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050 丛丽失踪(二更)
    050

    看着儿子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宋淑梅的泪刷地冲出眼眶,说实话,冲动之下,她真想跟儿子离开,呆愣了许久,她转过头看着小嫂子齐雲,“嫂子,你想说什么?”

    齐雲看着小姑子柔弱的样子,她真心不想在刺激她了,可丈夫交代她,这件事儿必须现在说,只有现在说才能达到效果。

    宋淑兰看着弟媳欲言又止的样子转眸看向大嫂,大嫂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老小家的想说什么。

    看着齐雲的为难,想着刚才又把阎逊支出去,宋淑梅隐约明白了,她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是阎逊的事儿有眉目了?”

    “嗯!”齐雲帮着宋淑梅把枕头靠在后腰上。

    “谁?”她不傻,看小嫂子的表情她就知道人肯定不是什么千金。

    “你家佣人,那个叫丛丽的女孩!”昨天,一直跟着阎逊的私家侦探终于在警局摸到了底儿。

    刚知道的时候她确实头皮发麻,后来一想,反而觉得总比其他外面的女孩好,最起码这样的女孩好处理,自己家的佣人,直接给钱弄到国外去,到时候,是死是活那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宋淑梅僵楞了许久,蹭地一把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往外冲,大嫂,齐雲一把把人按住,尤其是齐雲,一把按住了宋淑梅的嘴,声音压得很低,“我知道你生气,淑梅,你先缓缓气,听我说!”

    宋淑梅的脑门儿嚯嚯疼,心脏跟针扎似的,她这是什么命啊,男人在外面找女人,儿子在家里上佣人,都他妈的犯贱,她还大言不惭的跟阎绅说儿子没养歪,呸,全京都也没听说谁家的少爷跟女佣弄一块去了,齐雲一下下顺着小姑子的气儿,在齐雲跟大嫂的安抚下身子慢慢软了下来,齐雲简单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淑梅,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把人弄出去你想怎么处理还不随你,我知道你气阎逊不争气,可事情要往好了想,你想想,阎逊昨天为什么把人带走了不送回来?他还不是怕你把人给弄个三长两短的?”

    “哼,他倒是了解我,嫂子,人现在在哪儿,我现在就找人把她弄出去,你可能还不知道,那个死丫头不能留,她怀孕了,看这样子这孩子是阎逊的!”宋淑梅咬牙切齿的说着,她怎么可能要女佣生的孩子?

    “留肯定不能留,可走也要让她走的有价值!”齐雲若有所指的提醒着小姑子。

    宋淑梅抬眸看向齐雲,蹙着眉问道,“什么意思?”

    见小姑子冷静了下来,齐雲松开了按着她的手,坐在了床边,“你小哥说,拿她来威胁阎逊,你不是担心阎逊不娶季唯凝吗?我们手里握着她的命,到时候就容不得阎逊不娶了,感情是培养出来的!”

    一说季唯凝,宋淑梅整个人垮了下来,“我可没脸再见人家季太太了!”关键是,她怕自己还没张口,就被人回绝了,到时候,她死的心都有!

    想到这儿,她刚刚平复的心情再次不平静了,那火气委屈全涌了上来,“十八年,他骗了我十八年!哈哈哈……嫂子,我真想死,他时常在养老院过夜,我竟然一丝一毫都不成怀疑!

    人家还带着私生子去度假,我算什么,阎逊算什么?全世界都没有我这样的傻瓜,全京都城的人都在看我的笑话,哈哈哈……”她疼,从骨头里透着疼,她竟然出奇的不是那么的恨那个叫奚梦的女人。

    这不像她宋淑梅的性格,她冷冷的笑着,不是不恨,是她的恨全给了阎绅。

    她用命爱着的那个男人。

    想到阎绅,她的心撕裂般的疼,她五十多岁了,恨过那么多人,唯独恨他阎绅她宋淑梅最疼!

    “淑梅,嫂子知道你难受,可男人谁不在外面折腾?你以为你哥是好人?去年他跟一个离婚的女人不清不楚,我能怎么办?只要他顾家,你管他那些事儿,这世界最不奇怪的就是这样的女人,外面的他可以有一个,两个,十个八个,可家里的就只能是你一个!

    十八年他都瞒着你,从来没想着把那个私生子给弄进阎家大门,这就说明他心里最重要的人还是你!

    咱么都不年轻了,活的还是自己?”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看着齐雲幸福,老公疼,可真怎么样只有自己知道,只是她从不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放进心里而已。

    男人,只要有点儿钱,那就跟蜜似的,不知道多少苍蝇蚂蚁的往上沾,跟她们斗?那是闲的,有这个时间她宁可旅游,购物,聚会,娱乐!

    劝的再好,宋淑梅还是疼,她付出的太多,今天的打击对她来说太大。

    楼下,阎绅沉默着。

    宋昌辉眸光平静的看着他,并不催促。

    狄笙却说不出的紧张了起来,孩子都有了,能怎么处理?把孩子接回阎家,跟这个叫奚梦的女人断绝关系?

    这倒是办法,只是这个叫奚彦的男孩不是两三岁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你说把他接来就接来,说把她母亲赶走就赶走,十七岁的男孩正叛逆,真接来,这个家一年到头也别想安稳了。

    宋昌辉这么精明的人不可能给自己的妹妹添堵吧?把孩子弄到宋淑梅眼前,天天提醒她,这是阎绅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这是阎绅背叛你的证据,等孩子长大在抢夺……突然,她一下就明白了宋昌辉的意思,原来是这样!

    果然,狄笙想法刚落地,阎绅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她不会进阎家大门,奚彦就永远是奚彦,阎家的所有一切跟他无关!”

    宋昌辉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其他的不属于他管的范围了。

    “淑梅耳根软,她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你们夫妻的事儿我们当哥的也不好过多干预。

    这些家事儿都好处理,只是,就怕这事不是家事儿这么简单!你还是小心些,毕竟,这阵子阎家事儿多!”宋昌辉说话特别技巧,每句话措辞都恰到好处,既能表达自己的意思,也能维护阎绅作为男人的面子,或许只有男人才了解男人,阎绅即便是在他们面前表现的不愧疚,可心理上他还是觉得对不起宋淑梅,他们作为宋淑梅的娘家大哥,此时表现的越维护他,他反而就越内疚。

    所以,对阎绅,宋昌辉没摆出一丝一毫当大舅哥的姿态,更何况阎绅不是普通的妹夫,他再怎么说,也是阎家长子。

    他们没呆多久,一行人客气的离开。

    狄笙看着远去的车子,眸底微微眯起,“跟他们比,我觉得自己简单的跟张白纸一样!”她还暗暗以为,自己处理了阎氏国际的事儿就是有心机的人了,却原来,她还差得远!

    “现在最难过的可就是奚梦了!”古影感叹道。

    “嗯!”可不就是最难过,等同于活在了风口浪尖。

    此时此刻得多少记者会守在养老院门口,还有那个叫奚彦的孩子,在学校他还能呆的下去吗?

    私生子的名声从现在开始就贴在他身上了,他要背到什么时候?

    “古影,趁着阎逊在家,你现在就让陆奇的人把丛丽接出来!”狄笙真心喜欢丛丽,她不能看着丛丽跟这个叫奚梦的女人一样,被金屋藏娇,更何况,以阎逊的本事,他还藏不住!

    明知道不可为,所以,她不会让这样的事儿发生。

    “好!”

    一楼会客厅里,阎绅站在窗前,眸色深沉的看着远处的苍山,右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嘟嘟声响了两声,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喂?”

    “你就这么等不及?”阎绅的声音冷戾阴鸷。

    电话那头的顾文正从来没有过的憋屈,“不是我,阎绅,不管你信不信,这件事儿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可是他威胁阎绅的筹码,不到事情的最后关头,他怎么可能用这招。

    此时此刻,他恨不得把曝光这消息的人碎尸万段,这唯一的筹码没了,阎绅还会听自己的?

    不但不会,甚至他会跟自己为敌。

    “你觉得我会相信?顾市长,如果是你,你会信吗?京都城知道这件事儿的人除了你顾市长我找不出第二个!”阎狼跟阎缙知道,可他们都不在了。

    更何况,如果想说,早在之前,他们就已经说了,不用等到现在这个时候,在阎氏风起云涌的档口,即便他们活着也不会这样做。

    “阎总,找不出第二个不代表没有第二个,这件事我会证明我的清白,我顾文正或许做事手段不怎么光明,做了我不会不承认,没做的我也不会替别人背黑锅,就是翻遍整个京都城,这个人我也会给你找出来!”只有别人替他背黑锅的份儿,竟然京都城还有人让他来背黑锅。

    “那我就等着顾市长的清白!顾市长,想必现在我的状况你应该能猜到个一二,这件事儿最好跟顾市长没有关系,我阎绅也不是吃素的长大!”

    咔擦,阎绅直接挂断电话。

    顾文正胸口如同压着大石头,被人威胁的滋味,真他妈不舒坦。

    他走到桌前,打了内线叫来了秘书。

    “你去把这个人给我翻出来!”顾文正指着电脑上的那篇新闻。

    “……是!”秘书即使不明白也不敢多问。

    喝了杯水,平复了心绪,他给萧沉打了过去。

    “阎绅刚打来电话,不管我怎么解释,他就认定事情是我们做的!我看着,这小子是恨上我们了!”多一个敌人他不怕,可把这个敌人逼到狄笙的队伍里,他就不得不提防了。

    “我会让人去查这件事儿,只要做了,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的!你无需担心阎绅,他现在看起来不能为我所用,可未必就真的不能为我所用,想办法让他成为我们敌人的敌人,虽然不是我们的人,能做我们想让他做的事儿,这就够了!”除掉狄笙这是萧沉的首要任务。

    他不能让顾文正知道实情,一旦知道,危险的就是他了!

    “嗯,这确实是个好办法,不过,怎么才能让他成为我们敌人的敌人?”除掉狄笙,顾文正也不想自己动手,沾的血越多就越容易暴露。

    “最现成的,查出这件事是狄笙所为!”萧沉冷笑了一声。

    “狄笙?他不会相信吧?阎氏风口浪尖的,狄笙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儿,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不成?更何况,狄笙有什么理由害他?集所有权力于一身,她陷害一个根本就对自己造不成威胁的人,给自己树立敌人,任谁也不信啊!”顾文正立即否决,他都不信的,怎么可能让阎绅相信,漏洞百出的。

    “一个理由就足够,他的妻子宋淑梅曾经想毁了狄笙肚子里的那块肉,而这件事儿却被狄笙发现,你说他信不信,有人害她的孩子,她断送了这个女人一直的幸福,难道不可信?”从事发起,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个理由!

    顾文正挂断了电话,剩下的他要做的就是水到渠成的查出这件事儿的幕后主谋是狄笙就可以了。

    又或许,他可以让人适时提点一下宋淑梅,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萧沉转身看着坐在对面的女人,眼眸清冷逼人,“你把这个消息送给我,目的呢?”

    “借你们的手除掉我想除掉的人!”女人一点儿没避讳的说道。

    “你倒是敢说!”萧沉冷笑道。

    “不坦诚,怎么能成事!”女人邪戾一笑。

    阎怡凤神情恍惚的看着新闻,又出事儿了!

    “海婶,收拾东西,回家!”她不想在医院呆了,不,是她不敢在医院呆了,看着天花板,她脑子里全都是垂吊在天花板上的芭比。

    刚才她问过医生了,医生说左驰可以回家了。

    海婶的速度很快,提前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李医生出国学习,医院重新派了业务技术娴熟的医生作为阎家的家庭医生。

    阎怡凤和左致远之间仍旧在冷战期,海婶有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大小姐,左先生的性格你也知道,我们要回去了……”

    “你去通知他!”阎怡凤打断了海婶要说的话,海婶想让她去开口喊左致远回家,如果不是发生阎绅的事儿,她或许就去了,阎绅的事更让她坚定了想法,结扎离婚二选一!

    她竟然不知道她这个侄子竟有这种沧海遗珠的本事。

    他不是最讨厌老二吗?他不是最痛恨父亲有私生子的事儿吗?痛恨却自己也做了。

    他有儿子还要留个野种,左致远她更不敢相信了。

    海婶为难的走了出去。

    她敲开了左致远的门,恭敬的说道,“姑爷,医生说驰少爷的身子好些了,今天就可以回家,不知道你的东西需要我收拾吗?”

    左致远眉心微蹙,对于阎怡凤没来,他确实很介怀,他们夫妻二十多年,从来都是阎怡凤低头,他没想到她能坚持这么久。

    “不用!”左致远冷冷说道,没让海婶在说话,他摆手让人离开。

    一看海婶的表情,阎怡凤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她抬眸看了眼时间,“走吧!”

    左驰身体好多了,只是情绪仍旧很暴躁,车子在阎宅主屋门口停下的。

    高菲通报了一声,狄笙等人迎了出来,刚站定,她就愣住了。

    从车上下来的医生怎么是姜宇浩?

    姜宇浩似乎不认识狄笙一般,指挥着佣人怎么把左驰抬到楼上去。

    阎怡凤在后,脚步在走到狄笙身边时顿了顿,扫视了眼狄笙的肚子,问道,“几月生?”

    狄笙怔了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预产期七月份!”很快了,现在已经三月下旬了。

    阎怡凤点了点头,转身进了主屋。

    狄笙淡淡看着阎怡凤的背影,她没想到阎怡凤竟然撑过来了,为母则刚,也是为了儿子撑过来的吧?

    古影搀着狄笙进屋,刚走过玄关,就听到啪地一声清脆的响声,接着传来阎怡凤的略带愤怒的声音。

    “下作!”阎怡凤冷嗤。

    阎怡凤对面,阎绅脸上明显的一个巴掌印,这么明显的手印可想而知阎怡凤有多愤怒了。

    如果这巴掌换个人打,哪怕是游敏之,他阎绅都敢还回去,而阎怡凤的巴掌他只能擎着,因为她是他姑姑,把他看大的姑姑。

    阎怡凤比他大不了多少,可对他是真心疼爱,尤其是母亲过世之后,更是对他呵护备至,完全把他当成了孩子。

    她绕过阎绅上了楼,徒留众人尴尬的站在大厅里。

    此时狄笙才注意到,左致远没有跟着回来。

    中午,除了狄笙,游敏之,钟静书一家,其他人都没下楼吃饭,不下来也好,省得大家都吃不进去饭。

    饭后,狄笙坐在客厅落地窗前的沙发上看书,古影面色有些暗沉地从门外走了进来,躬身附在狄笙耳边低声说道,“陆奇的人说,阎逊的公寓里没有丛丽!”

    “没有?”狄笙蹭地站了起来。

    正喝茶的游敏之抬眸朝狄笙看了过来,狄笙余光感受到了她的目光,本想回以一笑,但一想,解释等于掩饰,更何况,这件事儿她也不可能跟游敏之说的,所以,干脆就不理会,她抬步朝外走去。

    “到底怎么回事儿?”难道阎逊猜到自己可能会劫走丛丽所以把人藏起来?

    “陆奇的人一直在楼下守着,阎逊是自己从房子里出来的,而且监控也拍到,车里就阎逊一个人!可刚才他们进了房间,却发现屋里没有丛丽,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他们调取了监控,确实是阎逊一个人上的车!”她就奇了怪了,这个丛丽难不成是土行孙,每次消失的总是无影无踪!

    “阎逊还有别的公寓吗?”

    “有,我们知道的几个都让人找了,一无所获,不过,陆奇的人还说了一个消息!”

    狄笙一楞,“什么消息?”

    “昨晚有人到警局打探消息,陆奇的人一查,是私家侦探!专门跟踪阎逊的,不过,是谁让他打探消息的,私家侦探也不知道,反正是有人给钱,他就查了!”古影眼眸一紧,她感觉到有道视线在看着他们,如果没猜错,是他!

    姜宇浩。

    她下意识转过头,果然在二楼右侧窗口,姜宇浩正看着她们。

    狄笙并未察觉,“跟踪阎逊?为什么而跟踪?什么时候开始跟踪的,一直跟踪吗?现在人呢?”只要人在,她们就能分析个大概。

    “人在东郊,跟踪了有段日子,目的是查阎逊的女友是谁,不过,遗憾的是,从今天他就停止了跟踪!”所以,关于丛丽的去向他根本不知道。

    用他的话说,那就是,没给那个钱,他才不会费那个力。

    找,去哪儿找?

    真要有心藏起来,他们去哪儿找,或者……“会不会被这个指使私家侦探的人给带走了?”

    ------题外话------

    二更来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