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074 阎风赚钱
    小河边有个林子,林子里熙熙攘攘的都是小朋友,看年龄大部分是中班,大班的孩子。

    狄笙微微加快脚步跟了上来,嗬,每个小朋友面前都摆着各种各样的玩具,男孩子面前多数是汽车,枪,拼装玩具,女孩子面前大都摆着各类洋娃娃,小桌子前还摆着一个手工做的字牌,上面写着宝宝的名字,以及他们给地摊儿取得名字,有些物品上还写着价格,那些字歪歪扭扭的,一看就是出于他们稚嫩的小手九幽天帝。

    风哥儿从江恨手里抽出自己的手,反身走到狄笙身边,小手拽着狄笙,仰头看着狄笙道,“妈妈,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狄笙佯装不知的摇了摇头。

    风哥儿一脸惊奇,见狄笙似乎真的不知道,他无比热忱的给狄笙介绍,“这叫跳蚤市场!你可以把自己的旧东西拿出来在这里卖,也可以在这里买别人的东西,妈妈喜欢什么东西,我买了送给你!”他黑亮的眸子里全是期待,期待能给妈妈买礼物。

    狄笙若有所思的看了一圈儿,“我们风哥儿有钱吗?”

    风哥儿重重点了点头。

    狄笙眉头一挑,她可是从来都没给过小家伙钱,他哪儿来的钱?

    “哝,钱在这里!”一直跟在两人身边的江恨把身上的背包递了过去,狄笙狐疑的看着风哥儿。

    风哥儿赶忙解释道,“我们俩是合伙人,我负责设计制做,江恨负责销售!”所以今天江恨来的比较早,狄笙下意识看了江恨打开的背包里,她目测,不止七百!

    竟然七百。

    虽说是跳蚤市场,但这些小家伙们拿来的东西,恐怕还有不少是连包装都没拆的,这可都是正版货,有些还是限量版,那价格可都不菲,不过现在摆在摊儿桌上这价格可就没这么高,她看了眼这些小家伙们的标价,五花八门,最贵的也就标了个一百。

    最搞笑的是,这一百的东西被对方花了五块钱就买走了,居然还带讲价的,这价格降的也太离谱了吧。

    不过,能上贵族幼儿园的人家谁差钱?

    在他们这些家长看,这就等于拿钱给孩子们找乐趣。

    “请问两位小合伙人,你们卖的什么?”狄笙可没见小家伙从家里拿他的那些玩具。

    “妈妈跟我们去看看我们的摊儿!”风哥儿牵着狄笙的手反身朝右手侧走去。

    没走几步狄笙就被一个一米长的跑车模型给吸引了,模型是大型卡纸做的,车头挂牌处汉语拼音标注的摊儿【yanfeng&jianghen】,跑车是敞篷样式,不过没有椅座,里面放了大大小小的各式各样的手工艺品,当然都是卡纸做的。

    此时,一个小男孩正各种认真的卖着东西,狄笙一愣退后了一步下意识视线移到车头挂牌处的汉语拼音,粉唇微动,她拼了拼字母,是阎风和江恨啊?“他是谁?”狄笙完全闹不明白,这孩子怎么在风哥儿的地盘儿上卖东西?

    “这是我们聘请的销售人员!”风哥儿简单给妈妈介绍了正卖的最欢快的小家伙。

    小家伙跟着爷爷奶奶一块来的,爷爷奶奶就坐在小家伙身后,看着孙子忙忙叨叨的样儿,爷爷眼角眉梢一直抬着。

    见阎风喊狄笙妈妈,老爷子走了过来,指着狄笙意味深长的跟狄笙说道,“这孩子以后可不一般!”别看这孩子不爱说话,那‘计谋’可深着呢!

    看见他孙子卖力的销售着车上的各种手工品了吗?

    他可不是为了钱,阎风答应他了,只要卖出去十五件手工艺品,这辆巨大的敞篷跑车就归他!

    有这样的目标,他孙子可不得可劲儿的推销?

    就这短短的十五分钟,他孙子就给这个‘老板’创造了九百块钱的利益,这声音怎么算都是阎风赚了,更何况,他孙子卖的无比开心,完全没有想着自己净傻傻的给人家挣钱了,这就是小孩子灭世大磨全文阅读。

    别地儿都讲价,因为他们的是纯手工制作,所以价格个别昂贵,一辆纸质的汽车竟然卖到一百到一千价位不等,而且价格还降不下来。

    以风哥儿的话来说,他们卖的不说汽车,是智慧的结晶!

    狄笙看着她家风哥儿,他什么时候这么会做生意了?

    抛头露面的活计他竟然不碰,全权把店交到了合伙人和销售顾问手里,他只管收钱。

    这长大了还了得?

    风哥儿让妈妈坐着休息,他颠儿颠儿跑到别的摊儿上给狄笙买了一套精致的灰太狼之家的布偶。

    这礼物狄笙喜欢的紧,当时就把赠送的小灰灰的手机挂坠放在了手机上。

    狄笙忽然来了兴趣,牵着小家伙的手问道,“你跟你的合伙人怎么分成?”

    “四六开!我六她四!”因为她需要出原材料的。

    狄笙噗呲笑了出来,这孩子一本正经的样子就跟大人似的。

    跳蚤市场上除了她家风哥儿是盆钵满贯别家的真真就当是玩儿。

    农庄里,不单单有跳蚤市场,不过,想要玩儿其他的,需要经过的第一关就是跳蚤市场,因为只有你自己有本钱,才能进行下一关。

    不管孩子下一站去哪儿,都要支付门票的,当然家长的是免费的,这让孩子们有一种终于翻身农奴把家做的感觉,以前都是家长买票自己免票,现在终于体验了自己买票的感觉。

    第二站,狄笙他们直接去了鱼塘。

    农场里的鱼塘占地约一亩,里面鱼的种类繁多,时而有调皮的小孩儿往鱼塘里丢掷石子,见鱼儿惊惧慌乱四处逃窜,咯咯咯的抱腹大笑,好似这是多好玩儿的游戏。

    阳光下,池塘里的水泛着粼粼波光,刺眼的波光投射到眼睛中,狄笙双眼条件反射的眯了起来。

    “这位太太,请问您参加垂钓比赛吗?”工作人员拿着一沓资料上前询问。

    狄笙有些不解,工作人员笑容恬淡的看着狄笙解释道,“陪着孩子垂钓也是增进家长和孩子之间感情的运动,这么阳光明媚的日子着实难得,如果您不懂垂钓,咱们农庄有专门的垂钓老师悉心教导,绝对能让您收获良多,这是有关垂钓的一些小技巧,如果有兴趣不妨到那边领取垂钓工具参加我们今天的垂钓比赛!”说着工作人员把手里的宣传画册恭敬的递到狄笙手里,与此同时,其他的工作人员也陆续分发宣传画册。

    低头看着宣传册,狄笙这才发现,今天的所有运动都是亲子活动,且以比赛为主的亲子活动。

    工作人员继续介绍到,“孩子都比较好动,垂钓是很好的让孩子主动静下来的运动,本次比赛,垂钓时间以一个小时为限,以家庭为单位,每家派出一位家长同孩子一起参与比赛,以最终垂钓的鱼的多少来衡量胜负……”

    工作人员话直接淹没在小孩子叽叽喳喳兴奋的尖叫中,这时候的孩子最是爱参与比赛,他们心里哪儿有什么概念,只知道这是一个好玩儿的且自己没玩儿过的游戏。

    风哥儿眼眸晶亮的看着狄笙,这比赛他很喜欢,他是会垂钓的,跟着孙仲谋小家伙学得最多的就是垂钓,下棋,他一直想找个机会让妈妈看看他垂钓的,狄笙浅笑,摸了摸风哥儿的头,“走吧!”

    “嗯异界女修之男主来袭!”风哥儿毕竟是孩子,心里怎么想的,脸上全都表露了出来,他难掩的兴奋,在这一刻竟狄笙却隐隐有些心疼。

    她当时承诺过步起兮要好好照顾风哥儿的,而今,她似乎已经无暇顾及他需要什么了。

    自从阎家频频出事以来,小家伙的一切不是交到幼儿园,就是丢给家里的佣人,就连送他上学都是司机,古影他们的任务,她有多久没有亲自为他准本餐点?

    好久!

    久到她已经忘记上次是什么时候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她有多久没有抱抱他,完完全全地把他当成一个五岁的孩子?

    还是好久!

    这次陪他春游,表面上是陪他,而实际上呢?

    她是在利用这次出游的机会钓一条隐藏在暗处的大鱼,狄笙心底腾起无比的惭愧,许久,她摸着小家伙的脑袋,道,“太阳好大,去给妈妈拿顶漂亮的帽子!”

    “好!”小家伙的目光锁在了狄笙看着的一款亮丽的薄纱垂边空顶帽子上松开狄笙的手小跑了过去。

    看着小家伙欢快的背影,狄笙的唇角的弧度一点点降了下来。

    身后,古影上前一步,贴着狄笙的耳朵狄笙说道,“嫂子,已经安排好了!”

    狄笙点了点头,眼睛却看着风哥儿,“保护好他!”

    “你放心,待会儿旁边坐着的就是我们的人!”古影也随着狄笙看向很认真在挑选垂钓工具的风哥儿,他时不时的转身看向狄笙,手里还拿着一顶素淡碎花薄纱垂边空顶帽。

    狄笙斜睨了眼古影同样不放心的交代着,“你也小心!”

    古影笑了笑,重重点了点头。

    亭子里,江恨不知道在跟阎风说些什么,小家伙面色有些为难,好一会儿才转头看了眼狄笙,悻悻地朝江恨点了点头。

    狄笙无奈的笑了出来,这小丫头的嘴不说话则以,一张口,大人都拿她没办法,一向不善言谈的小家伙在她面前只有吃亏的份儿。

    两人转身选好了东西颠儿颠儿的翻身走了回来,“妈妈,江恨也跟我们一个团队,好不好?”

    狄笙眉头微蹙,她很想让风哥儿拒绝,她不想连累这个本就很可怜的小丫头,可没等她开口,小丫头就把她的话堵了回去,“刚那位阿姨说一个家长和小朋友一起,没说不能是两个小朋友!我是阎风的未婚妻,我们是一家人!”小丫头义正言辞的抱着风哥儿的胳膊。

    小家伙讪讪的看了眼狄笙,特别想把胳膊从江恨的手里抽出来,无奈小丫头力气太大了。

    “好吧!”狄笙其实特别想说江儿你是风哥儿的好朋友不是未婚妻,但,她无奈的笑了笑,小孩子说来说去的或许没当回事儿,她这真要一开口,恐怕没当回事儿都成了真事儿了。

    狄笙从小家伙手里拿回帽子戴在头上,问道,“好看吗?”

    “好看!”两个小家伙齐刷刷的答道。

    狄笙抚了抚两人的头,俯身跟小家伙狄笙说道,“去找郝老师吧,妈妈去趟卫生间,比赛开始前就回来!”

    “好!”阎风转身朝班主任老师郝晴走去,见人走到郝老师身边狄笙才带上薄纱垂边空顶帽跟古影朝卫生间方向走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