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8章:安梨不见了
    她的尊严!她的面子!她的屁屁!是不是到了他这都是渣了?!

    “特喵的谁让你打我屁屁的!你以为我是你儿子是不是?看我不踹死你!”安然不管三七二十一手脚并用到处乱踹,扑腾的样子就像一条不小心被重冲到岸上的鱼儿一般。

    安然的双眸都泛着一圈红色,气急了的模样,可是娇小柔软易推倒的身体在力气不知道比她打了多少的司墨琛面前,简直就是小儿科。

    “你怎么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司墨琛被她闹得没有办法了,眉峰轻拢着,夹杂着一抹无奈,还带着一抹浅浅的欣喜。

    安然回来这些日子,他最希望的不就是她和以前一样么,现在这场景就好似真的回到了小时候。

    无所顾忌。

    可是这句话却陡然间让安然安静了下来,水眸轻颤,可是她想起来的,却不是那些美好的回忆。

    而是司墨琛让人拿着那些biyun药灌进她嘴里的场景。

    她的心脏猛的瑟缩了一下,那双水色双眸重重地闭了闭,睁开时已然一片清冷。

    她撑着面前的东西站起来,把被子捡起来之后爬回广木上,躺在去盖好被子,不言不语,沉默得有些异常。

    司墨琛漆黑的眸子中划过一抹诧异,皱了皱眉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安然,她又在耍什么小脾气?

    犹豫了一会,最终他还是没有开口去问,而是转过身躺在广木的另一边。

    一夜无眠。

    第二天,安然是临近七点的时候才合上眼,十点的时候准时睁开双眸,由于昨晚没有睡睁着眼睛数了一晚上的包子,那双晶亮的水眸此刻看起来有些无神,眼睛下方带着一层黑色,看起来很没精神的样子。

    她下意识地转头看去,司墨琛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不过这样也好,她现在还不想见到他。

    洗漱好之后安然换了身衣服去敲安小包的房门,可是当开门的时候却没有看到安小包。

    于是她走下楼去,林嫂见她下来便上前问道,“然小姐,现在把早餐端上来可以么?”

    “好的。”安然轻轻点头,然后四处看了看,也没有看到安小包。

    “然小姐如果找的是小少爷的话,今早少爷已经带着他去新的学校报到了。”林嫂看着安然笑道,然后转身去让人把早餐端上来了。

    安然这才想起来,今天不是周末,安小包还要去上课,那么司墨琛,应该就是在公司咯?

    只有她一个人,所以早餐只做了她一个人的份,量不多,但都精致美味,可是安然却食同嚼蜡般吃不出任何滋味。

    她现在突然就有种感觉,被司墨琛潜了的感觉,啧啧。

    如果让哥哥知道了,说不定会杀来d国的。

    说什么来什么,安然正吃着,放在手边的手机突然响起,这是她特别为伊琉川设置的铃声,和安小包设置地搞怪铃声不同,是一首悠扬的小提琴曲。

    安然放下刀叉,拿起手机朝林嫂抱歉地笑了笑,然后走出去接听电话。

    “哥?”安然缓缓朝着游泳池的方向走去,今天的阳光很明媚,别墅里开着冷气所以并不觉得热,一出来就觉得热气迎面扑来。

    “然然~”醇厚低缓的嗓音从那头传来,带着异域风情的腔调,听起来姓感非常,但是从他的口音中不难听出,他的d国语言说的很好,好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你和爸爸最近还好么?我很想你们。”安然的眸子里染上一抹想念,看着不远处的红枫小道,有些怅然。

    她只见过自己的父亲两次,一次是安小包出生没多久的时候,一次是她快回国的时候。

    她知道她父亲很忙,但是具体却不知道他们在忙什么,如果不是因为还有母亲的仇没有报和放不下有些人,她不一定会回到这里。

    伊琉川不能进入d国境内,否则会被安伯朗的眼线发现,届时安然就危险了。

    那边沉默了一会,伊琉川的声音相比较刚才,染上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沉重,“嗯,都很好,你在那边怎么样,我听说你受伤了?”

    “听说?哥,你不是不能来d国么?”安然疑惑地问道。

    “不能来不代表不能知道啊,我在那边可是有眼线的。”伊琉川说的有些神秘,安然还是到现在才知道。

    “是谁啊,为什么我不知道?”

    “这个嘛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要保持神秘感才更刺激~”伊琉川把神秘感三个字的音拉得很长,低醇的嗓音听起来很具感染力。

    “不说就不说,我能自己找出来。”安然吐了吐舌头,调皮地说道。

    她也知道伊琉川的顾虑,出了安梨的事件之后虽然安家没有来找她麻烦,但是这绝对不代表他们会善罢甘休,安伯朗那个老狐狸,野心很大。

    大到什么程度呢?

    可以忍耐到卑躬屈膝的地步养精蓄锐暗地收缴夜家剩余的势力,如果那十人组织被他收为己用,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安伯朗第一个会对付的,就是她了。

    因为在安伯朗看来,她还是他的女儿,但是不受宠甚至厌恶,如果她消失了,得益的就是林素秋和安梨了。

    不过安伯朗可能做梦都没有想到,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女儿,又怎么会乖乖任他操控?

    她母亲这笔账,她迟早要一一清算!

    “哈哈,不愧是我的妹妹……”伊琉川爽朗地笑了几声,不知道跟谁说了几句,说的是发文安然听得懂但是听的不是很清楚。

    过了一会,伊琉川才抱歉地说道,“然然,这边太忙了,等那边事情告一段落,你就回来帮哥哥吧。”

    “好啊,看我心情。”安然挑起秀眉,没有觉出伊琉川话底的那抹感伤,说了几句之后挂断电话。

    “然小姐。”她刚起身,就看到林嫂有些匆忙地小跑过来。

    “怎么了林嫂?”安然有些惊讶,什么事能让向来处变不惊的林嫂这么匆忙?

    “然小姐,您的父亲在门外找您,需要引他进来么?”林嫂很是恭敬地问道,现在安然有了安小包,当上司太太也是早晚的事情,她不过是早点适应伺候未来夫人的习惯而已。

    林嫂心里清着呢,只要眼睛没问题的都看得出来司墨琛对安小包和然小姐的态度,这司家少夫人啊,除了然小姐没谁了。

    安伯朗?

    安然诧异地抬眸,“不用了,我出去看看。”

    不能把安伯朗带进来,谁知道他想做什么?

    安伯朗的确在门口等候着,只不过是坐在一辆林肯里等候而已,没晒到一点太阳。

    所以安然也不急,别墅里庄园正门口有一段距离,她是坐着巡逻队的车一路慢悠悠地过来的。

    好在门口的守卫都认识她,也没有拦,直接让她走出去了。

    安伯朗见安然走过来这才从车里出来,双手负在身后,一双精明的双眼看了看安然身后地庄园,然后回到安然身上。

    “你来有什么事么?”安然也没有在乎他那好像看一个不孝女一样的目光,直接问道。

    “梨梨是不是被你和司总带走了?”安伯朗也不说其他的,开门见山地就是问她安梨去哪了。

    安然差点想笑,她又不是安梨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知道她去哪里了?

    “不知道。”安然坦然回答,不过有点还挺可笑,安梨把她给绑了在她身上留下那么多伤痕,她没上门去找,这下一点儿没事的居然先找上门来了。

    她可不认为安伯朗会那么好心,是来还她医药费的。

    “你知不知道梨梨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安伯朗看起来有些生气,不知道是因为安然这态度还是安梨失踪的缘故。

    “手脚长在她身上她去哪关我什么事?”安然讥诮地抬眸,眸中有着不屑,“人不见了你不去找反而来我这嚷嚷不知道的以为我又要养什么宠物了。”

    话里的意思就是说安伯朗是狗这类的宠物。

    安伯朗脸色一青,胸口剧烈起伏着,显然一副没想到安然会这么跟他说话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安伯朗才平静下来,安然还以为他会一个白眼过去晕了呢,没想到抗打击能力挺强的嘛。

    “梨梨失踪之前的确绑架了你,可是现在梨梨失踪了,你却好好在这里,不是你和司总联合起来把梨梨关起来了或者藏到了哪里有是什么?”安伯朗一副护女心切的样子,苦口婆心地劝着安然,“就算梨梨真的有错,也是她小不懂事,你这个做姐姐的就不能多体谅体谅?非要闹僵了对你们也不好。”

    话说到最后,已然是威胁了。

    安然冷凝着双眸,眼皮上挑,没有丝毫害怕,“她小?你在逗我么?她不过才晚我几个月出生,二十多岁是什么概念?难不成要像你一样都半只脚踏进棺材了才叫大?”

    半只脚踏进棺材?

    “你,你这说的是什么混账话?有你这么诅咒父亲的女儿么?!”安伯朗显然气急,指着安然,胸口起伏越来越大。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