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013 想阎缙了
    拍摄现场。

    导演一声卡,各位助理,化妆迅速朝各自的主子跑了过去。

    “子格,身体不舒服吗?”裴翌晨朝韩子格身边走了两步,昨天高难度的武戏还一次过,今天一段十分钟的文戏足足ng了十一条,这搁在素有‘韩一条’之称的韩子格身上太让人意外了。

    “有点儿!”她今天完全无法走进角色里面去,她饰演的女主角是冷傲孤独的杀手,最多的文戏大部分还是眼神戏,可她的眼神往往集中不了三分钟就要涣散,感觉更是全无。

    “唐钰,带子格回去休息,先拍苏一默的戏份!”总导演起身走到韩子格身边,“是不是昨天威亚吊的时间太久了?回去好好休息,后天晚上再拍这场!”

    “谢谢,陈导!”韩子格知道自己演不下去了,她完全就走不到这个角色的位置上去。

    “你我还客气!”陈导咧嘴一笑,转身扫向正休息的工作人员,“各部门准备,十分钟后,第三百二十一场,未央宫……”

    “嘁,大牌果真大牌,陈导这刚正不阿的人还是向权利低头了,上次苏一默发烧39度陈导都没让人休息,还照样吊威亚,吹冷风。

    这次还人家还没怎么着呢,你看看,啧啧啧,果真是不能比的啊!”说话的人是女三号,向来跟韩子格不对付,两人同一年出道的,她从来不觉得自己的演技比她差,可待遇却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不是傍上阎缙她能有今天?

    “你不净说废话,她谁啊,阎家三少奶奶!”女三的朋友羡慕嫉妒恨的接口道。

    “喂,不是说阎家三少进去了吗?”不知名的小演员低声问道。

    “切,进去算什么,那里就跟人家后花园没区别,想进就进,相出就出……”

    今晚的风不小,这些话顺着风全都飘进了韩子格的耳朵,身边的唐钰猛地停住步伐,转身就要朝乱嚼舌根的人走去,韩子格一把拉住了她,“行了,我都不在意你着个什么急,更何况,她们说的也没错,你觉得陈导不是看在我是阎家少奶奶的份上?唐钰,我累了,送我回……阎宅吧!”

    上了车,韩子格就闭上了眼睛,唐钰欲言又止的看着韩子格的倦容,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格子,是因为华素吗?”

    中午从阎宅接她出来的时候情绪还好好的,似乎从看了那些新闻后,她的情绪就越来越低落。

    “什么都瞒不过你,是啊,上次跟她见面还是在她生日宴会上,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竟发生了这样的事儿!”她还曾羡慕过她的生活,豪门出身,身份高贵,这还不算,人家自身聪颖,勤奋,年纪轻轻就是尚元素的总监,俯览整个京都城,有谁这样出色?

    “她这是跟谁接下仇了?平时她低调的很,怎么会有人这么害她?”唐钰不自觉的打开了手机,倏地一怔,新闻没了!

    但愿是永远没了。

    不知道是不是车里的太暗,唐钰并没有发现韩子格在听到她这些话后脸色惨白一片,仍旧惋惜着说着华素的事儿。

    “现在华素疯了,不知道萧总是不是打算退婚,有人说萧总并不爱这个未婚妻,他心里一直藏着一个女人,说是他的初恋女友,这时候分开,要说萧总过分呢,这不公平,有哪个男人能接受这样的妻子,可要说不过分,总觉得缺了点儿人情味,恐怕这时候萧总也不好过吧……”

    “小丁,回我的公寓!”韩子格出声打断了唐钰的话。

    “是的,子格姐!”司机小丁本欲左拐的车子在掉头处掉头往回开去。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韩子格之前的公寓前。韩子格没让唐钰下车,独自一个人进了公寓。

    之前阎家的新闻闹得这么大,韩子格是阎缙的妻子这件事儿也不在是秘密,保安恭敬的给她问好,韩子格努力扯了一抹笑,抬步进了大厅,快速进了电梯。

    艺人最想得到的是让每个从你身边路过的人都知道你,可真这样的时候,你却开始烦恼不尽,时时刻刻保持最好的姿态,即便你哭泣也得找个优美的姿势,呵呵呵,太累了。

    叮一声,电梯门开了,她的公寓独门独户,出了电梯转弯就是她的房门,打开房门,迎接她的是一室漆黑。

    嘭地带上房门,忽然她觉得身子软了下来,衣服没换,鞋子没脱的她就坐在了门口的地上,后背抵着已经关上的房门。

    屋里很静,她甚至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她还要煎熬多久?

    脑海中,华素痴呆,恐惧,如同破碎娃娃般的形象反复的回旋,是谁做的?是他吗?

    砰、砰、砰……

    一阵沉闷的响声惊醒了坐在地上睡着的韩子格,隐约间,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是我,我知道你在,开门!”

    萧沉?

    韩子格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下意识的,她朝后退了一步,他怎么知道自己回公寓的?

    “木暮,开门!”

    韩子格一个激灵,木暮?十年了,整整十年没有人叫过她这个名字了。

    “木暮,不想人知道我跟你的关系,你现在最好开门!”萧沉很疲惫,他刚从华家回到公寓就接到了他安排跟着韩子格的人的电话,说韩子格独自一个人来了公寓。

    咔哒一声,门开了。

    萧沉扫了眼黑漆漆房间,韩子格头发衣服都有些凌乱,他忍不住伸手去整理韩子格的头发,只是,手还没碰到,韩子格警惕的退了一步,萧沉立马沉下了脸,声音微冷,“出什么事儿了?”

    看着萧沉的脸韩子格竟觉得陌生的很,她陡然平静了下来,淡淡问道,“华素还好吧?”

    她这话一出,萧沉冷冷笑了,“多谢三少奶奶关心了,不过,她的事儿轮不到您操心!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

    “时间太晚了,不方便!”韩子格下意识挡住了门,这时候,她不想给华素的伤口上撒盐,如果一旦被狗仔拍到,她无所谓,恐怕华素‘被退婚’的传言一定会满天飞的。

    “木暮,你确定吗?”萧沉眸色一转,深沉的锁着韩子格。

    木暮二字仿佛就是韩子格的命门,萧沉手微微一使劲儿,门开了,他迈着修长的双腿气势凛然的走进了她的空间。

    客厅里,他坐着,她站着。

    “今晚我来,只为一个问题,十年前,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失踪?”萧沉右腿自然的搭在坐腿上,后背靠在欧式沙发上,神色凛然,剪裁得体的西装,蹭亮的皮鞋,丝毫没有一点儿十年前那个青葱少年的影子。

    这个问题,她等了足足十年,她以为他不会问了,却突然听到了,可演练了无数遍的答案,此刻竟这么的难以吐口,啪嗒,啪嗒,时钟的声音仿佛在催促着她的答案,不知道啪嗒了多少下,她听着都陌生的女音打破了两人的宁静。

    “为梦!”

    “就为做演员?”萧沉语气里充满不屑!

    “是!”

    “我从不知道你想做演员!”萧沉双唇紧抿的看着韩子格。

    “现在知道了吗?如果我不想做演员,我怎么能站在演艺圈的顶层?没有梦想,你觉得我有动力吗,我会拥有今天的成就吗?”倏地,韩子格想到了阎缙,想到了那年他把自己从华敖手下救走的一幕。

    萧沉冷笑了一声,盯着她空洞的双眸他缓缓站起了身,“木暮,你的演技确实好,炉火纯青,可你知道吗,从小你只要撒谎,小拇指一定会先动!”

    “你问了,我答了,信不信由你,萧沉,你我都不是当年的你我,华素是个好女孩……”

    “她好不好跟你没有关系,既然你我不是当年的你我,我的事儿就不用你操心了!

    嫌我烦是吗?如果真嫌我烦,就把真相告诉我!否则,我不怕跟韩大明星上头条!”萧沉语气痞痞的,韩子格知道他真的怒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韩子格很疲惫,她斗不过萧沉的。

    “离开阎家!”萧沉从来不知道韩子格这么倔强,原来的她,那么柔弱,什么都听他的,而除夕那天他在公寓等了她整整一晚,她始终没有出现,那夜,他就站在窗口看着阎宅的方向,恨意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重。

    可听到手下说她精神状态不好时,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跑了过来,看到她疲惫孤独的站在没开灯的房间里,他心疼的真想把她抱进怀里,那一刻对她所有的恨意一散而光。

    “不!”她不能离开阎宅。

    “你想要什么?阎家能给你什么?权利?木暮,如果你要,我一样能给你,离开阎家!”

    “不!”

    “因为阎缙?”除了这个理由他想不到其他!

    韩子格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她仰头看着萧沉,“我要什么你给我,华素怎么办?”

    “我会娶她,但很快就会离婚!”萧沉的眸底浮起恨意。

    韩子格一个激灵,“你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害死她的?”

    “这是她应得的,谁让她是华敖的姐姐,华敖给你的羞辱我会十倍百倍的奉还到她身上!”萧沉阴冷的语气让韩子格心底腾起凄寒,这还是原来的那个萧沉吗?

    阴冷,没有一丝人性,“我跟华敖之间的事儿关她什么事儿,萧沉,你还是男人吗?你比华敖更不是人!”

    “怎么,你很在乎她?”萧沉不怒反笑“那好,跟阎缙离婚离开阎家!我会重新考虑怎么对付华敖!”

    韩子格怔怔看着面前的人,太可怕了,他怎么会变得这么没有人性,这么……卑鄙!

    这一刻她想到了阎缙,阎缙也曾威胁过她,她也曾觉得阎缙卑鄙,可不一样,同样是卑鄙,萧沉却让她从骨子里觉得恶毒!

    是的,是恶毒。

    韩子格抖着手指着门口,“滚!离开我家!”

    萧沉眸色阴沉的全盘接收着她从内到外透出的恶心,在她眼里,自己竟是这么的不堪吗?

    最终。

    离开的是韩子格。

    “去哪儿,女士!”的士司机看着带着眼镜,围着围巾的韩子格问道。

    “先开着!”韩子格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老道的说道,“跟男朋友吵架了?”

    韩子格摇了摇头,莫名的,她有些排斥男朋友这个称谓,可能生活的太高大上了,听着司机话里微妙的乡音,她有种渴望接地气的生活,向来孤傲的她淡淡的说道,“我结婚了!”

    “小两口吵架了?嘿嘿,我也经常跟我老婆吵架,男人吧,他工作压力一大,难免就会有脾气,要是在摊上跟朋友同事闹个矛盾,这回家肯定是看什么都不顺眼,其实他也不是故意的,现在社会工作生活压力这么大,房贷,车贷,吃饭,生病,你说哪样儿不要钱,以前吧,是只要你喘气儿就得花钱,现在,哪怕你不喘气了,还得照样花钱,那墓地贵的比房价还高,前两天,给岳父看了个墓地,你说怎么着,现在墓地都讲究南北通透,面山背水的,我老婆姐妹兄弟四个,这划算下来,买个像样的目的一家还得六七万,这社会,生的起死不起,吵架也无非就是发泄发泄……”

    车厢里,司机絮絮叨叨的说着些生活琐事,一瞬间,韩子格觉得胸口的顺畅多了。

    车子就绕着市区开了好几圈,漫无目的,可她却倍觉安心。

    “时间不早了,回去吧,要不然你老公该担心你了!”司机看了眼一直不说话的韩子格。

    韩子格心口一震,他会担心自己吗?

    第一次,她想阎缙了,真想了,她抬眸看向司机语气微有些急切的道,“去第一监狱!”。.。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