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8章:必须接受
    ( )

    安小包看着楼梯那个作死往楼上跑但是却不知道自己的裙子被楼梯镂空的雕花勾住,使劲跑却没有移动一分的女人不禁汗颜。

    要说谁更像鬼,应该是她吧?

    电影里的女鬼不都是披着头发睁大双眼嘴唇血红重要的是还穿着一身白裙子!白裙子!

    他都还没有喊“妈呀鬼呀”,怎么这个“鬼”就喊他是鬼还跑了??

    安小包摸了摸自己那张软萌帅气的小脸,对着反光的冰箱照了照,这么帅,哪里像鬼了?没眼光!

    想着,安小包拿着酸奶慢吞吞地朝着楼梯走去,就看到那个女人还在使劲往前面扑腾,裙角勾着雕花,明明没办法移动却还是怕的要死地往前跑,这幅场景还挺有喜感的。

    安小包呢,觉得自己身为一个可爱善良的小肉包子,应该见义勇为,英雄救美!

    虽然,救得是个女鬼……

    安小包微微屈身,把勾在雕花里的裙角拉出来,那个女人没有反应过来一时间没有停下来,扑腾一声朝前倒去。

    “你没……”安小包扬起一抹优雅的包子牌正宗笑容,正想询问一下,谁知话还没出口就被那个女人打断。

    “别过来!鬼呀!”那个女人脸上敷着的面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了下来,是司语微。

    她见安小包居然来到了她面前,本来就害怕的心理越发严重了,看到安小包那张放大在自己面前的小脸,惊叫一声速度迅速地往楼上跑去。

    差点摔跤。

    安小包摸摸鼻子,心里有点不平衡了,他的小心灵受到了打击,他要求安慰!

    想着,安小包站在自己的房门前刚打算进去,大眼睛转到司墨琛和安然的卧室门前,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然后咧嘴嘿嘿一笑。

    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安小包放下酸奶,然后惊慌地打开司墨琛的房门迈着小短腿跑进去。

    “妈咪!妈咪!”一边跑还一边大叫,十足地吓坏了的小模样。

    司墨琛和安然虽然睡在同一张广木上,但是却是分开两边睡的,中间还隔了条被子。

    司墨琛刚撑起身子,就看到那抹软乎乎的小身影钻进那边安然的被窝里,从大床那一头哧溜哧溜地爬到这一头,然后就看到安小包扑进了安然的怀里。

    “妈咪,宝贝看到女鬼了!”安小包扑在安然怀里,抱的她紧紧的,眨巴着惊慌失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瞅着安然,嘤嘤嘤地说着。

    “女鬼?哪儿来的女鬼?”安然一听,精致的小脸都皱巴在一起了,秀眉紧蹙,看了在对面看着自己的司墨琛,“敢情这里还闹鬼?”

    “宝贝看到的,一个长头发白裙子的女人!要抓走宝贝!”安小包迈进安然怀里,抓着安然不可能松手。

    嘴角却在安然和司墨琛看不到的地方咧开了,狡黠得像只小狐狸似的。

    “不可能,庄园就算是晚上也会有巡逻队巡逻,更何况我在这里住了五年,怎么可能会有鬼?”司墨琛眉峰紧皱,坐起来,摸到桌上的手机,拿在手里。

    “就是有就是有,不管,宝贝今晚要和妈咪一起睡!”安小包湿漉漉的大眼睛直盯着安然,让安然舍不得拒绝。

    不过想到今天下午不知道是哪只包子说的,自己是男子汉大丈夫,才不怕!

    啧啧啧啧。

    安然心里一边嘿嘿笑着,一边抱紧了安小包软乎乎的小身子,“有妈咪在,就算奥特曼来了都抓不走宝贝哈。”

    因为她旁边就有只大怪兽了。

    司墨琛眯了眯眸子,看着突然插进来的安小包也没有不悦,就是心里有些吃味,因为安小包第一个想到的还是自己的妈咪,明明爹地的怀抱更加宽阔好吧?

    “幼稚。”他低声说了句,然后躺下,侧过身子盯着扑在安然怀里地安小包,心里直痒痒。

    什么时候小包子能跟他那么亲呢。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错过了那个最重要的时期,一切还得慢慢来。

    “宝贝,过来爹地这里。”司墨琛最后还是朝安小包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自己这里。

    “好。”安小包甜糯地应了声,小身子滚了几滚,就滚到了司墨琛怀里去。

    感觉到怀里这一团软乎乎的小身子,司墨琛满足地牵起一抹微笑,抱紧小包子。

    安然撇撇嘴,看着司墨琛一脸满足浅笑的模样,有些愣神。

    这让安然觉得他是真心喜欢安小包的,不是装出来的。

    “妈咪,妈咪离宝贝太远了,近一些嘛。”安小包转了身,朝安然招招手,一脸希冀地看着安然。

    安然嘴角一扯,臭小子要求还怪多。

    “咳咳。”司墨琛低声轻咳,眯了眯黑眸,那副模样好似在赞同安小包的话一样,紧攫住安然的双眸。

    安然迟疑了一下,心想有安小包隔着,他总不会把她怎么样吧?

    于是便蹭蹭蹭地过去,安小包顺势平躺下来,一只手挽着安然,另一只手挽着司墨琛,闭上眼睛,甜甜睡去。

    他大抵,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包子了。

    安然为了避免和司墨琛视线碰撞,也闭上了眼睛,就算睡不着,数包子她也要睡过去。

    她可是有计划的人了。

    这个庄园,是不能再呆了,小包子再司墨琛身边她倒是不担心。

    她要回去她的小公寓,那里就是她的地盘,就是司语微去了,她要是敢动她的东西半分,她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安然在心底轻叹一声,司语微到底要任性到什么时候,才肯放过她。

    夜色凉如水,房间里一家三口睡在同一张大广木上,安小包睡得格外香甜,安然闭上眼睛之后很快睡去,就是不知道司墨琛在想些什么。

    这样的平静,倒是让他觉得,一直持续下去貌似也不错的样子。

    可是所谓的平静啊,往往都是人自以为的平静,到了安然这里,安姑娘会傲娇地说一句,平静是什么,能吃么?

    由于安小包要上学,所以醒的特别早,他一醒司墨琛就跟着睁开了眼睛,父子俩轻手轻脚地去了浴室洗漱,洗漱之后出来发现安然还没有醒。

    司墨琛和安小包当然不会去喊醒她,而是离开了房间,下楼吃早餐。

    “爹地,妈咪比较懒,你要多多担待哦。”安小包背着自己的小书包和司墨琛走下楼,刚刚安然那副睡得雷打不动的样子让他不止一次地怀疑,是不是连地震都震不醒她呢。

    安小包这里的担待,其实是指如果叫不醒安然,就让她睡到自然醒,不然她是绝对起不来的。

    如果让安然听到了,一定会在他的小脸上啵啵几下,有子如此,她复何求?

    “你妈咪是不用别人叫醒的。”司墨琛牵着他的小手下了楼梯,转了弯走向餐厅。

    “那怎么办?”

    “你妈咪每天都是被饿醒的,只要饿了就一定会起来。”说这话的时候,司墨琛的嘴角还抽搐了几下。

    别问他为什么会这么了解。

    完全是因为小时候安然耍赖霸占了他床的时候,根本没有人可以叫醒她,除非她饿了。

    记得第一次她醒来的时候就是委屈巴巴地看着他一副很想哭但是哭不出来的笨样,摸着肚皮喊饿。

    司墨琛当时差些没把她扔出外面去,但是也没给她好脸色看,把她赶回安家去了。

    第二天,他房间里那些他让人从世界各地带来的限量模型,就全部让她给扔进了游泳池里。

    那些模型都是有重量的,扔进去,不知道在里面泡了多久,就算拿出来也根本不能再摆着观赏了。

    司墨琛事事都要求完美,自然不可能留下那些已经破损的模型,哪怕那些模型,全世界只有那么几套。

    然后他就把安然逮住打了她的屁屁,很严厉地打了,最后……他被揍了。

    被谁?当然是撒泼不讲理的安然了,当时司家没人在,这个难缠鬼知道自己哭也没用,就只好自己动手了。

    现在想起来,司墨琛还觉得自己脸上被她的爪子挠的发疼。

    再后来,每次安然在他的大广木上醒来,一睁开眼睛就一定会看到放在床边的栗子糕,喊饿的次数也少了。

    司大少爷觉得耳根清净了,于是不知不觉就养成了这个习惯。

    过了五年再想起,连感觉都不一样了。

    如果问他还喜不喜欢安然,答案绝对是否定的。

    因为,他早已经不喜欢安然了。

    因为,他一直深爱着那个叫安然的笨蛋女人,她不知道没关系,总有一天,他的人,他的心,她都必须要接受。

    在安小包出现之后,司墨琛已经做不到像从前那般秉持着只要她幸福就好,不会逼着她去爱自己的想法了。

    现在想想,倒是有些不像他的风格了。

    既然爱了,难道这一生,便只能爱这么一个了,他的心,只有一个,给了安然,注定不能再给别人了。

    那么她收也得收,不收可以,先押去民政局领证,接下来什么不好说?

    司墨琛抿了抿好看的薄唇,眸子里掠过一抹势在必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