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 > 打造一品盛世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章 发现芦荟
    ;冒着风雨前行,一把镰刀撇在腰间,迎面的风吹着,有些冷,却也还能接受。

    出来时从屋后找出两个大小合适的斗笠。

    她和香香,一个大的一个小的,就靠着这个斗篷遮雨。

    一穷二白的家,却在后面找到这些东西,后面有两把锄头,一把犁,一个米高的木制方斗,这斗大概是之前家里来装粮食的,现在空的一直放在外面风吹日晒的黄色的木头已经发黑,两顶斗笠扔在里面,如果说整个屋子还有哪里不那么漏雨地是干的,那么只有屋后檐下这块地方。

    这些东西,似乎适意藏在房后的

    而恰好秦墨刚穿越过来时,那前世的秦墨给她传达这一块的记忆太过模糊,醒来后竟然记不起,并没有想起来屋后还放置了这样一些金属农具。

    虽然锄犁做工粗糙,肯定不能跟现代的农具相比,而且上面还生了慢慢的铁锈,可知家里没有劳力太久没用了,只是靠着形状至少还可以辨认出来,镰刀也钝到近乎看不见锯齿,只有一把砍柴的砍刀刀锋有些雪亮的颜色,但是却在刀口上凹下去了几处口子,这家人穷的买不起好的砍刀,而且刀用成了这样也没钱再换,但是总的来说,现在对秦墨来说是好事儿,毕竟有这几个工具也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但是转眼一想,在这家女主人没死之前,家里有田有地肯定也种粮的,这些耕作的农具怎么都应该有。

    只是被藏到屋后去了。

    只是秦墨几乎没法想象,自己还没穿越过来之前,这两个无爹无娘的丫头,是怎么在娘亲死了之后,还能勉强活过这大半年的。

    迎着风雨赶上,早上的雨不大,反而到了现在,却越来越大了。

    虽然扛着斗笠,迎上细风的同时,那雨还是一个劲的朝脸上扑。

    田间所有的一切被细细的雨雾弥漫,秦墨站在小路上,隔着雨雾,看不远处田埂上的黄土,还有那条弯曲绕长的河沟,而清晨在山脚下挖田的刘家的两当家的都回去了。

    那雨越下越大,大的迷蒙了视线。

    枯瘦的腿一脚深一脚浅的朝泥里踩。

    接连下了两天的雨,地上的水已经渗的相当的深了,脚踩在泥地里,比如香香和秦墨这种瘦小的身体,很容易一脚插进去再拔不出来。

    在泥地上走的歪歪倒倒。

    香香忽而的抬起头,看向前面。

    “姐姐”

    那细小的声音,就算是下雨的声音嘈杂,而秦墨还是听到了。

    她不解的转头过来。

    香香站在泥地里,两只瘦小的腿如枯枝般。

    只是那双盯着秦墨看的清澈大眼睛,忽闪忽闪,如珍珠般,闪着流动的波光,那么无辜,可爱。

    “姐姐,我走不动了。”

    香香那带着一股奶味的声音,软软的,气馁,带着撒娇的成分。

    小肩膀也试着要偏下来,身体矮下去,想要蹲着。

    秦墨回头看见这一幕,心里就软了。

    香香毕竟是小孩子,小孩大人都没有怎么吃东西,虽然秦墨的身体的确看起来只有七岁大,但是灵魂却是一个二十多人的成年人,所以,她觉得自己有照顾香香的责任。

    不管怎么说,那一碗半碗里清水的野菜汤又怎么能让人吃饱呢。怪不得香香又不想动了。

    但是,秦墨也不得不苦口婆心的停下身体转过头来解释

    “香香,姐姐知道这很辛苦,你觉得的很累,可是那房子姐姐今天一定是要修补的,你也知道是不是,你看我们每晚睡的都很冷对不对,那个破洞不稍微的补一补今晚我们睡觉又会被漏进来的雨砸中了对不对。”

    秦墨的表情正经,话语也格外的真挚。

    她只是希望这样能说服的了香香。

    毕竟,这搬运芦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芦苇杆上有细毛,很扎皮肤,如果只有她一个人,这一趟是搬不完的。

    别说她没同情心,就在这里才待第一两天,她都也觉得累。

    但是还好香香是个能听懂话,也很配合大人的乖孩子。

    似乎知道姐姐这样说也是在央求她,抿了抿唇,坚毅的握紧小手重新又从泥地里站了起来。

    一路上,从田坎走过去,秦墨都看见田坎上夹杂的绿油油的东西。

    走进一看,差不多都是些带刺的草,人光着脚却不敢走进去。

    还是那句话,能吃的都是被人扳了的,剩下的这些,都是这些实在没有了利用价值的植物。

    但是,边走边看着,秦墨在这些绿色的大多带刺的植物里,却意外的发现了一两株东西,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秦墨一定不会相信原来田坎上还会有野生的芦荟。

    芦荟,真的是芦荟。

    不怪秦墨如此高兴,从穿越过来之后,她就觉得自己仿佛了异时空。

    这里的一切都不能跟自己的之前的生长环境重叠,虽说外婆家在农村,但是其实要说她对这些野草有多少辨识度,那是真的没有。

    但是,却认识芦荟。

    不仅认识,而且还很喜欢。

    芦荟在现代里一般作为观赏植物出现在人们居住房子阳台上的盆栽里,秦墨的爷爷是老中医。

    从小给人抓中药治病,也讲这些用药的植物。

    而芦荟可就是其中用的比较广泛的一种。

    秦墨从小就喜欢它,倒不是因为它的药用价值,而是就喜欢它的形状。

    但是芦荟在家里从不是拿来做菜吃的。

    秦墨本来是去割芦苇,但是此刻发现了芦荟,意外之下,在半路上,就蹲在了原地,双脚陷在田坎上的泥路里,下了心去细看它。

    这田坎上有两株,挨着的不远

    而且体形也不大,甚至那叶片中间还没有长开,叶片上有白色的小点,两株在雨水淅淅沥沥的雨速里慢慢被洗礼,翠绿新鲜如菜玉一般。

    看见这两株芦荟,秦墨的心别提多高兴了,从刚才到现在心就没有平静下来。

    只是手伸出去,小心翼翼的抚摸着。

    芦荟,不只可以药用,更大的功效是美容。

    野生的芦荟长在田坎上也不奇怪,更何况这两株本来就小

    生在这古代的这些人自然是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她秦墨可是现代人,爷爷又是中医,何尝会不知道。

    ------题外话------

    后续小剧场版

    香香:“咦,姐姐,你干嘛蹲下,要摸这个东西”

    秦墨:“香香,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么”

    香香“。”又不能吃

    秦墨:“这是芦荟很珍贵的”养颜又治病

    香香吞吞吐吐:“可是,可是,我们后面山上满山都是啊。”

    秦墨满脸黑烯:“呃”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