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059 狼爷戏妻
    季家。

    季太太回到家,怔怔坐在沙发上发呆。

    “太太,我给你熬碗粥吧?”佣人李嫂知道季太太的习惯,宴会场合是不会吃多少东西了,礼服都很合体,吃点儿东西那肚子就凸起来了,再说,那场合也不是冲着吃东西而去的。

    “李嫂,不用!今天我吃不下!”虽说没出什么乱子,可人群里的那些话,她还是担心这门亲事是不是正确的,老公出国访问去了,就算是在家,他的身份这种场合也不是能出现的,也亏的是他不能来,真要听到那些话,他能当场把女儿拎走,季太太重重叹了口气,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跟李嫂说道,“你坐,陪我说说话!”

    李嫂没推脱,缓步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太太是不是想小姐了?”虽然说平时季唯凝也不怎么在家,这些年大多数都在国外上学,可当母亲的这心理就不能一样,上学就是走的再远,这孩子还是自己的,可一旦嫁到人家家里,这孩子可就成人家的了,即便是孩子受了委屈,能忍的,为了女儿过得好还是必须得忍下来,这是所有母亲共同的担心。

    季太太摇了摇头,沉吟了好一会儿她才把订婚宴上听到的那些流言蜚语说了出来,“你不知道,她们说的有鼻子有眼!”

    “太太,您多心了吧,那些太太夫人的话能有几分真?跟佣人怀了孩子,这也太不能信了,您别忘心里拾掇事!”那个阎少爷她见过,不像是那种流连于声色场合的人。

    “不是我多心,阎家大少爷正派吧?你看看那事儿闹腾的!”她本来就对这亲事不满意了,结果订婚宴上又闹了这么一出,怎么能让他不多想,这要是她女儿还没生外面就有了私生子,她家的脸往哪儿搁儿,她怎么对得起季耀国?

    丈夫工作忙,她全权负责家里,真要在女儿婚姻大事儿上闹出笑话,她死的心都有。

    “您要是不放心,我让人查查?”李嫂也不知道怎么劝了,关键是确实是你季太太说的,谁也想不到阎绅回闹出这么一出啊?

    查?

    季太太头疼的厉害,她女儿的性子她了解,真要让她知道自己在背后私自调查阎逊的事儿,她能跟自己家翻脸!

    “太太放心,这事儿绝地不会让小姐知道!”李嫂当然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

    “随你了!你去给我叫个按摩师,我头疼的厉害!”季太太心里越发的烦躁不安。

    “是!”

    阎宅,四楼。

    孩子都睡了,狄笙跟古影都在书房,乔天儿把剪切过的视频发了过来。

    “没看现场直播,真真是令人惋惜!”狄笙啧啧啧的看着床上两人的和谐运动,“都给吃了多少药?”这某些动作也太猛了吧?

    “你不是说让中场不休息,连续奋战一小时吗?”不过按华娜的想法,得大剂量,让他们三天都不下床,这辈子看到床都怕,记宇更狠,说弄个多人混战,不管是男男奋战,女女双打,还是男女混战,战况越激烈越好,这样的人才他绝对能为萧总和左二小姐找到的。

    不过基于不想把订婚宴弄得过于难看,狄笙选择了这套方案。

    “剩下的就交给小八了,时间不早了,你去睡吧!”明天她就能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效果了。

    古影一走,狄笙关上电脑,拿着手机转身下楼。

    基奈山亦步亦趋的跟着。

    “四嫂好计谋!”二楼小客厅传来左璇的讥讽声。

    狄笙顿住脚步,抬头看向小客厅,唇角一挑徐步走了过去,“计谋?我倒是想要来着,可惜让人捷足先登了!”

    狄笙黑亮的眸子里呈现的都是惋惜,左璇眸光一闪,真不是狄笙?

    她的疑惑全落尽了狄笙的眼里,“左璇,如果是我,就不会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京都城商业圈里的精英!或者,两个女人,三五个帅哥?真不知道这是谁,这么手下留情!”

    “这么恨我?为什么?”左璇斜睨着狄笙。

    狄笙嗤笑了一声,她这是在试探自己到底知道了她多少事儿,“小表妹的刺激性记忆混乱综合征还没好?这才几个月,华家宴会的事儿你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我记得从香港回来的前一晚小表妹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嚣张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恐怕就是小表妹嚣张的代价。

    只是不知道,你对谁嚣张了?这么个代价看样子是想让你尽快离开阎家!”狄笙淡淡的分析道,仿佛这件事儿完全跟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左璇眸色微暗,有件事儿浮上心头,但她佯装淡定看向狄笙,“四嫂这么恨我怎么就没出手?”

    “呵呵……正打算出手!”狄笙浅笑吟吟。

    左璇一怔,她什么意思?

    狄笙抬步上了台阶,小客厅的地比走廊高出两个台阶。

    她都到沙发旁落座,看着对面你的左璇,“我跟萧总有几分交情,如果小表妹想从一而终,我倒是能帮上几分绵薄之力,又或者,小表妹喜欢英俊潇洒阳光帅气的男孩,徐董事的儿子倒是不错,我想姑父一定会都比较满意,就是不知道小表妹喜欢什么样的?”狄笙半真不假的说着。

    果然,这话让左璇着急了,左致远当然愿意,如果狄笙真跟左致远说了,她不嫁也得嫁了,她蹭地站起身,“我的事儿就不劳四嫂操心了!”说罢起身朝房间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狄笙笑了,撮合人结婚这事儿她不拿手,但阎宅里有拿手的,她相信,那个人一定会不余遗力的把人给推销出去!

    左璇啊左璇,我说过,事情没这么轻易的就结束!

    嗡嗡手机响了,她家狼爷。

    狄笙抚了抚基奈山的大头,“妞,走了!”说着,她慢慢站起身!

    院子里很静,狄笙忍不住放缓了脚步,她回首看了眼主屋。

    奢华的房子里住着心怀各异的人,她从初来时的单纯到现在的计谋满腹,是她变了,还是生活变了?

    基奈山呜呜呜的叫声让狄笙回身,她一回头就愣住了。

    阎狼?

    “你怎么出来了?”狄笙蹭地上前,她恨不得瞬间长成参天大树的样子能把他的身影给遮住。

    “回家!”狼爷拉着狄笙朝狼哥走去。

    狄笙哪敢耽搁,小细腿倒蹬来倒蹬去,三步一回头的看着。

    一进门她整个人差点儿都瘫了。

    狼爷直接把人按在墙上,低头就啃。

    “唔唔……”狄笙瞪着眼看着不知道哪来怒火的男人,嫌自己来晚了?

    直到嘴都麻了,狼爷才把人放开。

    狄笙气喘吁吁的看着狼爷,嘴角还带着银丝,她擦了擦嘴,气息不匀的问道,“怎么了这是?饿了?”

    狼爷不禁饿,一饿脾气就坏,“你不说这里能做饭吗?我给你做饭去,你吃什么?大半夜的吃水饺太晚了,明天给你弄,吃面条行吗?”狄笙变换拖鞋便说话。

    身后,狼爷双眸紧锁着忙叨着换鞋子的小女人。

    “怎么不说话,不是我说你,你就能出去了?这要是让佣人看到了非露馅不可!下次不准这样了,走了,做饭去!”狄笙拉着狼爷的手朝客厅走去。

    “中午吃的什么?对了你说你能买菜,你怎么买菜,从哪儿出去?”昨晚太意外狼爷的出现了,好多事情都没问他。

    狼爷一把把人拉进怀里,低头又啃,见狄笙躲,人家也不介意,不让啃嘴巴,那就啃脖子。

    不但如此,那动作还越发的不老实,某处的反应让狄笙倏地清醒。

    她赶忙把某只不老实的手拉了出来,“不行啊,昨天刚刚那什么,一个礼拜最多两次!”

    “好!”说罢人低头继续。

    狄笙蒙了蒙,好?

    好,他还继续?

    她赶忙再次拉住狼爷的动作。

    “你想想,这次完了,得要等好多天,不如放在两天后,这样的话,再过两天就可以,对不对?”狄笙跟哄孩子似的哄着狼爷,“你不是没吃饭吗?我给你做饭,嗯?”

    “三次!”狼爷低头看着小女人。

    狄笙一愣,三次?“什么三次?”

    “一个礼拜三次!”

    “两次都是多的了……”贴吧上说,还有妊辰期间不做的,她这已经是格外凯恩了,三次肯定不行,正常的生活频率才三次呢。

    “三次!”狼爷不妥协。

    狄笙哪舍得让他失望,“那好吧,三次,不过,得听我的!”

    “嗯!”狼爷脸上露晴了。

    狄笙笑了笑,他哪是真的在意几次,他是吃醋了。

    “吃什么?”

    “面条!”狼爷想小媳妇做的面条了。

    狼爷牵着狄笙的手朝主楼梯一侧的门走去,狄笙一直以为那是储物间,结果,那是通向地下的楼梯。

    下面的格局跟上面客厅一模一样,餐桌上,狼爷买的菜就在上面放着。

    “天啊,这可是别有洞天啊!”狄笙挨个房间看了一遍,“你怎么从阎宅出去的?”这一点她真的很好奇,他说过有地下通道,可这通道通到哪儿啊?

    “这里!”狼爷把她拉到这架楼梯的下方,他按了下灯的开关,结果对面的墙缓缓转动,一条通道就出现在狄笙面前,那通道的宽度有十米,一辆黑色的汽车安静的停在一边,这丫就是一个地下高速公路啊!

    从地上一楼的地面到地下这个房间的地面,高度足足有十米,所以这个地下高速公路限高也是十米,大货车进来绝对不成问题,所以,在这里,你一点儿都不会感觉到压抑,路灯亮着,跟外面的感觉没差别。

    “通向哪儿?”虽然亮着灯,但狄笙看不到尽头。

    “四面八方!”狼爷啪的关上灯,夫妻俩回到了客厅。

    狄笙挑挑拣拣的看着狼爷买的青菜,还别说,听新鲜的。

    一看狄笙拿青菜给他做面条,他脸僵了僵,“要肉!”

    噗……

    “好,要肉!你怎么想着挖这么大的洞啊?”狄笙把青菜放进冰箱里。

    “洞不是我挖的,我只是简单‘装修’了一番!”看着小女人忙活,狼爷心里说不出的满足。

    “啊?”装修?

    “这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挖运送军用物资的防空洞!”本来不通向这里,他给加建了一段。

    “……”感情人家给他了方便,“家里都有谁知道?”

    “你,我!”狼爷跟着狄笙进了厨房,恨不得时时刻刻看着小媳妇。

    狄笙也不赶他,他在,她心里特别安心。

    肉丝面出锅,夫妻俩一起出了厨房。

    餐桌上,狼爷刚夹起面条,狄笙就忍不住吞咽了口水,其实她晚上也没吃多少东西。

    “过来!”

    狄笙嘿嘿一笑,屁颠儿屁颠儿的走了过来,头一伸嘴一张,“唔,好吃!”

    看着她吃的心满意足的样子,狼爷赶忙又夹了块儿肉,吹了吹递到狄笙嘴边,狄笙也没客气,她是馋虫上来了,真心想吃。

    狼爷一口一口的喂着,大半碗都进了狄笙的肚子,人家才傻笑着推脱,“你吃吧!”

    狼爷嗯了一声,自己连汤带面的喝了个精光。

    “饱了吗?”

    “嗯!”如果有他还能再吃,不过,不吃也好,要不饱暖思淫欲,到时候他是有劲儿没地儿使了。

    夫妻俩手拉着手走了上去,直接进了卧室。

    沙发上,狄笙窝在狼爷怀里,狼爷把玩着小媳妇的手指,“安腾北野的课讲得怎么样?”

    她心里咯噔一下,这是准备严刑拷打了吧?不过老话说得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对付狼爷她有的是办法,“不如我老公讲得好!”这语气倍儿真诚,尤其是她转头看着狼爷的那晶亮的眸子,里面慢慢地都是崇拜,余光瞥到狼爷清渣微露的下巴,吧唧一口忍不住亲了上去,她最喜欢狼爷的刚毅的下巴,尤其是胡渣微露的样子,倍儿男人。

    嘿嘿,狼爷明知道这是小女人讨自己开心的招数,但,他就吃这套。

    “哦?”狼爷摩挲着狄笙的肚子,唇角的弧度微微上扬三十度。

    “真的!你看看,之前c区土地问题上我对付萧沉跟顾文正的招数里,我没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任何一个人,包括古影和记宇,这就是用了我老公说的‘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几事不密则成害!对不对?”狄笙一副小孩子讨赏似的看着狼爷。

    狼爷忍不住低头含住了小女人微微撅起的粉唇,相濡以沫的啧啧声让空气暧昧了起来,某处的变化在狄笙的后腰处特别明显,“唔……好了,踹不上气儿了!”

    “笙儿,我想你!”狼爷紧紧搂着狄笙,两人几乎于零距离。

    狄笙心头一酸,他有给自己发短信说想她,但此时此刻说出来的,更让狄笙震撼,“哪儿想?”狄笙微红着脸转过身子手吊在狼爷脖子上。

    “心里想!”狼爷回答的很认真,是心里想,他从来没这么想过一个人。

    “我看不到!”狄笙眨了眨眼睛。

    那狡黠的小样儿让狼爷忍不住再次勾起唇角,“想看?”

    狄笙咕噜着眼睛一时不敢乱开口,他不会实在的拿刀子剖开胸膛把心掏出来吧?

    她傻傻一笑,“太血腥的画面不太好吧?”

    “不血腥!”狼爷唇角的弧度更大了。

    “啊?”

    狼爷猛地起身抱着狄笙进了浴室,狄笙呆呆愣愣的双手紧紧扒着狼爷的肩膀。

    “进浴室干嘛?”

    “让你知道我想你!”

    狄笙完全蒙了,进浴室跟想她有关系吗?

    “阎狼,你干嘛!”狄笙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衣服一层层的往下掉却摸不着头脑。

    “让你知道我想你!”狼爷很认真的脱着小女人的衣服。

    哗哗哗的水声响起,浴池里热气腾起。

    “你给我洗澡啊?”狄笙看着帮着自己撩水的狼爷猜测的说道。

    “不是!”

    “啊?”这不是洗澡这是干什么?

    “让你知道我想你!”

    “额……”

    浴室里,某狼很认真的帮着某个小女人洗着澡。

    “好了,我不洗了!”狄笙受不了了,这,这洗的也太仔细了,再洗下去保不住她就女扑男了。

    “乖,听话……”

    “嗯……好阎狼,我不洗了!”太羞涩死人了,他,他一定知道了。

    狼爷轻轻擦了擦被热气覆盖的镜子,镜子里的小女人双眼朦胧,略带妖媚,狄笙自己都看呆了,那还是自己吗?

    ------题外话------

    有二更,会晚些,么么哒! 狼少枭宠呆萌妻

    ———————————————————————————————

    正文 059 狼爷戏妻。.。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