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7章:吃她豆腐
    她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水杯,用力地砸向前面。

    杯子应声落地,碎了一地的残渣。

    似乎嫌这样还不够解气,叶籽伸手一抓,凡是能被她拿到的东西都被她扔到地面,直到抓不到什么东西,她才肯作罢。

    她愤愤地用力拍打着床面,看了眼自己动弹不得的双腿,双眸带着怨意。

    她的腿都这样了,为什么他还是不肯娶她?

    净月从门外进来,把地上的碎片和垃圾扫掉,然后默默离开。

    对于这种情况,她已经见怪不怪了,叶籽只要是心情不好,屋子里的东西都会被砸个粉碎,这还是轻的了,所幸她没有坐在轮椅上,否则这个房间就遭殃了。

    “安然,咱们走着瞧!”司太太的位置,只能是她叶籽的!

    司墨琛将车停好,然后下车。

    这个时间庄园里的灯光已经渐渐暗下来了,别墅里的灯也全部灭了,应该是都去睡了。

    整个庄园都很安静,只听得到呼呼的风声,夹杂着一股湿意的海风。

    他打开别墅的门走进去,打开灯,换了鞋,然后走上楼去。

    他走到二楼,步伐平稳而且轻微,走到房间前推门走进去,打开墙壁上的灯,整个房间顿时亮如白昼。

    司墨琛环顾房间四周,却没有看到安然的身影,双眸看向浴室,举步走去,浴室里空无一人。

    他看遍房间每一处,还是没有看到安然。

    眸光一闪,他将西装外套扔到沙发上,然后走出去,来到安小包的房门前,轻轻把门推开。

    怕把安小包吵醒,也没有开灯,借着窗外的月光寻到安小包的儿童床,发现广木上竟是凸起的两团,一团小小的,一团稍大的。

    他走近一看,躺在那儿睡得无比香甜的不是安然又是谁?

    呵。司墨琛勾唇一笑,然后走到那一边,轻轻掀开盖在安然身上的被子,然后做了一个举动。

    他把安然抱起来了。

    安然一离开,广木上的位置明显大了起来,安小包还在睡梦中,滚了滚,滚到了中央,抱着被子吧咂吧咂小嘴。

    司墨琛给安小包盖好被子,然后轻轻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晚安。

    回到自己的房间,司墨琛将安然丢在广木上,幸好床够柔软,安然也没有醒来,翻了个身继续睡。

    以为她会立刻醒来的司**oss脸色一黑,然后俯身双眸紧盯着那张素净精致的睡颜,轻哼一声。

    于是他便想起身去沐浴,谁知撑在安然两侧的手竟是一滑,整个人都扑倒在安然身上。

    被这么一扑,安然不醒才真的有鬼了。

    “我去,鬼压床?”安然被压着,声音都有些压抑,看着自己身上的人,双眸还有些惺忪,看不清楚这人的脸。

    “你说谁是鬼?”司墨琛咬牙瞪她,然后撑着两边让自己起来,谁知道今天这床是怎么了,他一撑又扑下去了。

    “鬼啊!”安然被压的想吐血了,胸口有些疼,难受地咳了几声。

    “不许叫!”司墨琛这下终于撑起来了,恶狠狠地瞪她。

    安然立刻闭嘴,看清楚是司墨琛终于松了口气,可是一看,这姿势不对啊,他想做什么?!

    此时司墨琛就俯在安然身上,姿势暧/昧,不多想都难。

    安然惊恐地看着他,用手隔开和他的脸的距离,“你想做什么?耍牛氓?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欺负的!”

    司墨琛本来是想离开的,一听她这么说顿时就收回了手,漆黑的双眸看着她,这么近的距离,能从里面看到安然的倒影,“耍牛氓?你确定是这样?”

    说着,俊脸离安然很近了几分,惹得安然脸颊一阵红,粉嫩粉嫩的像是桃花一般动人。

    “你敢乱来,信不信我明天就带着儿子跑路?”安然死死瞪着他,脸蛋红的不像样了。

    心底暗骂自己没骨气,怎么一到他面前就焉了一样。

    “跑路?休想!”司墨琛微微低头,只要再近几分,就要触碰到那张粉粉的樱唇了。

    “你快起来!”安然有些害怕,就像只扑腾的小鱼一样不断扭曲着自己的身子,想挣脱他一溜烟跑出去。

    丫的这货好重!

    安然翻了个白眼,挣扎得更厉害了。

    司墨琛的双眸随着她的挣扎越发幽深,夹了抹暗热,像是燃起了一簇火焰一般,嗓音低沉压抑,“再动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

    话一出,安然的脸蛋更红了,她不是白痴,明显能感觉到一直顶着自己的某个东西。

    牛氓!变太!丫的魂淡!!

    安然气呼呼地瞪着他,身体却是一下都不敢再动了,“牛氓!给我起开!”

    司墨琛暗沉着双眸,里面掠过一抹笑意,飞快地在她的唇瓣上咬了下,然后起身走向浴室,“这次,就先放过你……”

    “喵的!”安然立刻坐起来,抹了把通红的脸蛋,死死瞪着进入浴室的那抹身影,“下次再敢对我动嘴,我特喵的咬死你!”

    然后将被子一拉,睡觉!

    可苦了浴室里的司墨琛了,本来庄园的夜晚就有些凉,他还得冲着凉水,借此来减轻身上的灼热感。

    不知冲了多久,他才感觉到身上的热度减缓了些,抓了抓头发,他睁开双眼,水顺着脸的轮廓滑下,滴落在他姓感的胸膛上。

    他没有想到,自己对安然的心理竟然会如此强烈,只是小小的触碰而已,就让他觉得快抑制不住了。

    这只小猫,他要快些抱回家了……

    司墨琛出来的时候,安然已经睡着了,像是害怕再受到司墨琛刚才那样的举动般,她这次把脸蛋都裹住了,只露出柔软的头发来。

    他不由得失笑,他看起来就这么像牛氓么?

    况且如果她不愿意,他是不会动她的。

    可是利息,她必须给

    第二天,安然醒来的时候,身上的被子已经不见了,她迅速地坐起来,下意识地往地下一捞,果然把被子捞起来了。

    然后她再往广木上一倒,准备继续睡。

    可是醒了一下怎么可能继续睡得着?安然闭上眼睛没多久,便又睁开了。

    睡不着索性她也不睡了,一个翻身坐起来,可是她却发现,自己的嘴唇就像被蚂蚁啃咬了一般,有些疼,脖子也不是很舒服。

    撞鬼了不成。她咕哝一声,走到浴室去准备洗漱。

    “啊!”当她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时,惊呼一声,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唇上有些肿,脖子边和锁骨的地方那几个红色的草莓,就算她再怎么白痴都知道这是什么了!

    司墨琛!!

    安然的水眸里闪动着一簇火焰,这该死的居然趁她睡觉的时候吃她豆腐!!

    无奈,安然只好找了件衣领比较高的衣服换上,头发披散下来,倒也能挡住。

    下楼,来到餐厅,司墨琛和安小包正坐在那儿吃早餐,见安然下来,安小包朝她挥挥手。

    “妈咪早安。”

    “宝贝早安。”安然瞪了司墨琛一眼,那模样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一样,然后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司墨琛凝眸看了她一眼,唇角微微勾起。

    “妈咪,爹地,为什么你们没有早安吻呢?”安小包睁着大眼睛瞅了瞅司墨琛和安然,一脸的疑惑。

    安然端着牛奶的手一顿,然后就想起昨晚上那一幕和今天早上自己看到的,心里是崩溃的。

    “小孩子吃饭不许说话,吃你的。”然后伸手拿了个小面包塞进安小包嘴里。

    安小包皱着一张小脸,妈咪真笨,他这是促进她和爹地的感情呢!

    “可是,电视上不都是那么演的么,对吧,爹地?”安小包转头看着司墨琛,眨眨眼。

    司墨琛笑了笑,“嗯,宝贝说的有道理。”

    什么电视这么害人。安然嘴里小声嘀咕着,先不说昨晚司墨琛吃了她多少豆腐,早安吻?想都别想。

    “妈咪?”安小包可怜巴巴地瞅着安然。

    安然眯了眯水眸,脸上突然绽放一抹笑意,看的安小包觉得心里打鼓,“宝贝啊,最近都在玩些什么游戏啊嗯?”

    安小包干毛倒竖,他就知道没好事,“妈咪,宝贝最近都不要游戏的……噢,快上课了,宝贝要去学校了。”

    “等会儿啊,这么着急做什么?妈咪还想多跟你聊聊呢。”

    “不聊了不聊了,宝贝要去上课了。”安小包拿了牛奶赶紧往外面走,“爹地再见!”

    然后一溜烟跑不见了,生怕安然追出来似的。

    可不是嘛,安小包最喜欢司墨琛送他的那台电脑了,安然那么一说,分明就是打他电脑的主意,他能不急么。

    安然见他只给司墨琛一人说了再见,心里有些不爽,闷哼一声。

    “我什么时候能去上班?”安然扭头看着面带笑容心情似乎很好的司墨琛,心里更不爽了。

    拿着叉子的手狠狠戳着碗里的东西,儿子喊你你很得意是吧?我戳死你戳死你!

    司墨琛拿过一旁的纸巾擦拭了下嘴唇,对她的问题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看着她,“这么想去上班?”

    安然双眼一亮,然后用力地点点头。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