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022 骚扰狼爷
    轻微的咔嚓声响起,门开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假装淡定的拿起书在哪儿看了起来,装了三秒,干脆躺在沙发上,书就搭在脸上。

    狄笙知道,这脚步声应该是狼爷故意的吧

    没一会儿,脚步声在楼梯上响了起来。

    坐立不安的在沙发上看书,突然熟悉的锁车声在耳旁响起,她蹭地放下了书支着耳朵认真听。

    狼爷一天都没打电话,她更是不敢给他打。

    九点多伺候着睡了觉,狄笙的心开始紧张了。

    饭后,狄笙带着两个小家伙上了楼。

    “还没说,当时不是没动静吗,今晚就跟他说”宋淑梅今天花了大价钱从法国定的礼服,人逢喜事精神上,这个晚会对方也会去,这也算是第一次跟人家家长见面,既不能过于奢华又不能太寒酸还要有品味,看了国内一圈的礼服,简繁的自己也攀不上,只能在国外其他设计师那儿定做了。

    “大哥知道吗”

    “嗯”狄笙一愣,随即明白了,宋淑梅说的是后天的宴会。

    宋淑梅连连点头,“我听小嫂子说,对方很满意逊儿后天你就能看到了”

    晚饭时候,阎逊没回来,狄笙偷偷问了声宋淑梅,“约会去了”

    下午那群出去的女人才回来,知道狄笙把丛丽弄到古影房间里住倒没什么反应。

    饭后,狄笙睡了个午觉,午觉后跟往常一般上了胎教课。

    狄笙苦笑不得的看着两人,最后还是狄笙给她一点点讲了道理才算完事。

    人生气了。

    紧接着嗷的一声,小狼崽不愿意了,朝着古影嗷嗷的吼,那幽绿的小眼睛里全都是愤怒,丛丽哪傻儿,傻儿的话她能知道小狼崽是给她帮忙,小妮子气呼呼的抱着小狼崽坐在了沙发上。

    啪地一下,古影照着好心提议的丛丽的屁股给了一巴掌。

    丛丽有些不愿意,她陪小婶婶吃,小狼崽不就一个狼吃了吗可看着狄笙的眼睛又有些不忍心拒绝她,咕噜了一圈眼睛,她笑眯眯的提议,“古影姑姑陪小狼崽吃,我陪小婶婶吃”

    弄得狄笙想凶她都不舍得,“丽丽,陪小婶婶吃,好吗”

    这吃饭了还非要跟狼崽一起吃。

    丛丽更别提了,小狼崽做什么她做什么,自己喜的咯咯的,不管狄笙怎么啦都不行。

    从进了她的房间,丛丽就没挪动地方,跟两三岁的孩子一般,那么大的一个人楞往小狼崽卡通房间里钻,小狼崽可乐了,终于有志同道合的人陪它玩了,它十八般武艺挨个表演,一会儿装死人,哦不不,是死狼,一会儿敬礼,走猫步,学鸭子游泳,各种傻呆萌的它学了个遍。

    午饭只有狄笙一个人,她没上餐桌,只让厨房做了六道菜,还专门让瞿师傅炸了薯条送到她房间里,“丽丽,洗手吃饭了”狄笙看着趴在地上学小狼崽卖萌的丛丽无奈的喊道。

    只是,她只期盼事情没发展到不可想象的地步,但愿只是骚扰而已。

    “我跟她商量”狄笙不敢让她回那边了,她不知道丛丽什么时候被或许是白天,或许是晚上,或许是在丛月值班到十二点的时候。

    “她愿意吗”古影对这个不介意。

    狄笙转头看向丛丽,两人在一起这几天,丛丽特别爱收拾杯杯盏盏,要不是厨房严谨她进去,狄笙觉得她得蹲里面不出来,叹了口气,她摇了摇头,“我怕她会害怕你说让她跟你一个房间怎么样”狄笙忽地觉得这样最好,要不是跟着自己不方便,她还真想让她跟自己。

    “要不,我们问她”古影瞥了眼摆弄着杯盏还不忘叫古影姑姑的丛丽。

    “没有,是有几个人看她,但眼神不对,最主要的不是对方看她的眼神,而是她看对方的眼神,如果真有这个人,她看对方的眼神应该会有恐惧一类的,但没有”狄笙观察的很仔细,她是记者,洞察力是很敏锐的,可她真就没发现丛丽有什么异样。

    “嫂子,你怎么想的,看出什么来了吗”古影干脆不理她,转身跟狄笙说话。

    这幸亏是家里有个她,要不然狄笙可真就寂寞死了。

    狄笙噗呲笑了出来,你说她傻,她可是一点儿都不傻,比谁都聪明,她也知道古影跟她逗着玩。

    “就叫你古影姑姑,古影姑姑”丛丽瞪着古影一口一个古影姑姑的叫着,气的古影真想揍她一顿。

    “喂,我说过了,不要叫我古影姑姑叫我古影”自己有这么老吗

    “还是小婶婶好,我不跟古影姑姑好了,哼”这小妮子特别矫情,弄得古影哭笑不得。

    “好了,她愿意在就在吧”狄笙也不想看着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我不,小婶婶喜欢我”这几天她就一直跟在狄笙身边,没事儿就给狄笙梳头,狄笙忙的话,她就坐在狄笙身边自己玩儿,两人的关系发展的比跟丛月都好,因为小婶婶不欺负她,丛月生气就会凶她,今天早上就凶她了,她不要跟丛月当好朋友了。

    古影拍了拍丛丽,“乖,你去古语小姐的书房玩儿,我跟太太说会儿话”

    送走了李振海,狄笙一直坐在沙发上发呆,视线就停在丛丽的身上。

    狄笙淡淡一笑,“以后会麻烦您的,时间也不早了,我知道您还有其他安排,不耽搁您了”

    “太太谦虚,有需要您尽管开口吩咐便是”李振海再次回复了往常的冷淡。

    “您客气了,我年轻稚嫩,家里的事儿还需要您多扶持”

    李振海慢慢抬头,双眸难得跟狄笙对视,知道确定狄笙真没有收回的意思,他点了点头,“多谢太太”

    “对懂它的人,它是无价之宝,海叔忍心看着这个无价之宝在我手中蒙尘”狄笙截住了李振海想要再次推迟的话。

    沉吟了一会儿,李振海接过了锦盒,从口袋中拿出一块羊皮似的布轻轻把玉碗拿了出来,端详了一会儿,道,“玉璧形底碗始见于唐代,以底足像玉璧而得名,在南北方瓷窑普遍烧造,如邢窑、定窑,巩义窑,浑源窑,耀州窑,越窑,长沙窑等都有烧造。外国的很多古城、古遗址中也出土有我国的玉璧形底瓷碗,这碗现存量不出三只,无价之宝”

    狄笙淡淡摇头,“海叔,论价值,这碗是珍贵,可再贵的碗却不及您对阎家付出的情谊,所以,您受之无愧”

    他微微往后退了一步,躬身道,“太太,照顾老爷,操心阎家是我该做的,这玉碗太过珍贵,振海受不起”

    海叔怔了一下,说实话,狄笙的这个举动让他内心极度震惊,他以为她会拿金钱打赏自己,万万没想到她这么用心

    狄笙亲自打开锦盒递到海叔面前。

    家里的事儿一直由海叔操心,现在爸也是您亲自照顾,我不知道怎么感谢您,这玉碗你看看喜欢吗”

    等人都走了出去,狄笙从沙发上慢慢站了起来,从古影手里接过她准备好的锦盒走到李振海身边,“听阎狼说,海叔喜欢收集唐宋时期的古董,这是阎狼上次从泰国带来的唐朝时期出土的玉碗。

    “客气,大家都去忙吧,海叔,您留一下”

    众人先生一怔,赶忙反应过来,连连对狄笙道谢,刚才的在心里的暗暗抱怨全部化为答谢的话。

    李振海恭敬的应是。

    狄笙点了点头,“谢谢各位的配合,都累坏了吧每人奖励现金五千元,两天假期,这里是十八万元的现金,待会这些现金由海叔发放到各位手中,算是我给各位的见面礼”

    有了第一个似乎就有了顺序,一个挨一个,最后一个介绍完,时间整整过了三个小时。

    海叔眼眸一冷,扫向人群,负责采买的师傅第一个站了出来,“太太好,我是韩顶峰,负责厨房采买工作,在阎家坐了十五个年头,是阎家的长工,外院的孙岚是我对象,孩子现在上中学”

    她话音一落,屋里一时没了声响。

    “前阵子我比较忙,也没来得及认识各位,除了海叔比较熟悉,其他人有时还认不清,各位都在阎家,也算是我们阎家人,自家人岂有不熟悉的道理,海叔就不用了,其他人能否做下自我介绍,说说各位的基本情况,我也大体上了解一下”狄笙看似眉眼带笑,可那眸底的威严却容不得他们忽视。

    “不知道太太把我们叫来什么事儿”李振海眉目微垂,对狄笙的这番举动略有不解。

    现场三十七个男人,除了李立伟去了公司。

    狄笙就在客厅里见的他们,旁边,丛丽就蹲在地上。

    “好”

    而且还是对着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这要是传出去了,阎宅的脸面何在

    “我今天想见见他们”狄笙眼眸微眯透过窗户看向院子里忙叨着的男佣,那视线仿佛带着利剑,华素的事儿正让她气无处可撒,阎宅竟然也出现了猥琐的男人。

    “算上李振海,李立伟,一共三十八名”

    “会是谁”这个院子里竟然有个这么变态猥琐的男人,竟然欺负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影妞,宅子里有多少个男佣”

    从颜色上看,应该是两三天了,狄笙紧紧锁着丛丽,她乐呵呵的仰头看了眼狄笙,接着摆弄着那花儿,强迫症似的,她一遍遍的把花想恢复到她跟福婶一起插好的状态。

    那痕迹哪怕是个小学生都认得吧

    古影指了指丛丽的左侧的脖子,狄笙一楞,见古影脸色沉了下来,她蹭地站了起来,走到丛丽左侧,只一眼,她整个人僵住了。

    古影轻轻碰了碰狄笙,狄笙仰头看着她,“嗯”

    看看人家丛丽自己给自己拾掇的,一样是丸子头,人家的就韩味十足,脖颈处耷下来几缕,特别有女人味,映衬的她白嫩的颈部肌肤更加细腻。

    狄笙看着她傻傻地小样忍不住笑了出来,别看丛丽傻乎乎的,可手特别巧,不光会插花,所有女孩子会的细腻的活儿她都会,尤其是梳头,阎古语就特别喜欢丛丽梳头,什么发型都能摆弄出来,不像她,除了马尾就是丸子头。

    “不是,是福婶,我有帮忙”丛丽学着狄笙的样子也嗅了嗅。

    狄笙伸手接了过来,低头嗅了嗅,“嗯,好香,是丛丽自己选的吗”

    “小婶婶”门口,丛丽捧着一个花瓶走了进来,一看狄笙躺在躺椅上,她蹭蹭脱掉鞋子跑了进来,举着花瓶要送给狄笙。

    晒了会儿太阳,狄笙哪儿哪儿都不舒坦,哎呦呦的横躺了竖趟。

    其实她们大可以不必出去,直接让人送来就是,只是,好些日子没什么喜庆的事儿了,大家伙还是想出去散散心,本来也喊着狄笙去的,可惜她没什么心情,再说,阎狼不在,狄笙这么没精神的样儿谁也不敢硬带着她出去,到时候真要出了什么事儿谁负责的起

    早饭后,除了她,阎家所有女人集体出洞了,说是去试装,正月十六晚上的晚宴这些人可都重视的很。

    本来心情挺好的,现在算是糟了个底儿朝天。

    都是自拍害人,不光男人早上冲动,看样子空虚的女人早上更冲动,对对,都是冲动惹的祸,啊啊啊,完蛋了,估计狼爷是气大了。

    勾引完了她老公,狄笙悔得肠子都青了,她怎么成了这样的女人她可是标准的良家妇女,完了,完了,狼爷心目中她,她还有那清纯可爱的小女人的形象吗

    狼爷冷眸一扫,彻底打断了纪大宇同学的臆想。

    记宇眉头一扬,嘿,他当这是服装发布会,出去一趟换了身衣服,啥意思啊

    换了身衣服,他一本正经的回了会议室。

    那声音竟让他

    他迫不及待的打开,“爷,约吗”

    是语音。

    嗡的一声,又来了信息。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猥琐,他把图片一点点放大,手忍不住的摩挲着上面的小女人。

    狼爷额间一点点布满了潮湿。

    紧接着又一张图片,仍旧是这身性感撩人的黑衬衫,图片中的小女人坐在飘窗上,一层透光却不透人的薄纱遮住了室外的景象,小女人一腿搭在窗沿下,一腿蜷起,隐隐能看到她可爱的白色小内内,她双目迷离的看着镜头,头微侧,一手搭在腿上,一手拉着那凌乱的黑色领带

    图片上,她无辜的咬着唇看向镜头,整个人趴在奢华的澳洲羊毛毯上,那没被包裹着的小白兔如倒垂的水滴一般,性感的挠他心肺,尤其是那抹羞涩的粉红,挺翘的屁屁若隐若现,修长白皙的大腿,俏皮可爱的脚丫,黑与白的冲击,一瞬间,小狼爷苏醒了。

    办公室里,狼爷嘭地一声关上了门,他再次打开手机,僵冷的脸瞬间爆红,这小女人可真会折腾,国内现在应该是五点多吧

    frank点了点头,操作着电脑,继续道,“opreventthisisn`titalso”我们可以找到一个预防的方法吗,毕竟它总是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看向旁边的记宇,记宇微微勾起唇角,双手朝着正做汇报的设计师frank一摊,“frank,goon”

    他动了动拇指,图片刚一露出,他速度站了起来,转身出了会议室。

    狼爷低头,是微信,笙儿发了一张图片

    他刚要再看一眼,狼爷快他一步拿了下去。

    会议桌上的手机嗡地一声,记宇瞟了一眼,是狼爷的手机响了。

    美国洛杉矶,下午两点多。

    黑色的衬衫映衬的她吹弹可破的白嫩的肌肤隐忍遐想,凌乱的发,纠结的领带,这个暧昧的早晨

    那凌乱的妖媚

    一番捣鼓,在冒着勒死自己高危情况下,她终于把领带系好了,弄拙成巧的是,被她虐的不成样儿的领带更突显了她的妖媚。

    对了,领带,嘿嘿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狄笙眉头微蹙,不好,还差点儿什么,差什么呢

    狼爷的衬衫对狄笙来说有些肥大,长度几乎快到狄笙膝盖,微凸的小腹掩盖的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可偏偏这个肥大却让她看起来更加的令人想入非非。

    来来回回翻滚了一圈,她脑洞大开的光着脚下了床,蹭蹭跑进衣帽间,嘭地打开出门,拿出了狼爷的黑色衬衫,三下五除二的扒了自己身上的睡衣,仅着这白色的小内内套上了狼爷的衬衫,衬衫仅了中间的三颗纽扣,袖口直接挽到胳膊肘,头发微微凌乱,看了眼穿衣镜,哎呦喂,狄笙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的想扑上去把镜子中的小女人啪啪啪了。

    虽然狼爷每天晚上都要给她打通电话,可她仍旧想他,躺在床上,不知怎么的她脑海中竟响起了辛晓琪的那首味道,五音不全,歌词混乱的唱了起来,“我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味道,想念你白色袜子和你身上的味道,我想念你的吻,想念你的拥抱,哈哈哈真好听”

    从华素家回来的晚上阎狼有急事出国了,说是今天晚上回来,一早起来狄笙的心情就说不出的敞快,平时七点多才起床的她,今早愣是五点多就睡不着了。

    一转眼正月十四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