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252章:司父司母
    可是,他却是想和她,长长久久。

    他对自己向来很有信心,只不过不希望,安然会将他的所有宠爱挥霍殆尽,到最后什么都不剩。

    感情,是要两个人共同付出的。

    安然虽然迟钝,但却不笨,很快就明白司墨琛这句话的意义是什么了,看着他说道,“你能做到的话,那么我也可以。”

    还真是一点都不肯便宜别人,嘴上功夫占尽了去。

    司墨琛失笑,笑容清浅却极其具有魅惑力,带着她跳完最后一个舞步,然后停下。

    “安然,你……”顾桐也停下来,松开了那个女人的手,朝着安然走去。

    “顾桐不好意思,我现在要走了,以后有时间再来找你玩。”安然侧过头冲他微微一笑,然后拉着司墨琛快速离开了舞池和大厅。

    顾桐看着那抹离开的娇小身影,向来轻佻痞气的桃花眼里浮现出一抹不舍的情绪来。

    好奇怪的感觉。

    居民岛屿离a市偏远,不过安然和司墨琛是乘坐直升机回去的,所以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就抵达了a市。

    再次呼吸到熟悉的a市空气,虽然有些浑浊,并不算清新,可还是实实在在地让安然感动了一把。

    此时天边已经泛起了一抹鱼肚白,空气凉凉的,带着一抹清晨的湿意。

    “妈咪,宝贝和七七送干爹回去,你和爹地先回家吧。”安小包担心陆璟尧还会被人盯上,所以要和夜七一起把他送到家里才肯放心。

    安然看了眼戴好墨镜微笑着的夜七,这个女人虽然一身黑色装扮,可是举手投足间却是说不出的女性魅力,从刚才在岛屿上的观察来看,的确可以信任。

    毕竟自家儿子都开口了,还能不信?

    “好,快去快回,妈咪等你一起吃早餐。”安然揉了揉安小包的小脑袋,朝着陆璟尧淡淡一笑,目送他们上了一辆专车。

    她转过身,看着正拿着手机和人通话的司墨琛,没过多久他便挂断了电话,朝她看来。

    “我妈和我爸回来了,现在在司家大宅。”他说明道,但是眉宇间却有着一抹忧虑。

    安然微微一诧,随即浅笑着看他说道,“你去吧,让司弋送我回去就好了。”

    司墨琛沉吟了几秒,继而点头,“你路上小心些,我晚点会回去。”

    以现在的情况看来,她还不太适合和他们见面,等找到合适的时机,司墨琛再顺势把安然和安小包推到他们面前,就不信他们不肯接受。

    安然看着他开着车离开,站在原地有些怅然若失。

    明明回来的时候还是几个人的好不温馨,一回来就变了。

    其实安然隐约能猜到一些,五年前她还没有离开的时候,司父司母都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和她母亲的关系也是不错,可是自从五年前她伤心逃离之后,她不敢再保证,他们还是否会和以前一样疼她了。

    或许司墨琛就是顾忌但可这一点,才会没有带她一起去。

    她现在带着安小包,和司墨琛在一起会是迟早的事情,可如果司父司母对她都不再满意了,那么她嫁入司家之后,生活可想而知。

    以前在电视剧上经常能看到婆媳不对头,相看两相厌的戏码出现,以前她还不相信,可是现在,心底却有些担忧了。

    不过就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她必须要想个办法,名正言顺地去司宅拜访司父司母,重新让他们接受自己才行。

    _

    司墨琛驱车回到司家大宅,进门前看了眼旁边的安家,这个时间一般都能看到安家的佣人出来去超市买东西,这次也不例外。

    看来安伯朗和林素秋是已经出院回来养病了,自从知道安家和安然没有一丝关系,并且安伯朗还是安然的仇人之后,司墨琛对安家,就有种膈应。

    没有多看,他直直地走进大门,迎面而来的正准备出去买菜的林嫂见到他,立刻上前来打招呼,“少爷您回来了,老爷夫人还有小姐都在里面等您呢。”

    他微微点头,面无表情地走进别墅里,换好鞋子他习惯性地在地板上用足尖点了几下,这才双手插兜一身闲适的走进去。

    他的身上还穿着昨天那身衬衫和西裤,上面有些褶皱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通身的风华和魅力,他的眼窝有着一抹青色青色,可是眸中的光亮却是熠熠发光,步伐沉稳,身姿挺拔,给人一种伟岸的感觉。

    许是还没有做好早饭,所以一家子都聚在了客厅谈笑,可是司墨琛却发现,多了一个人。

    “墨琛,你回来了。”叶籽就坐在司母身边,正和司母还有司语微亲昵地聊着天,早就看到他走进来,只不过一时间目光被他吸引了过去,所以才回过神来。

    “哥你回来了。”司语微对之前的事还有些不甘和心虚,弱弱地喊了声便转过头去。

    “阿琛回来了,快过来坐。”司母见司墨琛回来,许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想念之情溢于言表,往旁边挪了挪,让给他一个位置。

    “回来了。”司父手里拿着今晨的早报,看了他一眼,斯文却有些严肃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

    司墨琛微微点头,没有走到司母身边去做,而是走到了对面的一个单人沙发上坐下。

    他的目光凌厉冰凉地直指叶籽,淡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籽脸上温婉的表情一顿,听到司墨琛这么问便抬头看去,在接触到他的目光那一刻像是漏了一拍般有些不敢直视,尴尬地低下了头。

    他这句话让她有些无地自容,就好像她在这里是她刻意所为并且是多余的一般。

    司母看了眼司墨琛,然后安慰地拍了拍叶籽的手背,这才说道,“这孩子怎么说话的,要不是叶籽,你现在能不能见到你妈我还是个问题呢,还不快谢谢人家。”

    “怎么回事?”司墨琛眉头一皱,问道。

    “还不是我这头疼的老毛病,只是和你爸在机场走散了一会儿就差点坚持不住晕倒了,还多亏了这个姑娘把我送去了医院。”说到这里,司母眉眼都笑开了,看着叶籽,显然满意得不行了的样子。

    她和司父都习惯了出门旅行不带人,所以这次大意,就差点要了命,当时见她倒在地上的人很多,却只有这一个姑娘肯施以援手,司母怎么能不感激呢。

    “这么巧?”司墨琛薄唇轻勾,眸底带着一抹看不透的幽深。

    叶籽的心跳扑通了几下跳的更快了,连忙开口解释,“我有个朋友从法国过来这边,我去接她,恰巧遇到了司夫人,见她难受得厉害才会……”

    她说着便没了声音,头越来越低,带着几丝委屈。

    司母一看叶籽被欺负了便瞪了司墨琛一眼,“难不成你妈我头疼的毛病还能是装的不成?”

    “就是啊,叶籽姐好心,居然还被哥哥怀疑……”司语微也有些愤愤不平了,有司父司母在,她倒不担心司墨琛会对她怎么样,反正司父司母是她的靠山。

    虽然以前她对叶籽不满,可是她这次救了自己母亲一命,感谢的同时也就放下自己的偏见了。

    司墨琛干脆闭嘴,没有再说什么,不经意间看向叶籽的目光依旧是不冷不淡的。

    “妈妈你看,多巧呀,五年前叶籽姐救了哥哥一次,五年前又救了你一次,是不是特别有缘分?说不定就是咱家欠她的呢。”司语微小心思转了转,娇笑着亲昵地挽着司母的手臂,蹭了蹭。

    司母眼中划过一抹惊奇和讶异,看着叶籽温婉柔和的面容越发的喜欢了,“叶籽还救过阿琛?这我们怎么不知道?”

    叶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看了眼司语微,递给她一个不要再说了的眼神,被司母看去了,便知道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故事了。

    “可不是嘛,叶籽姐这腿之所以会瘫痪,也是因为哥哥的缘故,妈,你说叶籽姐厉害不厉害,换了我没了腿早就去自杀了。”司语微没有停下反而越说还越来劲了。

    司墨琛的脸色有些阴沉,按照司父和司母的个性,就连只是送司母去医院而已,就让她对叶籽这么看重了,而现在……

    “什么?居然是这样?”司母惊呼一声,随即一脸心疼地看着叶籽,“好孩子,委屈你了。”

    叶籽脸上的笑容依旧柔婉,姿态端庄而优雅,更是让司母欣赏了,“伯母,我不委屈,这么多年来都过去了。”

    “这不行,哪能过去呢,你是为了我们阿琛才会变成这样的,阿琛一定会对你负责的!”司母说的信誓旦旦,一句话便替司墨琛做主了他自己的婚姻。

    “我不会。”司墨琛轻睨了叶籽一眼,然后转过脸去,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连一个多余的目光都吝啬给她。

    “混小子,说什么胡话?人家叶籽不仅救过你,还救过我,让你对人家负责怎么了?”司母是个脾气爆的,控制不住情绪,经常像个孩子一般,此时脾气上来了,一拍沙发,瞪眼道。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