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6章:坦白心意
    他们之间的误会已经够多了,他不希望,还出现什么再来破坏他们,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行。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怎么让这个呆瓜的脑袋开窍。

    安然有一瞬间的怔忡,然后下意识地摇摇头,“不,不是。”

    司墨琛不是那种人,她很清楚他是个怎样的人,她只是对自己没有信心,万一他要是真的嫌弃她怎么办?

    “你,难道你不是因为嫌弃我太主动才会对我这么冷淡么?”她某些嗫嚅地说着,水眸眨巴着,闪烁着无辜疑惑地光芒,晶亮得像是灯光下流光溢彩的水晶,让人挪不开眼。

    司墨琛有些微讶,他没想到,他自己单方面的想不通居然会让安然以为,他是因为嫌弃她才会冷淡她。

    与其说,他在冷淡她,倒不如说是在惩罚自己克制住自己而已。

    她怎么会这么认为?

    他气笑了,伸出手指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你的智商都被猪吃了?”

    安然啊呜一声捂住自己的额头,哀怨地看着他,“你的智商才被猪吃了……”

    难道是她会意错了不成?

    司墨琛那些天,难道不是在可以疏远她冷淡她么?她好像越来越看不懂他,亦或者,她从未看懂他过。

    可是这些,再也不能成为安然不去喜欢他的理由了。

    她喜欢司墨琛,就是喜欢他,不会因为任何事情随随便便地再去改变,或许从以前她就喜欢上他了,只不过五年前那件事在她心里留下的伤疤来过疼痛强烈,让她不敢承认而已。

    安然啊,虽然对感情很迟钝,可是却不是傻子,她敢爱敢恨,既然清楚明了自己的心意,为什么不说出来,就算会被拒绝,至少心里会好过了。

    “安然,你不会喜欢上我了吧。”司墨琛压下心里澎湃翻腾的情绪,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阳光落在他完美的侧颜上,他脸上细小的绒毛好像发着金光一般,神情柔凉,深不见底的黑眸中察觉不出半分情绪。

    他之所以会装作这么不在意的样子,是在赌,赌安然会不会开口。

    如果她开口,说出那几个字,那么他便不会阻止她去做她想做的任何事情,相反,如果她没有,他还是会让她离开,可是,他再也不会刻意出现在她面前。

    他会,让她不得不跟着他的脚步转。

    沉默像是一滴墨水晕染在洁白柔软的纸张上,在两人间蔓延开来。

    司墨琛很有耐心地等她开口,可是等来等去,安然只是低垂着双眸,不言不语。

    她就这么对自己没信心?亦或是,对他没有信心?

    他凉薄一笑,抄在裤兜里的双手握紧了些,黑眸掠过一抹失望的光芒,玫瑰色的唇瓣不自觉地用力一抿,便要转身离开。

    看来这次是要启动第二方案了。

    他的心情就好似一块浮冰,没有任何起落,只是对安然的不自信,有些失望罢了。

    “我就是喜欢上你了!”

    清脆悦耳的声音此刻就如花火突然绽放一般,一下一下,一轻一重地敲击着司墨琛的耳膜。

    他感觉到自己垂在身侧的手被一只柔软微凉的小手抓紧着,指腹触摸着她手指上的纹理,那么真实,细腻,根本无法忽略。

    司墨琛微讶,停在了原地,就听到他身后的女孩继续说道。

    “我就是喜欢上你了,怎么样?你如果想笑我你就笑吧,我最终还是变成了万千爱慕你的女人里的其中之一,可是我就是喜欢你,不管我怎么欺骗自己我都做不到不去喜欢你,你要是觉得我可笑,就笑出来好了!”

    一滴泪缓缓顺着安然的脸颊上落下,眨动的睫毛上布满了水珠,鼻尖微红,小嘴因为哭泣而变得红润润的,像是颗樱桃般引人采撷。

    她也说不清自己是愤懑还是羞耻,在司墨琛说了那番话之后还喜欢上他。

    在他看来,一定很可笑吧?

    她已经能想象到她现在这幅模样了,狼狈,脆弱不堪,还能更贴切一点么?

    安然的语气中,带着一抹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的哀怨和委屈,明明是告白,却被她说的像是豁出命去一样,那副好似要上刑场的样子,让人忍不住发笑。

    司墨琛眉眼一弯,一双幽深的黑眸中柔情潋滟,清冷英俊的面容荡漾着丝丝柔和的色彩,嘴角弯起的弧度彰显出他此时的心情格外的好。

    他不是爱笑的人,总给人一种沉默寡淡的感觉,拒人于千里之外,可是当他笑起来的时候,好像整个世界都随着他的笑容柔和温暖了起来一般,什么也抵不上此刻这一抹9微笑。

    周围的一切好像都成了他的陪衬,在他柔情似水的笑意中,渐渐脱离现实。

    “你不是爱慕我的女人里的其中之一,你永远是那个唯一。”他的声音低迷而富有磁性,就好像他最爱的红酒,轻轻柔柔地敲打在安然心脏上。

    他转身,用双手捧起安然的小脸,然后温情地在她洁白光滑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如羽毛拂过般,弄得安然额上痒痒的温温的。

    他,刚才说了什么?

    她不是爱慕他的女人里的其中之一,她永远是那个唯一?

    他的意思是?

    “惟愿此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他的声调低缓,吐字清晰,没说一个字,就像是有一颗小石头一样,投进了安然原本动荡不安的心湖,心跳加速。

    哪怕是五年前,他们日日夜夜相处的日子里,安然也从未听过司墨琛这么对她说一句情话,不是什么甜言蜜语,而是一句承诺,一句此生只爱她一个的承诺。

    她从来不知道,司墨琛会如她喜欢他一样,也喜欢着她,从回国之后她就不敢再去奢望,司墨琛还能喜欢她。

    她现在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抵触他的原因了,不仅是因为五年前那件事情,更因为,她以为他早就不喜欢她了。

    幸好,她没有错过,她没有放弃这次坦白心意的机会,如若不然,他们之间还要再错过多少时光?

    此生最幸运,爱的人也刚好爱你,而且从未离去。

    她一双低落的水眸瞬间明亮起来,看着他,眸中的兴奋好似下一秒就会化作流水流出眼眶一般,“你,你是说,你还喜欢我?不对啊,五年了,你怎么可能还……”

    还?

    司墨琛不喜欢这个词语。

    他认真地看着安然的双眸,一字一句说道,“安然,你只要记住,五年了我都没能把你从我心里割除,五年后司墨琛只会更爱安然,无论再过多少年,都一样。”

    “我不知道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离开,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这次你不走,那么以后你都休想从我身边逃离。”

    他的神情很专注,比他看文件的时候还要专注,炙热的目光紧盯着安然瓷白的小脸。

    安然粉唇微抿,然后用力地扑进了他的怀里,他的怀抱温暖而且弥漫着一股清香,将她紧紧包围着,暖到心底。

    司墨琛的唇角再度勾了勾,大手抚着她的秀发,微微一笑。

    他就是算准了安然不仅不会离开而且会对他投怀送抱才说出的那句话。

    给她机会让她离开?那也要看她有没有那个本事完全逃离他身边了。

    可是满心感动暖融融的安然哪里想的通他肚子里的那些弯弯绕绕,甚至没有来得及去问他五年前那件事到底和他有没有关系。

    “那为什么你不跟我说,让我难过了那么久?”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安然从他怀里抬起头,皱了下鼻子,然后看着他。

    司墨琛无奈地刮了下她的琼鼻,温声道,“你见过哪个男人在被自己心爱的女人刺激之后还能再对她热情似火?不付出,就想得到回报,小东西,不要太贪心哦。”

    说的好像有道理。

    安然俏脸微红,一向倔强固执得要死的她此刻因为司墨琛一句“心爱的女人”小脸通红,别样的可爱。

    “可是你还说,我和那些扒光了衣服站在你面前的女人没什么两样!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一直误会的!”这个才是她一直在意的事情,每每想起心里都有种阵阵刺痛的感觉。

    那是司墨琛对她的话里,最严重的一次。

    司墨琛有些苦恼地扶额,他当时只是气在头上那么一说而已,谁知道这个小笨蛋还真就当真了。

    “当时你不也说,我太看得起自己了不是么?所以,扯平吧。”他挑眉,浅笑着,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安然缩了缩脖子,好像是有那么说过,好吧,她的错。

    “那你现在能告诉我,为什么五年前要那么对我了么?”安然在心里为自己鼓气,终于问出了困惑了她五年的事情。

    这件事,经过五年的淬炼,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她,就连现在,她的心中仍有一抹芥蒂。

    怎么可能轻易忘记不再去想。

    更让她不明白的是,司墨琛如果真的这么喜欢她的话,为什么当初会让她服下那种药?

    【嗯,今天看到一个读者维护慕宝的评论,觉得特别暖心,或许哪天她会看到这章我说的话,希望好人一生无忧~】

    隔壁老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