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353章 司墨琛的奇怪之处
    安伯朗的神色一瞬间愣怔了,安然说的没错,他和夜清岚看起来是一对夫妻,可他一直想要的东西只有秘戒,在外人面前依旧扮演着恩爱夫妻的样子。

    可是当时安伯朗是有爱人的,为了秘戒,却和夜清岚结了婚,夜清岚迫于无奈,才答应了,因为她需要一个能让她平安把孩子生下来的地方。

    可是生产那天,安伯朗也没有出现。

    一连几个月安伯朗才出现在夜清岚面前,却是为了秘戒,夜清岚对安伯朗没有爱,他做什么她都不会放在心上,安伯朗每次问,她便是闭口不言。

    司墨琛心中一刺,握紧了安然的小手,看着她平静的侧脸,轻叹一声。

    其实每次在隔壁司家看到躺在妈妈怀里听故事的安然的时候,司墨琛心里说不失落是假的。

    他小时候因为父母的疏忽,习惯了一个人,孤僻而且不喜欢和人来往。

    起初对安然的死皮赖脸很反感,也很厌恶,可是她总有各种办法对付他,让他想发火也发不出来。

    直到习惯了每天晚上会被她吃点豆腐钻个被窝时,有一天安然突然没有来钻他的被窝,他突然很不习惯,跑去安家看,才知道她玩了一下午太累了在自己房间里睡着了。

    于是司墨琛就在安然妈妈温柔目光的注视和同意下,揪着安然的睡衣衣领把她揪回了司家。

    从那个时候司墨琛就知道,习惯是种很可怕的东西。

    习惯了身边有她之后,如果哪天她突然不见了,他的心里就会像空了一块儿似的不自在。

    “而妈妈每次都告诉我,你只是太忙了,没有时间来看我们而已,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你到底在忙什么呢?”

    “后来,我慢慢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对妈妈总是敷衍的回答不满,我等了你几个月回来一次,你离开的时候偷偷跟在了你后面,然后就看到,你抱着安梨和林素秋,你们才像一家人,回去之后,我哭了很久。”

    安然的声音很平静,如果换做以前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她或许会很愤怒很伤心,可是庆幸,她的爸爸不是这种人。

    “如果妈妈能够早一点告诉我你根本不是我的父亲,你以为当初我真的会因为你的一己私欲离开d国吗?”

    当初以为是司墨琛让司语微拿事后药来给她吃,这是其中一个促使她想要离开的理由,可是以她的性格,不会说走就走什么也不顾,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安伯朗将她送走的原因。

    当时在安然看来,她在怎么怨恨安伯朗他始终是自己的父亲,不能不听他的话,可是后来到了英国,她听到那个令她震惊的消息时,却没有失落,反而有种解脱的感觉。

    没有血缘,就没有不舍。

    “你知道我这辈子最庆幸的是什么事情吗?”说着,安然抿了抿唇瓣,“我庆幸你是安梨的父亲而不是我的。”

    安伯朗也不再继续讨好她了,反正下场也只有一个,而安然是绝对不可能会给他说情的。

    离开地下室的时候,安然突然问司墨琛,“你想怎么处置他?”

    司墨琛伸手揉了揉安然的发丝,将她头顶的一根呆毛按下去,声音温和道,“听你的。”

    安然想了想,才说,“把他送警察局吧,以他的罪行,恐怕一辈子都要在牢里度过了。”

    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牢里度过余生,可比放在这里碍眼好多了。

    “嗯,我让人去办。”司墨琛笑着应了她的要求,然后手机便响了起来,他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对安然说道,“我先接个电话。”

    便走到了一边去接电话了。

    安然疑惑地看着他的背影,有什么电话不能当着她的面接的?

    这个电话接了大概五分钟司墨琛才过来,也没有解释是谁的电话,自然地牵起她的手往别墅的位置走去。

    有猫腻。

    安然缩了缩脖子,一脸狐疑地瞅着司墨琛,觉得男人很奇怪。

    以往的话他接完电话会下意识告诉她是谁打来的有什么事,可是今天却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太奇怪了。

    ——

    太奇怪了。

    这是这个月安然第二十九次感叹司墨琛的不对劲了,不知道是她想多了还是怎么的,司墨琛近日来的举动,的确让她有些不安。

    孕妇怀孕期间心情都是阴晴不定的,而且特别敏感。

    安然怀孕已经有两个月了,两个月来,司墨琛将公司的业务放在了一边,空出了很多时间来陪她,她经常犯困,而司墨琛则是等她睡着之后才会开通视频通话,去解决一些需要他定夺的事情。

    但是……

    从上次地下室里回来之后,司墨琛就变得特别喜欢接电话了,有时候一接就是二十分钟,而且每次她睡着醒来之后他都不在了,她给他打了电话才知道他在外面。

    不是安然觉得自己多想,只是真的觉得很可疑。

    听温妮跟她说,老婆怀孕期间男人都是耐不住寂寞的,说不定是在外面勾搭小女生……

    安然立刻甩了甩头,把这个想法甩出脑海里去,她相信司墨琛,他是不可能会做这种事情的。

    可是……心里这种嘭嘭跳的感觉到底是为什么呢?

    安然郁闷地揉了揉头发,拥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窗外已经黑天了,她从睡梦中醒过来,司墨琛还没有回来。

    这是这个月第六次了。

    安然摸到遥控器,按下灯的开关,让房间里的灯都打开,刺目的光线让她有一些不适应地眯了眯眼睛,然后才整个房间地去看。

    房间很大,大概二百多平方米左右,平时因为有司墨琛在所以不会觉得有多么空,可是现在只有她一个人,莫名的心里就有些难过,眼眶红红的,心里有一抹怨气。

    拍了拍小脸,安然抽了抽鼻子,掀开被子从床/上下去,去浴室洗漱。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伤感了,动不动就难过想哭,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洗漱完之后安然准备下楼,然后就看到自己的手机屏幕一直亮着,走过去一看,是温妮打来的电话。

    “然然!我之前跟你说什么来着?男人果然都是一个样,改不了偷/腥的坏毛病!你还说相信他,哎哟我去,要不是席漾拉着我,我现在就脱鞋给里面那对狗男女砸过去了!”温妮的声音听起来虽然咋咋呼呼的,可是听起来却很愤怒,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一般。

    安然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拧了拧秀眉,问她,“发生什么事情了?”

    “还不是你家司墨琛,我看到他和一个女人很亲密地走进酒店里去了,我个去,都说你别拉着我了,我非要去给他们一人一巴掌,不然他们不知道本小姐的厉害……”

    温妮那边的声音听着有些混乱,讲到一半不知道她在对谁发火,然后就听到了席漾拉着她劝解她的声音。

    安然一阵汗颜,她到底再说……啥?!

    “你说谁?你说你看见了谁?!”

    “还有谁,别人我能这么生气吗?我早就说男人靠不住了,怎么,我说的不对吗?那你拦着我作甚?是兄弟就跟我一起去揍他们!”说到一半温妮又和席漾掐起来了。

    “谁跟你是兄弟了!我是你男朋友!”席漾的声音既无奈又气氛,然后就听到温妮喊痛的声音。

    “总之在皇晟酒店,我们在外面等你。”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你这么让她过来真的好么?”席漾看着温妮捂着唇瓣瞪他的模样一时间心情大好,问道。

    “怎么不好了?”温妮使劲地瞪着他,唇瓣上两排牙齿印,就是刚才被他咬的。

    “你忘了,她现在身怀有孕,贸然跑出来,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司家不得和你拼命?”席漾无奈地说着,伸手去戳了几下温妮的额头。

    温妮难得没有反驳他,幡然醒悟般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艾玛,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我现在打电话给她!”

    刚才光顾着生气,都忘了安然现在不能有一点闪失了,万一被她看到那种场景肚子里孩子出了什么问题,她就是拿鞋拔子拍死自己都不能够啊。

    “完了,关机了……”温妮哭丧着一张脸,欲哭无泪地看着席漾。

    ……

    安然随便拿了件大衣外套穿上,围好围巾,风风火火地出了房间,下楼。

    司母看到她那么急地走下来,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口了,连忙喊,“慢点慢点,然然你慢着来,”

    “妈,我要出去一下,晚饭就不吃了。”安然走到司母面前,小脸上有些严肃。

    “不行,你现在一人吃两人份,你不吃饿着孩子怎么办?”司母立刻就不同意了,因着以前安然怀小包子地时候没有照顾好她,让她吃了那么多苦,本来就内疚,现在为了补偿她更是一点儿都疏忽不得。

    而且司母对安然肚子里这个孩子的期待还是很高的,人老了,都一样儿孙绕膝,享齐人之福。

    “可是……”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