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9章:默默看着你不说话
    他现在很庆幸,庆幸今晚他解开了安然的手机锁屏,看到了图库里的秘密,虽然没有他参与的那五年,可是,司墨琛原本空落落的心里,现在却是在迅速膨胀,膨胀,满足……

    他现在便是觉得,无论是谁,无论什么东西,都比不上他们母子重要了。

    他们重要到,整个D国的半壁江山在司墨琛眼里,与他们相比,都抵不上他们的一丝一毫。

    安小包虽然现在和他还不是特别亲近,司墨琛知道,这是时间使然,假以时日,他定能让他彻底接受他这个爹地,将那他没有参与的五年,尽数给他补回来。

    他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手指有些颤抖,拿着手机甚至有些不稳,看起来有些不似他平日里清冷淡漠的性格,谁也无法体会他心里的激动。

    他将安然手机图库里的图片,全用蓝牙传到了自己手机里,然后好好保存起来,思考了一会儿,也加了一道密码锁。

    想了想,决定用安然和安小包的生日作为密码,做完这些,他才舒了口气,好像有什么终于回到心底一般。

    发现了这个小秘密的司墨琛退出图库,陆续在安然的手机里翻找着,然后就看到了一个粉嫩嫩的软件图标,上面写着日记本三个字。

    好奇心使然,他伸手点了进去。

    和他想的没错,依旧是设置了密码的。

    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没安全感,是不是这个手机里全部软件都设置了密码?

    如果安然此刻还醒着,一定会笑眯眯地看着他,然后告诉他,这你还真的想错了。

    她是那种会把手机软件全部都设置了密码的没安全感的人么?

    她只不过是把除了游戏和音乐设置这些软件之外的其他软件,都设置了密码而已。

    而且越是重要的软件,密码锁就越多层!

    你解啊你解啊你倒是解啊,我就这样看着你默默睡觉不说话!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司墨琛这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生日数字,第一个输了安小包的进去,开了。

    可是当第二个锁屏弹出来的时候司墨琛就也只是淡定地挑挑眉。

    他继续解锁,这次输的,是安然的生日,成了。

    当第三个锁屏弹出来的时候,司墨琛淡定的面容有些僵了,输进去几个数字,显示错误。

    跟着,他继续输了几个,还是错误。

    最后,他凝着眸子输进去自己的生日,竟然开了!

    可是他还来不及高兴,第四个锁屏弹出来了……

    “该死。”司墨琛低低咒骂了声,没事设置这么多锁屏做什么,难道里面真的有什么?

    这样想着,司墨琛调整了一个舒服些的姿势坐着,开始和这部手机较劲。

    如果不是这里面还有着很多珍贵图片视频,他会干脆利落地拆开然后重新拼装的。

    过了一会儿,司墨琛显然是觉得这样干巴巴地输密码烦了,加上这些手机里的锁屏什么根本就难不倒他,于是,他退出那个软件,然后在这部手机里捣鼓了一下,没一会儿,手机里所有的软件锁,全盘倒塌,一个不留。

    他勾唇一笑,这次点开那个日记总算是没有该死的密码锁了。

    想着这里面会有着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司墨琛的呼吸就有些急促起来。

    更何况,这些秘密,还是属于哪个他深爱着的女子的。

    怎能不激动。

    “你是猪么?这么多密码锁你开着不累么?哈哈,被我耍了吧?”他一点开,那个软件里就弹出一个方框,回放着安然恶作剧的声音。

    “笨女人。”司墨琛也不恼,眸子里掠过一抹无奈,听这里面的声音他都能听出来安然当时地心情了,怀着无比激动地心情设下这个软件,看谁会这么无聊真的去一层一层解开。

    结果证明,他就是那个无聊的人。

    这么多道锁,重重设置,密码还如此多变,结果出来的,就是这个?

    司墨琛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个女子,总是能让他的心情忽上忽下,轻易就掌控了他的情绪,而他,似乎还甘之如饴。

    真是疯了。

    司墨琛站起来,将手机放下,走到床边,盯着她的睡颜看了半晌,然后走到另一边躺下,睁着双眸,并没有入眠。

    他侧着头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人儿,鼻尖萦绕着一股淡淡的从她身上传来的馨香,心中顿时安宁。

    他伸出手,拉住安然放在被子上的小手,将她扯入自己怀中,抱的紧了几分,闭上双眸,心里那团烦闷的气终于散开……

    一夜安宁。

    发布会已经结束,在场的人多数都抢到了一套香水,还有礼品赠送,所以每个人离场的时候都是笑眯眯的,很满足的模样。

    司语微也没想着要等安然一起回家,不过安然抛下她自己不知道去哪儿这件事,让她心里那根刺越来越明显了。

    发布会还没结束,她就拉下一张脸,傲气十足地离开了会场。

    陆璟尧坐在无名湖的湖边,双手后撑,看着一望无边的夜色,身后工作人员在收拾着现场,一片忙碌,和他的悠闲成对比。

    夜色正浓,凉风阵阵,穿透他身上的白色衬衣,却感觉不到冷。

    “她中途走了,让你的心血白费,你失望了是不是?”那道声音突然在他背后响起,也没有走到他面前,站在他的身后自顾自地说着。

    “也是,本来这些香水就是你特地针对她的皮肤研发的,可是她似乎都没有喷在身上呢,这样,你还觉得你有机会么?”

    “她喜欢的,是那个人吧,所以你所有的精心布置,都是为了失望而存在。”那道声音很凉,让陆璟尧没有感觉到任何凉风侵袭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下。

    “那又如何?”他抬眸,看着无名湖上倒映着的灯火阑珊,袭花苑依旧灯火通明,到处都亮着灯,让人感觉不到黑暗。

    陆璟尧的面色有些冷,可是出口的声音依旧温和,“喜欢她,为她做什么,这都是我一个人的事,与她无关。”

    “是么。”那道声音有些不信,无所谓地说着,“那就随你便好了,反正我知道,你这么利用她,是永远不可能被她所接受的。”

    “她不会知道的,永远不会知道的。”陆璟尧的声音有些缥缈,像是要飘散在夜风中。

    那道声音没有再说什么,一句话也没有说。

    当陆璟尧转头看去的时候,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第二天清晨,袭花苑西边的房间里。

    当安然悠悠转醒,宿醉让她的脑袋还有些晕涨,沉沉的好似灌了铅一般,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楚房间里的景象。

    看起来,这里应该是袭花苑的房间,可是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一抹疑问,掀开被子走下床,光着脚丫子站在冰冷的乳白色大理石地板上,她也没有在意,而是在地上走了几圈,看了看四周,发现沙发上还有一件男装外套和一部黑色薄款手机。

    她走过去看了看,拿起男装外套,上面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薄荷清香,让她瞬间就想到了司墨琛。

    除了他不会有别人了。

    安然蹙着眉,看着外套沉思,她记得昨天从洗手间出来遇到一个男人差点把她带走,然后后来好像司墨琛就出现了,再后来她就不记得了……

    她应该不会做出什么惊掉下巴的举动吧?

    安然对自己地酒量是很清楚的,对自己酒醉之后的举动也持着怀疑的态度。

    说不定把谁非礼了一顿都不一定。

    安然心里哈哈一笑,她像是那种人么?

    正当她胡思乱想之际,司墨琛推门而入,身上只穿着一件黑色衬衫搭配黑色西裤,一只手落在兜里,一只手上端着一个盘子,步伐沉稳优雅地走了进来。

    他见到安然光着脚站在地面上,眉峰一皱,冷声呵斥,“不穿鞋站在那儿做什么?还不回床上去?”

    安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他不说还好,这样一说还真的有些觉得凉凉的了,于是走到沙发边,坐下。

    这里才是安全的地方,谁知道昨晚她做了什么,万一大BOSS一个不高兴,就把她丢出去怎么办?让她负责给钱怎么办?

    事实上她还真的想多了,司墨琛虽然昨晚的确有那个意思,可是最后她的酒量也是差的可以,还没开始,就昏睡过去了,任凭司墨琛怎么喊也喊不醒。

    啧啧,和有种动物很像,叫什么来着?

    司墨琛将手里的盘子放在她的面前,顺势坐在她的身旁,侧脸也是帅到迷死人,线条优美,星眸迷人,差点让安然看呆了去。

    盘子上放着的是袭花苑准备的早餐,顾虑到安然昨晚喝了酒,于是便让人准备了一碗醒酒茶给她。

    “先喝了这个,解解酒。”司墨琛将醒酒茶递给她,黑眸幽深,面色淡淡,好似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安然心底一抖,端着醒酒茶得手差点一个不稳给摔了下去,幸好及时给稳住了。

    可是现在这样她看不出他的心思,又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