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3章:项链记忆
    因为她知道,越是逼自己去做一件事越不可能完成的了,灵感也是如此,你硬是逼着自己去画,会让自己越发烦躁不安,最后什么都画不出不说,还赔上了自己的好心情。

    所以安然一直秉持着不想画就绝不动笔,等想画了再动笔的信念。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画出来的设计稿,总不会给人一种死板僵硬的感觉,很飘逸轻灵的感觉,如风般自由但是却又被什么束缚住一般,藏着自己内心的情感。

    曾经就有人,给她的评价上,从设计背后,看到了如此鲜明的设计师风格和特点。

    换言之,就是她的作品活出了她的人格来。

    “什么?你生病了?在哪里,我现在就去看你。”陆璟尧一贯轻缓低柔的声音第一次变得着急起来,可见是真的担心她。

    “不用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香水过敏而已,过几天就好了。”安然连忙拒绝,心想着就连和司墨琛关系匪浅的叶籽都不能进来这儿,陆璟尧就算来了也是白来,还不如不要跑这趟,浪费时间。

    “香水过敏?”陆璟尧凝着眸子,蓦然想起那天带她进去了香水研发室,恨不得把桌上的香水扔了。

    他明知道她闻了香水会觉得恶心还是提议带她去看了,不管怎么说,错都在他。

    “嗯。”安然不想陆璟尧有负罪感,也是一笑带过,“今天是司墨琛的生日,所以我得等他才行,等我病好了再见吧。”

    “……”司墨琛今天生日?陆璟尧的目光有些黯淡,刚想站起来的身子坐了回去,“没关系,说不定今晚就能见了呢,你好好养病。”

    “嗯,好。”安然笑着答应一声,然后挂了电话,也不去思考陆璟尧话里的意思,继续吃吃看看。

    有时候,缺根筋真的挺好的。

    陆璟尧揉了揉眉心,转动着办公椅,将后颈靠在椅背顶上,温润的双眸看着头顶白色的天花板。

    “你明知道她对香水恶心还是带她去了,你到底在想什么?”那道声音在办公室里响起,这次的确是恼怒了,带着丝丝控诉。

    陆璟尧的动作未变,只是双眸阖上了些,“不该问的最好不要多问,有些事你不懂。”

    有些事情,真的情非得已。

    那道声音轻叹一声,有些遗憾,“真是可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你不是很喜欢她的么?”

    说完,便沉默了下来,过了许久,陆璟尧才直起身子,看着办公室的某一处,眸光黯淡,嘴角的笑有些苦涩,“你不懂。”

    那道声音没有再回答,像是已经走了。

    ……

    当林嫂把安然今晚要穿的礼服和首饰拿到她面前的时候,安然的确被小小惊艳了一把。

    并不是因为这礼服有多么刺激她的眼球,而是因为,这礼服分明就是她闲暇时随手画的设计稿,居然被司墨琛不知不觉地做成了成品,而且细节部分很精致,让她无法不惊叹。

    “这些都是少爷早些时候命人准备好的呢,然小姐看看,还有这条项链,少爷说,一定要你今晚戴上。”林嫂笑呵呵地说道,将另一个盒子打开,里面装着一条银色项链。

    其实项链很简单,不粗,细细的一根,但是仔细看,分明能看出,上面颗颗爱心连串的链子,中间吊着一枚戒指。

    这枚戒指,才是一整条项链最突出的地方。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安然却是最清楚的,整条链子的精髓就在那枚戒指。

    那曾是,安然和司墨琛打算用来订婚的戒指。

    戒指是镂空的,镂空的地方镶嵌着一颗颗价值连城的粉钻,粉钻很小颗,但是每一颗组合起来不少于几百,在中间围成了一朵精致小巧的蔷薇花的形状,花蕊中心嵌着一颗黑钻,使得戒指整体,集清纯妩媚于一身。

    戒指不大不小,戴在安然手上很合适,只不过为了方便,安然便用一条链子串了起来,戴在脖子上。

    寓意为AWordLover,一世恋人。

    花蕊中心的黑钻和戒指表面的粉钻在灯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一层刺眼的光来,好像在讽刺,安然的过去一般。

    她当初之所以只留下了这枚戒指,就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再重蹈覆辙,傻傻去相信他。

    所有恋情,终于这枚戒指。

    安然淡淡地看了戒指一眼,将目光移开,对着林嫂笑笑,“林嫂,给我换衣服吧。”

    “好的小姐。”林嫂拿过那个盒子,然后看着安小包,“小少爷,走,林嫂给你换上衣服去。”

    安小包摇摇头,“不用了林嫂,小包子自己会换的。”

    换衣服这种小事安小包不愿意麻烦别人。

    “好的。”林嫂欣慰地笑笑,只觉得安小包是个懂事的小萌娃,跟着安然便上楼了。

    不得不说,司墨琛的眼光是极好的,他亲自挑选的晚礼服,剪裁合身,而且很适合她。

    安然在全身镜下摆弄着裙摆,摸上去,这礼服的质感柔顺细腻,穿着也很舒服。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安然也不例外,看着一身美美的自己,不会有人心情不好的。

    “然小姐,我给您戴上这条项链。”林嫂从盒子里拿出那条项链,就要为安然戴上。

    安然靠着那条项链,水眸中掠过一抹复杂的光,最后什么也没说,任由林嫂为她戴上。

    项链触碰到肌肤,一阵冰凉蔓延开来,不知是心凉还是项链凉,让安然觉得有些冷了。

    有些事情,就算她不表明,并不代表都忘记了。

    “然小姐生的这么美,一定会是今晚宴会上最耀眼的。”林嫂看着镜子里安然,由衷地赞美着。

    安然扬了扬唇,看着镜子里精致素雅的自己,娇媚和清纯似乎一点儿也不相冲,很好地糅合在一起,浑然天成。

    倒是让她想起了,五年前试婚纱的那天,似乎和今晚差不多,只不过,那件婚纱恐怕早已经被撕碎扔了。

    宴会七点钟开始,安然他们六点才离开庄园,从庄园到司家主宅一共要四十分钟的车程,所以安然并不着急。

    她急得是,司墨琛今天要把安小包的身份公之于众。

    她越来越搞不懂他的心思了,这些天从他的表现来看,他是喜欢安小包的才对,否则也不会有今天这么一出。

    所以安然猜想,很有可能是因为安小包已经出生了,而且活生生地出现在他面前,他不得不承认吧。

    她不知道。

    心底对司墨琛把安小包身份公开的事情有些抵触。

    没错,就是抵触。

    凭什么他五年前不要他们,五年后就想认便宜儿子?她的宝贝儿子他说能认就能认的?

    安然眸光微闪,整个人从这些日子里的安静平和里渐渐回神。

    安然让司机把车掉头,开去了温妮的公寓,这里离温妮的公寓很近,大概十分钟就到了。

    “你在这里等着,我们一会儿就过来。”安然牵着安小包打开车门走下去,吩咐道。

    “可是小姐,少爷的宴会快开始了……”不等司机把话说完,就见安然和安小包走进了公寓大楼里,消失不见。

    叮咚叮咚。

    安然和安小包来到温妮的公寓门口,按着门铃。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就见温妮穿着一身晚礼服出来开门,脚下踩着一双高跟。

    安然差点没把双眼瞪直了,不敢相信这是温妮。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温妮穿裙子啊有木有!太惊悚了有木有!

    “你……穿裙子做什么?”安然靠着她,水眸划过一抹惊艳,不得不说,温妮穿起裙子来,整个人倒是淑女多了,不那么女汉子了。

    温妮见状把他们拉进屋子里,带着他们走进客厅,“你们怎么来了?然然,今晚可是司墨琛的生日宴会,你不去来我这做什么?”

    “我还想问问你做什么呢,大晚上的不怕吓死人。”安然捏起她的裙子一角,嫌弃道。

    “温姨好。”安小包甜甜地喊了声,坐在安然身边。

    “小包子乖~”温妮柔柔地看了安小包一眼,转头对上安然便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死女人,你说什么呢?十月打电话给我,邀请我去的,不然你以为我愿意穿这么一身?”

    安然惊讶地挑眉,苏十月那块木头居然会亲自邀请温妮去宴会?

    “哟,看来好事将近了啊。”安然弯了弯眸子,为闺蜜高兴,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抓住温妮的双肩,“你要去宴会?!”

    她去宴会谁给她看着小包子啊?!

    安小包无辜地眨眨眼,终于弄明白安然突然变卦的原因了,不过他倒是一点也不失落,因为他预感,妈咪这么做一定有她的原因。

    安然回到车上地时候,是和温妮一起的,至于安小包么。

    “夜一,给我准备车,咱们去宴会。”安小包趴在窗台看见楼下的车一走,立刻对身后的夜一说道。

    “是,小少爷。”夜一立刻给夜七去了个电话,然后在安小包狡黠晶亮地目光下一起下楼。

    他的礼物还没给爹地呢,怎么能缺席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