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 > 首席独宠萌宝归来最新章节列表 > 第89章:不能招惹的人
    可是那双眸子,却是一直紧盯着安然的位置,鹰隼般的眸子深沉得像是深海底端一般,渗透出丝丝危险的寒意。

    可有种人,偏偏就是这样,就算什么都不永硕,什么都没有做,光丝一个眼神,都能让你心惊胆颤。

    安然对于司墨琛生气时会有的眼神再熟悉不过,心底的小脾气顿时起来了,就算要生气也是她生气才对吧,他美人在怀还吃得乐乐呵呵的生个什么气,摆脸色给谁看?

    轻哼了声,安然转过头去不再看他,拿起叉子在面前那块只吃了一半的慕斯蛋糕戳啊戳。

    辰言眸光微闪,转眼看向司墨琛的位置,双目对上,带着一种敌意暗中较量,片刻,辰言才缓缓勾起唇角,抛去一个挑战的眼神。

    司墨琛的手还在流血,接收到辰言那抹挑战意味十足的眼神反而笑了,笑容冰寒冷冽,像是十二月的天气,再冷一些就要结冰了一般。

    他突然站起来,正在给他包扎的夏熏儿一惊,就见他越过自己,走向了安然的位置。

    “跟我走。”司墨琛站定在安然面前,面色淡淡,仿佛是在命令一般。

    安然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瓣,水眸反射出的是一片冷凝甚至带着抵抗,“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司总不能限制员工的自由时间吧?”

    没错,是抵抗。

    安然并不是只会一昧的乖顺,也不是没有脾气,司墨琛现在不管怎么看都只是她的上司而已,她没必要一直对他奴颜卑膝的,更何况,他欠她的更多。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司墨琛的音色冷了几分,眯起那双狭长的眸子,双手环胸。

    辰言不满地皱眉,看着司墨琛的目光带着一抹不赞同,“司总,就算你是然然的上司也不能限制她的自由吧?走不走这是然然额自由。”

    他一说完这话,安然看他的目光都不一样了,嗯,怎么说呢,就不像是在看一个同的目光了。

    辰言心里那个激动啊,自己终于能摆脱同这个该死的名号了!

    然然?

    司墨琛冷冷地扫了辰言一眼,然然是你能叫的?

    “给你三十秒思考时间,超过时间算上之前的所有奖金扣掉。”司墨琛伏在安然耳边,轻轻说完这么一句,转身离去。

    安然登时就睁大了双眼,又来这套?!

    “不好意思,我先走了,改天请你们吃饭。”安然拿起自己的包,赶紧麻溜地追上去。

    秒秒钟都是票子啊!

    辰言傻眼了,这就走了?

    更不解的还有夏熏儿,她从未见过 司墨琛露出那副表情过,转头看着苏十月问道,“这个女孩是谁啊?琛看起来很在意她。”

    苏十月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低下头继续玩自己的手机,“你只需要知道,她是你绝对不能去招惹的人就行了。”

    绝对不能招惹的人?夏熏儿倏地一笑,听起来很具危险性呢,可是 她可不怕呢。

    她倒想看看,这个绝对不能招惹的女孩到底和司墨琛是什么关系,有什么不能招惹的。

    安然小跑步追上前面的司墨琛,双手扶着腰间的位置,有些小喘气,真是够了,每次都用奖金威胁她,是吃准了她一定还会跟出来吧。

    “司总,你既然这么无聊就回去多看看文件什么的,手下的私事就没必要管了吧?”

    “我记得我昨天跟你说的很清楚,以后不许见他,你是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了么。”司墨琛双手插兜,目光带有威胁性地看着安然,霸道无比。

    可是司墨琛向来就是如此,不管是五年前抑或五年后,说出口的话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反驳,有时候甚至有些无理取闹,就算有那个资本也不带这样的。

    安然一愣,好像的确是这么说过,不过被她听了之后就扔到一边去了······

    “嗯?”司墨琛凑近她,大拇指覆上她的唇瓣,来回摩挲着,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她的倒影来,“这里被他吻过?”

    刚才那一幕司墨琛虽然看在眼里,但是他了解安然,也相信她,就算在怎么生气的情况下,也绝对不会认为安然真的被辰言强吻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安然一定会站起来给他一巴掌了,不可能会那么淡定。

    更何况,辰言不是已经正式向他宣战了么,那么不管怎样,他也得给些回礼吧。

    安然刚想解释,下巴就被司墨琛轻轻勾起,他滚烫的唇贴着她的,无比灼热,和上次一样,只不过带着丝丝惩罚的意味。

    一吻完毕,司墨琛眼角的余光看了眼藏在门边黯然的身影,唇角满意地勾起,“看来没有,记住,这里只有我能碰,听懂了么?”

    “司墨琛,你管的会不会太宽了?”安然瞪着他,脸颊绯红一片,完全不知道某人的心思,气愤地咬着下唇。

    说吻就吻,到底当她是什么?

    如果安然有那个胆子的话,一定会扑上去也强吻一把,让他看看被强迫的感觉是怎样的了。

    可是,这不管怎么看,司墨琛都是受惠的那方吧?

    “有意见允许你咬我。”司墨琛挑眉看她,她不知道,自己那副生气看起来却像是在撒娇的模样有多么迷人,像只慵懒的猫咪一样惹人喜爱。

    那司墨琛现在的行为,其实就是在逗猫了?

    “咬就咬!”安然抓起他的手,在上面狠狠地咬了一口,咬得司墨琛脸色都变了几变。

    只是逗逗她的,没想到还真的舍得下口!

    回到办公室,才一点半,还有半个小时才上班,安然伸了个懒腰准备开始工作,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之前绘制得设计稿 。

    “不会给扔了吧?”安然蹙起眉,在抽屉里翻找着,虽然只是半成品,可是如果拿出参赛的话也有赢的几率,思考了一早上画出来的就这样不见了,还是有点可惜的。

    “安然,你在找什么?”米穗儿走进来,身后跟着何意,见她在翻翻找找,好奇地问道。

    “设计稿,这次用来参加提名会的设计稿不知道去哪儿了。”安然仔细翻找着,不敢错漏。

    “不会吧?你再好好找找,会不会是你不小心丢进垃圾桶了?”米穗儿放下自己的包去帮安然找,随即想到什么似的看着何意,“这里不是有监控录像么?何意,你去把录像调过来咱们看看不就完了?”

    “你想多了,这次为了保证作品不被抄袭,所有设计师办公室的监控录像都被停了,调出来也没用。”何意说道。

    米穗儿顿时泄气了,见安然翻遍整个桌子都没有找到有些无奈,“安然,你准备怎么办?离提名会开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安然坐回椅子上,靠着椅子无所谓地耸耸肩,“我再重新画一套吧,反正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不过是一幅画重新再画一次而已。

    可是现在,安然却有些不想重新画,而是想再画另外一套。

    ------

    “妈咪,要不你画宝贝吧,宝贝这么可爱一定能秒杀全场的。”安小包眨巴着眼睛看着坐在沙沙发边撑着脑袋思考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安然,也没见她动笔。

    安然轻轻将安小包凑过来的小脑袋挪到一边,“宝贝乖,虽然妈咪也想让那些人看看宝贝 有多可爱,可是妈咪公司啊,是不出售童装的。”

    安小包撇撇嘴,抱着安然的脖子蹭了蹭,软萌的小脸上带着精明的笑意,“妈咪,宝贝温妮一个问题哦。”

    “嗯。”安然打了个哈欠,点点头。

    “如果宝贝和设计稿同时掉进了水里,妈咪会先救哪个?”

    汗死,这不是女朋友必问男朋友的一个问题之一么,怎么会运用到她身上来了?

    “宝贝哪儿学的这么经典的问题。妈咪问你,如果妈咪和你的笔记本电脑掉进水里,宝贝先救谁?”安然放下手里的笔,反问安小包。

    安小包想了想说道,“可是宝贝不会游泳啊。”

    他才四岁半,而且安然也没有时间带他去学。

    “那假如你会游泳。”

    假如我会游泳······安小包歪着小脑袋仔细思考着,最后才一脸嫌弃 地看着安然,”妈咪你怎么连游泳都不会啊,真笨。”

    安然默默鼻子,好吧,又被嫌弃了。

    安小包蹭蹭蹭地爬起来,跑进房间里把门反锁之后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给司墨琛的账号发去一条窗口抖动。

    “帅哥帅哥,呼叫帅哥。”安小包肉肉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

    那边发来一个酷酷的表情,后面跟着一个问号。

    安小包捂着小嘴吃吃地笑,“如果你最爱的人和你最重要的一件东西掉进水里,你会先救哪个?”

    那边司墨琛刚从浴室出来没多久,刚好收到小包子的窗口抖动,就连头像也是一个圆滚滚的肉包子,不由得失笑。

    不对,他怎么会有他的帐号?

    “你是谁,为什么会有我的帐号?”

    安小包看着司墨琛发送过来的消息一愣,有些不满司墨琛把他给忘了,发去一个满地打滚的表情,“我是小包子啊帅哥。”

    司墨琛这才想起来,是上次在蛋糕店的那个小男孩。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