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065 不是亲生 (冒泡领奖)
    半小时后,皮三儿到了阎宅。

    记宇从车上下来,“你确定你得到的消息准确?”

    “千真万确”他的消息来源从来不会出错。

    “你要想好了,这消息估计她会承受不了”记宇揽住皮三儿。

    “今天她承受不了,总比到公之于众的那天承受不了的强”皮三儿有预感,他今天不说,就会出大事儿

    记宇fèng眸微眯,思量了好一会儿抬眸看向皮三儿,“走吧,她在狼阁”

    皮三儿点了点头,右手拎着电脑包跟记宇一前一后朝狼阁走去。

    某处窗口。

    一个黑影遥看着两人的背影,直到两人消失不见,ta才执起手中的手机,低眸看了眼要拨的号码,微若的屏幕亮光打在这个人脸上,或许是角度问题,这张脸四分偏女性,五分偏男性,还有一分隐匿黑暗中。

    “少爷,他们去了”是他,那个被狄笙怀疑偷偷进入阎狼书房暗自帮左璇换走狄笙手里的那张带有左璇跟周晨擦肩而过的照片的人。

    “嗯”这位少爷的唇角勾起一个大大的弧度,这是一张极度妖孽的脸,比起郑航,他多了几分邪戾,几分阴狠,这镶嵌的弧度更是将他的阴鸷表现的淋漓极致。

    “为什么要把那件事儿透漏给他们,打他们一个触手不及难道不好?”少爷向来不按常理出牌,但这件事儿他觉得能给他们一个致命的打击不正是他们想要的,他家少爷上次不是说了,他喜欢看别人家破人亡的样子,这不正是个机会吗?

    如果狄笙突然知道了此事,她还能撑得住吗?阎狼已经没了,她肚子里的那块肉他不信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还能安然无恙,孩子再没了,她狄笙也就剩了半条命,手术室里他们稍微动动手,她就能命丧黄泉,阎博公那样的植物人要他的命是分分钟的,他一直不明白少爷为什么要留着这老东西的命。

    “你说狄笙这半个多月经常住在狼阁?”少爷忽地开口说了个似乎跟这个话题无关的话。

    男人微一愣,慢了一个节拍的说道,“……是”然后呢?他家少爷难道是怀疑……“你怀疑阎狼就在阎宅?”他家少爷脑洞这次开的有些忒大了些吧?就狄笙的表现,他看不出一点儿阎狼活着的痕迹。

    “我说过没见到尸体我就不认为人死了,我相信皮三儿一定第一时间把那件事儿将要被公之于众的消息以各种途径发给阎狼,他也不会相信阎狼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所以,他之所以给阎狼发这些信息也是在试探阎狼是不是真的就意外身亡了”他了解他们每一个人,皮三儿不会这么容易就相信阎狼没了的。

    “可他没得到阎狼的回复,不就是说阎狼已经死了?”

    “他不会这么轻易的死,要不然就不配做我的对手,我送他的礼物我相信他会喜欢的”男人阴戾的眸子紧紧盯在眼前的屏幕上,屏幕中的景物竟然是狼阁,此时狼阁的门已经打开,狄笙点头,很自然的把人请了进去,男人眸色一沉,难道阎狼没在狼阁?他眸光一凛,那冷戾的眸底如同墓穴幽深而透着寒意。

    而那头的男人已经了解了他家少爷要做的事儿,他家少爷是想借着狄笙的事儿把阎狼逼出来,他阎狼不是最爱娇妻吗?他当时对妻子隐瞒此时不就是怕妻子难过,但现在这消息要公之于众了,他如果活着能不出来吗?

    “需要我夜探狼阁吗?”虽然困难了些,但也未必这狼阁就进不去。

    “不需要”少爷突然变冷的语气让男人心底一紧,但也只是一瞬间就明白了,他家少爷想法落空了,恐怕他是看到狄笙请记宇,皮三儿进去的画面了,他就说他家少爷多想了,阎狼怎么可能在狼阁,阎宅虽大,但入口却只有一个,即使躲过了他的眼睛,还有众多用人保镖的眼睛,这么大的活人怎么可能进了阎宅?

    “是”他知道,他的任务是继续保持静默。

    这一刻,他忽然觉得,他们似乎在下一盘巅峰对决的象棋。

    不管是他,萧沉,顾文正,左梵音,左璇又或者狄笙,皮三儿,记宇等等这些人,他们都是棋盘上的卒子,一场巅峰对决,输赢或许就系于某个卒子身上,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如果他轻举妄动,或许他们就会全盘皆输,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的算计,到头来一场空

    他会处于静默的

    而此时,狼阁。

    “出什么事儿了,说吧,你们不会无缘无故的这个时间来找我的”狄笙把咖啡放在两人面前。

    两人对视了一眼,记宇轻咳了一声,“事情是跟嫂子的妈妈有关”

    狄笙端起水杯的手一僵,“我妈?”狄笙停顿了几秒眸光转向皮三儿,“是阎狼让你调查的那件事儿有结果了吗?”

    皮三儿点了点头,他视线停在面前的电脑包上,但却没有动手拿里面的东西,沉吟了几秒,在说正事前他选择了以狄笛的事情为切入点开始给狄笙打了预防针,“狄阿姨的事情要追朔到二十五年前,当年她经历了一段很黑暗的生活,至今她都没能从那段阴影中走出来,狄笛事情发生时,她情绪特别失控,其实这些都跟当年她的经历有关”

    黑暗的生活,狄笛事情发生情绪失控这一系列的暗示以及两人的态度,狄笙怎么能不明白,她抓着水杯的手因为用力的缘故,骨节,血管都特别的明显,她深吸了一口气,“三儿你说吧,我做好准备了”

    皮三儿仍旧保持原来的姿势,没有着急开口叙述狄秀梅的事儿,而是转而问狄笙,“狄阿姨有没有个你提过你父亲?”

    狄笙眉一蹙,“提过,她说我爸是个赌鬼,在赌场跟人赌博,把她输了,然后她带着我跑了出来,三个月后,她就听人说我爸被人打死了”这故事老套的就跟电视上演的似的,不过她从来没觉得有这样的父亲而自卑难过,毕竟她对狄秀梅嘴里的这个父亲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在她心里,她妈说的那个赌徒的父亲就跟说别人的父亲一样

    皮三儿伸手拉开电脑包外层的拉链,从里面拿出一个文件袋,打开文件袋他从里面拿出一张薄薄的纸张,看了一眼转手递给狄笙。

    狄笙放下水杯狐疑的接过皮三儿递来的白纸,白纸上最醒目的一行写的是,母女亲子鉴定书,姓名那栏无疑就是她跟狄秀梅的名字,而结果是,排除母女关系

    她呆呆地看着鉴定书良久才看向皮三儿。

    气氛似乎有些压抑,记宇动弹了下身子,眼眸移向楼梯口。

    皮三儿深吸了一口气,定定迎向狄笙的眼神,“这份鉴定是呼延亲自做的,是我让他做的”

    狄笙没说话,怔怔看着皮三儿,皮三儿知道她这是等自己继续说下去。

    “事情就从我接手调查狄阿姨的开始”皮三儿停了下来,伸手从包里掏出一张很老旧的报纸放到狄笙面前,狄笙眸光缓慢的移到报纸上,报纸的头版头条上,醒目的字眼刺激着狄笙的眼球,午夜迷情**or卖淫。

    狄笙手里的亲子鉴定书随着她的目光移动最终飘落在了地毯上,她双手颤抖的拿起报纸,酒水妹,**,狄笛的事情,她妈的反应,她猩红着双眼抬头看向皮三儿,“这是我妈?”

    明明已经知道答案,她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皮三儿点了点头,“这是二十五年前的事情,午夜迷情是当时京都城最大的销金窟,从老家来京都打工的狄阿姨就进了午夜迷情做酒水推销工作,这种工作很招惹那些纨绔子弟,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名记者到底去了哪里现在我们也无从查到,警局那边的档案全部已经被销毁,那晚发生的事儿也就是剩下这点儿众所周知的,当时的涉案人员以及午夜迷情的幕后老板,如今我们一个都调查不出来”

    皮三儿把当时因为调查狄秀梅落在尤丽萍手里把柄的事儿一点点说给了狄笙听,“因为跟尤丽萍相好的那个男人说了一句狄阿姨来过京都,所以顺着狄阿姨来过京都这条线我们才查到报纸上所说的事情,这种事情经过事情因为背后有人,所以没用小半年就没了踪影,可是事发九个月以后,有人说狄阿姨在京都医院生了个女婴,巧的是,替狄阿姨接生的人是现在京都医院的妇产科主任,徐霞

    其实,嫂子如果注意的话,狄阿姨有些怕见徐霞,我想她或许认出了徐霞是当年给她接生的人”

    她妈的表现?

    哈,这一刻狄笙恍然大悟,那次她安排徐霞给她妈做孕检时,她妈没等徐霞来人就跑了,而今天,在车上她一听自己预约的医生是徐霞,那表现……呵呵,她就竟然没发现。

    此时此刻狄笙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心里的感觉,难过?不,不是难过可以形容的了的,“那孩子呢?”

    皮三儿知道她说的是狄秀梅生的那个孩子,“嫂子,我想这些只有狄阿姨能知道”包括午夜迷情的那晚发生的一切甚至包括那个记者的去向,只是狄秀梅的情况能说这些事儿吗?

    “三儿,你接着说吧”狄笙觉得大脑里一片空白,从皮三儿的语气中她知道这件事儿皮三儿应该调查了有段日子了,一直不说而选择在今天,在这个时间说,只有一个可能,对她来说更可怕的事儿发生了。

    狄笙的表情在告诉皮三儿她撑得住,当时阎狼的事儿她都能撑住更何况是现在。

    皮三儿暗暗心惊,狄笙不是他们想象的那般柔弱,只是,接下来的他要说的话,他真怕她撑不住,“嫂子,狄阿姨的事儿有可能会曝光。”

    狄笙低垂的头猛地抬起,脸瞬间煞白,“曝光?”她妈的事儿过去了二十多年除了她谁还会翻出这事儿?

    皮三儿点了点头,神色有些挫败,“一直负责调查阿姨案子的手下今天回报,说是有人在调查狄阿姨的事情”

    “谁”狄笙眸底浮起一丝不该属于她的杀气。

    “没查出来,这就是事情最诡异的地方,有人给负责阿姨案子的人打电话说是要调查一个人的资料,而对方说的这个人恰恰就是阿姨,手下人没敢打草惊蛇,挂了电话就给我打了过来,我顺着电话查了过去,结果是无实名制的手机卡,所以完全无从调查这个人的来历,嫂子,不管对方是否已经获知了狄阿姨的那件事,有件事儿已经确定了,那就是对方已经锁定狄阿姨这个人了,也就是说,他或许已经知道了什么”皮三儿眉头紧蹙,他手里的案子这几天他正在从新整理,没想到又发生了这么一出。

    狄笙的神色越来越氤氲,但理智却渐渐回笼,她眸色微沉,摇了摇头,“不,不是他或许知道了什么,而是他已经知道了什么,这通电话的目的不是真的要调查我妈,他只是传达一个消息,除了我们,他也关注了我妈只是,他到底是什么目的?我想他不至于闲的无聊只是单纯的告诉我们他知道了这件事儿,或者真如三儿说的那样,他有心曝光此事,可矛盾又来了,他真要是有心曝光这件事儿为什么又要提前跟我们说?不怕我们有所防备?”

    狄笙的话让皮三儿,记宇更加迷茫,客厅里一时静默无语,许久,狄笙开口,“我们的一举一动我觉得似乎都在别人的眼睛里”说完这句话,她下意识看了眼主楼梯方向,阎狼的存在是否也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她猛地一个激灵。

    “嫂子,不管他什么目的,现在要做的是转移狄阿姨一家”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要曝光此事,但转移走邱家和狄秀梅却是当务之急,如果一旦狄秀梅的事儿被曝光,他怕承受不了舆论压力的狄秀梅会选择轻生,只是,什么理由呢?

    “嗯,什么时候合适”狄笙转头看向两人。

    “立刻嫂子,夜长梦多”狄笙的状态是他从来没想过的好,他以为她会崩溃。

    “好,你们等我一会儿,我去换身衣服”狄笙说罢抬步朝楼上走去,登楼梯时,一阵眩晕袭来,要不是她及时抓住楼梯扶手,她可能直接就会从楼梯上栽下来。

    记宇条件反射的跑了过去,狄笙摆了摆手,“没事儿,刚没注意踩空脚了”

    看着狄笙的背影,楼下的两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刚进卧室关上门,狼爷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我都知道了”他在地下书房,地下书房有监控,狄笙跟记宇,皮三儿的对话她听得轻轻楚楚。

    “我该怎么办?”狄笙捂着嘴靠在衣帽间的墙上,泪早已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她就是这么没出息,一听到自己男人的声音整个人就都没了主心骨。

    “宝儿,哭了?”鼻音那么重,虽然看不到但他能听到。

    “没事儿”狄笙吸了吸鼻子,擦了擦眼泪,仰头看着天花板。

    狼爷恨不得现在就上楼把人抱在怀里,告诉她,有他在,没事儿,但理智却告诉他,不能。

    “笙儿,你听我说”

    “嗯,我听……听着”狄笙的声音已经忍不住开始断断续续,差点儿没忍住哭出声来。

    “笙儿,我们等的人,动了”阎狼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狠心过,为了自己所谓的抓住幕后真凶,他就眼睁睁看着小女人在自己眼皮下无助的哭却扔能保持冷静。

    狄笙倏地止住了哭,双眸带着震惊,“动了?你,你的意思是打电话的人是ta或者ta的人?”之前她还跟狼爷讨论这个人会静默多久,而此刻狼爷却说ta动了,她相信狼爷不会弄错。

    “嗯,我能感觉到是他,笙儿,你们的决定是正确的,现在就转移……妈跟邱叔,最迟明天,这消息全京都会知道,具体的你们回来我跟你说,笙儿,记着,我就在你身边”阎狼的那个妈

    微微震撼了狄笙的心,她一直都知道阎狼眼里没有狄秀梅,她也从来没强迫他去叫她妈,本来这就不是阎狼的妈,更何况狼爷连自己的妈都不怎么叫。

    “好,我记着谢谢你”狄笙咔哒挂断了电话,这个男人不爱说话却心思极为细腻,他知道自己的每一个小心思。

    从看到那张写着排除母女关系的dna检测报告单后,她心里冲击着无尽的悔意,一直以来她都怨恨狄秀梅,今天,她还对她的唠叨而不满,发火,可此刻,她才知道,她该感激这个女人,无亲无故,她把自己养大了。

    从她有记忆以来的点点滴滴渐渐浮上心头,她真的虐待过自己吗?

    没有,真的没有。

    打她的只是邱贵和。

    这些年她在意的是什么?对是在意的是她扔了自己,把自己扔在了姨姥姥家,问都不问。

    叮的一声短信声打断了她的思绪,是狼爷。

    劝妈离开的理由是,娘家人跟狼妞相克,要么回老家,要么出国

    狄笙擦了擦眼泪,换了身衣服,简单洗了洗脸这才下楼。

    三人从狼阁一起出去,出门前记宇就给陆奇打了电话。

    陆奇直接把车开到了狼阁门口,三人同坐一辆车离开。

    到东郊别墅的时间正好十点整。

    “什么?让我们离开?”邱贵生蹭地拍桌而起,他现在生意是有声有色,除了是住在他姓阎的地盘儿上,他们凭什么让他们离开?

    “老话说的好啊,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更何况你狄笙本身还就不是我邱家的闺女,我邱家的人哪儿能克了你阎家的孙女,你不觉得这理由笑掉人大牙吗?”尤丽萍嗤笑的看着狄笙。她现在在京都城也算是小有名气了,一些宴会场合她也算是见识过了,想当初刚来时,狄笙是怎么做的?就怕他们沾了她狄笙的,现在看着他们有钱有身份了,她狄笙又开始撵他们走了,哼,就她那小心眼儿当自己不知道,就恐怕别人过得比他家好。

    这妮子心眼可真够坏的,就见不得别人好。

    “你个婊……”

    “邱老太太你最好把剩下的字给我吞回去”婊子生的婊子养的这些字眼曾无数次从老太太嘴里说出来,她从来没觉得刺耳,可今天晚上她无比的痛恨这个字眼,她不允许任何人对她妈有不敬的字,狄笙的冷戾不比阎狼差,这样气势的狄笙确实震撼住了邱家的人,邱贵眸光一紧,下意识转头看向狄秀梅,此时的狄秀梅已经被狄笙唬住了。

    别人不信,她信

    邱老爷子见老太太被唬住了,他蹭地上前,“老大,走,我们现在就搬到褚先生送你的别墅去,现在就去”他也要财大气粗一次,让狄笙看看离了她狄笙,他们一样活得很好。

    记宇眉头一蹙,搬走?他们的目的可不是只是让他们搬走这么简单。

    ------题外话------

    抓住国庆的尾巴,果而这厢有礼了

    首先果而鞠躬感谢老读者的支持,果而的vip字数已经118万字,全文订阅就是3600520小说币,所有全文订阅的亲请于七号前冒泡领奖,后台有妞们的订阅状况,奖励188520小说币

    订阅值不足的亲,限订阅值在2000以上的奖励50个520小说币哪怕就是只差一章订阅,也是五十个520小说币呦

    新读者有活动,么么哒

    活动一,单天订阅50章,奖励520小说币30个

    活动二,单天订阅150,章,奖励520小说币128个

    活动三,全文订阅的亲,奖励520小说币188个

    还没领奖的都冒泡了,千万别不好意思,赶紧冒泡,在不冒泡,果而就要开虐了啊捂嘴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