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1章:送花的人
    ( )

    她前脚被打,后脚安家就被炸了,这是巧合?说出来都有些牵强。

    如果是巧合,那多少也会波及到周围的别墅吧?可是离安家最近的司家都没有任何问题,别说房子,一草一木都没有被波及到。

    仔细想想,还是很奇怪的。

    难道……是司墨琛?

    安小包见安然突然就不说话,一副思考状,心底有些打毛,难道妈咪看出来了什么?知道是他做的好事了?

    “妈咪在想什么?”安小包凑到安然眼前,眨巴眨巴的大眼睛里闪过一抹心虚。

    安然被他这样这一打扰,刚刚浮出水面的思绪又没了头尾,不过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就是司墨琛做的。

    除了他,她想不出还有谁有这么大的能力了。

    想着,安然揉了揉安小包的头发,总不可能是她儿子吧哈哈。

    “宝贝,妈咪有一件好事要交给夜一去做,记得转告他。”

    安小包眨着眼睛不解地看着她,“妈咪,有好事为什么要叫夜一啊?交给宝贝不就行了?”

    “你还太小,等你大些再说。”安然凑到安小包耳边,把那件好事告诉他。

    安小包边听边点头,听完以后有些无语,原来妈咪所说的好事其实就是让夜一就打听打听安伯朗和林素秋伤的怎么样啊。

    昨晚他可是看着夜一他们把安家炸毁的,安伯朗在车内,当时正要离开,安小包掐准时间让夜一他们引爆,如果安伯朗当时是打算回别墅的话,恐怕现在就不是受伤这么简单了。

    安小包记得安然的话,所以把安伯朗的命留着,否则,就单是昨晚那一巴掌和一棍子,他都不会放过他们。

    “对了,你爹地呢?”安然抬眸看了看时间,才一点,应该是在上班吧?

    “爹地还在打电话,一会儿就会过来了。”安小包过来的时候,还听到了合作案之类的字眼,估计是要对安氏下手了。

    安然嘴角一抽,没去上班?

    好像最近司墨琛去公司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这样下去cr不会倒闭么?

    “对了妈咪!有个叔叔让宝贝把这个交给你呢。”安小包突然想起来,昨晚离开司家的时候,有个戴着墨镜的男子把这样东西拿给他,让他交给安然。

    东西交给安小包之后,那个男人就离开了。

    安小包担心这个东西会有什么问题,特意让夜七去查验了,结果没有任何问题。

    是一支蓝色妖姬。

    放在一个长方形的礼盒中,蓝色的花瓣没有一丝枯萎的迹象,开的很妖艳,根茎上还带着绿叶,看起来就像剪下来然后放在这里面的一样。

    安然蹙起秀眉,水眸中划过一丝不解,看着安小包,“是谁送的?”

    蓝色妖姬并不是她喜欢的花,她在d国比较熟识的人也不多,想不出有谁会送给她花。

    而且,送只送一只,也太奇怪了。

    更奇怪的是,还是让安小包送给她的,那个人怎么就知道安小包认识她呢?

    “不知道,那个叔叔还说,让妈咪好好养伤,他会再来的。”安小包软萌的小脸上带了抹冷凝,那个人分明看到了是他们把安家炸毁的,却什么都没有说,而且还一个他是安然的儿子。

    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

    “这样啊。”安然点点头,拿起那朵蓝色妖姬看了看,然后放回盒子里,让安小包随便放起来。

    安小包把盒子接过,然后找了个地方放了起来,正想迈着小短腿走回安然身边,后衣领就被一只大手给拎了起来。

    “那是什么?”司墨琛捏了捏安小包的脸蛋,看见被放在桌上的一个盒子,问道。

    安小包鼓了鼓脸蛋,看了眼盒子,狡黠地笑了笑,“那是妈咪的追求者给妈咪送的花哦,爹地,你的地位有危机了。”

    “谁送的?”司墨琛拿起盒子,打开看了看,嗤笑一声,“什么年头了还送花,扔了。”

    “爹地,想讨女孩子欢心花是必备的哦,爹地没有给妈咪送过花吧?”安小包看着司墨琛潇洒把盒子扔进垃圾篓的动作,想到什么似的睁着大眼睛问道。

    就安小包知道的,除了他的干爹陆璟尧,还有很多追求者给他妈咪送过花呢,每次妈咪都会把那些花拿出去卖了,然后就会给他买好多小零食回来。

    所以安小包一点儿也不讨厌花。

    司墨琛眸光闪烁地看了看别的地方,好像的确没有。

    安小包看着司墨琛的目光顿时就变得嫌弃了,“爹地,你居然没有送过花给妈咪,这样妈咪会跟其他男人结婚的哦。”

    “为了朵破花跟别的男人结婚她也就那么点出息了。”司墨琛不屑地勾唇说道。

    可是转念一想,别人拿朵花就屁颠屁颠跟着别人跑了的,还真就是安然这个没骨气的了。

    “你说谁没出息?”安然本来见他进来就立刻闭上眼佯装还在睡觉的样子的,一听司墨琛说她没出息立刻就睁眼了。

    什么叫为了朵破花跟别的男人结婚她也就那么点出息了?

    要是花的作用真就只有摆在屋里好看,你见谁求婚还拿一大束红玫瑰?干脆用假花得了,花店也得迟早关门。

    “妈咪,爹地说你没出息!”安小包不厚道地扬声说道,他这是在火上加了一桶油。

    司墨琛的手立刻在安小包的小屁屁上掐了一下,熊孩子,还告状是吧。

    “你告诉他,我可比那些没花就想把人拐去登记结婚的自大狂好多了。”安然不服输地横了眼司墨琛说道。

    安小包转头看着司墨琛,眼睛眨巴几下,不知道该不该转达。

    司墨琛把安小包放下来,安小包立刻就从司墨琛身边钻过去,迈着小短腿跑出门口去。

    他本来想关门,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转了个弯,从门外探进小脑袋,瞅着司墨琛,“爹地,妈咪伤没好,打屁屁要轻点哦。”

    说完立刻关上门。

    臭小子,你个叛徒!

    安然皱巴着小脸,不帮你妈咪不说,居然还让这个魔头打她轻点?!

    真是白养他了!

    司墨琛心情很好地勾唇一笑,双手落在兜里,走到安然对面的桌子前,拉开抽屉,拿出那些药来。

    “你想做什么?毒死我?”安然见他没有动手,反而是拿了药出来,惊得差点跳起来。

    结果就是肩膀撞到墙,痛得她龇牙咧嘴。

    “不想痛死就乖乖坐好,让你乱动。”司墨琛眉峰一皱,在她光洁的额上伸手一弹。

    没见过这么笨的女人,明知道痛还跟个猴子似的乱动,是嫌不够痛么?

    “你要做什么?”安然不敢再乱动了,皱巴着小脸,心想等她好起来,打不过你也要咬死你。

    反正她牙齿利着呢。

    “抹药。”司墨琛拿出一瓶药水,和之前安然抹地过敏药水一样都是透明状的液体,暗想这个史莱特真是太懂女人心,透明的总比那些五颜六色的好看。

    不过过敏还没有好,就添心伤,安然觉得自己倒霉,也倒霉出了一种新高度了。

    可是其实,这种药水是司墨琛特意让史莱特配制的,为了让伤口好看些而已。

    从包装袋里拿出几根面前,司墨琛坐在床沿上,离安然有些近,就要去拉安然肩部的衣服。

    “等等,我自己来。”安然立刻捂住自己的衣服,声音甜糯,带着一抹羞涩的意味。

    她看看司墨琛一脸等着她脱但是又不夹杂任何猥琐光芒的目光,觉得自己真的多想了,大boss总不可能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吧?

    其实安姑娘,你还就相信错了。

    司墨琛就是妥妥的会趁她之危的人,只不过不明显而已。

    这位腹黑的主,知道放长线钓大鱼,现在还不到时候,等时机一到,你连跑都来不及,就直接被吃掉了。

    安然把脸蛋撇开,不去看司墨琛那张妖孽到了极致的俊脸,心脏就像是在打鼓一样,扑通扑通,跳的她有些无措。

    她的抵抗力能让她抵抗住任何一款男神的诱/惑,可偏偏就拿司墨琛没办法。

    室内的气氛浮动着丝丝暧/昧,安静得有些不像话,在这种气氛下,往往是很容易多想的。

    “司墨琛。”安然突然说道,转过脸看着司墨琛,眸光晶亮,像是要说什么什么。

    “嗯?”他应了声,挑眉看她,声线低醇姓感,样子迷人到不行。

    安然的脸蛋微红,粉唇微微嘟起,一副娇憨的模样,“你压到我腿,麻了……”

    司墨琛拿着棉签的手一抖,眉心突突突地跳了几下,他就不该期待她会说出些什么符合气氛的话来的!

    安然眨眨眼,看着脸色微沉地起身的司墨琛,她说错什么了么?

    “安家的事,是你做的么?”安然把肩膀的衣服整理好,一边锤着自己发麻的大腿一边问道。

    司墨琛眸光微闪,把棉签扔进了垃圾篓里,“不是。”

    居然不是?

    安然扯了扯唇角,除了司墨琛她想不到还有谁会这么做。

    可是司墨琛不可能会说谎,那把安家炸了的人是谁?

    难道真的是巧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