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029 阎狼失踪
    京都医院。

    黎明破晓,病房里的灯不知何时已经被关掉了,微弱的月光借着落地窗投射倒狄笙身上,病床上的她那样的安静,苍白,毫无生气,就连呼吸声都微弱的让阎狼恐惧。

    咔哒一声门开了。

    走廊里灯光从门缝里挤了进来,跟着挤进来的还有古影。

    她脚步轻缓的穿过客厅走得到了里间病房,声音压得极低,躬身在阎狼耳边说道,“狼哥,检查结果出来了,呼延让你出去一下,我陪着嫂子!”

    阎狼没有说话,起身走到狄笙面前,俯身在她额头印下一个吻悄声走了出去。

    走廊上,呼延火站在窗口,唇角紧抿脸色阴沉难耐的望着远处,他有猜想到这个病因,只是他想到她不是这样的人,所以就没有多想,而现在看来,人心难测!

    他父亲曾多次交代过他,阎家的事儿轻易不要碰,复杂的很。

    咔哒一声门响,他转过了身子,阎狼比来时更显颓废。

    走廊里很静,他往前走了两步,把手里的检查报告交到阎狼手里。

    昏黄的灯光下,‘细菌性食物中毒’赫然投射到阎狼阴沉冷戾的眸底,捏着纸页的手指一节节泛白,那单薄的纸张仿佛顷刻间就要在他指尖灰飞烟灭。

    “这是从嫂子的呕吐物中检查出来的,最普通的食物中毒,虽不足以要命,但你知道她本身就高烧不退容易引发肠胃方面的炎症,如果此时食物中毒,务必会注射抗生素一类的强效消炎退烧的针剂,而她腹中的孩子……”呼延火终于明白姑姑呼延韵始终坚持不进阎宅的原因了。

    从阎狼找到呼延韵的那天,呼延韵就讲的很清楚,她只负责狄笙在外的饮食安全。

    不是他自私,阎家确实很乱,他姑姑的选择是正确的。

    “你也别担心,好在她吃的少,也吐过了,胃里应该没这么难受了,打些营养针防止她脱水,她现在昏睡是身子太过疲劳!”他坚持送医院,怕的就是并发症和狄笙腹中的孩子有什么不测,母体抵抗力奇差,且呕吐不止腹中的孩子也极易引起身体不适。

    狼爷的眸光一直停在‘细菌性食物中毒’七个字上,对于呼延的话他几乎没听进去,许久,他声音阴冷的说:“白粥有问题?”

    呼延火摇了摇头,“嫂子喝剩下的白粥让古影倒了,无法确定是不是白粥的问题,动物性食品是引起细菌性食物中毒的主要食品,其中肉类及熟肉制品居首位,其次有变质禽肉、病死畜肉以及鱼、奶、剩饭,而白粥引起食物中毒有些牵强,嫂子食物中毒的渠道肯定是通过喝白粥,但未必就是白粥本身,或许是盛白粥的器皿不洁净,本身就有交叉细菌滋生,或许是带菌人员碰触了白粥,或许是……”

    呼延火停了下来。

    阎狼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拿着检查报告转身就走。

    “狼哥!”呼延火还是忍不住喊住了阎狼,“或许是有人借刀杀人也不可知!”他还是相信钟静书的好不是装出来的,更何况这么明显的手段,她应该不会用的。

    只是,阎狼此时会相信吗?

    关乎狄笙的事儿,阎狼想得应该更深,说完他就有些后悔了,或许就是钟静书,她就是利用这种挺而走险的手段。

    阎狼仍旧没有说话,停顿了一秒,推门走了进去,没一会儿,古影走了出来。

    天渐渐亮透了,狄笙疲倦的撑开眼皮,一如之前,映入眼前的还是她的傻大个儿。

    落地窗的薄纱拉上了,太阳已经出来了。

    “还难受吗?”阎狼俯身看着狄笙,消炎退烧针还是打了,不打恐怕连孩子都保不住了。

    针剂效果确实不错,多半瓶下去,温度稍微降了下去。

    狄笙即便仍旧疲倦,可觉得多少有劲儿了些,头也不像昨天那般沉重,张嘴也能说话了,“不难受了,吓着你了吧?”声音有些低,明显的气虚。

    “没有,想喝水吗?”阎狼下意识的摸了摸狄笙的额头,比起昨晚的四十一度,她确实温度降了下去。

    “好!”

    伺候着狄笙喝了水,两人谁也不说话,狄笙视线定格在床头上的点滴袋,距离太远,她看不清上面的字,想问却又不敢,怕是自己猜想中的那样。

    夫妻俩一个不敢问,一个不敢说。

    咚咚两声。

    古影推门走了进来,神色有些慌乱,“狼哥……”见狄笙醒了,她下意识收敛了下情绪,“还有半小时会议就开始了,你的衣服陆奇准备好了,车子就在楼下等着,嫂子我来照顾,你放心吧!”

    狄笙并没有看到古影一闪而过的慌乱,她脑子有些迟钝的缓了一会儿,才想到阎狼昨天一天没去公司,“……我没事儿,有古影在,你别担心,赶紧去忙吧!”

    阎狼转头看了眼古影,见她眸中隐约还带着慌乱,他知道事情一定万分棘手。

    古影见狼爷心里有数了,转身走了出去。

    阎狼俯身吻了吻狄笙,头抵着狄笙的,双眸紧锁着她的,“有事给我打电话,好好听话,嗯?”

    “知道了,你忙去吧!”想伸手摸摸他这两天消瘦下来的脸颊,可胳膊酸软的抬不起来。

    似乎知道她的想法,阎狼双手握住狄笙的手腕,拿着她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脸色,感受着她柔软滚烫的掌心摩挲着他脸颊的感觉,他不舍得离开,可他知道,如果不是大事儿,古影的神色一定不是这般慌乱,狄笙面前,他不能表现出任何异样。

    亲了又亲她软软的掌心,他俯身贴到狄笙耳边,声音宠溺低喃,“我乖宝儿今天温度降到38度,老公就给乖宝儿一个大奖励,嗯?”

    “什么大奖励?”狄笙声音软软的,有点儿撒娇。

    “我乖宝儿想要什么老公就给什么!这个行吗?”阎狼恨不得把心掏给她,只要她好了。

    “你说的啊,我要什么你都要听我的!”狄笙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听你的,绝对服从老婆命令!”狼爷学着狄笙的样子眨了眨眼,他很少有这样痞痞的样儿。

    “嗯,你赶紧去公司吧,我听话!”狄笙看了眼时间,啵一个吻印在狼爷脸颊上。

    “乖,走了!”狼爷狠狠在狄笙脖颈处吸了一口,看着浮出的淡红,他带着满足的笑走出了病房。

    门关上,他脸上的笑瞬间隐去。

    走廊上,记宇神色凝重的站在门口,“狼哥,出事了!”

    “说!”

    “刚收到消息,法兰克福那边昨天有一批货要出海,跟往常一样,公司海关的经理负责交接,可就在交接的时候发生了爆炸事故,截止到目前,三死十六伤,德国那边要求这边负责人过去,因为对方怀疑是谋杀!”具体什么情况记宇知道的不清楚,对方把这件事捂得很严。

    法兰克福昨天下午三点发生的事儿,截止到今天他才得到消息,而且这消息还不是从自己人嘴里得知的。

    “狼哥,我觉得事有蹊跷!”记宇心里说不出的恐慌,这感觉他好像在父母去世时有过,之后就再也没有。

    “准备飞机,马上过去!”阎狼瞬间恢复僵尸模式,进电梯的时候,他忽然顿住了脚步,转头朝狄笙病房门口看了过去,好一会儿他才进了电梯。

    门口,陆奇的车已经准备好了,见两人出来,他赶忙打开了车门。

    阎狼一上车就打开了电脑,记宇坐在副驾驶上,透过观后镜看着忙碌的阎狼,前天凌晨三点到今天九点,阎狼算是一直都没休息,这样的状态,他不觉得太好,想开口说让他休息一会儿,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边公司的事儿以及那边的事儿都需要他处理。

    半小时左右,车子到了机场。

    记宇刚要推开车门,一路上没说话的阎狼喊住了他,“你留公司,家里的事儿以及公司的事儿暂时就交给你处理,小六也留下!”

    “狼哥,你说什么呢,向来是你到哪儿我到哪儿的,你什么时候把我丢下过,除了我生病那会儿,你从来不坐别人开的车子……”陆奇虽然对公司的事儿知道的不多,可从记宇跟阎狼的气氛中也感觉到了不同以往的气氛,他的命是阎狼给的,怎么可能让阎狼去一人犯险。

    “好!你小心狼哥!”记宇收回了准备推门的右手。

    陆奇猛地回头看向记宇,他可是狼爷最铁的哥们儿。

    “留下!”说完这一句,阎狼就推门下车了。

    除了笔记本,阎狼什么都没带,仍旧是医院的那身衣服,衣服有些皱巴巴的,看着阎狼孤独的背影,小六伸手就要推门,记宇一把把人拉了回来。

    “你的任务是负责保护嫂子和风哥儿的安全,除了你,你觉得此时狼哥还可以信任谁,相信他能行!”记宇怔怔看着那个背影,他俩算是一起长大,从他跟着阎狼,就从来没跟阎狼单独行动过,即便再危险,也从来没有。

    可这次不一样,他感觉到危险的来临了,是笼罩而来,而非扑面而至。

    德国危险,可京都同样危险。

    陆奇呆呆傻傻的看着阎狼孤单单的背影,他左手拎着电脑包,右手拿着手机贴在耳边,他在打电话……

    “六儿,开车!”记宇收回视线拍了拍陆奇的左腿。

    “再等等!”等他看着他进飞机。

    记宇没有说话,目光平静的看着前方,怔怔地看着,直到引擎声响起,他才回过神来。

    医院里。

    狄笙一直看着点滴袋,上面的字有些小,距离有些远,她看不清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一生只能爱一个我顾不了太多,守着你坐过的空位,想象着你轮廓……”

    窗口的玻璃桌上,她的手机响了。

    古影快速走了过去,低头看了一眼,“狼哥的!”

    在狄笙的示意下,她把手机放进了狄笙的手中,帮着她把手机贴在她耳边后,转身走出了外间。

    “阎狼?”狄笙眸子依然盯着点滴袋。

    “嗯,想我了吗?”狼爷的声音带着些许温柔。

    “……想了!”确实想了,或许因为生病,她有些格外的依赖他,想他赶紧回来好好休息。

    “我也想你了!”阎狼示意机长弄出来些动静。

    “什么声音,你在哪儿?”狄笙这才把视线从点滴袋上移到钟表上,这个时间他应该开会了啊?

    “在机场,马上要飞欧洲,到了那儿我会很忙,可能没时间给你打电话,有事儿给我发信息,有空就给你回,乖宝儿,一定好听话,嗯?”阎狼信步走进机舱。

    狄笙眉头微蹙,“古影不是说你要开会吗?”

    “嗯,是要开会,都在机舱里等着!”阎狼扫了眼空荡荡的机舱淡淡的说道。

    空乘端着杯水走了进来,见阎狼在打电话,只是轻轻放下就退了出去。

    “啊?都等着啊,那赶紧挂了电话吧,你说的我都记住了,你好好忙你的就是,不用担心我,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狄笙刻意稳着情绪,眼角的泪不自觉的滑了下来。

    “很快,一个礼拜左右,乖宝儿,对不起……”她生病他却不能在她身边。

    “……傻瓜!等你回来,我就好了,到时候可不能就给我一个大奖励了,一天一个,听到了吗?”狄笙强忍着泪笑着说道。

    “嗯,一天一个!”

    “好了,挂了吧,你赶紧忙,一定要记着好好休息啊,我跟狼妞,风哥儿爱你!”再不挂,她怕自己忍不住了。

    “嗯,我爱你!”他爱她,很爱很爱,比爱狼妞爱!

    挂了电话,空乘走了进来,告知五分钟后起飞。

    阎狼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出去。

    驾驶室,机长看了眼空乘,见他微微颔首,他点了点头,那意味极其深长,只是阎狼并没有看到。

    挂了电话后,狄笙把古影喊了进来。

    “嫂子,不舒服吗?”狼爷可把狄笙全权交到自己手里了,一点儿闪失可都不能有。

    “打了几瓶了?”

    古影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两瓶营养针,这是第三瓶!”

    “让人拔了!”狄笙不用问也知道,这是什么针剂,自己的身子自己最清楚,如果不是下了重剂量,她哪儿这么轻易好。

    “嫂子,还有一半儿就滴完了!”她哪能拔针,这体温说上就上,真要有个好赖,狼爷还不剥了她的皮。

    “喊不喊人,不喊我自己拔!”狄笙说着就吃力的抬起左手要去拔针。

    古影一把按住她,别说狄笙生病,就是好好的,十个八个的她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嫂子,狼哥刚走,你要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让我怎么给他交代,咱各退一步,还有两瓶小的,打完这瓶就不打了,你说怎么样?”

    狄笙眸色一沉,“不拔是吗?行,我知道了!”

    说罢狄笙也不挣扎,直接闭上了眼睛。

    “嫂子……”这样的狄笙让古影很怕,沉吟了一会儿,她妥协了,“好,我让人给你来拔!”

    她不敢违抗狄笙的意思,只能按了床头铃,很快护士进来了,呼延火也跟着进来了。

    护士不敢拔,这床的病人有多重要她最清楚,下意识她看向了身后的呼延火,见呼延火朝自己点了点头,她才迅速的动手把针拔了,然后快速的离开。

    “孩子会怎样?”狄笙看向呼延火。

    “不好说,先天性心脏病,畸形,脑瘫这些都有可能,也或许什么都不会发生!”呼延火知道自己瞒不了狄笙,也不想瞒她,他想,就算她开口问阎狼,阎狼也会如实告诉她的。

    “……能活就行!我想睡会儿,你们也去休息吧!”狄笙的神色无比的淡定。

    古影不想出去,阎狼的命令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她,呼延对着她摇了摇头,意思是一起出去。

    门被带上的瞬间,狄笙浑身都抖了起来,整张脸都狰狞了,她紧紧咬着牙齿,始终不让哭声从嘴里跑出来。

    疼,从心底的疼。

    不就是怀个孩子,人家都行为什么自己不行。

    她双手紧紧抓着被单,那恨意从心底腾起,如果不是没有力气,她会狠狠的打自己一巴掌,怎么就这么没用呢。

    泪一行一行的顺着眼角穿过发际落尽枕头里,无声的痛哭似乎牵动了肚子里的小家伙,她懒洋洋的给了狄笙一脚。

    忽地,狄笙僵住了,她微抖的手轻轻抚上肚子,她的狼妞在安慰妈妈吗?

    古影没有出去,只是在外间客厅的落地窗前站着,呼延火拍了拍她的肩头,“你太紧张了!”

    古影没说话。

    呼延火叹了口气,“你该给她个自己的空间,她需要发泄,她是孩子的妈妈,让拔掉针剂不是她倔强,而是为母则刚,她相信自己能挺过去!”

    “她到底为什么发烧?”古影语气里忍不住带了些怨气,莫小伍,华娜和他不都是名医吗?一个小小的发烧竟然能他们束手无策,这在哪儿学的医术?

    “哎,这世间有太多太普遍的疾病找不出缘由,这个我真不知道!”就像他上次接手的女病人,大出血,不管怎么检查,身体哪儿都好好的,就是出血,到病人出院,他们也只是止住了血,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又叫什么病症,他们无法给出答案,这就是医学,太多未知的东西等着他们去探索。

    不知道是不是打了针的缘故,今天狄笙的状态整体比昨天要好多了,人似乎精神了些,中午呼延韵送来的饭,仍旧是白粥。

    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喝了小半碗狄笙就喝不下去了。

    看着托盘儿立的白粥,狄笙转头看着古影,“昨晚我是怎么回事儿?”

    “细菌性食物中毒!”阎狼没让隐瞒狄笙,这事儿也不能瞒,等狄笙身体一好,他们还要回阎宅,这件事还得彻查下去,害主母的事儿,阎狼一定不会就这么不了了之。

    “怀疑谁?”狄笙的手一直就搭在肚子上,从小家伙踢了她那一下后,她就没拿下过手。

    “所有人!”包括钟静书,就如呼延所想一般,狼爷从不相信任何一个人,即便他昨晚甚至有些感激钟静书对狄笙的关心。

    狄笙双眸微垂,好一会儿才开口道,“目的是我肚子里的这块肉吧?”

    “嗯!”

    狄笙邪戾的扯着嘴角笑了。

    见她这样的笑,古影便放心了下来,说实话,她怕狄笙对钟静书端持着一味相信的态度,如果真是钟静书,恐怕后果将不堪设想。

    中午狄笙睡了一觉,这一觉睡了三个多小时,醒来是护士正从她腋下拿出体温计。

    “多少度?”狄笙问道。

    “38。7度!”说着,她把数字记在工作本上。

    “升了?” 狄笙蹙了蹙眉。

    “嗯!两小时前温度最低,是38。3度!”记狄笙的体温这可是最重要的工作。

    狄笙点了点头。

    护士有些心疼这个小女人,她忍不住说道,“您可以多喝点儿水,发烧的时候人体内水分流失的厉害,多喝点水,人体不缺水,代谢快,对身体还是好的!”

    “谢谢,我会的!”

    只要对身体好,狄笙即便喝的恶心也喝。

    晚上八点多,护士给她量过体温后,帮着她掖好被子让她早早睡觉。

    “不错啊,阎太太,您现在体温38度多那么一点儿点儿,不过还不到38。1度!”

    “是你的方法有效!”狄笙笑了笑,她家狼爷说她要是降到三十八度,他就给自己一个大奖励。

    古影端了杯果汁走了进来,“韵姑说让你补充点儿维生素,现在喝还是待会儿喝?是她专门搭配的,对你现在的肠胃没什么刺激!”

    “待会儿吧,我现在肚子里晃荡晃荡的都是水!”看了眼时间,狄笙忍不住问道,“阎狼来电话了吗?”刚才她又睡了一觉,不知道有没有漏接阎狼的电话。

    “没有!”古影摇了摇头。

    “从京都到法兰克福几个小时?按说该来电话了啊!那边出什么事儿了吗?”狄笙掰着手指算着从京都到法兰克福大约得几个小时,“正常的话,是不是下午三四点就该到了?”

    “嗯!这次狼哥去,是跟法兰克福的海关关长见面,估计不方便打电话!”古影觉得说谎是件很费神的事儿。

    “对啊,他倒是跟我说过,帮我拿手机来,我给他发个信息!”狄笙撑着身子想坐起来,不过身子还是有些太虚了,最后还是古影把她弄了起来。

    拿过手机,狄笙编辑了一段话,发了过去,总体意思是,今天自己的温度降了下去,精神状态也很好,这条短信是她亲手发的,她要睡觉了,让他也要好好休息,她爱他,狼妞也爱他,顺便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他狼妞踢了自己一下。

    放下手机,喝了果汁后,她闭着眼睛准备睡觉了。

    古影就睡在狄笙的沙发床上。

    凌晨一点多,狄笙醒了,很自然的醒了,就像是白天睡觉睡到自然醒的状态呢一样。只是,她心里很不舒服。

    心里莫名地咯噔紧了一下,呼吸有些不怎么顺畅,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在胸口。

    古影在狄笙深呼吸的时候猛然惊醒。

    “怎么了嫂子?”古影鞋子都没穿的蹭地跑到了狄笙身边,腿都软了下来。

    “服我起来!”

    古影赶忙把人服了起来,“好些了吗?需不需要叫呼延或者华娜?”

    “不用,没事儿,我就是突然心里有些不舒坦!没事儿!我手机呢,阎狼来电话了吗?”狄笙慢慢先开被子,试探着想下床,她觉得自己浑身都有些发抖,那总控制不住的抖。

    古影扶着狄笙下床,“狼哥没来电话,你放心就是,飞机是阎家自己的,没事儿!”

    狄笙挥了挥手,示意古影她自己可以走,扶着床走了一圈,她拿起了放在玻璃桌上的手机。

    没有,没有信息,没有电话。

    下意识的她拿着手机拨了过去,只是在手机里响了一声嘟声,她啪得挂断了。

    凌晨一点多她给他打电话,恐怕他会担心自己吧?

    算了,可能他太忙,忘了,明天早上再说吧!

    “没事儿了,你睡去吧,我坐会儿!”她是在是睡不着,那种心慌的感觉让她无法躺下,再加上她白天睡得时间太久了。

    铃铃铃……

    刺耳的铃声吵醒了刚刚入睡的记宇。

    他心里一阵慌乱,摸索着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手机。

    “嗯?”

    “宇子,东方打来电话,狼哥至今还没到达法兰克福!”郑航穿着睡裤站在一楼客厅的落地窗前,他的别墅就在记宇别墅的后面。

    记宇啪地打开了壁灯,东方东方作为阎氏的律师前往法兰克福,他航班的时间晚了阎狼三个小时,因为,他当时没在京都,而是在景上市,要不是事发突然,他一定会跟阎狼的专机一起离开的。

    “打电话到机场核实情况了吗?”记宇真的慌了,他光着脚跑进了衣帽间,衣帽间里整齐的衣服,他却找不到一件自己该穿的。

    “核实了,因为是狼哥自己用机,机场那边回信,路线是狼哥自己定的,说不知道飞的哪条航线!”郑航脸色阴沉着,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从早上听到那个消息后就一直心里不平静,只是阎狼要出行,谁也不想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操,哪个王八蛋的话,查,让他一条条给我查!”嘭地一声,记宇一把拽断了衣帽间最上层的架子,他狠狠地踹着衣柜。

    房间的隔音效果虽然好,可此时还在电脑上查资料的徐芙还是听到了记宇的吼声。

    “记宇?你怎么了?记宇?”徐芙拢了拢衣服,她出来的冲忙忘了穿内衣了。

    咔哒一声记宇拉开了门,就穿着子弹型内裤的记宇黑着脸把门口的女人拉了进来,根本没给她惊呼的时间,声音很冷冽,“一分钟之内给我找身衣服,看什么看!”

    条件反射的徐芙冲进了衣帽间,当她看到打劫了似的衣帽间时,心底的那抹怒火消了下去,难道出什么事儿了。

    想归想,她速度的找了一身运动装,

    这时候估计就这衣服穿着最省事儿,看他那着急样,西装领带的,估计他是没工夫系了。

    记宇接着电话,直接把运动服套上了,徐芙看着他满脸氤氲,赶忙在他下楼前抢先一步走到了玄关,然后迅速从鞋柜里找出运动鞋,运动袜,跟大丫鬟似的伺候着人家穿上,看着他风一样的跑了出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身后,眼皮还翻瞪着木舟带着浓浓的睡腔问道。

    “不知道!”她只知道,出事儿了,还是很大的事儿。

    因为,阎缙入狱,阎家接二连三出事他记宇都没有这么惊慌失措过,一个男人慌到连衣服到找不到,她不知道得大到什么程度。

    凌晨三点十五分,京都城城北方向火光冲天。

    各大电视台记者争相报道。

    京都城第一监狱不明原因引起爆炸,目前死伤人数待定。

    这轰隆的爆炸声同时惊醒了睡梦中的阎家人,石帅的电话在第一时间打给了韩子格。

    “嫂子,第一监狱发生爆炸事件,据我们的人说,爆炸中心是三哥的单人间!”

    轰!

    韩子格大脑一片空白。

    他,他出事了!

    看着窗外的火光,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狄笙此时刚刚入睡,她猛地被惊醒,医院离第一监狱比阎宅要远些,那声音在黑夜中仿佛是锅炉爆炸一般。

    “怎么了?”狄笙怔怔看着天花板,她知道隔壁的韩子格一定也醒了。

    “爆炸声!估计是……”

    嗡嗡嗡的手机震动声打断了她的话,是陆奇打来的。

    “嫂子没事儿吧?”陆奇的声音很沉重,古影下意识背对着狄笙,她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脸上的神色遮不住。

    “没事儿,怎么?”古影控制不住的声音有些急躁。

    狄笙下意识的双手攥了个拳头,现在的她极其敏感,古影一点细微的变化她都能感受得到。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古影低声应了一声后,蹭地走到了落地窗前,没几声然后挂了电话。

    狄笙忍不住了,她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是不是阎狼发生什么事儿了?”

    古影既不摇头也不点头,好一会儿她转过了头,“嫂子,你知道爆炸的地方是哪儿吗?”

    “哪儿?”狄笙浑身冒着冷汗,她扶着床边下了床,抖着腿往落地窗前走来。

    古影没有上前去搀扶她,因为她此刻不敢看狄笙的眼睛,可狄笙却没有多想,她的心全被古影话里的爆炸声吸引了。

    “那儿是哪儿?”狄笙看着火光冲天的地方。

    “第一监狱!”古影愣愣地说道。

    “第一……三哥还在里面呢!”狄笙脸刷地白了,那三哥不是别人,是她家阎狼最最亲的三哥。

    冲天的火光烧退了无尽的黑暗,房间里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敲门声响了起来,是护士。

    “阎太太,恭喜啊,你终于是38度了!”

    可狄笙此时一点儿都没感觉到欣喜,只是木木点了点头。

    “知道死了多少人了吗?”古影指了指火光方向问道。

    “不知道,估计少不了,你看那火势,真期望赶紧来场雨!”护士记录好东西端着东西转身走了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记宇的车还没到机场就听到了这爆炸声,他一心就想着狼爷,根本就无心牵挂其他。

    此时雷傲就在机场,郑航在出门的时候接到了陆奇的电话后迅速赶往了第一监狱。

    火势冲天,他们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记者,各层领导,火光中,郑航看到了被记者围在中间的京都市长顾文正,在他那虚伪的面孔下,他似乎看到了他得意的笑。

    “chyl127携带的机油能飞行多远?”chyl127是阎狼的私人飞机。

    “直达法兰克福没问题!”战战兢兢的苍山机场总经理看着记宇说道。

    “调取此次航班机长以及乘务的信息!”记宇慢慢稳定了下来,他不能慌,不能。

    “就是他们!”这些东西他在记宇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

    记宇眉头一蹙,“这个乘务怎么这么面生?”

    “这是今年新招来的,全员里,就属他反应最灵便,给四少……不,给先生配备的绝对都是最优秀的乘务和机长!”尤其是阎狼现在又是先生的身份,他可不敢在他身上马虎。

    “把他的全部资料给我打印一份,包括每次在考核中以及在跟机中的表现,航线查的如何?”记宇话题一转,机场总经理猛的打了个寒颤。

    “每条航线都已确认完毕,目前没有发现chyl127的下落。”祖宗爷啊,你千万可别出事。

    早饭后。

    狄笙的体温又上升了,明显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好,但倒不至于跟前天那样儿。

    她拿着手机想给阎狼打个电话,可又怕阎狼问起家里的状况,就这样一直拿着手机来回的翻瞪着阎狼的号。

    其实她心里有些怨阎狼,走的时候,他那个甜言蜜语的说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乖,她是乖了,等了一夜,也没等到他的电话。

    十点多的时候,皮三儿带着徐芙来了。

    狄笙靠坐在床上,听着皮三儿说明了来意。

    古影蹭地站了起来,“皮三儿,这事儿等嫂子身体好些再说,现在嫂子需要的是静养,你跟徐芙先回吧!”

    狄笙呵呵笑了两声,“哪儿就这么娇气!”狄笙回想了一会儿把那天发生的事儿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

    “你说,你看到阎大小姐匆忙的进了会客厅?是打着电话进的吗?”皮三儿觉得这趟来对了,他能在狄笙这里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狄笙仔细想了下,“是的,当时她是打着电话从我身边走过去的!当时她的情绪很激动,一直不停的强调她真的看到了一个人!”狄笙没有把自己的猜测说出去,只是实事求是的把当时自己看到的复述了出来,第一印象很重要,如果她掺杂自己的猜测说出去,恐怕会扰乱皮三儿的思路。

    “看样子,跟我们分析的一样!人确实在现场!”皮三儿习惯分析案情时在纸上写写画画的,此事,他重重把‘在现场’三个字圈了起来。

    “你们怎么分析的?”狄笙接过古影递来的水喝了半杯。

    皮三儿把当天自己的分析说了一遍。

    狄笙眉心一蹙,手摩挲了一下肚子,“根据我的和你的分析得出的结论应该是这样的,人确实是在现场!这个人是指老姑嘴里的那个人,至于有没有帮凶,这个目前还无法确定,对不对”

    “对!”皮三儿发现女人的分析能力也是不错的。

    狄笙摇了摇头,“那杯被人下了致幻剂的水你不觉得它出现的多余吗?既然老姑最怕的人就在现场,她干嘛还要那杯水?还有,我当时发现,老姑在跟人讲电话讲到一半时,她很惊恐的看着手机屏幕,那种害怕就好像……就要像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人,然后她又狠惊恐的问了句谁,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我被她发……”狄笙咯噔停住了话头。

    她猛地抬头看向皮三儿,恍然大悟的说道,“我明白了!”她能偷听到,这一切都在对方的算计内吧?果然够高深的手段。

    皮三儿也停下了手里的笔,在狄笙说话的过程中他就在不停的写写画画,看着笔下的‘我被她发现’五个字说道,“我也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徐芙一头雾水的看着两人。

    皮三儿仰头扶额,他怎么就答应收她为徒呢,出于师傅的分内职责,他解释道,“在进入房间时,阎大小姐第一眼看到桌上有杯水,她内心焦急,此时最需要的就是水,然后喝了,再然后就开始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如果没有发生一号休息室的杀人事件,嫂子很可能就会被当成陷害阎大小姐的人,一石二鸟之计,即便检查出阎大小姐体内有致幻剂成分,也会自然而然的赖到嫂子身上,对方即达到了恐吓阎大小姐的效果,又达到了陷害的效果,不错的计谋!就算达不到陷害的计谋,她同样也会接着那杯水转移众人的视线,以为阎怡凤就是因为服用了致幻剂而产生的幻觉。

    可千算万算她怎么都没想到遇到了我这样聪明的侦探和嫂子这出不在意料之内的戏份!”......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节请到【神-马】【小说-网】,阅读地址:www.shenmaxiaoshuo.com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