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96章:出乎意料
    “危险?”司墨琛唇角的弧度越发明显,有些不以为然,“是什么危险?”

    话音刚落,就听见台下一阵惊呼,台上一阵剧烈的声音传来,司墨琛举着酒杯的手一顿,下意识往台上看去。

    惊险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台上正对着安然头顶位置的水晶灯摇摇晃晃的已经落了半边下来,还和顶上相接的部分也渐渐裂开。

    这盏水晶灯是当初cr为了营造舞台效果才装上的,怎么会突然断裂了?!

    “安然!”酒杯啪的落地,司墨琛修长双腿一迈,朝着舞台大步走去。

    安然似是被这场景吓坏了,直愣愣地看着头顶快要落下的水晶灯,大脑当机,根本来不及运转,水眸在水晶灯的映照下流光溢彩,却盛着惊恐的色彩。

    “快跑啊!”台下不知谁发出这么一句惊叫,场面混乱。

    水晶灯终于嗤的一声落下,以自由落体的速度砸向安然。

    “啊!!”惊呼声不断从台下传来,安然眼中地水晶灯越来越近。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身影从旁边扑过来,抱住安然往旁边滚去。

    水晶灯“碰”地砸在舞台地板上,冲撞力太大导致地板都裂开了,呈蜘蛛纹状向外扩散,碎了一地的灯柱。

    安然的小腿和手臂被水晶灯爆裂的灯柱和碎片砸中,尤其是小腿,灯柱直接刺入血肉里,鲜血将地板染红了一片。

    原来,不是司墨琛会遇到危险。

    而是她。

    安然感到一阵晕眩,晕过去前一个念头划过脑海。

    “然然!”司墨琛走到舞台边时安然已经昏迷过去了,腿间的鲜血像是魔鬼一样撕扯着他的内心。

    “少爷,车已经在外面等候了。”司弋冷静地看着将安然打横抱起大步往外走的司墨琛,紧随其后。

    会馆里的人自动为他让开一条道,他身上的气息沉重冷冽,如寒冬时节的冰棱,不可触碰。

    一道身影从猩红色幕布后微微露出一角,然后默默离去。

    “开车,五分钟到最近的医院。”司墨琛抱着安然坐在后座,将安然轻柔地放置一旁,从后座的暗格里拿出一些急救的医具来。

    他从小到大受到的危险不计其数,已经学会了自己处理伤口,这些东西总是会备在车子里以防万一,只是他从来不敢想,会用在安然身上。

    他拿过安然的手臂,上面刺进了一些碎片,还在流血,他用镊子夹住碎片的一端,然后用力一拔,动作迅速地将她手臂上那些细碎的碎片夹出,消毒之后给她缠上绷带。

    过程中,安然只是身体颤抖着,虽然痛,却说不出声来,只能紧紧地蹙起秀眉,小巧的唇瓣苍白如纸,小脸也冒着细汗。

    司墨琛将她的腿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那根灯柱不大不小,但是却没入了半根,位置特殊,他担心一个不慎会导致失血过多。

    “少爷,到了。”司弋的车技是司墨琛教的,三分钟就赶到了医院,当然也闯了不少红灯,不过在d国是没有人敢拦司墨琛的车的。

    司弋将车门打开,司墨琛抱着安然走下来,快步往医院里走去。

    “司少……”医院的院长见司墨琛走来,又是惊恐又是惊喜,连忙迎了上去。

    “准备手术,我要她平安无事!”司墨琛冷眼看着他,声线低沉带着一丝轻微的颤抖。

    手术中的灯亮起,司墨琛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靠着墙壁,盯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刚刚那一幕,真的刺红了他的双眼。

    他的安然啊,在他的宠爱和护翼下,就是个女王,他细心呵护,万分疼宠,除了她离开的这五年,从未让她受到过什么伤害。

    连苏十月都说,安然生来,就是为了让司墨琛疼让司墨琛宠的。

    现如今,却在他的护佑下受到了伤害。

    他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少爷,那边说,水晶灯是被利器割裂导致坠落的。”司弋接完电话走过来禀报。

    司墨琛眸光一闪,薄唇紧抿。

    安小包在那边却已经开始让夜一去查现场了,他知道自家妈咪受伤了,还流了很多血。

    他知道妈咪虽然看起来坚强,但是很怕疼的。

    可是他不能去医院立刻看望,因为爹地会在那里,妈咪害怕爹地伤害他,所以他不会主动站出去。

    但是有些事情,安小包还是能做的。

    “小少爷,属下查了现场,发现水晶灯是遭受利器割裂导致坠落,监控录像也拍到了那个人的模样,属下也让夜七他们分析出来了。”夜一沉稳冷静的声音在手机那头响起。

    安小包紧绷着的小脸并没有松懈,大眼睛里划过一抹不符合年龄的狠厉,抓着手机的小手紧了紧,“是谁?”

    一辆黑色路虎在公路上极速行驰着,车内坐着安小包和夜一。

    “艾伦是艾美莉的哥哥,不过是同父异母的。艾家关系错乱,艾伦的母亲用条件换回艾伦回艾家的机会,艾美莉是正室的唯一女儿,但是和身为后来认祖归宗的艾伦关系很好。艾伦性子很残暴,仗着艾家横行霸道,出入各种夜场,玩死了多名少女,是个十足的恶霸。”

    夜一开着车,一边向安小包汇报艾伦和艾美莉的事情。

    “这次就是艾美莉挑唆艾伦,让他把水晶灯割断,目的显而易见。”夜一熟练地转了个弯,车子开始进入郊外的地段。

    安小包双手交握着,下巴放在手上,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泛着沉着的光芒,软萌的小脸也因为太过于担心安然的情况一直紧绷着不敢松懈。

    年纪虽小,但是性子和头脑却是难得的好。

    夜一悄悄打量着安小包,不知道是怎样的父母才能生出这么出色的孩子,小包子的母亲他见过了,可是,却没有见过他的父亲。

    他很想知道,这个孩子未来能走多远。

    “医院的情况怎么样?”安小包突然开口,声音依旧软糯,有些哑,眸子里尽是担忧。

    如果妈咪出什么事,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未知。”夜一摇摇头,两个字,足见风险。

    路虎停在郊外,夜一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正想去给安小包开门,就见他已经稳稳地跳下来了。

    迈着小短腿绷着张软萌小脸看起来老成在在的样子,其实还特别可爱。

    安小包走到押着艾伦和艾美莉的夜七等人面前,小手放在短裤的兜里,脸上戴着墨镜,酷得不得了。

    夜七每次看到安小包手就会特别痒,很想捏一捏揉一揉,然后抱抱狂么么哒,吃尽豆腐。

    没有女人会对这么萌哒哒的孩子不心动的,夜七就算对外人再怎么冷血,也是有着少女心的,尤其是在见到安小包之后。

    就像看到特萌的玩偶一般,喜欢,所以想揉捏抱抱。

    艾伦和艾美莉跪在地上,双眼被黑布蒙着,身上有些地方淤青着,看来是夜七他们提前动手了。

    “小少爷,接下来要怎么做?”夜三和夜四是双胞胎,所以说话也很默契。

    还有一个夜六,挑着一双桃花眼,里面却泛着浓重的凌厉光芒。

    十人组织本是是个,另外五人在当初夜家被灭时没有听从夜家主的命令返回夜家,将一切肩负到当时还小的这五个继承人身上。

    说是继承人,其实这是十人组织为什么会一直存在延续的根本。

    不过现在,也只能称之为五人组织了,还不能被外界发现。

    他们有能力保护自己,可是安然和安小包并没有。

    所以安小包才会选择隐瞒,他不愿意让安然担心或者陷入危险,打算找到机会再告诉她。

    “布。”安小包吐出一个字,夜三立即会意,将艾伦和艾美莉脸上的黑布扯下来。

    终于见到光的两兄妹眯了眯眼睛,对面的车灯直照着眼睛很不舒服。

    安小包小小的身子逆光而来立,明明很小,却给人一种岿然不动的感觉。

    “你,你们是谁?为什么把我们抓来?”艾美莉看了看周围,夜一等人的气势让她害怕地瑟缩着,声音颤抖。

    这该不会是绑票吧?

    “这要问你们做了什么。”安小包冷冷说着,声音不怒自威,带着软糯,所以气势还未够。

    “我们能做什么?”艾美莉有些心虚,“你们,你们不就是想要钱么,我,我家,我家有很多钱的,只要你们放了我们!”

    “钱?我们还不稀罕。”夜七霸气地抬脚踢了踢艾美莉的肩膀,笑容讽刺,“要怪就怪你们,惹了不能惹的人。”

    安小包歪歪小脑袋,看向一旁不作声的艾伦,走过去半蹲着身子看他,“大叔,你有什么遗言想要交代么。”

    明明是很软糯的声音,却像是一根冰刺扎进心里一般,凉个彻底。

    “我,我……”艾伦语无伦次,头也不敢抬。

    安小包眼尖地发现,艾伦下面那块地,居然湿了。

    “夜一,帮我把他拉开。”安小包勾起唇,对夜一说道。

    夜一点头,抓住艾伦的手臂,轻轻往旁边一拉,公子哥艾伦怎么可能抵得过夜一的力气,轻松被拽开。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