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先婚试爱:错嫁豪门贵公子最新章节 > 先婚试爱:错嫁豪门贵公子最新章节列表 > 374.第374章 狠狠的咬他
    ailing看到董珉昊神色阴冷,便说道原因:

    “经过检查,我发现苏婧雅的体内还残留着催产素,在生产孩子的时候有人给她使用了大量的催产素催生孩子,孩子是出生了,但是在生产过程中,造成产后感染和产道裂伤,情绪波动而影响了苏婧雅的血液循环,再加上大量出血,子宫受到严重影响,以后要再怀孕的几率是没了。[][].[774][buy].[]”

    “只要人没事就好,以后再也不生孩子了。”董珉昊先是脸色大变,随后深呼吸镇定下来,他暗暗庆幸人没事。

    以后还能不能生孩子对他来说不重要,他在乎的是大人,大人在,就什么都在,何况他们已经生了一个孩子,虽然不知道这个孩子是死是活?

    不,应该是活着,若是死了,那个绑架的人是不会抱着一个死孩子离开的,所以他断定孩子还好好的活着。

    虽然苏婧雅很想要生两个孩子,可是他绝对不同意了,他害怕。。

    生第一个孩子差点要了她的命,还发生了这么大的动荡,他再也不敢让她生孩子了。

    “你调整一下心情,一会儿麻药过了她就会醒来,别让她情绪太过颇动,谦让一下。你也要振作起来,我相信你。”ailing冲着他鼓励一笑,经历了这件事,她也被吓到了。

    谁能想到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子居然会经历这样的事情,还被人如此狠狠的折腾。

    一个女人最大的痛苦就是生孩子的时候,而苏婧雅今天就活生生的经历了这样的痛苦,生孩子是一倍的痛苦,她相当于是承受了两倍。

    不过身体上的疼痛不是最痛的,心理和情绪上的折磨才是最痛苦的。身为女人的她都不禁捏了一把汗。

    护士将睡在床上的苏婧雅的推了出来,苏婧雅还在昏迷中,安姨上前去帮忙推床位。

    董珉昊感激的看了一眼ailing:“谢谢你。”

    “快去吧!”ailing摇头,救人是她的职责,不谈说谢谢。

    董珉昊点头,追上已经远离而去的床位。

    病房里,苏婧雅渐渐清醒过来,看到董珉昊后,迷糊的眼睛渐渐瞪大,仿若不可置信,以前自己看错了。

    她的手被他握着,她的眼神愣愣的看向他握住她的手,微微抽出自己的手,然后拉住他的手,对着他的手腕就是狠拧一把。

    “撕。。”手腕传来的疼痛让他没忍住的发出吃疼声,两眼带着愧疚的眼神看向她。

    守候了她几个小时,她终于醒了。

    她听见他的抽疼,神智一转,看向屋子,这里是病房,她获救了,但是她的孩子呢?她看向他,迫切的问:“我的孩子呢?”

    被问到痛处的他低头沉默不语,孩子。。这让他怎么回答这个问题,难道要很直接的说孩子不见了?他说不出口,也不敢说。。

    他默默无语的表现让她瞬间明了,不用说,她也知道孩子下落不明。

    在昏迷前的一幕幕就如潮水一般的涌入脑海,她清楚的记得和那外国女人的每一句话,包括外国女人堆她所做的事。

    她侧头,微微弯曲身子,一弯曲身体,下体便有一种撕痛感传来,痛的她半个身子侧过去。

    她若无其事的忍受着,张大嘴巴,一大口的用劲咬在他的手背上,将心中的悲愤和难受都发泄在了他的身上。

    他吃痛,却没有伸手躲开,也没有挣扎,手握成了拳头,因为她咬入的用力,他便握得越紧。

    她一直咬着,直到唇齿间一热,她察觉到了血腥的味道,她也没有松开嘴,两眼带水的看着他,如恐怖的猫眼一般,像是要咬掉他手背上的一块肉一样。

    许久,她才缓慢松开,一股鲜血顺着他的手背淌落,伴随着她的眼泪一起滴落在床上,侵染成一朵妖媚的梅花。

    “婧雅,如果这能让你好受一点,你就用力的咬吧!”他不怕疼的再次将手伸向她的嘴边,两眼凄凉的笑起来。

    她默然,盯着他手背上的齿痕,好似深深的刻进他的骨肉,有些暗红,又有些血丝,看起来就知道咬的这个人有多么狠心。

    “呵呵。。”她冷笑发声,眼锋犀利的瞪着,咬他就能好受一点,她好受吗?不好受,再咬他的时候,他有多痛,她就有多痛。

    “婧雅,对不起.”他沙哑着声音而出,一句对不起就像雨水一样刷刷刷的降落在她心里,慢慢的积累了成小池塘,泛起一阵阵水花。

    她睨住,哭的哽咽不止,始终没开一句腔。

    “相信我,我会把我们的孩子找回来的。”他轻轻叹息,叹息中隐忍着悲痛。

    他走到一旁的柜子边上,拿出盆走了出去。

    她看着他走了出去,眼泪肆意而流,侧过脸,视线望向窗外,身躯颤抖着,弥漫着深深的哀怨和悲愁。

    当他再次走进屋,空荡荡的盆里盛满了热水,他轻轻而道:“我给你洗洗下面,这几天下面都会流血,你会不舒服。”

    “不用了,孩子都没了,洗干净了又能怎样?”他语气冰冷,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她不需要他洗。

    对。他是她的老公,可是当她遭遇悲惨的时候,他人却不见了,当她撕心裂肺的求救时,他人不在她的身边。

    说好的陪伴就是一场笑话,他可以云淡风情,但是她不可以。

    “我知道你怪我没有保护好你和孩子,我不是个男人,是我的脆弱害苦了你,是我的优柔寡断害苦了你,我错了。这些我都可以承受,但是你不能折磨你的身体,你就算再恨我,也得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他霸道冷言道,走过去强制的牵开她下身的被子,揽住她的腰,不要她挣扎,一只手勒住她要预要动的双手。

    她不轻易的服输,微微扭动身躯而动,可是刚经过生产的身体哪里可以动缠,轻轻一动就如被车子压榨过一般,又好像掉进悬崖里承受粉身碎骨的疼痛。

    “别动,你乱动会动到伤口的。”他冷哼一声,严肃起来,额头上出现了几条狰狞的青筋,怒火凝结在他的脸上。</br>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