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床打好了
    ;今情在讨厌我抬起头的香香那清澈透亮的大眼睛,莹光闪着,想到今情刚才看她的那一眼。

    当时今情咬着唇,明眸中明显有嫉妒,厌恶的东西,为什么讨厌自己。

    香香怎么想都还是想不明白,只是一想到今情竟然会恨自己,小小的心中有浓浓的难过。

    但是她也不好直接问出来,只得低头拌泥巴,不想让今情包括其他人看见自己的难过。

    可是,手中的泥人只捏了手臂,还有做下身的泥块还在手里揉着,低着头的香香的眼睛里竟然有淡淡的雾水漫了上来。

    今情不喜欢她,今情也怨恨她

    她跟自己一样,被刘霖霖叫来一起玩,可是她什么都听刘霖霖的,很愿意主动亲近刘霖霖,却不跟自己玩。

    一直以为她和今情的关系是很好才是,两家又是邻居,从小就玩,可是,每次人多的时候,今情都不愿意跟自己亲近,反而会抛下自己会跟刘霖霖她们这种人一起玩,并且人多的时候,在别人面前都不爱搭理自己。

    香香怎么会不难过。

    可是,她始终没什么朋友,因为太小了,找到同龄的朋友不容易,而且,加上秦家又穷。

    “香香,你那是捏了什么啊”

    香香正埋着头,手里的泥人捏了一半,突然听见旁边刘霖霖主动轻声问她的声音,香香抬头。

    眼眶中的泪水早已经逼退。

    看见刘霖霖看自己和善而温柔的脸庞,刘霖霖长的好看,那双眼睛如同是天上的新月般,笑起来就弯弯的,真好看,家里父亲又有劳力,刘家又是大姓,总有几房几房的邻舍里相互送东送西,灾荒年的时候还可以彼此扶持,所以,家里比起来也殷实,平日里衣服总穿的干干净净,就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哦。我这是小人。”

    香香不知道她为什么一直都对自己很和善很好。但是,因为两家家底不同,房子又隔得远,所以相处的时候不多。

    “我这是小猪,我捏了一个小猪,我觉得你挺可爱的,我把我的小猪给你,你把你的小人给我,我们当朋友是么。”

    “呃。”香香愕然,抬头,久久反应不过来是什么意思。最后,好久才从唇边好似很艰难的出来一个字“好。”

    香香回家时,秦墨已经在煮午饭。

    火还在灶膛里烧着,锅里蒸着米饭,而就着一块石头就坐在灶门口。

    “怎么样,穿了新衣服出去,是不是小伙伴们都不再嫌你臭了,不嫌你脏了。愿意跟你一起玩了。”

    见小人儿低头朝自己走来。

    秦墨只当她玩的高兴,然后已经玩到了没有力气才跑回来的。

    所以,只说着话打趣她。

    其实,秦墨还是对自己所做的,是有些成就感的,并且期待得到好的回应。

    可是,当香香走近,走到自己面前来,却还是不抬头,秦墨有些错愕。

    然后,再等一秒。

    就见香香忽然抬头,但是令秦墨诧异的是。

    香香并不是一脸要逗她的笑意,反而,眼眸里蓄满了颤颤的泪水。

    秦墨一见,大睁了眼睛,倒抽一口凉气,连灶膛里烧的火都不注意了。

    身体转了过来,两手捏在香香的肩膊,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紧的力道

    “香香,怎么了”

    “姐姐,你再给香香做多少衣服,可是我们的家始终穷,别人看得见的,还是骂我们是穷娃子,骂我们没爹没娘。”

    秦墨怔住了,足足愣了两秒。

    “姐姐,这是霖霖送给香香的泥猪,我去放好,她说她会做我朋友”

    半刻,香香收了眼泪,转了话题,拿起手上捏的有点像样的泥猪。

    秦墨收了情绪和心思,很配合的应声“嗯。”

    转眼间想,以前对这个名字很生

    “霖霖是谁”

    香香抽噎着,一声一声的说道

    “刘霖霖,是我朋友,她说她会是我朋友。”

    香香剪短的解释道。

    秦墨沉着声,只怜惜的摸了摸小丫头的大脑袋。

    “好的,去吧,把你的小猪放好”

    “嗯”香香一手抹了鼻涕,一边迈着小短腿朝屋子里跑去。

    秦墨一眼望过去,只看见香香那瘦小的小身板,越过糊着土坯泥墙的房子的门口,然后正正经经的朝屋子里走去。

    这个房子,门口没有门,就是一个土坯房,从门口一眼望进去,就能看见屋中间撑住房子的那根长梁,然后床没有床,连桌子都瘸了一条腿,桌面因为漏雨而被雨水冲刷成黑黢黢的东西糊在上面。

    再里面,就是一方床伴,临着一个墙壁的大洞。

    侧面也对着泥墙的大洞,的确不像是一家人,甚至连一个乞丐的窝都比不上。

    一开始,秦墨也不知道这秦家女人是怎么肯嫁过来的。

    但是,估摸着这男户主是被家里分家出来自立门户的,据说此地姓秦的的确不只这一家,因为秦墨没了之前的记忆,香香也小,也不知道跟着姓秦的这几户人家有没有什么近的亲缘关系。

    或者一开始这屋子应该也能住人,只是泥墙的承受力不行,总要常常修修补补。

    走了男人后,只剩一个女人,房子破了没法补,这洞越破越大,越破越多,风雨撑不住,然后这房梁也倒了下来,最后只能维持这么一根柱子将顶子撑着了。

    男人走了家里受欺负,尤其是乞丐都知道欺负这里,东西被人陆陆续续拿赚最后只剩下这么一个空洞了。

    唉。秦墨又在那块烧火的大石头上坐了下去。

    香香,你相信姐姐一定会给你一个好的家,这个家一定比村子上任何一户的人家都好,到时候不会再让人欺负你,让人说你是没爹没娘的穷娃子。

    “吃饭了”

    等香香的情绪缓过来后。

    秦墨一副高兴的样子,端了饭菜进屋,今天中午又炒了肉。

    主要是安抚香香的沮丧心情

    把那上县城的那十几斤肉,最后剩的一些都又拿来炒了回锅肉。

    米饭,饭菜摆上桌。

    香喷喷的饭菜立马飘的满屋子都是香味。

    而外面的师傅,听见吃饭了也收拾了手中的活,自己到石缸边洗手。

    这床打的已经差不多了,床柱,床爆板子,都做的差不多了,只是下午,再把有些地方刨花的刨花,打磨的打磨。

    这床今天就可以做出来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