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1章:她的心悸,他的逼近
    没错,安然心里不舒服了,而且还是因为司墨琛对叶籽的态度不舒服。

    她觉得,她因为是脑袋瓜发烧了,才会这么想。

    快散开快散开!安然心里的小人把这个想法挥散开,可是脑海里却更乱了,像是一盒面粉上浇了水上去一样,全搅和在一起了。

    根本没法好好想。

    安小包心里偷乐,默默再给司墨琛加分,看着突然沉默下来的两人,眼珠子咕噜噜地转着。

    “妈咪,要睡觉了,快去刷牙洗脸然后一起睡觉觉。”安小包扯了扯安然的衣摆,笑的一脸无害。

    安然没听出来安小包话里的意思,以为是在催促她快点睡觉,于是揉揉他的小脑袋就去了浴室。

    安小包见安然一进浴室,立刻脱了鞋子,麻溜地爬到司墨琛的身边,幸好床够大,睡下四个人都绰绰有余。

    “爹地,我跟你说哦……”安小包伏在司墨琛耳边,父子俩咬着耳朵说悄悄话。

    安然洗漱完出来就看到安小包已经躺在了司墨琛身边,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揪住被子,只露出一颗小脑袋来,脸上挂着萌萌哒的笑。

    他身边的司墨琛拿着一本书在看,骨骼分明的手指捧着书本,翻动书面时发出悦耳的沙沙声。

    这幅模样的他,褪去了平时拿着钢笔办公决策的高冷淡漠,浑身洋溢着一种儒雅温和的气息,安然忍不住多瞧了几眼。

    安然嘴角一抽,看着安小包问道,“宝贝,今晚你要和你爹地睡?”

    安小包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安然,掀开被子,朝安然招招手,“妈咪快过来,宝贝要和爹地妈咪一起睡。”

    啥?一起睡?

    安然嘴角抽搐得更厉害了。

    这臭小子是不是看不出来她和司墨琛的态度还是怎么的?这种习惯左抱她右抱司墨琛睡觉的坏习惯谁惯的?

    其实安然就是羞于和司墨琛在同一张床上而已。

    “妈咪一个人睡就好了。”安然走到沙发边坐下,窝在上面。

    幸好沙发够软,如果她睡这里也没事。

    谁知道安小包却很嫌弃地看了一眼安然,说道,“妈咪,你不会是怕自己半夜狼心大发把爹地扑倒了吧?”

    “谁说的?”

    臭小子,这才多久就帮着他说话了!

    “那妈咪为什么不敢过来?反正爹地对妈咪的身材有不感兴趣,很安全的。”说着还捅了捅司墨琛的手臂。

    司墨琛寡淡的目光在安然身上流连一圈,然后点头。

    就像是在嘲笑安然,没有身材毛线都没有一样的目光!

    安然那个火啊,简直是蹭蹭蹭地往上涨,扔了手里的抱枕,大步走到床边,蹭进去拉好被子。

    末了还朝他们大吼了一句,“有没有长眼睛,看不到这里的骄傲么?”!说着还像炫耀似的挺了挺自己的傲人胸部,冷哼一声撇开头。

    自尊心,自尊心,她的自尊心!!

    丫的居然说她没有身材,既然这样,反正有安小包隔着,她害怕他能对她做什么不成?

    敢动手动脚她就一脚踢他下去。

    安小包和司墨琛对视一眼,默契地眨眨眼,然后关灯,睡觉。

    安然是背对着他们的,虽然有安小包隔着,但是司墨琛身上的弥漫的清香还是飘到了她这边,她把脸蛋蒙在被子里,整个被子里都是他身上特有的味道。

    很清香,像是能催眠一般,安然的眼皮越来越重,意识也渐渐开始不清晰了。

    迷糊中,她好像感觉到有一只手往她的手上探来,干燥温暖,轻轻地包裹住她的柔夷,有着诉说不尽的安全感。

    司墨琛背后还有伤,所以不能太大动作,他还未动手,和自己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的安然不知道怎的,睡不安稳,滚了滚就滚到了他的怀里,柔软地贴着自己。

    他姓感的喉结上下滚动着,然后抿紧了唇瓣,伸手揽住了安然的香肩,黑眸惬意地半眯。

    她的身体很柔软,好像没有骨头一般,缩着身子小小的一团,脸上带着些许粉红,像颗蜜桃般可爱。

    大概也只有她睡着的时候,才会这么安静无害,收起了所有利爪。

    大抵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会安心地待在他的身边。

    _

    清晨。

    这一晚的安然睡得很香甜,甚至忘了自己本来是坚守着另一边的地盘,当她睁眼的时候,内心是相当的崩溃的。

    她记得自己明明在另一头睡得好好的,什么时候就到司墨琛怀里去了?!

    安然瞪着一双水眸,看着还在沉睡中的司墨琛,她被他揽在怀里,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地箍住她的香肩,从她这个位置,抬头一看,便是他线条优美的下颚。

    再往上,玫瑰色的薄唇,挺拔的鼻翼,紧阖的双眸,每一处都精致到了极点,说他如画,也不为过。

    的确如画,美得太过不真实了。

    每次看,眸底尽数都是惊艳。

    安然伸出手指,轻轻在那张脸上捏了几下,捏的她有些心惊胆战,生怕司墨琛会突然醒过来。

    他的脸庞有些微冷,处处透着菱角般的坚硬,捏上去不舒服,但是手感还不错。

    一个大男人,皮肤这么好做什么。

    安然在心底咕哝了一声,手上动作未停。

    便是这时,一只大手突然抓住她细白的皓腕,她的心跳速度蓦地漏了一拍,看进他的双眸里,那双水眸中的些许心悸无处可逃。

    司墨琛不知何时已经醒了,大手紧扣住她的小手,狭长的黑眸深邃曜亮,好似在里面洒入了星辰的碎光。

    他微微地勾唇,看着安然有些无措的模样,故意问道,“你刚才在做什么?”

    囧!

    安然脸上就是一个囧字,因为刚才做了心虚的事情,有些怯生生地不敢去看她。

    喵了个咪的,啥时候不醒,非要这时候醒。

    “没做什么啊,看你脸上有东西,给你拍拍,拍拍。”安然干笑一声,本想装作给他拍东西的样子再去拍拍他的脸,可是在那双狭眸的注视下,怎么也下不去手。

    他挑起剑眉,也不松开抓住她的手,反而是往她面前凑了凑,嗓音磁性低沉,“安然,你刚才一直盯着我看做什么?”

    是反问句。

    不确定的语气。

    刚才不知道是不是司墨琛眼花,安然的眸子里,的确有一些心动的痕迹。

    很小,很细微,司墨琛很庆幸自己突然醒了,不然就要错过了。

    这是不是说明,她已经开始看见他了,心里放下他了?

    安然小脸一燥,看着他的目光不自觉地有些闪躲,就连一双水眸都氤氲出了些许慌乱的水雾,贝齿紧紧咬着下唇,不安了几秒。

    她不知道,自己的下意识的小动作却是无形的肯定了司墨琛心里的想法。

    司墨琛有个秘密,他不会告诉安然。

    这个秘密,不是关于他爱安然的,他爱安然,早已经不是秘密了。

    而这个秘密,谁都不知道,但是司墨琛一清二楚。

    那就是,安然只要是被人戳中了心事或者不安紧张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咬紧自己的下嘴唇。

    这个小动作司墨琛记了很久,很多时候,安然这个小动作,比她说的任何话都要真实。

    看来,是真的。

    司墨琛唇角往上扬了几分,眉眼柔和,洋溢着深情的色彩,还有丝丝雀跃。

    “我不看你怎么帮你把脸上的脏东西弄掉?”安然故作淡定的回答,殊不知,胸口不断跳动的声音,已经出卖了自己。

    “呵,呵呵。”司墨琛轻笑几声,从笑声中听不出一丝清冷的气息,似乎很愉悦,“安然,你这么急着解释,不会是心里有鬼吧?”

    谁知安然一下就从病床上跳了起来,不过还没来得及跳下去,就被司墨琛按进了怀里。

    今天她要是不承认,是别想离开这张床的。

    她的小脸粉扑扑的,有些恼羞成怒地看着他,可是在接触到他那双仿佛能看穿人的内心,把所有秘密全部看的透彻一般的眸子,却让安然此刻不敢直视。

    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跳的她好想一巴掌把自己拍晕过去。

    “司墨琛,你放开我!”安然气气地喊出声,奈何却挣脱不开他有力而且肌理分明的臂膀。

    她的心底有些慌了,害怕什么被他发现一样惊慌,很想想个什么办法,可是大脑就像空了一样,一片空白。

    她该怎么做怎么做?

    不对啊,她做什么这么惊慌,又不是一次两次被他抱了,为什么偏偏这次心脏跳的这么快?

    要死了!

    司墨琛将她的所有表情收入眼底,不紧不慢地勾起她小巧的下巴,逼她与自己对视,双眸仿佛有些去说不尽的旖旎,缱绻,像是一张网,让她无处可逃。

    “告诉我,你在害怕什么?”

    他的嗓音低沉而富含磁性,带了抹不易察觉的柔情,仿若咖啡一般香醇,有着蛊惑人心的成分。

    在那双眸子的注视下,安然根本无法移动半分。

    她的水眸中浮现出一抹迷茫,像是迷路了一样。

    是啊,她在害怕什么?

    她到底在害怕什么?

    答案,就要呼之欲出了,安然张唇,就要说出自己的答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