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 > 狼少枭宠呆萌妻最新章节列表 > 207 左梵音的算计
    京都医院,左致远书房。``し

    沙发上,左致远的眉头越蹙越紧,奢华的镜片后,冷戾的眸子没有温度的锁着沙发上的左梵音。

    她刚刚说什么?

    让他劝阎怡凤把手里的股份转到阎狼身上?让阎狼十拿九稳的坐上阎家家主的位置,她脑浆子里灌沙子了?

    他跟阎狼之前闹腾的还不够?

    他就算是得不到阎家的股份,他也不会把股份送给他们任何一兄弟,更何况,除了在法律上公司股份归阎怡凤所有,其实跟自己所有没什么区别,在公司的事情上,阎怡凤是百分百听自己的。

    “爸,你放心,只要我嫁给阎狼,阎氏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就一定是你!”左梵音胸有成竹的说道,只要她成为阎狼的太太,左致远第二大股东的身份就是必须的,只有左致远有实权,她这个四少奶奶才能坐稳。

    左致远眼眸紧了紧。

    左梵音的话触动了他心底的那根弦,是的,从二十多年前娶阎怡凤的时候,他就想进入阎氏懂事会,只是,他没想到,阎博公在阎怡凤陪嫁股份上会做了手脚,即便他娶了阎怡凤,即便两人生了儿子,那股份跟他姓左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左梵音见左致远眼神有了波动,她更是点破了左致远今天的计谋,“坐山观虎斗!爸,你觉得这个虎能斗得起来吗?”

    左致远的计谋就是坐山观虎斗,他想渔翁得利,等阎绅跟阎狼两败俱伤之时乘虚而入。

    见父亲看着自己,左梵音躬身拿起茶几上的水壶给他倒了一杯水,等左致远喝了两口后才说道,“在舅舅遗嘱中,阎狼家主候选人的资格被撤了!”

    左致远刚要放杯子的动作在听到左梵音的话音就僵住了,猛地抬头看向她!

    “是李立伟透漏给我的,因为阎风的关系!”对父亲的诧异她淡淡地收进眼中。

    “李立伟?”左致远嘭地放下手中的杯子,“他什么意思?”李立伟一向是唯老爷子之名是从的,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在没有老爷子示意下暴漏这么隐秘的消息?难道他有什么阴谋?或者说,他想要得到什么?

    “他……喜欢我!”左梵音垂下了眼眸,双手有些无措的纠结着。

    左致远一怔,下意识打量起面前的女儿,柔顺的长发垂在胸前,白皙小巧的脸颊上浮着一层淡淡的粉色,水眸含烟透着股让男人怜惜的情绪,他轻咳了一声,“可信度有多高?”

    左梵音唇角快速闪过一丝笑意,这个借口果真好用,她收敛了下情绪,抬头看向左致远,“爸,你觉得舅舅接受阎风姓阎,这说明了什么?”

    左致远点了点头,阎博公的性子他很了解,依着阎博公的性子,除了让阎狼放弃家主候选人的身份,否则他不会让阎风姓阎的,而阎狼,那天他既然说了阎风是他的长子,依着他的性子也不会对阎博公妥协的,所以李立伟的话可信度百分百!

    他右手中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沙发扶手,眉心习惯性的蹙成一个川字,“阎狼……你有把握让他娶你?”老四的性子古怪的很,当年左梵音跟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并不清楚,当他知道的时候,阎博公已经决绝的让他把左梵音送出国了。

    “他,会的!”左梵音坚定的看着窗外,唇角勾起自信的笑。

    左致远点了点头,他相信左梵音应该不会做没把握的事儿,他手指微顿,沉吟了一会儿交代道,“狄笙的事儿最好借外力处理了!”

    “爸放心就是!”左梵音下意识看了眼时间,七点整,游敏之应该处理完了!

    “你做事沉稳,我放心!”左致远深深看了眼左梵音,换了个姿势,道,“梵儿,萧沉想怎么做?”

    左梵音一愣,关于萧沉的事儿,她还是在马上从美国回来时知道的,只是,父亲知道的是萧沉的哪些事儿?她怔了一会儿,应该他知道的就是萧沉跟顾文正,韩子格两人的关系,那件事儿或许并不知道,她略微沉吟了会儿,“爸知道萧沉是顾市长私生子的事儿?”

    “嗯,车祸的事儿真是巧合吗?”这两天的时间他反复想了想阎家发生的这些事儿,越想越不觉得是巧合,哪就有这么巧合的事儿?

    “那爸也知道萧沉跟三嫂的关系了?”左梵音不答反问。

    左梵音的不答反问更加坚定了左致远的猜测,他眉头微蹙,果真车祸的事儿跟萧沉脱不了关系!

    这场车祸既陷害了老三又杀害了同父异母的弟弟,他可是双赢的局面,只是……

    “车祸的内幕顾文正知道吗?”在他看来,顾文正应该是不知道,毕竟虎毒不食子。

    “知道!”

    左致远身子一僵,知道?顾文正果然够狠,他竟然纵然私生子残害亲生儿子,左致远忽地脸色一沉,双眸微冷的看向左梵音,“上次在华宅发生的事儿不会也是萧沉幕后指使的吧?”

    左梵音摇了摇头,“不是!”

    “那是谁?”左致远冷眸紧锁在左梵音身上。

    “我只知道不会是他,到底是谁我也不知道!”上次那人的做事风格不像萧沉,一定不是他!

    书房里一阵寂静。

    父女俩各有心思,良久左致远开口,“萧沉这场制造这场车祸的目的是什么?仅仅就是为了一个女人吗?他不会就是为了阎氏吧?”如果他为了阎氏,那么刚才左梵音承诺自己的阎氏第二大股东的身份可不就是空头支票了?

    左致远脸色渐渐阴沉了下去,萧沉,顾文正?帝皇度假村c区的那块地?左致远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恐怕华新集团从一开始就给阎氏国际集团设了一个陷阱,他记得当时为了签到c区那块地,阎氏集团可是付出了百分之六的股份吧?

    阎博公手里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阎怡凤手里是百分之十,散股百分之三十,散股中单人持股最高不超过百分之七,当时为了签下c区的地,阎博公的百分之六十还剩百分五十四!

    如果华新全力收购其他全部散股,他将持股百分之三十六,就像今天,阎博公植物人了,如果他遗嘱中,最高持股者不高于百分之三十六,且其他阎氏子孙持股者不愿将自己得到股份赠送或转让给最高持股者,那么,阎氏势必易主!

    此时,他确定,阎博公遗嘱中,最高持股者的股份必定高于百分之三十六,以阎博公的性子,他一定会预防这种现象发生的,又或者,他早就算到会有今天的情况发生,并且,他遗嘱中一定会有这么一条,阎氏子孙的所得股份不得转让或赠送本家族之外的人!

    左致远不得不佩服阎博公,就连阎怡凤手中的股份他都考虑到了,他记得在他给阎怡凤股份的合约中特地指明了一条,‘持股者阎怡凤若不幸离世,她所持股份将全部转赠到阎博公或阎博公指定的第一继承个人身上!’

    也就是说,第一继承人股份是百分之三十六以上,其他候选人的股份合起来最高也就百分之十八,散股百分之三十,阎怡凤百分之十,华新百分之六!

    除非是其他候选人全部收购了百分之三十的散股,否则,外人是无法成为阎氏最大的股东的!

    既然成不了阎氏集团最大的股东,萧沉到底还有什么目的?

    有些事情,左梵音不能跟左致远说,她思量了许久,“他的目的是韩子格!”

    这点她没说错,萧沉的目的从一开始便就是韩子格。

    女人?

    左致远总觉得有些不踏实,这个理由太过牵强。

    “你回房休息吧,你说的事儿等明天律师过来宣读遗嘱的时候再说吧!”说实话,这一晚的话,他听得云里雾里。

    “好的,您也休息吧!”说完,她起身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客厅里,左璇陪阎怡凤看着电视,见她出来,左璇唇角勾了个弧度。

    左梵音眉头一蹙,跟阎怡凤打了声招呼就回房了。

    进了卧室,她无力的躺在了床上。

    今天跟父亲的这番谈话她很累,说白了,她现在就是标准的脚踏两只船,她透漏给父亲的意思是她的背后有萧沉的支持,当然,这并不是谎言,只是,萧沉并不知道她利用他的支持来扶持阎狼上位,萧沉的理想合作对象是阎怡凤!

    这一点,她完全隐瞒了他父亲,如果父亲一旦得知萧沉想要扶持阎怡凤,他还会帮她嫁给阎狼吗?

    阎怡凤这么爱父亲,她曾为阎氏集团的董事长跟自己是董事长有何区别?

    如果阎怡凤一个身体不舒服,由他当代理董事长又有何不可?

    所以,她不能让父亲知道这个消息,她只能瞒着。

    她是女人,是一个痴痴傻傻喜欢阎狼的女人,她能眼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一无所有吗?

    不能。

    左致远很精明,在他眼皮底下玩儿把戏,真的很累。

    滴滴滴,手机备忘录的声音传来。

    她猛地坐了起来,脸上全都是懊恼的神色,她竟然忘了往美国打电话了。

    她鞋子都没穿走出卧室里间,茶几上,她手机再次传来滴滴滴的响声,她轻轻按了确定,从包里拿出另一部手机,手机样式就是市场上最普遍的老年机。

    熟练的拨了过去。

    嘟嘟声只想了两声,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她疲倦的脸上绽开了笑容,连连道着歉。

    似乎是太过于疲惫,她几乎都是在听对方说话,全身放松的靠坐在沙发上,偶尔搭上两句话,神情特别的柔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再跟情人聊天儿!

    直到砰砰两声敲门声传来,她才挂断电话。

    她把手机再次放回包里,起身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是左璇。

    她侧了侧身子,等左璇走了进来,她随手关上了门。

    “今天你约了李立伟和游敏之,接着去见了你的上司萧沉,然后回来休息了两个小时又去了爸的房间,你约李立伟我没兴趣知道,但是游敏之,呵呵,是为了赶走狄笙吧?”

    左璇视线定格在对面沙发上放着的左梵音的包包上。

    “你做好你分内的事儿就行,我的事儿不用你操心!”左梵音脸色阴沉着,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她跟踪了,她光顾着防备阎家的这些人了。

    “可你的事儿我特别有兴趣,或者说,阎狼的事儿我特别感兴趣,我想要这个男人,姐姐让吗?”左璇视线慢慢移到左梵音的脸上,从她眼神中可以看出,她这话没有一丝玩笑的成分。

    从她在蝮蛇的游轮上见到阎狼的第一瞬间就喜欢上了他的冷傲,阎策跟他完全就没得可比性,这样的男人才有味道,她不得不承认左梵音的品味确实不错。

    左梵音刚要说话,门外传来阎怡凤,左致远等人的说话声和匆忙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佣人敲门的声音,“大小姐,二小姐,外面出事儿了!”

    ------题外话------

    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无数个鞠躬,一鞠到底,匍匐前进,各位妞,我错了,文文来的太晚了,拍死我吧!

    我华丽丽的卡文了,删了无数遍,这个还勉强能入眼,请笑纳!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