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286章 结婚了?
    而且还是因为他对这个女人几句嘲讽地话,而被这个誉为商界神话的尊贵男人给打了!

    而且司墨琛刚才那番话,无疑是在警告他们,安然就是CR未来的女主人,得罪她就等于得罪整个CR ,这等于是间接地承认了安然的地位!

    如果齐佑知道安然在司墨琛心里竟然是这个位置,而不是一个小晴人的话,他怎么会对CR的未来女主人说出这些话来?

    秦心儿害怕再继续待在这里你齐佑还会被打,于是扶起狼狈趴在地上的齐佑,匆忙地往外走去,甚至连要给安然的礼品盒都忘记拿走了。

    司墨琛冷冷地睨了眼地上的礼品盒,走过去用手指挑起袋子的一端,手臂姿势优美地微微一扔,准确地扔进了垃圾桶里去了。

    做完这些,他便走到了沙发边去,垂头看着安然毛茸茸的头顶,伸手挑起她的下巴,指尖传来的冰凉温度让他微微一怔,眉心紧蹙着,“怎么这么冷?”

    安然没有回答,只是有些走神,没有听到他的问题。

    司墨琛眉心皱得更深了,在她身旁坐下,捏着她下颚的手指微微一用力,“嗯?”

    感觉到下巴上传来的痛感,安然的眸子里终于有了聚焦,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小嘴微微扁了扁,带着一抹可怜兮兮的委屈,没有说话。

    刚才齐佑和秦心儿对她说的话司墨琛自然是听到了一部分的,见安然这样,便能猜出来她大致是因为什么而郁闷不开心了。

    “怎么,我家小媳妇不高兴了?”司墨琛心情颇好地坏笑一声,捉住她的两只小手放置唇边,和她的脸蛋一样冰冰凉凉的温度,便毫不犹豫地低头将唇瓣印在她的手背上。

    手背上温热的温度让安然愣了几秒,然后小脸就像是被人喷了番茄汁一般,两团粉红色迅速在双颊晕开,水眸中也浮起了一抹羞赧的水光,盈盈动人。

    “谁,谁是你家小媳妇了,不要脸!”安然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可是奈何司墨琛握得太紧了,挣扎了几下都没能抽出来,有些气愤。

    “谁答应就是谁了,我可没有指名道姓。”司墨琛的笑容简直腹黑到没边了,偏偏手上的动作还那么温柔,就好像在呵护着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珍宝一般,眸光柔情温和,褪去了所有冰冷。

    安然甚至能从那双漆黑如夜的水眸中看到自己的倒影,就好似星辰一般灿烂。

    司墨琛不顾她的羞赧,俯身靠近她,唇瓣贴着她小巧的耳朵旁边,似呢喃的语气一般轻声说道,“如果你是在介意那个齐佑说的话,大可不必,因为我刚才说的,很快就会变成现实了。”

    很快就会变成现实了?这是什么意思?

    安然似懂非懂地看着司墨琛俊美的侧颜,直到十二月一日那天早上,她才瞬间明白了司墨琛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如果到了民政局门口她还不知道司墨琛是什么意思的话,她特喵的就是智障了。

    可是到了这一步安然却觉得心脏跳动的速度好快好快,就好像随时都会从嗓子眼里蹦跶出来一样,说不紧张那纯粹是在安慰自己。

    她揪着司墨琛的衣摆,表情可怜兮兮地瞅着他,一双晶亮的水眸眨巴眨巴的“司墨琛,咱们要不先回去商量商量吧?这会不会太突然了?”

    突然到她还没从很多美食的梦里醒过来就被他强制性地命令穿衣服打扮过来了,而且来的居然还是民政局!

    他今天没有发烧吧?好端端地拉着她来着这个地方做什么?难道是因为······那天齐佑的话?

    司墨琛淡淡的视线落在她的小脸上,黑眸中带着一抹笑意,“都到这里了,难不成你想白来一趟?”

    这可不是重点,白不白来都不是重点啊大/BOSS!安然的内心简直是一个大写的懵啊,这种事情能不能事先和她商量一下,能别这么我行我素,到了民政局才告诉她是来做什么的不?

    如果她刚才还没有睡醒的话,是不是连自己什么时候拿了证都不知道,就这么轻易地被司墨琛拐回家了?她这么好骗?

    “那你也不能什么都不告诉我就把我带过来了吧?”安然咬着唇瓣,揪着司墨琛衣摆的而销售都因为紧张所以在发颤了。

    “现在不是知道了?进去吧。”司墨琛将她的小手从衣摆上拿下来,握在手里,面色淡淡,看不出喜怒。

    安然不肯,抓着他的手不肯往里面走,“等等,墨琛,如果你是因为那天齐佑的话才会这么做那么大可不必了,我真的没有放在心上。”

    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个才会想和她登记结婚的话,给她的感觉就像是施舍一样,她不愿意。

    司墨琛闻言顿了脚步,继而转过身来看着她,黑眸中带着少有的固执和认真,凝聚在她的脸上,“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

    安然张了张小嘴,正想回答,却听到司墨琛继续说道,“你觉得我像是会在意别人看法的人么?”

    “娶你,只不过是因为,我不想再等了而已。”他的声线低醇旖旎,就好似灌了红酒上去一般,说不出的魅惑,撩拨人心。

    “等什么?”安然咬着下唇,紧张的心莫名的就有些放松下来了。

    “等你准备好的那一刻。”他说道,“司墨琛这辈子只想和安然共度一生,这个理由够不够?”

    安然的眼眶蓦地就有些泛红了,司墨琛并不怎对她说情话,每次逗她的话也是会让她气到想掐死他,可是却从来没有哪句话像今天这次一样,让她觉得自己是真的被这个男人爱着的。

    可就是因为他不擅长说一些哄她的情话,所以她才会觉得现在是满心满眼溢出来的甜蜜一般,

    --

    直到从民政局里出来,手里捧着一本热乎乎的红本子坐到车上的时候,安然整个人还都是有些懵的,这样就算是结婚了?

    “傻了?”司墨琛有些好笑的伸手弹了下她的额头,发动车子,离开了这里,贴着衬衣放的那个红色本子就好像会散发出灼热的温度一般,心脏的位置暖暖的。

    “没有,只是太惊讶了。”安然将红色小本子收好放进包里的夹层,妥帖收好了这才放心。

    如果换做五年前离开之后,她是怎么都不敢去想会有和司墨琛结婚的一天的,那时的她恨他都来不及了,怎么还可能去想这种事情,就连小包子出生对他的恨意虽然有减淡却还是无法释怀。

    “收获了我这枚帅气温柔的老公,你就偷着乐吧。”司墨琛嘴角的笑意清浅,眸子里有着藏不住的温柔和温存。

    这一天,他等了很久了。

    从很小的额时候,在第一次被小安然欺负,后来被她死皮赖脸地缠上,不得不天天照顾这个小屁奶娃,到第一次发现自己对她的感情那么深的时候,再到两人就快订婚,可是她却突然离开了的时候,他等待的时间很长很长。

    可是庆幸,并没有让他白白等待。

    那个曾经最喜欢吃栗子糕还死皮赖脸跑到他家蹭吃蹭喝,一不顺心就扯开嗓子大哭,却调皮可爱得让人怎么也无法放下的小丫头,终于成为了他的妻子了。

    司墨琛的脸上笑意依旧,看起来清淡,可是他抓着方向盘的手都忍不住地用力,骨节微微泛白,以此来掩盖他的内心的狂喜。

    这一生,他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便是没有放弃等她,没有放弃喜欢她。

    “没脸没皮。”安然嗔道,对着关系的突然转变一时间还是有些调整不过来,一想到自己突然一跃成了名正言顺的司太太,如果让那些天天惦记着这个位置的女人知道了,那表情一定特别精彩。

    “想去哪吃饭?”司墨琛调转了车头,开上了公路。

    安然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说道,“去红叶吧。”

    红叶的菜式一直都是她最喜欢的,而且也有很久没有去了,想想还是特别怀念的。

    今天不是休假日,可是红叶餐厅的人还是很多,多数都是A市土生土长的人,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也有一些年轻人。

    这个地方只有对A市很熟悉的人才会知道的,一般人甚至都没怎么听过这个地方。

    安然环视了一圈这里,却发现座无虚席了,也没有已经用完餐要离开的人,顿时就有些失望。

    司墨琛侧眸将她失望的表情收于眼底,叫住了一旁走过的服务生,递过去一张卡片,那个服务生接过来看了一眼,便礼貌地对他伸出手,“请跟我来。”

    安然的眼睛一亮,被司墨琛牵着走到那个位置上去,一脸惊奇地看着神色淡淡的司墨琛,“这里怎么还有一个位置?难道你之前就已经订好了位置不成?”

    说着还是有点说不通啊,司墨琛怎么会知道她喜欢吃这里的菜的,这里还是以前她和温妮偷偷来过几次吃的,并没有告诉他啊。

    “想吃什么,自己点。”司墨琛没有回答她,只是将菜单递给了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