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351章 魔性的一家子
    大有一种恨不得来帮她走完那段路的样子。

    安然既感动又心酸,感动是因为司母无微不至的照顾和体贴,心酸则是因为想起了英国那几年,她一个人带着安小包打拼的日子。

    想着想着,安然就忍不住低声叹了口气,水眸中浮现出一抹可惜。

    “叹什么气?”司墨琛侧脸贴着她的侧脸,看着镜子里相依相偎的两个人,唇角漾开一抹轻轻柔柔的笑。

    司墨琛很高大,身材如白松一般修长挺拔,他从身后环着安然的腰,将安然娇小的身子包裹在怀里,令人惊叹的契合,好像双方就是为此而生一般。

    “在可惜宝贝的童年,没有这个孩子那么幸运。”安然靠着身后的男人,将自己的全身重量倚在了他的身上,眸光有些复杂。

    或许就是环境所致,才会让安小包过早的成熟和稳重起来,他不像别的孩子,没有别的孩子那么童真,小小年纪就已经很懂事。

    而且承受了太多不该承受的。

    而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还未出生,就已经享受到了公主般的待遇,所有人对她的降生,都特别期待。

    孩子还不到一个月,司母和司父就已经给这个孩子买了无数东西,就连向来讨厌她的司语微,也不计前嫌,为这个孩子准备着什么。

    可是当初的安小包,除了她和哥哥,甚至没有人知道。

    安然觉得很心疼,也很愧疚,所以尽可能的避免在餐桌上或其他地方讨论肚子里这个孩子的事情。

    她不想看到安小包伤心,以为她们会因为小宝宝的到来忽视了他。

    “诺诺虽然才五岁,可是他的心智都要比一般的孩子成熟,他不会那么在意这些的,况且,他跟喜欢这个小宝宝不是吗?”司墨琛低下头,大手覆在安然的腹部,黑眸里一片柔和和宠爱。

    安然点点头,她当然知道小包子不会在意,可是还是会下意识的担心,毕竟小包子再成熟,始终都是个孩子。

    话说安然前几天还看到一个新闻,一个小女孩因为妈妈怀了小宝宝,生怕这个小宝宝会和她争宠,以死相逼妈妈把孩子打掉了。

    对此安然只能摇头摇头再摇头,还好她家小包子不会。

    “妈咪!”刚说到安小包,安小包就从外面风风火火地跑进来了,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跑到了安然和司墨琛面前,抬着下巴看着他们。

    “怎么了?这么急,后面有鬼追你不成?”安然伸手捏了一下这张小脸,软乎乎的简直喜欢死了。

    安小包深呼吸,吐气,再吸气,再吐气,才对着安然的腹部开始念叨:“小妹妹小妹妹快出来,小妹妹小妹妹快出来……”

    一直念了五遍他才停下来,看着安然说道,“妈咪,差点就忘了要给小妹妹问好了,我出去啦,妈咪爹地拜拜。”

    说完,就哧溜哧溜跑出去了,像一阵风似的。

    安然眨巴眨巴几下眼睛,然后有种自己儿子终于正常了的感觉。

    司墨琛则是嘴角抽了几下,看着面带喜色的安然,无语道,“他坚持几天了?”

    安然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眼睛一亮,“快两周了……”

    这只包子怎么还真信了她说的?她说着可是玩玩的,就算他天天念叨肚子里的也不一定是女娃娃啊。

    “你说万一是个小弟弟,他得多失望啊。”安然靠着门口安小包跑开的地方,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万一是个男娃娃,小包子理都不理他怎么办?

    谁知司墨琛却是看了一眼她的肚子,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来,“九成是妹妹。”

    “你怎么知道?”安然睨了他一眼,显然不信。

    “你不相信?”

    安然轻哼一声回应,看一眼就能看出来,你以为你的眼睛是x光不成?

    “要不打个赌?”司墨琛见她不信的样子也不恼,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好似安然肚子里真的是个女娃娃了一般。

    “怎么赌?”

    “我猜你肚子里的肯定是女孩儿,如果我猜对了你就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反之亦然怎么样?”

    安然一听眼睛亮了,能坑到司墨琛的条件的机会可不多,这么难得的机会,不能放过!

    “赌就赌,谁怕谁?你等着吧,一定是我赢!”安然信心满满地昂着下巴,就差没哈哈出声了。

    难道这货就不知道心电感应吗?她已经隐隐觉得这胎一定是个男娃娃了,和她赌,就等着输吧。

    而且她昨晚上海梦到了一个粉嫩嫩的长得和安小包很像的男娃娃朝她扑过来,甜甜地喊她妈咪。

    心里虽然也期待这是个女娃娃,可是……为了赢你爹地一次,乖乖,可别给妈咪丢脸啊。

    安然决定了,从今天开始,要天天对着这颗肚子念,“男宝宝男宝宝快出来……”

    “然然,你愿意嫁给我么?”司墨琛看着她得意飞扬的小脸,就知道她脑袋瓜里已经在幻想什么了,也不拆穿她,出声问道。

    “愿意愿意……不都已经嫁了吗?”安然下意识地就开口了,说完立刻捂住自己的脸,不矜持,要不得!

    司墨琛低笑出声,微微侧头,微凉的薄唇贴着安然细白的脖颈,轻轻落下亲吻。

    突然的冰凉让安然浑身一个战栗,小脸上晕开两团红晕,美好而诱/人,贝齿咬着唇瓣,她伸手去推他,“别……”

    司墨琛却像是未听到一般,唇上的动作无比轻柔,顺着她线条优美的脖颈到香肩,牙齿轻轻啃咬,似在邀请,又似在隐忍着。

    安然哪里经得起他这样挑/逗,没一会儿身子就软在了他的怀里,被他顺势转过了身子,让她的后背抵着镜子,刚一抬头,,他的薄唇便准确无误地落下。

    很轻柔的一个吻,旖旎而缱绻,在她娇嫩的唇瓣上轻轻舔舐辗转,趁着她喘气的空挡一举侵入,攻城略地般搅和着。

    室内温度节节攀高,只剩下让人面红心跳的声音不断。

    镜子前的安然已经衣衫半褪,眼看就要被司墨琛得逞了。

    安然的眼眸有一闪而过的清明,想起肚子里的孩子,立刻按住了司墨琛的手,谁知却不小心按到了他的……

    她的小脸爆红,像是被电到一般缩回了手,在他情浴灼灼的目光下,吞了吞唾沫,“前后三个月不可以。”

    司墨琛也像是想到了,目光中带着几分懊恼,伸手将她的衣服拉好整理妥当,最后在她那张被吻得娇艳欲滴的唇瓣上重重亲了一下,才转身走向了浴室。

    难得看到司墨琛吃瘪,安然表示很开心,可是刚转过身,就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

    这个面若桃红,目含春水,红彤彤的小脸上荡漾着丝丝羞涩的神情,唇瓣红润得更是像一颗娇艳欲滴的脱水樱桃一般。

    她的天,刚才如果不是及时刹住了车,可就完了。

    安然拍了拍胸口,还有些心有余悸。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司墨琛才从浴室里出来,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身衣服,看到站在一边盯着他一个劲傻笑的安然,他就忍不住叹气。

    三个月呢。

    这小女人还不逮着机会就虐他?

    司墨琛眉心狠狠地跳了几下,随后才走到衣柜前,给安然挑选了一身宽松的衣服让她去换上,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安然拿着手里这件宽松的水蓝色兔麂皮绒大衣和一套衣服,好奇地问。

    可是司墨琛也没有回答她,而是自顾自地当着她的面换起了衣服。

    安然的小脸再次飘上一抹红晕,低低地骂了一句“牛氓”,然后偷偷地看了一眼他裸着的后背,飞快地钻进浴室里去。

    换好衣服之后,安然也没再问,而是乖乖地跟着司墨琛下了楼。

    这个时间司母正在厨房和林嫂讨论今晚的食谱,司父在庭院品茶,佣人们见安然下楼,双眼都紧紧地盯着她,生怕她不小心摔着了或是怎么了,每走一步都像是在凌迟他们一样。

    两周下来,安然对他们这一举动已经习惯了,挽着司墨琛的胳膊走下楼,和他往门外走去。

    她还偷偷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发现司母并没有出来才松了口气。

    这样子,就像是偷偷跑出去玩的孩子生怕被家长看到一样。

    安然以为司墨琛会带她出庄园,或是看她憋闷了两周的份上带她出去溜达溜达。

    可是她一路和司墨琛走来,却一直是在庄园里。

    这是要去哪儿呢?

    安然满脑子的疑惑,就见司墨琛在一个两人高的隧道口前停了下来。

    司家庄园很大,安然大致逛过,对很多地方都是不怎么清楚了,现在突然看到一个隧道口,不由得惊了惊。

    “挽着我的手,千万不要松开,小心脚下。”耳边传来司墨琛低柔的声音,隧道里的灯光不怎么亮,有些蒙,所以安然必须要一直盯着地面,以防摔着了。

    里面很宽,但是有些凉,幸好来之前司墨琛让她多穿了一件,才没有觉得很冷,呼呼吹来的冷风让安然心里打怵,可是握着司墨琛的手,却又觉得非常安定。

    ...

    ...</p>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