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262章:胃药
    安然一直觉得,温妮是不是喜欢错人了。

    可是见她对苏十月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那我们总不能就这样看着吧?该怎么办啊?”安然皱了皱鼻子,水眸亮晶晶地瞅着司墨琛。

    他既然这么说了,就肯定有办法。

    司墨琛却是转身回到办公椅上坐下,眉眼间跳动着一抹笑意,喉咙里发出一声轻咳,“想知道?”

    “想想想!”安然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走到他身后去,给他捶了几下肩膀,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顺其自然。”司墨琛惬意地眯起了双眸,双肩松散地靠着椅背,一副慵懒随性的姿态。

    这算什么答案啊?

    安然的小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看着他的后脑勺龇牙咧嘴的挥舞了几下小手,作势要拍他的脑袋。

    门口响起一阵敲门的声音,司墨琛抬头看了眼门口,安然的手就放在离他的后脑勺距离五厘米的地方,司墨琛这一抬头就刚好碰上了她的手。

    “你头发上有东西,我帮你弄掉呢……”安然干巴巴地笑了声,装作帮他把他头发上的东西弄下来一般轻轻拍了拍。

    司墨琛狐疑地转过头去,对着门口淡声道,“请进。”

    张秘书抱着一叠文件走进来,然后将文件放在办公桌上,“司总,这是2017年春夏的调研报告,总监让我交给您的。”

    明年春夏的调研报告?安然眯起了一双水眸,她记得,比如今年春夏的款就是前年设计图出来之后做好的,而今年秋冬的款已经在去年就设计好成品已经出来了,而今年,就已经在准备明年的了。

    无论是哪个服装公司,都是如此,不会等到今年秋冬开始的时候才会傻傻去准备今年的秋冬款,这种没有水平的事情睡会去做?

    CR和别的公司倒是不一样,他们的服装不会成批的制作,有一定的数量,摆放在旗下的各个分店销售,但是设计和质量确实最好的,因此也很耗费时间。

    司墨琛微微点头,然后随意地打开了一份文件看了看,“下去吧。”

    “好的。”张秘书后退一步,看了眼安然然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你的设计稿呢?”司墨琛看着报告书,一边问道。

    安然这才反映过来这是在问自己,脑海里浮现出自己那几张刚画好一个轮廓的设计稿,她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还没完成,就差一点点了,我现在就去!”她有些口干地舔了舔唇瓣,然后那面和她办公室想通的墙走去,打开门钻了过去。

    司墨琛嘴角溢出一抹浅笑,随即低下头继续看报告。

    而安然则是趴在桌子面前认命地画稿子,她的速度很快,下笔准确无误,每一笔都像是具有生命力一般,笔下生花。

    -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般,流逝得很快,眨眼间就到了十月份月底,安然设计稿交成品的日子,也是秦心儿和珠宝大亨的独子齐佑的订婚宴。

    终于交了成品,安然的身心都轻松了,紧绷了十来天的神经终于缓解了下来,约了温妮去逛街。

    温妮接到安然的电话之后,出门去等车的时候,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公寓附近的公交站遇到苏十月。

    她看到苏十月刚从对面的一家酒吧里走出来,神情颓然,衬衫上很多褶皱,解开了几个扣子,步伐虚浮地越过了他那辆保时捷,不知道要往哪里走。

    温妮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便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

    苏十月像是喝了很多酒一样,隔着两米的距离温妮都能闻到他身上浓重的酒味。

    他为什么会喝这么多酒?他不是快要和林乔衣订婚然后终于得偿所愿了么,难道两个人吵架了?

    突然,一辆车从街道转角的地方冲出来,然而苏十月并没有察觉,连躲都没有躲。

    “小心!”温妮握着手机的手一紧,想也没有想地跑过去一把抱住苏十月的后背和他一起摔到了路对面。

    “没长眼睛啊?!”那辆车的司机探出头来狠狠地啐了一口,然后把车开远了。

    “你丫的没看到有人啊?”温妮不是个喜欢手气的,随手捡了一块石头朝那辆车砸过去,拍拍手站了起来,然后扶起躺在地上的苏十月。

    “你没事吧?”温妮将他扶起,有些紧张地看了看他全身,没有发现哪里有伤口,顿时松了口气。

    可她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小手和膝盖上被擦破了,米色的铅笔裤还给磨破了几个口子。

    苏十月抬起手搓了搓自己的脸,这才看向温妮,那双向来淡漠如冰的眸子里有一丝失望一闪而过,“你是温妮?”

    “我是温妮。”温妮重复道,朝他微微一笑,然后放开了他的手。

    苏十月没有吭声,冰冷的脸上苍白一片,薄唇上不见一丝血色,他的手紧紧捂住胃部的地方,看起来很难受。

    温妮知道,苏十月有胃病,所以他很少喝酒,平时应酬或者参加宴会也只是小酌几杯,而且饮食方面他自己向来很注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失魂落魄。

    她记得还真是清楚,明明这已经是几年前的信息了。

    温妮自嘲一笑,然后打开了自己的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一瓶胃药来递给苏十月,“吃点药会好一些。”

    苏十月眉头一皱,看着那瓶胃药没有动,“你也有胃病?”

    温妮的笑容僵在了嘴角,她从小到大都是健康宝宝,或许是和安然呆在一块的原因,吃嘛嘛香,很少挑食,也没有胃病。

    这瓶胃药是她一个朋友从国外买回来的,据说对胃病特别有效,还养胃,她知道苏十月有胃病,于是就托那个朋友给她买了好多瓶,尽管她知道不一定用的上,还是习惯性地带在身上。

    “是啊,我的胃不怎么好,这个药很有用的,专治胃病,还养胃呢。”温妮故作轻松地笑着,然后拧开了瓶盖,倒出几粒圆圆的药丸子在瓶盖里递给他,“给。”

    苏十月没有再犹豫,加上林乔衣和他提过温妮和她是朋友,两个人在上学的时候玩的也不错,便接受了。

    他一贯是不吃别人给的东西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就例外了。

    他没有就着水,喉咙吞咽了几下,那些药丸便下去了。

    “谢谢。”或许是因为刚吃了药,他的喉咙里很干涩,出口的声音有些沙哑,却比平时要暖上几分。

    “不客气。”温妮心跳猛的加快了几分,她知道自己不该再对苏十月有任何想法,但是这么多年来的执念,就算她真的已经开始放弃了,心脏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因他跳动。

    气氛突然陷入沉默之中,苏十月没有离开,而是靠着一根路灯,姿态颓然地靠着,脸上带着一抹悲凉。

    温妮咬了咬嘴唇,心里有些疼,她从来没有见过苏十月的脸上,浮现过这么哀凉的神色。

    就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

    “你……和林乔衣吵架了吗?”温妮禁不住开口问道。

    她做不到对苏十月冷眼相对,不去在乎他的感受和心情,习惯了这么多年的东西,没有办法一次性放下啊。

    如果可以,她真的对他微笑然后转身就走,可是……她还是舍不得。

    苏十月的脸色沉冷了几分,像是被人猜到了心事一般有些尴尬,随即目光看向了温妮,“你和衣衣关系很好,那么你应该很了解她吧?”

    她了解林乔衣?

    温妮嘲讽地勾唇一笑,她的确了解林乔衣,不过是在五年前。

    苏十月这么问她,必然是接下来想问她什么,于是她回答道,“是啊。”

    “那如果,她拒绝了我的求婚礼物,你知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什么?”苏十月的眉头舒展了一些,看着温妮的目光中带着一抹期盼。

    这样的苏十月,让人觉得很陌生。

    他对林乔衣,真是用情至深啊。

    “可能是因为她不喜欢那样东西吧。”温妮说道,林乔衣是典型的千金大小姐,娇滴滴的,手不能抗肩不能挑,吃橘子还要别人亲自剥皮一片片摆好,等着她用叉子叉起来吃。

    她会恃宠而骄,但是她却很喜欢苏十月,而且又是求婚礼物,除了不喜欢那样东西,她想不出来是因为什么了。

    苏十月的眸光一黯,喃喃自语般说道,“还有人,会不喜欢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么?”

    “乔衣拒绝了你的求婚礼物?可是你们不是已经准备订婚了么?”温妮越想就觉得越奇怪,实在想不通是怎么回事。

    林乔衣以前对她炫耀的时候,那神情是要把苏十月爱上天去了,怎么又会拒绝了苏十月?

    苏十月沉沉地点头,“她原本是连订婚也要拒绝的,不过我没有同意。”

    太阳飞南边落下去了?

    温妮可不信林乔衣会把她心心念念的东西往外推,八成又是在矫情了。

    林乔衣都拒绝了他,他还能和她订婚,他喜欢林乔衣,喜欢到让她都有些嫉妒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