老板,不就是秦墨么…

    闵叔先略伸了头,隔着外店和内堂的帘子,眼意识秦墨。

    而秦墨早就已经看见那人,便凝了神从那躺椅里坐起来,将之前搭在腿上的一个红色的褥缎子拿开。

    那小厮就顺着那闵叔的示意徒手走到这内堂来。

    帘子一揭开,才看见面前的秦墨。

    若不是有门前掌柜的亲自点头示意,这小厮便睁大眼怎么都不肯相信,这近日在临水县大肆出名的红妆脂粉店,也据说是现临水县生意最好收入最多的店,可是被称谓老板的,竟然只是前面这个看的出来其实就十来岁还乳臭未干的身体矮小的丫头。

    “您。请问您。是秦老板么。是我们掌柜叫找的秦老板么。”

    那小厮站在秦墨面前,那说话怎么说舌头都要打结。

    秦墨便在他面前站定了,面无表情,只回答了一个“是”字。

    这少年无措的挠挠头,左右看看,最后又才对准秦墨半俯身回口道。

    “我是百味楼厨子下面的伙计,是我老板叫我来这东大街的红妆店里跑一趟,说是找秦老板有事商议,他说具体什么事项,秦老板过去一叙话便知”

    秦墨便站在那里,淡淡的表情,一手负后。只淡淡的语气回应。

    “哦。好的我知道了,你稍待片刻,我进里再收拾下,随即跟你走。”

    小厮便作揖。

    秦墨便不卑不亢的转身稳步稳步朝后院走。

    真奇怪,这留在原地的小厮总一个劲的挠头,又眯眼眺看秦墨背影。

    就这么一个孩子,却又总觉得她身上挺有那种不可让人小觑的气势的。

    这女孩,气场还真大。

    秦墨出来,头发微微的梳妆了一番,梳了姑娘家最平常的垂鬟分肖髻,头顶盘一股胎发,耳后不少小辫,鹅蛋脸,下巴微尖,眉浓眼大,鼻尖,那样貌虽说不上柔美,但是那炯亮的目光,里面带着冷然,洞察,仿佛一探便能知人间一切,那股生动只看一眼便叫人忘不了。

    眉浓,但是脸型的线条却柔美,杏眼,嘴巴却小巧,虽然说不上柔美,但是绝对是算得上很漂亮,也入眼,浑身给人一种特别的气质。

    而今日出场的秦墨,里面穿了浅粉色绣边的绸缎子立领长衣,下着石榴红散花素罗裙,脚底是一双平的绯红色的绣花鞋,因为春日,怕下午来了回冷,外面又罩粉红窄袖半身绸面袖口绣梅花半褙,身上的装扮,虽然都是大红,但是这色却层层递进,并不给人杂乱碍眼之感。

    反而看起来整齐庄重,相得益彰。

    秦墨便叫那店内的那打杂的叫了马车来。

    随后,马车到了,秦墨便和那伙计一起上了马车。

    怪不得,这百味楼她说怎么这小厮却不认识,原来是一直是在厨房里给两位厨子打下手的墩子。

    才几分过去,马车便停到了百味楼门口。

    马车停住,那郝老板就便在门口站着相迎。

    现在这午饭时候已经过去了,店里也再没有多少客人。

    的确是谈话的好时候。

    只一两个月不见,这郝老板还是跟过去一样,就算生意艰难,眉间还是有一股稳稳沉着之气。

    秦墨也主动出手相邀他,便一起去了二楼。

    碧纱橱内,那席地而坐的桌案两面,才是谈事情的好去处。

    坐下之后,秦墨一伸手,才发现今日出门竟没有带念儿,那掺茶一类的事儿还是得自己做了。

    哗哗的茶水往杯子里一注,热气冒了上来,秦墨才稍拂袖将热茶递到唇边喝了一口

    “郝大哥的精气神倒是跟过去一点没变,这样处变不惊的人,在这县城里,还是少见…”

    这郝老板便接着秦墨的茶壶,自己接手过来,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笑了下。

    “世事无常,忧心又有何益”

    秦墨便坐定,捧着那杯热茶慢慢的喝。

    “那么,今日,郝大哥是下定决心,跟我合作了么。”

    对面的那郝老板今日穿着一身棕色的万福花纹长衫,里面着青灰色葛布长袍,才将近而立之年的男人眉间一抹精气。这种气度还是很不错的。

    “你提议的那条件事后我也反复想过,三七分成,实在是太少,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全家就靠这间酒楼过活,如果全转给你,我割舍不下,所以,咱们各退一步,酒楼里需要采办的菜,肉,人工成本,我愿意跟你对摊一半,你出这房子,然后,我们四六分,你六我四,你占大头如何。”

    说完,这男人的眼便直直的看秦墨,眼底墨黑。

    而秦墨,也凝神半晌,脑袋里飞快的将刚才这男人提出的条件快速的运转一遍。

    想到他曾经在自己穷困的时候,善意的拉了自己一把。

    “行”

    秦墨便手指敲桌,一口应承下来。

    “你去找这房子的主人,然后我出钱将它买下来,以后这酒楼的管理运营,我们协商着进行…”

    “协商?”没想到,当秦墨说这句话时,这郝老板却捧着一杯茶水笑了出来。

    “你买这间酒楼,我想你是心里早就有想法了吧,就算今日我不去找你,有朝一日,你也会经营出来一个和我一模一样规模的酒楼,到时候,我的酒楼,还争不过你,你心里是有这样的打算和自信吧。”

    这郝老板站起来,徒步走到这碧纱橱内墙上的一副山水画,眼却落到那副画上细细的观摩了起来。

    而秦墨,从地上站起。笑

    “知我者还是郝大哥也”

    “所以”这郝老板转过头,看秦墨,略带沉郁的音色“那么,今天就在这里结缔契约吧。你给我的那四层红利,以后不管发生什么变化,概不需更改。这间酒楼,日后经营模式可以听你的建议,但是日常的经营管理我才是这里的负责人。”

    秦墨爽直的回到

    “好,我把这件酒楼的日常经营管理权给你,我只是从旁协助”

    其实,她根本不会来跟这人争什么这间酒楼的日常的经营管理权,她的事儿,那么多,她要做的事儿,也还有好多,这酒楼,只是把它纳入自己以后麾下的千分之一的产业而已。

    “好”

    这郝老板也在旁一口应承下来。

    秦墨便出了那碧纱橱内,转头朝楼下的小二,一口吆喝了拿纸笔。

    “其实郝大哥根本不用怀疑我的目的是为了最终夺取你的酒楼,我的精力,并不想放在这间酒楼上面,我这里做,其实更是想拉你一把,和郝大哥共事儿,我觉得很荣幸…”

    这郝老板一愣。

    而秦墨,指的是他当日借地方给自己卖扣肉的事儿。

    但是,站在二楼的桌子板凳间,秦墨四周环顾。

    “但是这酒楼,现在的确有太多需要整改的地方。”

    这郝老板一愣,跟在秦墨后面,面色淡淡,便问到

    “你是想从哪里整改?”

    而此刻,楼下的店小二,手中拿着纸币走到了楼梯口…

    秦墨便和那郝老板坐下来,两个人用那蘸了墨汁的笔,秦墨的字写的太丑,就由那郝老板执笔,后面两个人都在那约书上按了指印。

    一式两份,各人收好各人的。恰好就趁着这下午一点空闲的时间,秦墨站在那楼栏上,远眺着那底下的百姓居住的一条大街。

    其实这里地段真得是很好,东西南北四处都有通道…

    酒楼的生意,只要稍微用点心思,怎么都可以让它这生意兴隆起来…

    “你上次说的那要招人,打扫这楼上和下面的楼栏是怎么回事儿。”

    倚着楼栏,这郝老板便转头询问秦墨。

    上次秦墨说的一番话,有一部分话语始终在他的脑袋里盘旋不去。

    直觉上,他觉得秦墨对这开酒楼,生意上的理解,仿佛高出他很多。

    “郝大哥。”秦墨便就着上次的话题,趁着这机会,可以跟他好好的说上一通,便叫了他的名字,眼还是看着那楼下那入眼的两条大街的人潮往来

    “民以食为天,你觉得这句话重要在哪里。?”

    这郝老板一愣。

    秦墨淡淡撇了他一眼然后转头又自言道“当然是食”

    “食最重要的一点,讲求的是什么,当然就是卫生,我好几次进那店里,因为人少,店里只有一个二小,擦桌子端菜,忙不过来是常事,所以,那桌面就留了一层没擦掉的油脂,不知道你每次进店有没有注意到”在穿越前的现代社会,就讲了,所谓细节决定成败。

    “这油脂会多少引起食客的反感,不要小看了这一种影响,积累成多。如果有两家挨得近的店,你是食客,你喜欢去那个店里干净店的,还是稍微次点的”

    秦墨便看着那郝老板反问。

    “是郝某疏忽了,最近家里新添了丁,事务太多,进店内却疏忽了”这郝老板便了然一笑道“到底还是丫头你观察的仔细。”

    秦墨默念,因为我是女人。

    “另外”秦墨又继续说道“一般新开的饭店的规律就是,一开始生意会不错,久而久之,可能就会慢慢的落下来,为什么呢,因为过往的食客已经吃厌了这里的口味,生意便会慢慢的冷淡下来,很多人不懂这个规律。那要怎么办呢,是不是要让厨子换新的菜式。然后做满足不同食客需求的口味。”

    听着秦墨这话,那郝老板确实认真的凝神点点头

    “这的确也是一番道理。”

    “只是,目前菜品就是那几样,你说要多,那厨子也不会做啊。”

    “那我教他做吧…”

    秦墨便不经心的接了一句。

    “什么?”这郝老板一惊诧的将话头接过来。自己没听错么。

    秦墨对他的反应,不悦的翻了个白眼。

    “你以为因为我是从乡下出来的贫丫头,所以没有见识,都不会做符合大众口味的菜。?”

    “不是不是。”这郝老板见秦墨那表情里略有愠怒的神色,连忙摆头否认。

    “我告诉你”秦墨便说道,“我吃过的菜,你连梦都梦不到呢,粉蒸肉你会么,鱼香肉丝,鱼香茄子你会么,夫妻肺片,麻婆豆腐你听说过吃过么,红烧狮子头,牛肉火锅估计你这辈子都是吃不到的。”

    她秦墨前世可吃的多,可是自己会做的也实在没有几样,但是,知道味道,现在也是可以做出来的。

    “没有。不知道。没听说过。”

    对于秦墨念的一长串不知道什么的东西,怎么又是夫妻,又是狮子的,郝老板听的是一头雾水,是真得没吃过。

    难道刚才念的这些都是菜名么?

    面对此刻的秦墨,郝老板真得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并不大的人儿的脑袋里想了什么。

    “算了。”秦墨叹气,她知道,她说的这些,他是真得听不懂。

    但是,等厨子做出来一定就懂了。

    “除了菜品要创新要添加外,我上次还跟你说过,因为你这是酒楼,吃饭的人有各种不同层次消费的人,需要裁人度量,意思就是,把菜的价格,根据成本,将价位从低到高拉升开来,要把每一个想吃饭的人都变成你的消费者。”

    “消费者是啥意思。”这郝老板在话途中突然打断。

    消费者?秦墨突然脸窘得一红

    “就是来买你东西的顾客…”

    然后这郝老板才微沉吟道。

    “哦,懂了…”

    这古代并不同于现代,现代的人多,商业发达,有不同的店面满足不同的消费层次。

    但是古代,便一个区域一个酒楼,大多人吃饭都是家里自给自足,有出门在外,但是想吃饭,那价钱过高,便有部分不敢将脚迈进门来。

    “好的,丫头你说的这些话,今日大概我都记住了。我定回去好好掂量,把你说的一些东西把它条理的整理出来。明后再商议具体怎么做?”

    秦墨便点头。

    既然这大部分的条约都签订好了,该传授的东西也细细则则的传授了。

    她秦墨到底对此心也安了。

    然后,就是让这郝老板牵线,要把这间酒楼整个地和楼买下来。

    以后,这间酒楼真正拥有它的主人,就是她秦墨。

    打了个哈气,略伸伸懒腰,又看这百味楼那楼下的一片街道,秦墨心头无波澜,然后,便提了裙摆,自己一步一步下楼。

    下楼时,见那店小二,依然热情猫着身的给自己点头打招呼,秦墨心里倒有些暖暖的。

    谦和就是会让人觉得想亲近。

    马夫一直在楼下等着。

    只等秦墨一上车,那马夫便扬了鞭子,一鞭子抽在那马屁股上。

    然后马蹄一甩,飞快的朝东大街跑去。

    回来已经半下午,隽娘也回到店里来了,中午秦墨出走时出去给店里采办香料的事儿了。

    一回来,又把那路上见到的一些琐碎新奇的事儿坐在圆桌前边擦着那从窑厂出来的装芦荟胶的瓷瓶儿边给秦墨轻笑着讲着。

    而秦墨一面在纸上拿笔描着那要新用的瓷瓶而上的花样子,一便唇角淡淡含笑听。

    念儿在地上弹着那小石头,春来小蚊虫多,却埋头只顾着一只手挠痒痒一只手还是投入的玩。

    而后院,传来那小桃在那洗衣槽边用力凿衣服的响声。

    难得享受此刻店内的这种安宁。

    总之,这几个月,这后院里的活大部分也就是这小桃干了。

    秦墨到底是气,虽说最后没有赶她出去,而将她留在这里院子里却是为了惩罚她。

    然后来消自己的气。

    秦墨这辈子,最不能容忍的伤害就是背叛,但是,当初没有将她赶出去。

    现在要赶,到底又有些狠不下心了。

    但是,短时间内,还是不会重用她,也不准她近自己的身。

    等哪天她的气都消了那天再说吧…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