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330章 同一个人
    天边泛起一抹鱼肚白,经过昨晚的一场风暴,此刻的海面上已然一片平静。

    靠近海滩的地方,已经结了一层冰,落了一层雪,薄薄的虽然不厚,海风中仿佛都结了一层冰一般,冻到了骨髓中。

    整个世界白雪皑皑,银装素裹,一眼望去尽是雪白的颜色,就连树木上,都落满了冰雪。

    临近海滩上,一抹白色的娇小人儿被海水冲了上来,身上的衣服仿佛和这些白雪融为一体般,如果不是远远望去夹杂的一抹黑色,恐怕很难发现。

    这抹黑色,在白雪中显得十分突兀。

    那张半埋在雪堆中的苍白小脸,像是没了生机一般,苍白的程度和这些白雪有的一拼,她的额角,有一个很明显的淤青,已经有变紫的迹象。

    这时,一个人从远处走来,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装,戴着围巾和墨镜,在雪地里用目光搜寻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皑皑白雪中的一抹不易察觉黑色。

    他的双眸一定,随即便举步朝着那抹黑色走去,步伐有些不稳,却强撑着没有倒下去,一步一步走过去,直到那抹黑色面前。

    他蹲了下来,将那人从雪堆中抱了起来,那张从雪堆中出来的小脸,苍白透明,身上就好像已经没了温度一般,稍微一碰,就是刺骨的冰冷。

    “然然……”那人低喃一声,再没有任何犹豫,抱着已经奄奄一息的安然快步离开了海滩。

    此时,已经有一辆车等候在了海滩外。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里会突然下起了雪,一连下了一个晚上,直至早上才停,临近海滩的地方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那张脸,从围巾中若隐若现,直到走到那辆车前,开门弯腰将安然放进车内时,才露出一张温润的容颜来。

    车子开动,朝着大路上开去,路边都是雪,路上也结了一层冰,所以有些滑,但是陆璟尧却顾不得这么多,将车开的飞快,好几次差点和别的车撞上,幸好都险险地躲过去了。

    安然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双眼紧闭,小脸苍白,好似下一秒,生命的灯火就会断掉一般。

    车子开进了一座别墅里,别墅距离市里有些远,位置比较偏僻,被白雪遮盖住,看不清原来的样子。

    陆璟尧停好车连车钥匙都来不及拔走,便立刻下了车,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抱出安然,快步朝着别墅中走去。

    他刚走到别墅门前,门便突然打开了,门内,两旁站着的却并不是女佣,而且两支训练有素的黑衣人。

    “东西都准备好了?”陆璟尧走进去,没有任何停顿地往前走,边走边问道。

    一个身穿黑色紧身服戴着墨镜的女人走过来,跟在陆璟尧的身后,回答道,“已经准备好了,就在你常用的那个房间里。”

    陆璟尧连回应也没有,快步上了楼,朝二楼最尽头的地方走去,抬脚踢门,动作一气呵成。

    房间内,入目一片白色,像是医院的病房一般,墙边摆放着几个柜子,上面放满了瓶瓶罐罐还有针药,各种仪器,甚至连手术台,都毫无遗漏。

    陆璟尧将安然放在手术台上,熟练地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过一双白色手套戴好,开了头顶的灯。

    ——

    司家庄园内。

    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海上的搜救队并没有传来任何有用的消息。

    客厅里,松软的酒红色沙发上坐满了人,可是人虽然多,气氛却是依旧沉默,谁也没有先开口,生怕打破了这静默,无所适从。

    安小包坐在司墨琛身边,看着笔记本电脑上夜一最后一次传来的录像。

    就是那次,他觉得哪里怪怪的,因为那次的录像中,辰言和辰诺都没有露出脸来,而且还有许多细节的地方,都让他觉得奇怪。

    可是他却没有深思,这才让他们钻了空子。

    辰言到底是为了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绑架安然呢?

    安小包拧着眉毛思考了一会儿,才把目光从电脑上转了回来,扭头看着一旁正在查找什么的司墨琛,“爹地,夜九和辰言有什么关系吗?”

    司墨琛正在查找多年前的一份资料,那是当初在司父的电脑里无意间看到的,因为事关安然,他格外上心,于是就偷偷拷贝了一份。

    那会儿他才知道,原来安然的母亲夜清岚就是夜家大小姐,她身上所拥有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

    可是这么一个身份尊贵的女人,却下嫁给了安伯朗,只为图一地清净,想想都觉得世态多变。

    其实夜九这个人,司墨琛曾经见过一面。

    司家主宅和安家本就相近,那是有一次,他无意间走出房间阳台的时候看到的。

    一个大概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躲在树后面,偷偷地看着坐在花藤秋千下的安然和她的母亲。

    虽然那会儿夜九还小,可是从他身上却可以看出,那股刚柔并济的气息,身上浮动的那种凌厉和温和,奇异地在他身上融合,莫名的和谐。

    只一眼,司墨琛就没有忘记。

    可是从那之后,司墨琛就再也没有偶然见到过那个夜九了,那个时候的夜九,是在看什么呢?

    保护夜清岚吗?

    那么小的一个孩子,他懂得保护吗?

    后来在司父电脑里看到那些资料的时候,司墨琛便鬼使神差地拷贝了一份,上面就有着夜九的资料,可以肯定的是,司父肯定也是见过那个夜九的。

    “辰言是辰星幕后的总裁,这个你们知道吗?”司墨琛轻启薄唇,在他们疑惑的目光中说道。

    安小包摇摇头,这和夜九有什么关系吗?

    “我觉得,他们可能是同一个人。”司墨琛抬起头,迎上夜一和夜七的目光,语出惊人地说道。

    尽管他这么说,夜一和夜七应该了觉得荒唐才对,可是从他口中说出来,却莫名的有一种信服力。

    可是,辰星并不是夜家的势力产业,夜九的兴趣爱好也非经商,而是医术,他对医术已经到了痴狂的地步了。

    这么爱好医术的一个人,怎么会去经商呢?

    “夜家消亡的时候,我们之中,只有四个大人,我们六个都是组织的继承人,是经过千人的选拔中,优胜劣汰出来的最有天赋的人。”静默片刻后,夜七突然说道。

    夜一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有阻止。

    安小包知道那段日子是他们心底的伤疤,所以从来没有过问,夜七一开口,便被吸引住了。

    “当时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年纪小,出任务的时候不会被人怀疑,当然也有很多限制。”

    “夜家家主之所以会让夜九去保护大小姐,应该是看中了他那一身医术天赋以及实力,在我们六人中,当属他的医术最出类拔萃了。”

    夜七的声音带着一抹难以察觉的怀念,还有一丝一缕的淡淡忧伤。

    “夜九对医术的热爱,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他可以为了钻研某种病例几天几夜不吃不喝,责任心很强,这也是家主会放心将大小姐交给一个年仅七岁的孩子的原因之一。”

    当初的他们,无论哪个,年纪不是很小,可是每个因为年纪小瞧了他们的人,都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他们都以为夜九和销声匿迹的大小姐一样,已经死了。

    可是他们如何也想不到,他们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在他们没有想到的地方活的好好的。

    而且,还背叛了他们。

    “夜七小姐想说什么。”司墨琛似听出来夜七话里有话,直截了当地打断她,问道。

    夜七抿了抿唇瓣,看了安小包一眼,这才说道,“夜九不可能会是辰言。”

    辰言身上,看出来有夜九的一点影子。

    “你似乎忘了,你们分开的时候恰好年少,是人都会变,你能保证他永远都是儿时的模样吗?”司墨琛不冷不热地睨了她一眼,声色清冷地说道。

    安小包也点点头,夜九既然都能背叛了他们,那么就算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又怎么不可能呢?

    这么一来,也就解释得通为什么辰言会绑架他妈咪了。

    “夜七,他说的没错,是人都会变的。”夜一转头看着面色不平的夜七,出声说道。

    小时候夜七和夜九的关系还不错,会帮他说话,也是正常。

    这样就接受不了了?

    司墨琛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因为他似乎发现了一件更有意思的事情。

    一人分饰两角就已经很震惊了,那么如果……

    这时,之前见过的训练营分队队长从外面走进来,站定在司墨琛面前,浑身散发出来的铁血肃杀气息让人为之一振,“报告主子,那人已经被救醒,现在已经可以进行对话了。”

    司墨琛敛下嘴角的笑意,将手里的笔电合起便站了起来,目光冷冽逼人地看着他,“带我过去。”

    “是!”分队队长连忙应道。

    安小包的小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有些紧张,同时也很期待。

    他妈咪究竟是生是死,只有那个活下来的人知道了。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