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041 新董事长
    电梯里。

    许宁跟在狄笙身边,狄笙不说话,她也不敢开口。

    虽然连累这些人受伤,但打了那对狗男女她现在一点儿都不后悔,这算什么,她唯一不甘心的是最后拿一砖头没砸在韩子格身上。

    叮电梯门开了,狄笙率先走了出去,从她挺直的背脊和浑身散发出来的冷意许宁知道她生气了。

    她拉了拉古影一下,那意思待会自己扛不住的时候她帮帮忙了。

    古影耸了耸肩,跟着走了出去,她可不敢,狄笙真发飙她还没见过但那强度能想象的出来。

    “古影在外面!”狄笙一进门就冷声吩咐道。

    “是!”古影差点感激的趴下,她是真怕到时候她忍不住开口替许宁求饶。

    许二脚步一顿,狄笙冷眸扫了她一眼朝沙发走去。

    许宁深吸了一口气,做了个阿门的手势,视死如归的跟了进去。

    她一进门,古影就把门带上,不自觉的跟着做了个阿门的手势。

    “说说呗,我想听听许大小姐的英雄壮举!”狄笙觉得肺都要气炸了,她一路忍着,昨天得知许宁去日本的真正原因后她还以为许宁不是那么的莽撞冲动,这好印象还没过二十四小时她就迫不及待的给刷新了。

    “笙妞,你消消气,气着你没事儿,我这干闺女要是气出了暴脾气可就麻烦了!”许宁马屁似的倒了杯水递了过去。

    狄笙没说话,只是挑着眉等着她说话。

    许宁知道自己躲不过去,只得立正站直娓娓道来,“是这样的,当时我想着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资源,不都说来这里的都是达官显贵吗?谁知道我们刚走出去,依子就看着一个女人的背影低呼是韩子格,我这抬头一看,还真是她,刚要上前打招呼,她身边的男人一转头,丫竟然是萧沉。

    之前听华素说过,萧沉在国内有个初恋女友,他一直对这个初恋女友念念不忘,依子一句两人好般配,让我不禁想到这一层,然后我尾随两人进了院子,好巧不巧的就让我听到了什么十年前的什么什么,丫果然是萧沉的前女友,你知道萧沉说什么吗?让韩子格离开阎家,他把华素姐当成了什么?他空窗期的玩偶吗,想扔就扔?”

    “所以你就拿砖头砸人?”狄笙冷冷接道。

    “哼,要不是依子揽着我,我当时会砸的更准!”许宁的怒火全被勾起来了,她砖头砸的是韩子格,她当时真想砸死韩子格,韩子格受伤或死了,她想萧沉会更痛苦吧。

    “这样你解决了什么问题?就是让依子替你挨了一脚,北野被你砸了一砖,厉绝替你打了一架,自己差点儿命丧黄泉,值了吗?

    就因为人家之前是男女朋友,就不能见面吃饭了,对吗?你知道人家一起吃饭是为了什么吗?你凭什么动手打人家韩子格,如果韩子格不喜欢萧沉了,如果是萧沉单方面追求韩子格,又如果人家只是为了工作而一起吃饭,你这叫做什么?”狄笙一声吼得比一声高,萧沉什么背景自己都不知道,如果萧沉想要许宁的命,狄笙都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护住她!

    “……我”许宁被炸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知道萧沉什么背景吗?顾文正的私生子,你知道他有什么本事吗?杀人不沾血!

    许宁,一个顾文正就能闹腾的绝地不得安宁,他要是打黑,哪怕不伤筋动骨,也会损失惨重,如果华新国际杀到景上,你觉得他是针对谁?许熠!”

    嘭地一声,门开了,古影步伐凌乱的走了进来,“嫂子,出大事了!”

    许宁猛地转身看向古影,古影把手机交给狄笙,“是记宇打来的电话!”

    狄笙接过电话放到耳边,“记宇?”

    “嫂子,顾文正带来上面的文件,收回阎氏国际投建的帝皇度假村c区的那块刚刚动工的地!”记宇看着楼下围得水泄不通的记者,股民。

    此时会议室也已经炸锅了,短短的十分钟,阎氏股票急速下跌,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各路领导要求记宇迅速召回阎狼。

    “签过合同的地,怎么会让他说收回就收回?”即便政府也不能不按合同办事!

    “签下那个合约的人已经因贪污受贿被纪委抓了起来,如果我们不把c区归还政府,我们就是贿赂官员,不但被打上黑名单还有接受审查,如果归还c区那地,阎氏将损失惨重!”现在阎氏是进退两难。

    嘭地一声记宇的门被撞开了,郑航失魂落魄的闯了进来,秘书识趣的关上门,郑航嘴唇抽动着,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狼哥的飞机失事了!”

    颤抖而带着哭腔的声音透过手机传进狄笙耳朵,她听到清清楚楚,飞机失事,飞机失事……一阵天旋地转,她呼吸难捱,那个宠着她,爱着她的男人出事了,后面的话她什么都没有听到,嘭地倒在了沙发上。

    “嫂子……”

    这消息在郑航脱口而出的瞬间,记宇桌子上的三部电话急促的响了起来,门再次被撞开,是阎缜,一看屋里两个人的表情,他沉不住气了,舌头似乎有些僵硬了,字咬的都不是多清楚,“新闻是真的?老四他……”

    紧接着跑来的是阎绅脚步在门口僵住了,会议室里更是炸锅,这消息比c区的事儿刚爆炸人心,阎氏要……完了!

    阎博公植物人,阎狼飞机失事,阎缙更是尸骨无存,现在的阎氏谁能领头?

    从上到下,整个阎氏人心惶惶,各部门的人不停的接电话解释,“对不起,这捕风捉影的消息目前我们公司正在核实,一旦有消息,我们将第一时间通知媒体朋友!”

    “抱歉,关于度假村的案子公司自有方案,恕不奉告!”

    公关部门一通又一通的解释着。

    医院里,左致远整个人僵住了,这则消息,他完全无法消化。

    他刚刚得知公司度假村的消息人还没反应过来,接着就传来阎狼出事的消息。

    度假村被收回,阎狼出事,有些焦躁的他忍不住拿出了一支烟抽了起来,这中间一定有关联,他不相信巧合,怎么就这么巧两则消息就被一起爆了出来,谁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先是阎博公出事,然后是阎缙,接着是阎狼,还有人毒害狄笙腹中的孩子,左致远眼眸一眯,阎绅频频跟顾文正接头,顾文正?度假村c区计划?阎绅?难不成他们一早就联合在一起了?

    那阎狼的飞机失事就不是巧合,是他们一手策划的?

    阎怡凤再恨阎狼也不希望阎狼出事,再怎么说这都是自己的侄子,是她哥最得意的儿子,再加上,如果没有了阎氏集团,对左致远来说,她阎怡凤真就成了垃圾了。

    阎狼是她一直都很欣赏的侄子,要不然她也不会支持左梵音跟阎狼在一起的,从知道消息,她就坐在沙发上僵着不动,她是怕了,真怕了,不知道以后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样,左致远她竟然一点儿都不敢依赖,她苦笑了出来。

    狄笙醒了过来,眼怔怔看着天花板一句话都不说。

    “笙妞,醒了?”许宁就站在床边,她不敢坐,脸也惨白一片,见狄笙不说话,她嘭地跪在地上,再也控制不住的哭了出来,“对不起,都是我,如果不是我,阎氏不会这样!”如果不是她招惹萧沉,顾文正怎么会对阎氏出手!什么签约的人被纪委的人抓进去了,她不信巧合,这是顾文正在报复,狄笙说的对,她惹着了不该惹的人。

    狄笙慢慢转头看向跪在地上的人,“起来,关你什么事儿,傻瓜!”

    “你别安慰我,都是我惹的祸,我已经给我哥打过电话了,他已经在路上了!”许宁第一次从心底觉得自己错了,犯了大错。

    狄笙叹了口气,自己撑着床坐了起来,“我没安慰你,阎家的事儿跟你无关,这是顾文正一开始就算计好的,赶紧起来!”

    古影上前把人拉了起来,许宁欲言又止的看着狄笙,狄笙生硬的扯了个笑,“我没事儿,阎狼也一定没事儿,几点了?”

    “三点二十一了!”古影看了眼钟表答道。

    “股市怎么样?”狄笙掀开被子要下床,古影想帮忙,她摆了摆手。

    “……跌停!”古影声音沉了下去,这是阎氏有史以来从来没有过的。

    “记宇来电话了吗?”狄笙蹭着拖鞋进了衣帽间。

    “来了,说让您注意休养,孩子最重要!风哥儿,陆奇刚才已经接来了,目前他不能去上课了!”他们怕对方要对孩子动手,医院也已经加派人手了,狄笙的肚子现在是多方共同关注的问题。

    “公司已经乱了吧?”狄笙迅速换了身衣服走了出来。

    “媒体,股民把门口围得水泄不通,政府也去人了,最麻烦的是董事会的那些人!”他们要求阎家给个说法,作为股东他们有权知道欧洲那边出事儿了,可为什么要对他们隐瞒?

    这些就连记宇都不清楚,他怎么解释?

    狄笙看了眼时间,“送我去公司!”

    “嫂子,你不能去公司!现在外面太危险,你……”

    “我是阎家主母,如果我没记错,我有权在家主发生意外时接手公司一切事务!阎氏是什么样的集团你比谁都清楚,就这样的突发事件不足以另这些高层自乱阵脚,让他们自乱阵脚的恐怕是有心人的挑拨离间吧?送我去公司!”古影这才注意狄笙的衣着,黑色的衬衣外搭配着一件同色系的风衣,整个人显得严肃而镇定。

    咚咚咚,门响了,接着传来保镖的声音,“太太,李管家来了!”

    古影微一愣,就听到狄笙说请进。

    海叔仍旧原来的装扮,手里拎着黑色的皮包,看到狄笙一身黑色外出服,浑浊的眼底闪过一丝赞许。

    “太太这是打算去公司?”

    “是,海叔是打算陪我一起去吗?”狄笙眸光锁在海叔的皮包上。

    “是!”海叔恭敬的点头。

    狄笙嫣然一笑,抬步朝门外走去。

    医院楼下除了没有股民,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这么多记者,如果不是海叔亲自带人过来,恐怕留在这边的保镖根本就招呼不过来。

    狄笙一下楼,就传来记者此起彼伏的问题,“请问阎太太,阎董事长是不是已经出事?事发十二天了,不知道您是刚知道还是早已知道!”

    “阎太太,请问阎董事长出事,阎董事长名下的股份是怎么安排的?”

    “今天上午阎太太还参加了兰桂坊的活动,请问你是以什么心情参加的?”

    刚要上车的狄笙忽地停住脚步,她莞尔一笑,看向镜头,“我相信他没事儿!”

    说罢,俯身上车。

    车子一路进了公司地下停车场。

    由董事长专用电梯直达会议室楼层。

    此时,会议室里呜呜泱泱的都是吵闹声,狄笙示意古影推门,门一开,众人看到门口的身影戛然而止。

    记宇更是一僵,他不是吩咐不让她来公司吗?还有,海叔怎么……

    狄笙知道,这震慑力不是自己发出来的,而是她身边的海叔。

    “太太,您请!”海叔恭声提醒狄笙。

    狄笙扫视了眼围着会议桌站着的几个股东,是徐董事,钱董事,赵董事,而甘董事明显是所有董事里最沉得住气的,见狄笙进来,所有人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狄笙绕过记宇走到阎狼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海叔恭敬的站在狄笙身侧。

    “各位董事请坐!”会议室里很静,狄笙的声音即使不用麦也能传遍这个会议室的每个角落,她眸光平静的略过每个人。

    下意识的带头闹事的赵董事在目光看向海叔的瞬间不自觉得坐了下去,记宇看了眼海叔,抬步走到会议桌前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坐在阎狼的座位上,狄笙极力压抑着心底的情绪,佯装淡定的放下手中的黑丝笔记本,这个笔记本是来的路上她对每位董事的分析以及应对措施。

    “一直没机会跟各位股东认识,今天难得各位都到齐了,不对,还少一位……”狄笙转头看向记宇,记宇赶忙说道,“萧沉,是萧董事,他秘书来电,说萧董事身体不适不能过来参与此次股东大会!”

    狄笙点了点,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狄笙,阎狼的妻子,也是阎氏股份的第二继承人!目前职位是代董事长!”狄笙话一出,一阵哗然。

    就连记宇也怔住了。

    第二继承人?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儿。

    “阎太太,这是什么意思?”赵董事不解的看口,目光却是看向狄笙身后的海叔,谁不知道阎氏的股份只会传给儿子,儿子没了也得给孙子,什么时候听说过把股份让给儿媳妇的?

    “海叔!”狄笙轻轻靠在椅背上,声音清冷。

    李振海拎着包往前站了一步,“是,董事长!”李振海从容淡定的把包打开,拿出笔电和一份文件。

    打开笔电,找到一个视频的文件夹,助理秘书把视频连接到多媒体上。

    视频并未打开,海叔侧身看向狄笙。

    狄笙点了点头。

    “这里有份两份文件和一段视频,其中一份文件和这段视频是阎博公董事长于出事当天早上六点,在他私人律师周朝和阎氏律师秦时作为见证人时签署的。另一份是两位律师共同办理的股份转让书。”李振海话音一落,会议室的门开了,周朝和秦时一起走了进来。

    李振海的话众人很快抓到了其中的关键股份转让书什么股份,往哪儿转,难道就是他们猜测的这般?

    没容众人多想,李振海执起一份文件念道,“阎氏集团股份转让书,本人阎氏国际集团董事长阎狼愿将名下百分之二十四的阎氏股份转让给妻子狄笙女士,即日起狄笙女士享有阎氏第一继承人所有特权,文件内容在狄笙女士签字当日立即生效!这是第一份文件!在来的路上,狄笙女士已经签下接受阎氏集团股份的文件。

    第二份文件是阎博公董事长签署的,关于第一继承人阎狼名下所有股份的特别说明,文件内容如下,第一继承人阎狼名下股份分配权由阎狼全权掌管!也就是说继承人没有人员限制!”

    还说啪嗒合上文件夹指着多媒体的屏幕说道,“这段视频是腊月二十六早上六点,由阎博公董事长的私人律师周朝亲自录下的阎博公董事长和阎狼董事长的一段对话!”-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