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5章:急死宝宝了
    ( )

    司墨琛紧皱的眉峰没有丝毫松懈,安然的话让他猛然间回神。

    恋人?夫妻?都不是。

    他们除了安小包,好像的确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司墨琛依旧不爽,她说的这么清楚明白的样子,摆明了就是撇清关系。

    于是乎,司大boss做了一个很惊人的举动——

    用手指抬起安然的下巴,然后俯身在她粉嫩的唇瓣上轻啄一下,如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夹杂着浓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

    “孩子都有了,你说有没有关系?”他的嗓音低沉磁性,带着旖旎缱绻的色彩,黑眸如一潭幽湖,紧摄住她的双眸。

    那些记者本就一直关注着他们的举动,司墨琛这一举动,被拍的很完整,角度位置,都让拍摄呈现出一种唯美的感觉。

    安然没想到他在大众面前居然还这么耍牛氓,而且这还是他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吻她,当即脸蛋就涨红了,比以往的任何一个时候都红。

    她娇嗔着用力捶打了下司墨琛的胸口,为什么每次她都是被吃豆腐的一方,总有一天她要吃回来!

    “嗯?你说我们有没有关系?”司墨琛凑近她的耳边,很有耐心地挑战着安然的极限,轻轻在她耳垂边呵出一口气,挑逗意味十足。

    安然只觉得浑身就像有电流通过一般颤栗了下,耳朵是最敏感的部位,哪怕只是轻轻一吹,也能让感官比平时还要强烈。

    “没有!”安然想离他远些,奈何腰被他搂着,只好错开他的唇,脸蛋往一边撇去,露出那白皙的纤脖,线条柔和,十分迷人。

    司墨琛低低地笑了几声,眸光掠过那些记者,看来明天,这些照片就会传出去了。

    “墨琛。”娇柔挑眉的嗓音自门口响起,众人循声看去,就看到一个姿容姣好,甜美柔婉的美丽女子被推着进来。

    让人叹息的是,这个女子却是坐在轮椅上,不仅让在场的男性同胞失望了几分,不过目光还是紧盯在她的身上。

    叶籽坐在轮椅上,由净月推着进来,她为了不让净月抢了她的风头,特意让净月穿了一身黑色,戴着黑色墨镜,很成功地抢来了所有视线。

    安然微怔,看着朝这边过来的叶籽,感觉到司墨琛搂着自己的手突然放下,敛了敛眸子,抬眸间,巧笑嫣然。

    “你怎么来了?”司墨琛看着突然到来的叶籽,蹙了蹙眉峰,下意识地看了眼安然,却看到她浅笑的模样,安静淡雅,对叶籽的出现没有一丝不满。

    “人家也是听净月说的,今天你生日,特意来给你庆祝呢。”叶籽晃了晃自己手里的礼物盒,笑的一脸乖巧。

    净月再次无辜当炮灰。

    “以后就有什么东西让净月拿给我就行,你腿不方便,好好休养放在第一位。”司墨琛接过盒子转手递给司弋,对叶籽温声说道。

    叶籽有些受宠若惊,随即甜甜一笑,像是抹了蜜一般,“好,我就知道你最关心我了。”

    那些记者已经开始猜测叶籽的身份了,能让司少这么另眼相待的,一定不会是一般人,说不定安家小姐的独宠要到头了也不一定。

    安然在一边沉默地看着他们,也不恼,面无表情地旁观着。

    她从未见过司墨琛这么有耐心的对一个人这么说话,温柔而且宠溺,十足的耐心,就像对待自己的女友那般。

    至少对她,是没有过的。

    安然不知道,司墨琛对她耐心温柔的时候很多,只是她没有发现罢了。

    “你们慢慢聊,我过去看看温妮。”安然扬起一抹清浅的笑意说完,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司墨琛眸光微敛,看着安然的背影有些失神。

    她看起来丝毫不在意,也只有他会笨到用这种方法去试探她。

    说到底,还是他对自己太没有信心了。也是,安然面前的司墨琛,有什么信心可言?

    司墨琛皱着眉,夹了抹挫败和颓然。

    “啊哦,妈咪好像吃醋了。”安小包拿着望远镜坐在别墅天台上,打开了天台直通别墅大厅的一个小窗看着里面,看的很清楚。

    “爹地笨死了,追上去解释不就好了么,还杵在那里做什么?”安小包一边看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的夜一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确保他的安全。

    “哎哟,急死宝宝了!夜一,谁把这个女人放出来的?”安小包看见叶籽的时候翻了个白眼,他知道这个女的,上次就有佣人偷偷告诉他,就是这个女人跑进庄园找妈咪麻烦,最后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还把爹地带走了。

    安小包就说,妈咪怎么会无缘无故心情不好呢,原来如此!

    “小少爷不要急,这个小人物,夫人能搞定的。”夜一倒是淡定得很,让安小包不要急,相信安然才是王道。

    “妈咪看样子绝对是吃醋了,如果爹地不去哄的话会更严重呢。”安小包继续用望远镜看,趴在天台的样子有点像007打探情报,还穿着一身黑色,小小一团,很容易混淆视线。

    妈咪不让他来,让爹地的计划得逞,那小包子就只能另辟他径了,这一身黑多帅气啊,保管没有人能看出来。

    “这个女人又不会跳舞,一直缠着我爹地做什么?哼,夜一,这种横插在一对恩爱夫妻之间的人叫什么?”安小包问道。

    夜一思考了几秒,面色严肃地说道,“小少爷,这种人叫小/三。”

    可是夫人和先生,不管怎么看,都不能用恩爱两个字总结吧……夜一轻咳几声,转过头去。

    “对对对,就是这个!”安小包激动地甩动着两只脚,继续观察下面的情况。

    “呀!干爹怎么也来了?”安小包把望远镜对准一个方向,那个方向看过去,陆璟尧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

    身着白色燕尾服西装,帅气俊逸,温柔阳光,俊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很暖人。

    “干爹来了,这下好了,好想下去让干爹把这个女人打跑哦。”安小包捧着脸蛋,眯了眯大眼睛,有些小遗憾。

    “小少爷,那样夫人会把你的小屁屁打一顿的。”夜一凉凉地提醒道,他在暗处看过好几次安小包被打小屁屁,看着不疼,可是安小包那张帅脸都皱巴着,太可怜了。

    “不许提这个!”安小包鼓了鼓双颊,泛着一层薄红。

    虽然妈咪打屁屁一点儿都不痛,可是这打掉的,都是他的男子汉气概啊嘤嘤嘤。

    叶籽缠着司墨琛没有让他去找安然,如愿地把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了自己身上。

    “墨琛,我想吃那个。”叶籽点了点长方形餐桌上的抹茶蛋糕,晃了晃他的手臂,似撒娇般对着司墨琛说道。

    “净月,去拿来给叶小姐。”司墨琛淡淡对身后的净月吩咐道,净月应声点头,走上前去把事先切好的蛋糕装在碟子里,端给叶籽。

    叶籽有些不情愿地接过,郁闷地看了眼净月,她又不是想让净月给她拿,她想让司墨琛亲自来照顾她。

    司墨琛推着叶籽到休息的地方坐下,双眸看向在对面角落里似在玩闹的那抹身影,从这里都能听到那边传来的笑声,可见玩的有多欢乐。

    视线中闯入一抹身影,司墨琛凝眸看去,是陆璟尧。

    叶籽顺着司墨琛的视线看去,就看到安然不知道在和一群人玩些什么,笑声不断,不用再记者媒体面前装出一副淑女优雅的模样,想笑就笑,还真的让人有些嫉妒了。

    “墨琛,安小姐他们在玩什么呀?我们也过去看看好不好?”叶籽拉了拉司墨琛的衣摆声音轻柔甜美,漂亮的眼睛涂了一层浅浅的眼影,眼角上挑,娇媚之态尽显无疑。

    司墨琛本就想过去,听叶籽这么一说,点点头,推着她朝那边角落走去。

    安然旁边坐着叶真,对面就是苏十月和温妮,在打着扑克牌斗地主,因为只是小玩,所以桌上并没有摆着筹码。

    “四个十。”叶真见安然毫不犹豫地就把四个十打出来就急了,姐姐,人家出一个六你放什么炸弹啊?这不是白便宜人家了么。

    “等等等,不能出不能出,出这个这个。”叶真急忙按住安然的手,他们俩是一组,如果安然输了他一个人再厉害也没法继续了。

    而且安然,完全不会这些,只是混乱着去打,见哪个顺眼就出哪个。

    “诶叶真,你们怎么反悔?”温妮指着安然手里被收回去的扑克牌,大笑叶真赖皮。

    “没事,让他们一次,反正他们赢不了。”苏十月笃定地打出两张二,淡淡地说着。

    他们都知道,安然这个扑克牌白痴,只会玩最简单的七鬼五二三,斗地主对于她来说,啧啧啧,每玩必输。

    如果再加上筹码的话,安然估计会输得连家产都不剩了。

    “等会等会,姐,你能不能别尽把好牌往外打?”叶真按下安然就要打出去的一张牌,有些无语了,安然每发一张牌他还得盯着,这有意思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